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自WOTC官方網站的專欄文章:The Seer's Parables
譯者:長澤 令

此為對暗影荒原中十位半神聖者的短詩描述,意境和文筆實在棒,我特別喜歡這種奇怪的短詩

先知的寓言:

 

先知 (Seer)

先知坐在我的面前,
身影輕柔的纏繞著煙與緞。
染紫的唇上綻著笑容
在她的絲質面紗下若隱若現。
水晶球置放在她面前桌上
其中蕩漾浮動著光芒
那震盪我心跳的光芒。
「你希望知道什麼?」她問。
我穩定緊張的感覺然後開口。
「喔,先知,請告訴我,這個世界將會如何終結?」

她露出了大大的笑容。
她那潔白,淨純的皓齒
向我閃爍著反光。
「這是一個沉重的問題,親愛的孩子,」
如墨湛般深沉,亦如其冰寒。
答案
絕對不會為你帶來任何喜悅。
「我懂,」我如此回應,
「但現在我必須知道。」
即使無法解釋為何。

她那炫惑的笑容又再次開綻,
彷彿我表現了丁點機智。
「你還沒準備好面對答案。
或許還有其他的迷惑
你期望解答?」
我點頭。
她雙手環抱著水晶球。
其中曖微的光芒飄搖浮蕩
翻騰擴展。
「那麼問吧。」



 


演化(
Evolution

 
157.jpg  


「先知,請告訴我。
這個世界從何而來?」

「我看見一片空虛
與現今掩覆著我們的夜晚相比
更加深沉。
其為一。
其為純粹。
即是無限。
無物消逝,
亦無物降生,
無所恐懼
源於無從思考。
但如此的完美
無法維持。

是否她自空虛中誕生?
或著她造訪此地
自外界
無人知曉,
那超越唯一的地方?
她帶著飢餓,
並非尋求血肉,
而是追尋著知識。
她的視線
敲響所經之地
使之空旋著;
貪婪的汲取
在她四周的所有。
她渴望的伸出雙手,
熱切的,
不斷攫取著
那早已在伸手可及範圍外,
那未知的領域。
她的雙腳並不踏觸
任何一片土地
而她滑曳而過
朝著下一個探索
下一個新知
再下一個飢渴的滿足前進。

當她注視著
這片完美的空虛,
她哭泣了。
在這裡能夠看見什麼?
在這裡能夠做些什麼?
在這裡能夠學到什麼?
一無所有
除了他自己
以及黑暗。
她皺著眉頭,
但沒有維持多久。
若她無法找到
任何她所追求的,
或許她可以自己創造。

她說著
那未曾被創造的語言,
揮舞著魔法
以她的雙手編織,
以她的精髓纏紗。
她製作了這個世界
在她的想像之中。
生於其飢渴
孕育出波尬,
她的喜悅
創造了妖精,
她的謹慎
誕生潔英,
她的憤怒
誕生燼身,
她的絕望
誕生巨人,
她的野心
誕生美洛,
她的惡意
誕生仙靈,
她的堅決
誕生樹妖。
她嘗試著編扎
此世於明光之間,
但太初的空虛,
開始憤怒
因其原先的無缺瓦解,
於是反抗。

而即使被空虛奪回,
她依然不放棄。
事實上,她因此歡愉。
她的造物改變了
以如此趣味的途徑改變,
因此她有了新的目標。
她在我們之間潛行著,
自我們的不完美中學習,
觀察她所創造的萬物。
當所有源自於她的事物,
皆已看盡
待得那時
是否萬物又將回歸於她?」



 
毀滅(
Destruction

 204.jpg 

「先知,請告訴我。
是什麼樣的存在
撼動大地
嚇壞了孩子們
同時也令我顫抖不已?」
「我看見輾過一切的行進者(juggernaut)
比巨人還大
而且更為古老。
他在地底沉睡著
伴隨著過往他所毀滅的一切。
他身負著歲月的標記,
逝去已久的回憶
那些不該被挖掘出來的東西。
每當裂罅撕扯開大地,
山峰崩落,
或著丘陵的土石奔流,
那就是造物主(demiurge)
在熟睡之間正呢喃著。

