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K_nav_logo_EN.jpg BOK_nav_logo_EN.jpg magic_expansion_sok_expansionLogo_en.jpg  

在秘羅地出現的許久之前,多重宇宙的另一端已存在著神河~一個正處劇烈戰爭的星球。一群惡鬼正試著從一個不知從何處而來的寒冰精靈手中逃離。成群的奇異的生物從一位武士的傳家燈籠中冒出,趁他熟睡之時展開攻擊。在水面院,法師學徒們不停的戰鬥,只為遏止那些宛若不息川流,不斷自巨瀑中湧出的實體化生命。神河從前不是這個樣子的。數百年前,神河的居民崇敬存在於各地、萬物萬念之中的精靈,並與之和平共存。而每個神明的存在都是個聖威,人民的幸福之道便是尊敬神明,並遵循他們的徑道。當時,神河的住民都以此生的奉獻感到滿足。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他們的神轉而攻擊了他們。

起初,神明開始出現在實體世界。某些學者相信這是神明正在傳遞一些訊息,或甚至是警訊,但他們的露面實在太詭異離奇,令人猜不透其本意。同一時間,星球上最強勢的軍閥,大名 武今田以永岩城為要塞,統治了整個永原。不過即使他名下的軍隊和武士為他保衛了許多疆土,然而很明顯的,神明那方所擁有的卻是壓倒性的多出許多。


接著,一席夜幕降臨,永遠的改變了神河。神明降臨在永岩城數哩之外的靈都,無數的靈界怪物自城鎮掃蕩而過,幾乎掃淨一切生靈,數以百計的死傷;只留下少數倖存。逆神之戰就此展開。


此後二十餘年,各式各樣的神明不斷的向平原襲去,所行之徑皆滿目瘡痍,然而,令人不解的是,他們往往在接近永岩城時便停了下來。縱橫在這受靈界圍剿的世間,要塞中的今田總是能詭祕的避除這些危害。


神河的人民總在為求生存而戰之時疑惑,為何神明會背叛他們。他們做錯了什麼?他們要怎麼樣才能找出令神明發怒的肇因?而又當一個世界必須滅殺自己的神之時,將會發生什麼事?


正當逆神之戰如火如荼的進行之時,兩方的鬥士也慢慢的露面了~自欲令世間屈服其下的大神,以至於斬靈無數的武士。這是他們的故事。

 
塵世~實界
 

 

Toshiro_Umezawa.jpg  

梅澤俊郎:敗 譽的戰士,落武者。這個字眼對於充滿惱恨的梅澤俊郎是如此完美的契合。他的武士宗族曾經擁有過優秀的地位,他的祖父也曾是位令人敬重的武士。但是當俊郎成 年之時,他的祖父卻埋骨於被人遺棄的死藏之中。家族的名聲也從此失去光彩,據伏於沼澤之城,沼居近郊的一座老舊莊園之中的俊郎亦因此必須學著靠著他的佼智 存活下來。幸運的是,靠著機智生存正巧適合俊郎。就這麼在竹沼中過了數年之後,他學得了不少有用的生存技能:劍術,偷竊,潛行,以及某種獨特的的~字魔 法。俊郎學會了那幾近失傳的技術,這種精巧的咒語能在他繪出漢字的時候生效,而這通常伴隨著他 信賴的十手一併使用。俊郎的那種傲慢其實釋可以解釋的。他 是個有才幹的武士,一位富有天份的咒術師,也是個擁有獨特魅力的人。然而,他也成為了逆神之戰中的重要樞軸。俊的雄心以及聰明才智引領著他會見了今田魅知 子和不名譽的新月之神。他只能靠著不斷改變對於夜幕明神的忠誠,才能讓他活著將這故事流傳後世。


