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美國軍事事務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z_xzQRhZFklH0_Tkb69fmw.jpg

由左至右,美國總統川普,副總統彭斯,新任國防部長艾斯波博士(Dr. Mark T. Esper),副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副主席塞爾瓦(General Paul Selva),於2019725日於五角大廈,參訪一項正式的榮耀儀式。

 

 

仿佛只是昨天才正發生的事,冷戰才剛結束,蘇聯解體,中國改革開放,世界剛剛才在慶祝千禧年的到來,二十世紀才剛開始,中國和印度剛對世界開放他們的國內市場,世界上再也沒有獨裁政權,世界沉浸在一片歡欣中,兩次大戰和冷戰已是過眼雲煙。

 

 

這是20年前,2000年初期的光景,世界貿易指數呈現爆炸性的成長,訴諸著大家有錢賺,大家都是世界自由貿易的一份子,數位時代和網路融合成為了當今最強大的工業,創造了無數全新的工作機會,世界和平和人類文明的大進展已經是現在完成式,未來充滿了進步和繁榮。

 

 

現在20年過去,現在的世界讓當時樂觀的人也陷入迷惘,20年前的繁榮願景,現今看來只是昨晚的狂歡放縱,今日剩下滿地不堪的殘羹剩餚,願景隨著天亮消逝。2020年的世界看起來是個更加黑暗,更加危險,充滿動盪的地方,許多人還在昨晚宿醉中不願醒來,20年前世界的過度樂觀和狂妄自大,導致了今日的集體偏頭痛。

2020年初的美國,看起來遭到全球各方勢力圍攻,在許多區域陷入了膠著的衝突狀態,從中南美洲,中東中亞,東歐,南中國海,東北亞,為了維護全球穩定而建立的美國軍事秩序,今日反而成為反美各國的施力點。

 

文章標籤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KNHuV-7PLJLk-hVFaV5VCw.jpg

照片為空軍的太空司令部John “Jay” Raymond將軍和聯合武力的太空分遣司令部在加州的Vandenberg空軍基地進行一次大型的對外說明會,他在會上討論了許多有關太空作戰和未來發展的主題,以及空軍太空司令部和太空軍如何成為未來攜手合作的太空社群,並講到太空現在已經成為一個現代戰爭的場域。

 

美國白宮在週一釋出年度預算支出請求,2020年美國在正規層級的總國防預算為7千406億美元(706B),全軍種預算為6千355億(635.5B)美元,加上海外軍事行動預算690億(6.9B)美元,另外加上80億(8B)美元為川普總統的「緊急預算」,用以建造邊境圍牆的預算,不過「緊急預算」會不會如期編入年度國防預算還不確定,因為並沒有加入白宮在週一釋出的年度預算請求審核。但今年的重點在於太空軍的創建,航太軍的支出佔掉今年最大比例的國防支出。

 

2020的國防法案重點是「實踐不可逆的國家防衛戰略」(Irreversible Implementation of the National Defense Strategy)後者簡稱NDS,是川普政府的重點國防戰略,相對於布希政府的新國土安全戰略,主要的戰略重點是以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強權國家等級的對手,而911事件後的國土安全戰略則是以反恐戰爭為重心,對中俄大國採取消極合作的路線,21世紀前10年的主要的戰略重點是消除反美的跨國恐怖組織,現在則重新回到大國之間的對抗局面。

文章標籤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0731165_1083164918377108_4039139811487734431_n  

這陣子一直在看烏克蘭內戰的資料和影片,有一個想法是,近期台灣的左派有一種來自歐洲的論調就是民族國家是落伍的東西,實在是完全禁不起現實考驗的蠢話,當別的國家的戰車開到家門口的時候就知道。

先看目前烏克蘭目前的內戰,2013年烏克蘭革命換掉想把烏克蘭賣給俄羅斯的Viktor Yanukovych政權,俄羅斯馬上反應,動員烏克蘭東部的親俄省份,派遣俄羅斯的軍事顧問和傭兵部隊,用人道援助的名義運送軍火,包括裝備精良的機械化步兵旅,戰車,裝甲車,多管火箭,榴彈砲,防空飛彈,協助他們成立幾個號稱是獨立的傀儡國家,包括目前實力最大的頓內次克人民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簡稱DPR),Lugansk People's Republic(簡稱LPR,盧干斯克人民共和國),而俄羅斯的黑海艦隊更是直接進駐克里米亞,而俄羅斯輔助這些親俄羅斯的地區成立一個新俄羅斯聯邦軍(United Armed Forces of Novorossiya),企圖把烏克蘭東部建立成冷戰時期的緩衝地帶,就是之前我寫過的後門真空區。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敘利亞的內戰問題,敘利亞的阿薩德政府,屬於什葉派的議會聯盟,背後的盟友是黎巴嫩的真主黨,巴勒斯坦的哈馬斯,伊朗,俄羅斯,中國。

 

阿薩德跟政府軍是少數什葉派執政的國家,跟英美扶植上台的伊拉克政府有同盟關係,他們有一個共同特質,就是都在勢力範圍排擠和打壓多數遜尼派的地區,比如 現在IS佔據的敘利亞東部,伊拉克北部的摩蘇爾,這些地方都有很多強力的反什葉派的遜尼派武裝組織,早就有很深的仇視問題在,加上貧窮與教派之間的資源爭奪,階級不平等,武裝革命的誘因其實一直都在。

 

敘利亞和伊拉克政府其實可以當做國民黨在當地的貪腐結構來看,也是用國家和行政力量進行貪汙和壓榨少數人的動作,因此比起相對寬裕的敘利亞西部和伊拉克南部(巴格達,巴斯拉,納賈夫等地),現在ISIS佔據的地區其實本來就過得跟第三世界其他地區的人民差不多。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ISIS其實就是蓋達組織的一個分支,由賓拉登在阿富汗戰爭中建立的塔利班中成長起來,在911之後以阿富汗為基地,得到遜尼派的海珊政權金援和庇護,以及來自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各保守遜尼派君主國金援,因此壯大起來。

 

美國和英國在911之後,再次出兵並駐軍伊拉克其實有助於消滅蓋達組織的勢力,包括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雖然布希政府主導的重建伊拉克計畫是腐敗,充滿利 益交換又短視近利的,但其實某一種程度其實是有效減弱了遜尼派基本教義派的擴張,雖然新的伊拉克政府屬什葉派,在過去十年狹著自己大量的美軍援助資源打壓 遜尼派的群眾,加上處理前海珊政權的金權結構,對復興黨員和共和衛隊的眾多軍事成員和將領採取排斥的態度,讓他們被趕到伊拉克政府和美軍勢力不及的伊拉克 北部,在那裡繼續潛伏,進而加入遜尼派的眾多武裝旅。

 

據2005~2006年的美軍統計,當時伊拉克境內的激進武裝組織,如果不分教派總共有150多支,而什葉派的民兵和美軍是合作關係,因為當時美軍的政策只是想打壓「叛亂份子」,而忽略伊拉克境內錯綜複雜的新仇舊恨,讓兩邊的各個階級的對立更加深化。

 

因為伊拉克境內的武裝組織本來就很興盛,而且數量很多,美國在歐巴馬政府上台後準備撤軍,因為原本就很希望推翻貪腐和極權,加上迫害遜尼派的伊拉克政府,因此這些組織開始有了聯合陣線的趨勢。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