但遲早他的睡眠將會結束,
正如除死亡外任何形式的睡眠必然。
他將再次起身
自其已被遺忘的蟄伏之處。
他是古老的毀滅者,
未曾被提起
但仍舊為人們知悉
即使僅只一瞬間
存在那顫抖的恐懼裡。
接著他將行走
在這試圖將他遺忘的世界之上。

沒有誰能躲避
在他行走的道上。
他的腳印是殘留的悲嘆。
最高大的山脈
在他腳下化為沙土,
最古老的森林
變成一片平整的草原,
在他的腳下被扭曲、齏碎。

萬物將目睹他
他到來的陰影,
感受他邁步的震撼,
生靈隨震盪而碎裂。
而他們察覺到死亡已至。
他們將驚吼。
他們將咒罵。
他們將哀求。
他們將逃跑。
即使如此,無論做了什麼,再多的舉動
都將在剎那止息
毫不留情的被踐踏在他腳下。

當他到達了他的終點,
血痕與死寂的道路
在他身後延展,
他將開口訴說
未曾、也永遠不會再被說出的話語
那些將刻印在他的身上。
然後他會就地躺下
再一次陷入沉睡。
然後塵土飄落在他身上
堆成丘陵
而一度受折磨的曠野
緩緩掙紮著奪回生機,
他將睡著。
直到某天,
當愚蠢的居民們再次興盛,
他們受傲慢矇蔽
無視他們自身的渺小,
造物主將會再次清醒。
展開又一次旅程。」




嗜血(Bloodthirst)

183.jpg  

「先知,請告訴我。
為何我們的夜晚
永無止境的持續?」

「我看見一片平原
被染紅的草
蒼蠅飛繞
殘破的組織四處散落
那一度被保護在皮膚下的血肉。
他亂舞於其中
血肉的渣滓。
他浸身於
血塊之間,
然後將其舔淨。

他蔑笑著,
那狂怒、致命的喧囂,
正當他劃過樂園
劃開血流不止的傷口。
而他不僅是大笑──
他在其中狂宴。
撕扯開的肋骨
在他眼中是一件藝術,
在肉體上創作著。
受折磨而絕命的哭喊聲
在他耳裡是動聽的搖籃曲。
他傲慢四顧
注視著殘缺之物
源於他的設計
吞嚥其生命
使其浸於污穢。
祈禱吧,期望他總是帶著怒火,
那溢出眼眶的凶光
以及鮮血慾望的狂熱。
你絕對不會希望看見他的笑容。

曾經一度,
他是如此寂寞,
孤單的精神
哀傷哭號著
在生命的海洋中。
生命持續繁茂
無論他是如何摧殘。
歡欣對他而言是詛咒,
和平則是猥褻。
光明照耀在萬物之上
打擊著、矇蔽了他。
他掃蕩這整個世界
尋求這陣光明終止,
而終究存在瑕疵
在任何一顆寶石
他理解到這點。
他找到了──
天空中一個渺小的空洞,
滲漏出黑暗。
他試著鏟動,
挖掘那空洞,
但他的力量
卻還是不足以擴大開口。

在絕望之中,
他轉而殘害自己的肉體,
劈裂、勾扯,
試圖找尋滿足、勝利
在自身的苦痛當中。
萬物在他發出的聲響下顫慄著,
他的肋骨穿刺,
他的器官爆裂。
最後,他躺平在大地上,
力竭之後喘息著,
而當他的型態
開始重組
以著他未曾領會的方式結合。
當所有的骨頭再次相接,
當動力重回肌肉,
當下站立著,
兩個他,
那曾經是孤獨的唯一,
在意念下聯合
並同樣懷抱著恨。

嘶吼著褻瀆的歡喜,
兩著彼此撕扯著,
縱情在他們的苦痛裡。
接著新生為四,持續互殘
轉而為八
轉而十六
直到這詛咒的軍隊
朝著天空襲捲而去。
他們撕開了空洞
並沉醉在那黑暗
如潮湧般覆蓋世界的黑暗。
那洞口越加拓廣
像一張大嘴
吞食了天空
以及所有的光芒,
這就是為何我們必須生活在黑暗,
還有為何我們
生活在恐懼裡
害怕著潛藏其中的陰影。」