Heartless_Hidetsugu.jpg  
真火之衛,碑出告:碑出告乃是俊郎最強大而恐怖的盟軍,掌控腥火閣,惡名昭彰的食人魔法師。碑出告在他仍十分年輕的時候便認可了俊的卓越智 慧,並與這位落武者定下血誓,倘若將來他們有任何一位死於他人之手,另一位必當替他復仇。時光荏苒,越來越多的戰士也如此的宣誓,而結成了傳說中的冰山數 者之會。每個成員都誓言倘若另一位冰山出了什麼差錯,必定雪恨:「我們是自由的,只受彼此束縛。我命予汝,汝命予我。傷我一人,乃傷我全體。生還者必復 仇。無論自我冰山奪取任何一物,必十倍奉還。」當俊郎呼喚著協助之時,碑出告派遣了他最珍愛的弟子去協助這位落武者。然而這位弟子卻被水面院的年輕術士以 卑劣的手段給殺了,致使碑出告出現了瘋狂的復仇渴望。他發誓不只要殺了這個術士償命,還要宰了那指使他辦事的元兇。他的復仇渴望將他帶往了水面院大廳,以 及更高遠的地方,甚至到達了朧殿堂。碑出告的來臨將被視為水面院的大劫。

 

That_Which_Was_Taken.jpg  

遭攫之物:這單一的物體,將神之子束縛在內的圓盤,便是逆神之戰唯一的肇因。今田武為了替他的子民追尋永恆的繁榮與勢力,將觸手伸到了靈 界,把一位神明的本質精煉出來據為己有。這般的舉動耗去了他絕大多數的氣,也許也耗盡了他的榮耀,不過同時也反饋了他不滅的生命,無疆無界的力量,以及在 眾神之怒下也能毫髮無傷的能耐。無論如何,今田忘了去衡量他犯下的罪有多麼深重,此舉破壞了陰間與塵世的平衡。他喚醒了大口繩,那最古老的萬物之神,那眾 神的根源。當大口繩因失去其子而陷入盲目的憤怒,在靈界狂暴的擊打之時,兩界的隔幕也越撐越薄。就連偉大的明神都只能試著操作事物的運作來將大口繩的狂怒 減到最低,希望能爭取時間,直到某人能減除今田的重罪為止。


Ink_Eyes_Servant_of_Oni.jpg  
邪鬼僕役,墨目:誰能猜到全神河最令人畏懼的忍者竟是一個低下的鼠人竊賊出身的呢?墨目在她年紀還小的時候便被巨牙幫給放逐了。她是個殘酷 社會裡的殘酷小孩,反社會的渴望幾乎令她去支配了她的同輩。作為懲罰的是,她被扔到竹沼深處自力更生。就在墨目因偷竊而被一個食人魔隱士抓到她褻瀆殿堂的 行為前不久。這位食人魔便已發現了這無情的鼠人女孩潛在的能力,而決定要收她為弟子,指導她成為鬼神棲配者~惡魔的奴僕,以支配巨大的力量。墨目曾學過忍 術,但並不是透過他人指導而學得,是透過鑽研古咒與獨自修煉成。當她猜想她已做好充分準備之後,她便在她師父的睡夢中謀殺了他,並把他的鮮血獻給他們的邪 鬼君王。邪鬼受到她的變節與野心的請託之後,將墨目的忍術擴增上了獨特的巫術之力。儘管其他的忍者能夠竊取他人的情報,或甚至是生命,然而墨目那受到增強 的力量卻足以竊取死者之魂,而將他們納入邪鬼麾下一起成為侍奉邪鬼的僕役。

 

Konda_Lord_of_Eiganjo.jpg  

永岩城主,今田:稱之為永岩城的石塔之上,武今田不斷的將他的霸權擴展到永原以及更深遠的地方。在它的頂端,今田的命令幾乎是絕對的。不過他的能力其實配不上如此權力。靈都大屠殺一年前,今田突然發生了轉變。他的情感似乎消失了。但暫且不論他的改變,重要的是他對永原的控制變得更加的強大。即使在逆神之戰之中成為最致命的地點,但靈界的攻擊卻從未觸及這位大名的城堡。神明總將永岩城周圍的土地蹂躪至盡,卻在它的基石前卻步。開戰數年後,今田的子民開始納悶:他們是被神明偏袒而祝福著的嗎?還是今田跟祂們定了什麼協議?他付出了什麼代價來護住他的土地?不過無論如何,由於今田從不離開他的密室,所以沒人能知道真相。即便是今田的獨女,魅知子,也必須遠離他父親的御座,以確保讓永岩城能安然無恙的神秘原因之安全。


