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處

 

Gruul_Signet.jpg

這兩個顏色有何共通之處?

這兩個顏色的不同之處在哪?這個公會的內部衝突為何?

這個公會在乎什麼事物?他們的終極目標為何?公會用什麼手段去達成這些目的?

這個公會鄙視什麼?什麼事情能阻擋公會運作?

這兩個顏色的最大優勢為何?最大弱點為何?

我想說的是(不)!

砸爛!打爛!

 

這兩個顏色有何共通之處?

就如我之前在解釋瑟雷尼亞和葛加理的時候一樣,要檢驗一組同盟色的關鍵就是去看這組顏色的敵對色。對古魯,紅色和綠色而言,敵對色就是藍色。藍色的特質是什麼呢?藍色追求洞察力以及深刻的理解,並希望花時間把事情從頭到尾細想一遍。

然而紅色和綠色呢?並不會如此。紅色和綠色是所有同盟色中最不懂思考價值的一組顏色,紅色追隨本身的情緒鼓動,紅色讓激情和膽識帶領自己勇往直前,綠色則由天生的獸性所引導前進,綠色的行動不需要理由,他們順著與生俱來的本能來行動;藍色較為被動,紅色和綠色則都是積極的好戰份子。藍色會根據遭受的情況而採取不同的行動,紅色和綠色則一根腸子通到底,做就對了。藍色專注在未來的謀略,紅色和綠色則關心此時此刻此地發生的事情。

總之,紅色和綠色行動都是即時的,他們很清楚他們想要什麼(儘管是經由不同的方式),而他們的想法很簡單,馬上去爭取想要的東西。紅色和綠色的行為準則並不特別難以捉摸,特別是當他們聚集在一起行動的時候,行為準則更容易預測,但他們不需要特別去掩飾自己的行為動機,他們並不把在意也不想管敵人任何圖謀和隱藏的計謀,他們就是聽任自己的慾望,做想做的事情就對了!

這種天生的特性讓古魯成為組織程度最低的公會。大部分的公會都會為了達到某些更有理想,層次更高的目標而努力奮鬥,但古魯追求的層次明顯比其他公會低很多。古魯只要有個模糊的目標,或是有點意思想到手東西,他們就會立刻起身,毫無保留地衝過去拿到手。也就是為什麼古魯大軍非常難以抵擋,你幾乎無法預測到他們想要的,想達成為何物,因為他們做事根本就沒有計畫。古魯成員們總是專注在手邊正在進行的任務,而且他們的風格就如同公會本身一樣的原始未開化,當古魯發動攻擊的時候,你可以明顯感受到他們對擋路者送出的訊息:給老子滾開!!

 

這兩個顏色的不同之處在哪?這個公會的內部衝突為何?

要瞭解一組同盟色的不同之處,就是去找出這組顏色的另外一對同盟色。紅色的另一個同盟色是黑色,然而綠色的另一個同盟色是白色。白色和黑色這兩個顏色之間的不同點是當團體的價值和個人價值的衝突。白色的行為動機著重的是團體的利益,相形之下,黑色的出發點則是什麼可以讓自己獲得最大利益,白色崇敬美德,黑色則屏棄道德,把任何對與錯的觀念一概排除之。

這個模式也可以套用在紅色和綠色上面,紅色的鼓動情緒是以個人需求為出發點,然而綠色的本能行動是為廣大群體而設想。紅色充滿強烈的個人主義,而綠色則滿溢對部落,群體,和族落的情感,本能描繪一張關於未來的藍圖。這樣的模式正套用在古魯公會上,而(不加思考)和(立即去做)其實這兩個概念背後的理由是截然不同的。

這顯示出一個證據:這組顏色在針對同一問題時會採取不同作法行事。紅色在面對敵人時,會在最短時間內且使出渾身解術,竭盡全力使出完全的力量壓倒對手。另一方面,綠色則傾向於運用資源讓力量成長得更大更強。這樣的行為準則讓紅色在前一~四回合顯得非常危險,但讓綠色在之後的每一個回合都更加致命可怕。

另外,紅色和綠色在其他方面還有其他行為動機的不同。紅色只單純想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因為紅色非常厭惡限制和規定,紅色想要為所欲為的自由。另外,綠色則會去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情,因為綠色想要其他東西,他們會尋找讓他的生命延續下去的事物和方法。紅色想要事物都能配合他們一時興起的念頭行事,綠色則希望能接受世界的運行模式,以及和這世界好好相處。


這個公會在乎什麼事物?他們的終極目標為何?公會用什麼手段去達成這些目的?