 


 

希望(Hope)

234.jpg  

 

「先知,請告訴我。
圍繞著我們的,是如此鬱暗。
為何妖精們仍舊抱持希望?」

「我看見太陽,
一顆巨大的光球
比月亮更加耀眼,
更加溫暖。
但它卻沉睡了。
是否它害怕那墮落
它將親眼目睹
當它清醒之時?
是否它感到迷惑?
或著它僅只是盲目於
它所引起的苦難
當它正打著盹?
無論事實為何,
崇拜者依然存在。
擁護者依然守候著。
她總是奔馳著。
總有一個地方
她必須抵達
而且得盡快。
她是凡間所渴望的,
但不配享有的:
庇護、
守候、
就像母親一般。
她蒙蓋了自己的雙眼
以一塊布纏著
使之盲目
因為她並不希望自己
領受到
視力的恩澤
直到這一整個世界
能夠得到他們所期望的視野。
她持著一面盾牌
並非要保護自己
而是為了鍾愛而持。
她舉著一柄利矛
並非要殺害敵人
而是為了警告
以免他們太過逼近,
同時也是
為了避免鮮血衝突。
她是活生生的堡壘,
移動要塞
提供了屏障
給需要他的人們。

有些人說
是她藏匿了太陽
出自於絕望
以免太陽
終究遭到滅絕。
也有人說
她追尋沉睡之物,
這任務持續著
延續了凡間好幾個世代的光陰
比他們所能記載的
還要古老。
還有人堅持
根本就沒有太陽,
她編織謊言
欺騙了她親愛的人們
以免他們因此枯萎
受到事實的震懾
而絕望。

在所有
暗影荒原的孩子當中,
她最欣賞的是妖精。
他們的黎明地黃(dawnglove)
帶著標記
就是唯一證明了
她曾經接觸的痕跡。
閃蛾(glowmoth)
是她的淚水
在風中振翅飄蕩。
只要她仍然奔跑,
只要她仍然戰鬥,
妖精們
就不會失去希望
即使身處在
潰敗的黑夜裡。.
一但他們
遺忘了她
或者只要她倒下了,
某些人說
那將不只是
妖精的末日
而那會是
我們所有人的末日。」



 

 


戰爭(Warfare)

  144.jpg  


「先知,請告訴我。
為何會有戰爭?」
「我看見一輛巨大的戰車,
聽見揮舞鞭擊的抽響
而發散的火焰
在天空畫下弓弧
就像血淋淋的微笑一般,
那撞鎚發出巨大的聲響
激烈的噴著熱氣
焦灼了大地。
那駕駛者,
那支配者,
睥睨著世界
自鞍橋之後
高舉著劍。
他的敵人無數,
而他們也曾經
歸於他的旄下。
他並不理解忠誠
除了對他自己
以及他些他所稱的
理想──
最好能夠找到
自願團結的軍團。

有許多人
知曉他的名號
藉由相異的稱呼。
儘管如此,他的神話依然一致:
他雄偉的降臨,
如火焰燃燒,
閃耀在他神性的光輝裡;
他的演說,
振奮軍心,
他以伶俐的措詞
點燃導火線
爆發偏見與恐懼,
大戰
追隨著他緋紅的軍旗到來,
掃平了
所有
曾經堅立
以及背負榮耀之物;
餘波
帶著悲號與苦難
那些都是
他未曾在意的
分毫。

他是戰爭的鍛造者。
以狂熱煉爐
自灼熾的煤燼
至白熱火焰,
高溫的鐵鎚
以及堅韌的意志,
鍛造出士兵
從粗糙的鐵屑渣滓
從和平的生活當中。
他那征服者的聲音
未曾間斷。
隨之而來的回應
是叫囂的激憤,
支持的怒吼,
致命的鼓噪
使他的精神越加高昂。

