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her_none225.jpg
二次大戰期間,美軍編組了完全由日裔美國人組成的部隊。1942年先徵招了約1000名日裔二代移民,編組為夏威夷準州國民兵防衛隊,讓他們在美國本土接受為期一年的訓練,然後編組為「第100步兵營」,之後派往北非。

1943年9月,美軍登陸義大利南部的沙勒諾,這支部隊首次經歷戰火的洗禮,在進逼義大利首都羅馬時,第100步兵營投入當時戰事最為激烈的卡辛諾山之役,是盟軍在義大利傷亡最亡慘重的戰役,他們因不畏傷亡而獲得極高的評價。

第五軍團總司令馬克・克拉克甚至以”superb”來讚許他們的表現。


1943年2月,美軍又徵招了一批夏威夷與美國本土的日裔二代移民組成的志願軍,編組為著名的「日裔第442步兵戰鬥團」。於1943年6月,駐防義大利的,由一般美國人組成美軍第100步兵營也被編入旗下與之作戰。

這群士兵在戰鬥中從不拋棄戰友,在任何方面的表現也優於當時義大利戰區的其他美軍士兵。他們唯一的缺憾是身高很矮,而且是日裔,遭到許多歧視,被很多美國同袍當作鬼子叫。

在出征前,他們日裔雙親會對他們說:「不要讓家族蒙羞」,而他們在442步兵團的奮鬥,是為了其他在美國本土被關在收容所的其他日本移民爭一口氣,他們要讓美國人不再瞧不起日本人。

美國本土的日裔移民受到的待遇和夏威夷的日裔美國人不同,在日本偷襲珍珠港後,美國本土的日裔移民被視為有敵意的國民,全部財產遭到沒收,並強制遷往美國各地開設的10座收容所內。

同為敵國的德國和義大利裔移民卻沒有遭到這等羞辱的待遇。因為美國在1942年通過排斥日裔的歧視法案,結果成為拘禁日裔移民的法源根據。

1944年10月,盟軍總司令艾森豪下令,日裔442步兵團納入美軍第七軍團第36師旗下。

在法國戰線上的博日山脈戰區(Vosges Mountains),第七軍團第36師傾全師之力,也無法攻佔布呂耶爾(Bruyères)周邊的ABCD四個高地,日裔442步兵團只花3天就攻佔下來。第36師的司令師長因而非常高興,命令日裔442步兵團繼續推進,去佔領師部無法給予支援到的比楓登(Biffontaine),結果遭遇德軍伏擊,第100營自力逃離包圍網,但是第141團的第1營卻在山區被德軍圍困,動彈不得,於是下令日裔442步兵團前往營救。

442團的任務即是拯救”被圍困的營”(Lost Bataalion),141團第1營,距離比楓登朝東的兩公里的距離,但這短短兩公里卻是極為艱困的兩公里。

10月27日,442團在得到第552和133野戰炮兵的支援下往前突破德軍防線,但德軍的防線相當牢固,防禦工事相當扎實,沿途的森林佈滿反人員地雷扮索,詭雷,而且德軍的交叉火網相當有效地阻止美軍推進,而且也有野戰炮兵和突擊炮的支援。加上天候惡劣,陰暗濕冷的森林正在飄雪以及降雨,厚厚的泥沼,以及大霧瀰漫,導致視野惡劣,442團的士兵必須緊靠著旁邊的人,才不會迷失方向,加上山區的交通不易,後方的補給一直上不到前線,他們被德軍的火力釘死在前線不能動彈,只能就地掘散兵坑死守,以及砍掉附近較矮的樹木充作掩體,442團面臨參戰以來,最激烈的一次戰鬥。

27~28日,442團被德軍的迫擊炮和88炮反擊,無法推進。141團在山下的指揮總部認為超過預定時間,一直催促著他們向前推進,當天晚上第3營的士兵以反戰車火箭砲擊退守住稜線山路的德軍戰車,因此得以此為攻擊軸線前線,後方投入數個戰車連支援,卻遇到地雷區受阻,無法上到前線支援442團。

疲勞,飢餓,與凍瘡折磨著前線士兵,不只是美軍,德軍也面臨一樣的情形,而他們收到的命令是死守陣地,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實際上也漸漸被美軍包圍,德軍防守該地的是兩個擲彈兵營,但其中一個營已經被36師的截斷了,而202營也必須派出兵力前往救援,因此德軍的防守火力減弱了。10月29日,美軍空投彈藥和食物補給到被圍困的141團的所在地,德軍才知道原來已經圍困了一個美軍的單位,而也直到29日,442團才得知他們的任務是拯救被圍困的營,這才明白為什麼他們面對如此強大的德軍火力。

