Orzhov_Signet.jpg

 

這兩個顏色有何共通之處?

這兩個顏色的不同之處在哪?這個公會的內部衝突為何?

這個公會在乎什麼事物?他們的終極目標為何?公會用什麼手段去達成這些目的?

這個公會鄙視什麼?什麼事情能阻擋公會運作?

這兩個顏色的最大優勢為何?最大弱點為何?

善與惡

一小撮不是那麼善良的人

這兩個顏色有何共通之處?

要瞭解兩個敵對色的關鍵就是分析他們之間的不同之處。諷刺的是,黑色和白色之間的衝突之處是最為複雜且最具代表性的。黑色和白色展現出許多彼此衝突的觀點:道德vs反道德,群體的價值vs個人的價值,光明vs黑暗,關注外界vs關注內在(你們之中也許有很多人看到這段時,會對著螢幕大叫:(善良vs邪惡,就是善良vs邪惡,因為每個主題都跟愛有關)我稍後會在這個專欄解釋這件事,但現在假裝是道德vs反道德就是善良vs邪惡吧!我知道不是這樣,所以我才會說"假裝",這只是個大概的說法而已。)

簡單來說,白色的一切都是努力增進團體的良善,你知道就是以道德和倫理這類觀念行事。另一方面,黑色,則為自己利益而努力,黑色只做對自己有利的事情,甚至在黑色的團體中,每個黑色法師也都只為自己的利益著想,如果有必要,黑色法師也會出賣其他團體中的成員。這樣的說法只是保守描述這兩個優勢的觀點在在跟他人互動上的衝突之處。所以當白色和黑色一起合作的時候,他們會怎麼處理這個分歧點呢?找尋折衷方案妥協,親愛的讀者們,就是找尋妥協的方案。

關鍵就是讓各自兩邊都重新去思考和接觸另一半。最後達成協議的方案就是白色和黑色的合作變成為小團體謀福利的模式。白色那半把團體當成他們的共同群體,而黑色那半則使用他們自私來讓團體更加壯大。這讓黑白兩邊都能把團體當成最優先重要的考量。

儘管相似之處並沒有這樣而已。有個雙方都有個明顯的特質,就是白色和黑色雙方其實在許多方面是非常相似。舉例來說,白色和黑色是兩個最為宗教化的顏色(而因此,大部分的牧師都是非白即黑),雙方的生物和法術其比例是接近的,雙方都擅長使用犧牲來換取力量(當然,白色犧牲自己來為群體謀福利,而黑色則是犧牲他人來謀取自己的利益,但這只是微末細枝而已),白色和黑色都擁有眾多的生物移除咒語(好吧,紅色也不差),彼此也常常和亡者靈魂進行交流。這兩個彼此憎惡的顏色,相似的名單還出乎意料地長呢!


這兩個顏色的不同之處在哪?這個公會的內部衝突為何?


就像我剛剛上面說的。白色和黑色在乎的是兩種相反而對立的價值觀。白色為群體而活,黑色則為個人則努力。白色想要創造各種規則和法律,以及能夠保護大眾福利的道德觀。因為有某些能從一般大眾身上找到一些獲利的方法,所以黑色對一般大眾還是保有一定程度的關注,一般大眾對黑色來說,只是利用的工具。

歐佐夫在這方面的價值觀衝突演變為一種令人混亂的忠誠觀念。白色的那一半需要對團體保持信賴和信心,黑色那一半則是保持著偏執和懷疑的態度。信任和偏執並不能共存地非常好。我能給個最相近的案例,就是一個名叫Diplomacy的遊戲,如果你沒聽過也沒玩過這遊戲,那請容我向你稍微介紹一下,這是個戰略遊戲,每個玩家都扮演一個18世紀歐洲的商業公司,要贏得遊戲的關鍵就是你的盟友數量,以及你必須要控制其他人所有的區域

但讓人為難的是,在遊戲中,你要獲勝就不得不和別人結盟。但每個人要贏得遊戲最後都必須要互相背叛,你一方面要相信別人,但卻不能完全地相信別人。這個模式,朋友們~就是歐佐夫之道。

這個公會在乎什麼事物?他們的終極目標為何?公會用什麼手段去達成這些目的?