如你所見,鮮血是他的酒,
劍擊聲是他的歌。
他不僅是在其中享樂:
他以此維生。
聲勢浩大的包圍戰
對他就像是宴會一般,
長期而艱辛的戰鬥
就像是最精緻優雅的工藝品。
所有的生命碾碎
在戰爭的巨輪下
就像是釀製葡萄,
壓榨甜美的汁液
涓滴滾落
他的喉中。
他一點也不在乎
他所征服的土地,
放任其
焚燒而荒蕪。
他只知道
還有另一塊土地,
另一支軍隊,
在越過染血地平線的那端。

若沒有了戰爭,
若沒有它所帶來的各個面向──
熱情,
驕傲,
犧牲,
血湛──
他就不會存在。
若是如此,親愛的孩子,
我們甚至無法想像
一個沒有戰爭的世界。
他也不會允許我們如此。」



 


失調(Discord)

102.jpg 

「先知,請告訴我。
為何有些族群
無法團結一致
無法像我們潔英這樣?」
「我看見一把權杖,
曾經威嚇了許多人
伴隨陣響亮的衝擊。
握持著它的那隻手
是如此堅實
揮舞統治著
不帶一絲關懷。
但卻是如此在乎,
任性。
他的雙眼
只看見
其他雙眼所珍惜之物:
幸運錢幣,
神兵利器,
初生子嗣。
對他而言,
一切皆無價值
除非那屬於
某個人所擁有。
但並非對於財富的慾望
驅使他
而單純是獵人的本性,
以及在那一瞬間
攫取的快感。
事實上沒有一件物品歸屬於你。
全都是他的──
無論你是否知情。

那權杖是古老的遺物
一度屬於某個知名的犧牲者。
曾經有個國王。
不知屬於妖精、潔英還是波尬
或著統治其他群體
這已無法追尋。
他坐擁金塊、珠寶、絲綢,
所有此世的財物
皆歸於其下。
直到某天
造物主到來,
他的神力
自形體持續發散
就像熱氣一般。
而受恐懼所震懾,
國王詢問了
那名造物主想要的是什麼。
他得到回應:
「只要給我你最珍貴的擁有。'
如果我得到了,
就會放過你其他的所有。
你願意將他交出嗎?」
國王沉思。
是他的鑽石嗎?
那枚鑽石就像孩童雙眼般清澈。
或者是他的掛氈?
耗盡了稀有布料縫製而成。
無論那是什麼,
失去一個
總比失去其他所有要來的合理。
國王答應了。
就在下一刻,
他的靈魂從體內抽出
被封入了他的權杖裡。
當國王死去,
造物主接管他的權杖,
而前任持有者的靈魂
還在裡頭尖叫;
造物主逕自離去。
這兩難的謎題
在今日依舊。

你能理解嗎,親愛的孩子?
在如此威脅下,
緊緊抓住的雙手
握得更緊,
疑慮的神情
越加懷疑,
心裡的詭計
被煽動了。
如果那些富裕的人們
必須無止盡的抵抗
不僅只是那些貧困的人們,
還包括造物主,
那麼他們又怎麼能團結
抵禦更嚴重的威脅?
他們無法。
他們只能死去。」

 


 


爪(Claw)

  118.jpg  

「先知,請告訴我。
為何我們總是渴望
掙紮著生存
即使這個生命
是如此空虛而無望?」

「我看見一匹巨狼
毛皮同靈魂般黑暗,
殘破的牙
因其啃咬過骨頭與鋼鐵。
那是頭古老的野獸,
度過了不少嚴厲的寒冬,
遭受挑戰,
折磨,
打擊。
已屆生命的黃昏
鼓脹的毛下畫著十字疤痕。
這場戰鬥,
自其出生的那天
就已開始,
而現在即將終止。

它嗥叫著
朝著天空,
呼喊不平。
為何,它如此控訴
對那超越此世的力量,
為何要放棄他的生命,
這仍然昂揚著
在毛皮之下燃燒的生命,
還是說結果早已注定?
為何這場奮鬥,
努力的奮鬥,
終究無益?
為何,他咆哮著,
沒有任何的機會

是怎樣的力量,偉大或是恐怖
在那時聽見了它?
是怎樣的力量,光明或是邪惡,
實現了它的願望,
改變了它,
將它轉變為造物者
闊步在這塊大地上?
即使是我也無法解釋,親愛的孩子,
而且最好還是別再追究。