前線指揮部依舊催促著442團向前推進,但他們卻不曉得前線士兵遇到的困境。師部命令第3營擔任先鋒,全軍在飢寒交迫下,繼續向前推進時,而442團K連在當天卻等不到連長來指揮,原來白人連長回到山下的後方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前方的攻勢繼續受到德軍的火力阻礙,死傷者不停地增加,之後第3營面臨了退無可退的情況。

這時第3營的營長,來自美國南方的帕賽爾中校,拿起兩把手槍,以德州牛仔的口吻,激勵日裔士兵向前推進,而起先是I連和K連的士兵不顧生死躍出戰壕,向德軍的交叉火網衝鋒,而這樣的的舉動激勵整個團向前推進,日裔士兵們大喊著日語的”萬歲”(Banzai!),夏威夷的士兵則喊著”馬凱馬凱”(夏威夷語的死的意思)向德軍的陣地殺過去,儘管士兵們在機槍,88砲,迫擊炮,地雷,手榴彈的火力下,不停地有士兵倒下,但日裔士兵們仍然往前殺向德軍的防禦據點。

德軍的殘兵也所剩不多,他們在戰壕裡和日裔士兵們做了最後生死搏鬥,雙方在據點裡短兵相接,但日裔士兵的士氣已經壓過氣數已盡的德軍,在碉堡和地壕,如秋風掃落葉般殲滅了德軍最後據守的202營。

10月30日,推進後的第4天,442團往前接觸到了141團第1營的美軍士兵了,根據當時隨軍記者的記載,白人官兵看到救援來到,抱著這些日本人說:「從沒想到看到鬼子會這麼開心!」。但是K連生還的8名士兵卻不記得有聽過這樣的話。

日裔士兵在博日山脈的戰鬥中逼近崩潰極限,為了替死去的同伴報仇,他們在戰場上發瘋似地到處殘殺德軍俘虜。

日裔部隊等到11月9日才接到換防命令下山。442團進入博日山區的時候,兵力為2943人,經過1個月的激戰,約有161人戰死,43人失蹤,約2000人重傷。而141團第1營獲救的美軍官兵則只剩211人。第100營在一年前還有1432名官兵,但經過這場戰役,只剩下239名士兵和21名軍官。第二營只剩下316名士兵,17名軍官,而損傷慘重的第三營只剩下約100名士兵。

11月14日,下午2點,442團收到全團集合命令,師長要來慰勞官兵辛勞,但完全在狀況外的師長一開始卻質問團長,「我不是說要全團整隊官兵都出來嗎?怎麼只有這點人?」,而團長只冷冷地回應:「長官,你眼前的就是目前全團官兵了」,當時442團全團能夠參加典禮的只有約700人而已。

戰後,1946年7月15日,442團整隊集合到白宮的草坪上,由當時的總統杜魯門頒授的第7張總統感謝狀給日裔官兵。當時的新聞畫面,杜魯門總統對著官兵們說道:「你們不僅戰勝了敵人,也戰勝了偏見⋯⋯」,可是參加典禮的日裔士兵都是戰後徵招的新兵,那些曾經參加戰役的老兵們早已退役,或是因傷病而死去。

日裔士兵第100營本來就因為負傷率極高而被人稱作「紫心勳章(戰傷勳章)營」,在編入442團後,該團成為美軍史上授勳數目最多的部隊。總計有榮譽勳章(Medal of Honor,美軍最高戰功勳章)21個,戰功十字勳章52個(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傑出部隊勳章22個(Legion of Merit),士兵勳章15個(Soldier's Medals),銅星勳章4000個(Bronze Stars),紫心勳章9486個(Purple Hearts),其他勳章16個。

有些官兵多次獲頒相同勳章,另外在2000年5月,柯林頓總統任內又重新審議,追加表揚勳章。2010年5月,歐巴馬總統又對442團和100營的官兵授與美國國會金質勳章(美國國會所頒發,與總統自由勳章並列為美國最高的平民榮譽。頒給「對美國歷史及文化有影響,並被認為做出該方面的主要成就」的人)。

 

參考資料:

442nd Infantry Regiment (United States)

日爾曼騎士:W.W. II德軍戰記,小林源文著,尖端出版社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