要瞭解一個公會在乎的事物,關鍵就是去找出這組同盟色的各自的目標是甚麼。紅色的動機目標是希望過著跟隨慾望而活,沒有限制的生活,他們渴望獲得完全而且全面性的自由。紅色希望世界能夠毫無任何限制地讓他們為所欲為的過活。綠色的動機目標則是希望所自然萬物能夠更加強旺,他們希望能夠抵制任何會擾亂自然界的人事物。

這兩種目標的共通的交集就是他們都希望過著能夠毫無限制和阻礙的生活,並且在遇到面對問題時都採取同樣的態度~摧毀它或至少把它壓制到投降認輸。那麼,他們的最終目標是甚麼呢?做任何他們想做的事!方法呢?絕對殘暴的力量。紅色和綠色都把每個問題當作一根擱在木板上的釘子,因為他們手中拿著一隻確實夠大夠硬夠有力的大槌準備好好伺候釘子(嘿嘿~)。

那麼紅色和綠色如何達成他們的目標呢?首先,拿傢伙先砸爛。在這兩個顏色之間,每個永久物都有個答案,而針對這個答案,我的意思就是他們就是炸燬任何東西的能力。而第二種方法,採取採取強勢的進攻策略,俗話說得好:最好的防守就是發動優秀攻擊,那最好的攻擊又是甚麼?就是發動更多更猛的攻擊,規模更大,手段更卑劣,攻勢更粗麻。而第三種達到目標的方法,就是採取毫無保留的強硬態度,紅色和綠色不會試著去瞭解他們是否真能達到目標,他們就是拿出(老子就是要這樣幹)的態度衝鋒陷陣去,他們對自己永遠都能找到方法把那些死腦筋的呆頭白痴打進洞去吃屎感到非常自豪。

結論就是~這是個你碰到就會感到恐怖的公會,當古魯人朝你衝過來的時候,相信我!求生本能的直覺會馬上帶著你逃離現場。

 

這個公會鄙視什麼?什麼事情能阻擋公會運作?

這個問題最簡單的答案就是紅色與綠色共同敵人的目標是甚麼。藍色渴望尋求更多的知識,而紅色和綠色則痛恨知識的追求者,他們真的一點優點都沒有。而且如果你得那些人時間,他們就會找到方法來阻止你的行動(混帳!該死的),這代表你必須在他們有時間去找到方法之前,就把他們打成地下的一攤爛泥(Yean!)。

紅色和綠色厭惡被妨礙,也討厭限制,他們更加憎惡任何人告訴他們,他們不能擁有想擁有的事情,不能做想做的事。古魯人就像任性的小孩,只是這個小孩能一拳把你打扁。

這股對阻礙和限制的仇視情緒讓古魯對任何潛在的問題都能採取積極的態度去解決。當他們看見或察覺某些會造成威脅的潛在問題時,如果可以,他們就會立刻抄起傢伙,高舉拳頭去摧毀它。古魯人知道如果在擁有優勢的時候,不能馬上運用,他們就會被敵人的力量壓倒。

 

這兩個顏色的最大優勢為何?最大弱點為何?


古魯最強大的優勢就是他們殘暴無情的力量。沒有任何事物能讓他們手下留情,古魯人擁有一整打蓄勢待發,絕不決情的殘暴拳頭。即使是對古魯人有應對之道的公會也經常被他們粗蠻又迅猛的力量打得節節敗退。引用一段一位職業球員(David Price)的名言:只有錯誤的應對之道,沒有錯誤的威脅。

古魯最大的弱點就是他們對事情徹底欠缺遠見和準備。如果古魯準備執行計畫A,如果遭到阻礙而暫時無法克服,那古魯的問題可就大了,因為他們不能,也根本沒有計畫B,而見鬼的是~他們連計畫A也都沒有計畫周詳,做好準備過。此外,古魯沒辦法解決不能用直覺處理的問題,一旦選項報銷,而且也把古魯人搞得一個頭兩個大時,古魯人差不多就玩完了。

 

我不這麼認為!