那神明(Deity)
已不再是原先的狼
在肉體上,
但他的心靈……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他的雙手
擰碎樹幹
只是輕輕的一捏。
他的聲音
震動聽者,
使萬物俯首稱臣,
而召喚的族群
更加強大
遠超過他所曾經指揮的
在他還是狼群首領時。
他的外皮
刀槍不入,
而只要他揮動一下
他的斧頭
就輕易將巨人
一劈為二。
但在他的心靈深處,
在每個夜晚脈動著
恐懼依舊。

他成為它所希望的
為了生存。
這項天賦將會維持多久?
有誰會到來
帶著足夠的力量
引領他邁向死亡?
每次的挑戰
無論是多麼輕微
對他都是致命的威脅。
每次戰鬥,
無論失敗的可能是如此渺小,
都會帶來苦痛,
絕望,
散落鮮血,
以及墜落的恐慌。
這就是他
利牙與染血的爪
自然的
那原始而野蠻的
求生慾望
無論會有什麼樣的代價,
無論將會帶來多少傷亡。
而這樣的衝動
在今日也感染了我們所有。
你害怕黑夜嗎,親愛的孩子?
或許你應該
更害怕他。
因為他也對你抱持著恐懼。」



 


支配(Dominion)

142.jpg  

「先知,請告訴我。
為何月亮
圓了又缺?」

「我看見一隻眼
不曾眨動,
一顆濕潤、泛著虹彩的眼球
它看透了虛偽
還有自我欺瞞。
它壓制強權的銳氣,
泰坦巨人也必須下跪,
使亡靈退縮
而讓精靈顫抖
寒冷透徹他們不存在的骨頭。
那隻眼就置於一張巨大面孔的正中,
毫不留情,
不表達任何臉色。
她的嘴唇捲曲著
似乎就像是憎惡的樣子。
她所持的刀身閃耀
反射傲慢的光芒
穿出針孔般刺眼明亮
在暗影荒原的幽暗之間。

每一項罪惡
她已看盡。
每一場陰謀
她皆知悉。
每一個未曾表明的想法,
每一個羞恥的秘密,
每一個黑暗的慾望
那些我們竭力封鎖
在我們靈魂深處
那些我們渴望消弭其存在的……
她都能聽見。
她對我們又會怎麼想?
這身處在其上的監視者?
輕蔑?
娛樂?
疑惑?
好奇?
這是不可能的,
像這樣一個偉大的存在
無法真實理解
凡人們的思考。
難道一名潔英
生活在自己的族群中
真的能夠知道
烏鴉想的是什麼?
或者一場夢境
在一匹狼的沉睡裡?

耗費了亙古的時間,
深奧的難題
我們凡人的思維
讓這神
她緩緩睜開了眼。
她所看見
那些爬行在這世上的,
打擊了她。
即使如此她也無法
撇開她的視線。
因為
這些渺小的存在
永遠不會理解,
她得繼續觀察。
每一夜過去
這個世界
是她的鏡子,
天空
是她的窗戶。
她的視線
評估著眼底這些存在
就像是他們的胸徑
被夾在
測距尺之間。

『我們乞求你!』
他們向頂上那隻眼哭訴,
『我們無法承受你的注視,
無法再這樣下去!』
他們下跪,
他們失去動力,
匍匐在
降下的壓迫,
但那什麼也不是
只是一隻眼睛的視線。
一段的時間過去了
那可能就是永恆。
慢慢的……
是如此緩慢的……
眼睛開始闔上。
壓迫減輕了
彷彿瞬間,
凡間的生命因此歡呼。

而這,我親愛的孩子,
就是為何月相會改變。
那是神的眼,
允許暫緩
她的審判,
但只有一小段時間,
因為這股衝動
出自如此偉大的存在
無法被壓迫太久。」



 


腐敗(Decay)

162.jpg 

「先知,請告訴我。
有什麼東西
在死亡之後依然存在?」

「我看見一團冷霧
拉扯皮膚
刺穿骨頭的
冰寒。
我看見雙眼,
陰暗的孔穴,
其中射出
令人毛骨悚然的視線。
他不帶一絲呼吸,
而他的每一個肢體動作
發出聲響,批哩啪啦的像是老骨頭
被踩碎在鐵靴之下。
他的爪子
愛撫著眼睛、
舌頭、靜脈,
並帶著他所鍾愛的關懷。
他是鬼魂
未曾認知生命。
他穿越過石頭
就像是穿越河流,
穿越肉體與魂魄
就像那些只是嬰兒的視線。
他知道一切的真名
那屬於所有存在
或著即將存在的真實名稱,
並且他仇視他們所有。
難道是對於
鮮血與呼吸的憎恨
讓他如此輕藐?
或著他相信
屬於他非生命的艱辛
是自身的完美?