要瞭解公會的最終目標,我們要先來看看這兩個顏色各自的目標是什麼?白色尋求和平,白色希望每個人都能和陸相處。黑色則渴望成為獨裁者,黑色總是想要集各方權力於一身。所以要怎麼把和平和獨裁結合呢?答案就是成為一個和平的控制者。歐佐夫希望世界可以遠離苦難和折磨,雖然他們瞭解要達成這目的,需要的就是利用苦難和折磨。歐佐夫人的信念是強硬且無情的愛。他們讓你犧牲一切自由來換取安全,畢竟,當歐佐夫全權控制住你的一切,你又怎麼會有自由呢?

歐佐夫人知道要達成這項任務,關鍵就是讓每個人都清楚明白他們訴求的和平和秩序。這就是為什麼歐佐夫特別酷愛階級森嚴的身份制度。他們相信不幸來自於渴望獲得沒有能力得到的東西。如果你清楚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地位,那麼你就不會欺騙自己相信你有能力爭取更多的東西,當你瞭解你從未缺少什麼後,你會就此滿足。歐佐夫以人的潛能換取安全和平。你願意放棄所有可能的報酬去換取一個沒有風險和危機的世界嗎?

歐佐夫利用權力結構當作獲得力量的一種手段。歐佐夫人創造可以幫他們獲取最大利益的規定和法條。同時,歐佐夫也認為對那些幫助他們建立權力架構的人有回報責任和義務,就像一個流氓頭子收到保護費之後,確保其他小混混再來找你收保護費,只要分給我你收入中"合理的一部分",那我就可以保證沒有其他人會再來跟你要收取"合理的費用",怎樣?這條件夠好吧?而這樣的作為讓更多人物以類聚加入歐佐夫,而最後明顯需要一個黑心的牧羊人來帶領這群偏激的羊前進。

歐佐夫在衣袖裡還藏著最後一招詭計。當他們利用他們的權力組織當作控制每個接觸過的人時,歐佐夫人會慢慢地(在暗地裡)搾取光每個反對者的資源。歐佐夫人非常有耐心,他們瞭解一點點小小的獲利(或是對手小小地損失)都能經由時間慢慢累積成碩大的利益,要想控制整個局面根本沒必要躁進行事,只需一點一滴慢慢搾光所有人的荷包。

 

這個公會鄙視什麼?什麼事情能阻擋公會運作?

要瞭解這一對敵對色的厭惡的事物,最好的方法就是去找出他們各自的敵人的相似處。對白色而言,是紅色。對黑色而言,是綠色。而紅色和綠色有何相似之處呢?都有著想要跟著情緒和本能而行事的慾望,紅色和綠色的公會也就是古魯,古魯人憑著膽識和勇氣而行動,而不是憑腦袋,且紅色和綠色是思考程度最低的一組顏色。歐佐夫人完全不喜歡那種思考方式(或是說是不思考)。歐佐夫人喜歡一個容易駕馭馴服的社會,思考能夠被影響支配,邏輯能夠被說服駕馭,但不經思考的本能是註定無法支配的。歐佐夫的成功關鍵就是他們能說服週邊的所有人,進而獲取最大利益。亦或至少把他們拖住直到歐佐夫能在背後從事見不得人行動。但如果人們根本無法中他們的計,他們就完全無法運作,如果歐佐夫的下手對象只有像是古魯一樣,在思考前先行動的人,那麼歐佐夫註定步入毀滅,因為如果你完全不配合歐佐夫的統治陰謀,那麼你對歐佐夫就是沒有用處的。


這兩個顏色的最大優勢為何?最大弱點為何?

白色和黑色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建立秩序的能力。你也許會想這不是純白的擅長領域嗎?但是純白對這方面卻會碰到障礙,因為對團體的利益來自於個人的經驗。要推銷白色的願景需要更多努力。而白色和黑色,在另一方面而言,只關心他們的小型組織。就其本身而論,他們可以讓大眾來負擔他們組織的開銷,而不是讓組織本身負擔,當其他人正在承受痛苦時,要推銷他們的計畫就容易多了。

白色和黑色的最大弱點是一種自我毀滅。白色和黑色細心構築的每件事,都建立在不穩定的信任上。白色和黑色大部分的時候可以信任組織中的成員,但當事情變得不利於他們時,組織中的成員就會開始彼此交惡。

 

善與惡

又到了本週專欄中,註定會被讀者來信塞爆的段落了。不管何時,當我談論到白色和黑色,就一定會跑出善良vs邪惡的爭議來。善良vs邪惡,這點確實有爭議,而且是歷經時間考驗的奇幻文學必備主題。事實上有某些人相信奇幻文學的類型必須以道德為根基(也把我算在"某些人"中好了),如果如此,那魔法風雲會怎麼能沒有善惡對抗的戲碼呢?