在每篇公會專欄中,我喜歡花點時間探究一些關於我認為會被大家誤解的觀點。在紅色和綠色當中,我想要花點時間探究一下大家對下紅綠的定論。大家認為紅色和綠色的核心價值就是(沒有思考空間,只有大量的進攻),我認為(覺得打紅色和綠色不需要任何思考)這個觀念,是個錯誤的假設。是的,紅色和綠色的組合是強攻風格沒錯,但強攻套牌需要經過非常多的思考過程才可以玩得好,光是在學習要塞什麼牌,什麼時機以及如何進攻這幾點就可以讓強攻變得非常有變化性。

我曾經花很多時間和一些強攻套牌的職業選手討論,而他們都說強攻風格的套牌經常被人在(不用花多少時間準備就可以玩得很好)這點上誤解得很嚴重。我想這種誤解來自於一個事實,玩家們只想用無腦的方式去玩魔法風雲會,那麼強攻套牌當然就是最容易上手的類型。然而這觀點也許是對的(事實上,這個觀點常常被拿出來公開爭論)用無腦的方式去玩這類套牌只會讓你離勝利越來越遙遠。要用強攻套牌贏得對戰,需要和控制以及組合技套牌一樣多的技巧和經驗,和上述兩種套牌不同的是你專注的對戰焦點不一樣。因為打強攻套牌的對戰時間是相對較短的,讓每個決策都顯得無比重要且不容忽視,控制套牌可以耐得住相當數量的錯誤。但強攻套牌沒有這種奢侈的享受。以上是一些值得咀嚼思考一下的建言。

 

砸爛!打爛!

每一篇專欄我都會提供一些流行文化的範例角色讓讀者們能夠釐清一些還搞不懂的地方

綠巨人浩克(出自綠巨人浩克

這個傢伙應該本週這個段落中最容易讓人理解的了。浩克紅色的部份應該相當容易看出來。浩克是Bruce Banner的創造產物(對電視影集粉絲們是David Banner),經過改造實驗讓浩克的情緒特別容易失控,他在電影中四處狂奔且砸爛各式各樣的東西,嗯~相當的紅色。那綠色的部份呢?綠色的部份讓浩克保持著相當的自然率真性格(嗯~我不是指他褲子的顏色),浩克究竟追求的是何物?他只要離群索居。浩克並不因為好玩有趣而砸毀東西,他這麼做純粹是因為他是想讓那些追殺他的弱小軍人能滾到一邊去並不再打擾他,他只想要好好一個人過著平靜的生活。除了紅色的部份,再加上他為獸性和本能的天性,我想他的綠色成份是比較多一些。

 

Animal(出自The Muppets)Animal是個腦子裡只有原始慾望的傢伙(但願這名字可以改掉),是個非常綠色的傢伙。非常自我中心(就像每個人脾氣中任性的那個份不),非常紅色的部份。這個角色打從一開始就非常情緒化。

 

仙靈Tnikerbell(出自迪士尼卡通:小飛俠)(譯註:what the fuck....)在魔法風雲會中,我們決定把仙靈從綠色轉為藍色。這樣做並不是因為仙靈本來就不是綠色陣營的種族。我們這樣做有兩個原因:綠色不能有這麼多小型飛行生物。第二,魔法風雲會把傳統仙靈的形象拿掉,並將之塑造成專搞惡作劇和詐欺的種族。嗯~這樣說好了,Tinkerbell是個傳統仙靈的化身,非常符合綠色的心理原型(和自然的連結,以及對動物的愛好)。紅色的部份來自於Tinkerberll的行事作風,她的行為動機幾乎全都是為她的情緒所鼓動,她對溫娣的敵意(或可能是出於嫉妒吧?)讓她做出很多最後到頭來只會反噬自己的事情,而她也從來沒有這些事情的前因後果,她的作風即是(我感受,所以我行動)。

 

Kramer(出自歡樂單身派對)
當你後退一步來看這部影集,以及細看一下Kramer這個角色,你會發現從他身上發現兩件事:情緒的躁動和直覺的反應,以及做事前從來不三思而後行。Kramer從來沒有先把他準備要做的事情在腦子裡轉過一遍再行動,為甚麼?因為他是跟著情緒在行事,亦或他憑直覺認為這件事情就是有必要去做而已。Kamer是(馬上行動!)的具體代表人物。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