那迷霧
籠罩了世界
那是他的雙眼,他的指頭。
他們探測著、搜尋著,
他們追求
靈魂。
死亡的靈魂
虛弱的靈魂
屬於老年或青年,
墮落或天真,
絕望或信念。
在他們夢境的死亡裡
他找到了他們。
他告訴他們的真實名諱,
是如此輕柔的訴說著;
抓住他們
擁抱在他冰冷的懷裡。
『孩子,』他呢喃著,
『讓我幫助你
卸下你所重擔。』

他們清醒後
將帶著無法消除的印記:
瞼翳的雙眼,
意識徘徊,
稍稍驚跳
每當受到丁點的碰觸。
他們什麼也不記得
但腹內總是不止的顫抖
而在他們的思緒裡
留存不成形的污跡。
當他再次拜訪
他冰冷的手
切得更深
幾乎要讓血流停下──
只剩哭號與啜泣
沉悶的聲音
就像被壓在枕頭底下傳出。
在熟睡的前夕,
他來到,
他的話語更加粗疾,
他切得更深,
直到他撕扯開內臟與肌腱,
吸吮骨髓,
在嘴上拉扯
緊貼著彼此的齒。

而當他所鍾愛的對象
在他們的睡床上被發現,
他們的身體完整,
沒有一塊傷口,
除了恐懼
永遠刻印在他們的臉上。
所以,我親愛的孩子,
你能夠知道一人會如何死去
但你是否真的希望知曉
在之後還會有什麼存在?」

我不想。




預兆(Omens)

 

86.jpg 

「我已提了許多問題。」
我說。
「而最初的疑惑依然未解:
這個世界將會如何終結?」
先知微笑著
那潔白的笑容。
「我能夠告訴你,親愛的孩子。
事實上,
我將告訴你
更多的東西。」

而她的外皮
蛻落了。

她的翅膀,
泛著黑暗光澤,
在我眼裡投下陰影。
她的外袍
舞動如飛葉般
在風中飄蕩。
她尊貴的視線
讓我不由得下跪。
「我已等候多時
為了傳授我的贈與
給如此好奇的存在,
值得接受我的傳承。」

「請原諒我」我求饒,
「放過我。
我十分感激
你的表揚,
但我無法接受
如此的恩惠!」
我試著想逃跑
但我癱瘓的雙腿
丁點也無法動彈。
「啊,」她說,
「但你必須接受。
所有皆已注定。
所有必須傳承下去的
這些我已接受的訊息,
以免你惹起我的怒火。」
我只能壓抑的啼哭著。
「現在,親愛的孩子,」
該是我揭示所有。
你們世界的終結。
你們存在的目的,
所有的偉大與恐懼
那些包含在所有的造物裡
都將歸於你
永遠,永遠。」
她訴說著玄祕與不詳的預兆,
隱微而輕聲細語,
那些深不可測的事物
讓我的心智
尖叫著
乞求憐憫。
但終究不曾給予。

即使現在,我試著遺忘。
但我就是記得。
深刻銘印!
而且我必須
必須
必須
必須
傳播她的話語
傳播她的真理
否則她還會再繼續
賦予我更多訊息。
無窮無盡
發散在
我的腦裡。
真的太多
太多
太多!
如果你能望見
那潛行在
在月光之下的東西
你將會
必定
死去!
我求求你
讀到這段記敘的人們
想想我所想的
試著夢我所夢見的。
你必須理解
必須理解
一定要加入我
和她一起

燃燒著

我的大腦
噢 !天啊
是如此灼熱。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