我的答案是,沒錯!魔法風雲會有善良勢力,也有邪惡勢力。善與惡經常兩方直接對幹起來。我的主張是衝突對抗並不只能單單侷限在白色和黑色的對抗上。事實上,我們認為因為這種對抗的戲碼對奇幻故事來說非常重要且關鍵,所以我們(身為本遊戲的風格鑑賞先知)相信如果讓善惡對抗只侷限在黑白兩色,將沒有樂趣可言。

此外,魔法風雲會這遊戲必須經常重新創造出新的遊戲樂趣。每年,我們將會在一個新的環境裡造訪一個新的時空,裡面有新的生物,新的法術。為了讓每個時空都有屬於它們各自的劇情張力,開發小組必須改變每個顏色的運作方式(運用故事裡的要素來作為參考),開發小組會鎖定五色中的一或兩個顏色作為主題,這時善與惡對開發小組來說是非常有價值的開發參考。

這樣說好了,我並不是指白色就一定不比其他顏色善良,或是黑色就不再邪惡。我的觀點是這樣,第一,在遊戲中白色不是唯一代表善良的顏色(黑色反過來說也是一樣),第二,邪惡也可以用白色的方式出現(又一次黑色反過來說也一樣)。這不代表我們我們每次都會讓白色扮演邪惡一方,或黑色扮演善良一方,因為我們並沒有這樣做。事實上,隨便拿一張黑色和白色的牌來看好了,看看它們,一般來說,白色讓人感覺比較善良,而黑色則感覺比較邪惡。

我們只是想要自由地去詮釋黑色中的善良部份,或白色中的邪惡部份(也可以是詮釋藍色,紅色,綠色中的善與惡)。我們有這樣的開發概念,並不代表我們在其他每張牌都會這樣搞。這代表有時當環境允許,我們偶爾會造創造出黑色的正派英雄或是白色的反派(請見神河環境),或讓我們開發小組自己可以讓想像力和創造力進入灰色地帶遊走。


這就是為什麼白色vs黑色不代表善良vs邪惡(我現在已經準備收信了,寄過來吧!)

 

一小撮不是那麼善良的人

唐 柯里昂(出自教父)
就像我在一篇比較早的專欄提過的(「Now I Know My ABC's」),唐 柯里昂是第一位當我在設定拉尼卡十個公會的基本價值觀時,第一個想到的角色。對我來說,黑道團體(出現在"教父"裡的)是歐佐夫價值觀的最佳典範。這團體的本質非常重視自我利益,但他們也把(家族)當作所有的一切,並對(家族)保持著尊敬的態度。唐 柯里昂這號人物,舉個例子來說,他花了非常多時間在照顧及幫助家族成員,他非常敬重團體代表的價值。,此外,當他必須因為某些他個人的理由除掉某些家族成員,他並不會猶豫。嗯~好吧,他也許讓人感覺非常有紳士風度,但就是歐佐夫的風格。

萬磁王(出自特異功能組)
萬磁王並不是你們平常看到的那種想征服全世界的反派。我的意思是,雖然他也想征服世界,但卻是出於一個他個人的強烈信念驅使。在他的家族就是變種人的家族(對在此的漫畫迷,我並不是要建立一個什麼"萬磁王家族"之類的東西)。萬磁王的動機是要幫變種人爭取最好的利益,他非常在意他們的利益,就因為他在意變種人集團的利益和地位,所以他才會這麼樂意消滅人類。人類並不是他的變種人組織的一部分,也因此他會用黑色的手段來對付他們。

Spike(出自魔法奇兵)
你找不到比Spike更自私的人,這也是這個角色的具體化身。總是有其他人或其他人驅使他行動(以Dusilla開始,因為Buffy而戰,最後終於天使幫)他總是在給予其他人幫助,當這個角色成長之後,他發現他自己因為想成就更崇高的良善而去幫助善良勢力。他甚至犧牲自己去阻止勢力更龐大的邪惡組織。但他的自私本性仍然存在。

Jerry Seinfeld(出自單身歡樂派對,不是現在的那個喜劇演員)
Jerry的動機都是出自於利己主義。但他對秩序的保持總是有股難以抑制的衝動(比如說他會幫他的麥片盒子上編號)。就像其他的白色和黑色角色,他也有他重視的小小團體,就Jerry來說,就是他的小團體就是他的朋友們。他確實會盡自己所能去照顧他的朋友們,當然這是因為出自他自己本人的需要,別會錯意。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