Oyobi_Who_Split_the_Heavens.jpg  

破天央譽飛:今 田旗下的武士是全神河最強大的武士。在逆神之戰爆發前,今田的一支精英部隊旗本便可抵敵軍三倍戰力。他們駕在馬背上稱霸陸地,乘在巨蛾身上翱馭天際。但終 有一天令得今田學會謙卑。距靈都大屠殺發生三個月前的時間,一個由羽毛與肌腱組成的怪異羅網出現在樹海邊緣的上空。當這消息傳達到永岩城後,今田派出一班 翔蛾武士前去解決這潛在的危機。畢竟樹海的林線乃是永原的邊界,今田認為壓制邊界的衝突是必要的,就連神明也是相同對待。而當翔蛾抵達之時,巨神央譽飛正 好完全現身。他們見到祂的浩瀚身形之後頓生敬畏~祂看起來就像隻巨鷹,但身體卻是由薄紗般的飾帶和羽毛所組成。祂看來正好浮在樹海的空中,雄偉而美麗。而 翔蛾飛來後,央譽飛的上方雲朵裂散,由裂口中降下了無數的巨鳥狀神明。幾分鐘過後,所有的武士全都在祂的襲擊下敗戰,直直墜入森林底部。  


Hisoka_Minamo_Sensei.jpg  
水面院長,密師範:伊木密師範剛進入水面院鑽研法術之時,還是個年輕小夥子,他是個很有天賦的學生,其無與倫比的獨特天資很快的就顯現了出來:每一種魔法,他都能找到另一種相當的魔法來使之無效化。在術士學院裡,由於他不費吹灰之力的,便能在鬥法中勝出的才能與風度,令他贏得了不少讚揚。密師範繼續的鑽研著他抵銷魔法攻勢的方法,多年後,他當上水面院的導師,再來便成了水面院院長了。當駭人的神明開始自神瀑浮出時,向來被動的密師範知道他必須從一名導師的身份轉為一名領導者了。正當他開始將學校的方針自深奧的學問改為魔法的防禦法上時,他也漸漸的開始顧慮到此戰的後果。若是某一尊神明以某種實體現身,那麼當祂死去時將會如何呢?思考到這個問題的不僅只有他一人。在他們的高入天穹的雲際殿堂之中,空民貴族也開始為此憂慮不堪~最後甚至開始構思著幹涉下界的計畫。


Godo_Bandit_Warlord.jpg  
山賊王,伍堂:霜劍山提供了山賊一個無人知曉的藏身之處,而同時也是根據地的場所。但直到伍堂出現之前,這些盜匪不過是盤散沙。他的表現在在的證明著力與智並不相牴觸。在他的雙親在岩斬峽死去之後,伍堂在山區的低地地區生活了幾年,直到他開始組成一小群年輕好戰的盜匪集團。而他在開始領導一群更大的集團之前,他不斷的以強硬的手段讓人加入他。最後,伍堂的黨群終於大到足以消滅那些拒絕歸入他麾下之人,而有許多次,伍堂甚至能孤身對他們發動致命的攻擊。剛好,投機的浪人(沒有主上的武士)正在尋找出人頭地的機會,他們指控這名「山賊王」的殘暴,不斷的搜尋他,欲與其一分高下。然而大多都被他送往九泉之下了。無論如何,在逆神之戰中,伍堂的注意硬是從襲擊與侵略上移開了。就像其他的神河住民一般,他和他的盜匪小部隊也開始為了生存而與靈界卯上了。


Azusa_Lost_but_Seeking.jpg  
流浪主祭,梓紗:儘管翁神社幾乎要被放棄了,大多數的神河住民仍還記得神主,苦行僧道三。他教導大家如何的與神明和平共存的話語曾傳揚四地,不過在逆神之戰開始後,人民開始大肆的指責,甚至是嘲笑他。而道三有個遊歷在外,而鮮為人知的弟子,梓紗。倘若道三是棵沉穩的橡木,那麼梓紗便是懷抱著他,並吹得他葉子沙沙作響的風。由於不甘於終日坐在樹海裡沉思,梓紗在翁神社過了八年的簡樸祭司生活後,她離開了樹海,並探索了神河各地的窮鄉僻壤,她開始「研究世界的中心」,並在她此後的歲月徘徊在領土與領土之間。這些年來,她既沒地圖也沒計畫,只有一本足以見證數個世紀以來歷史軌跡的日誌。她的旅行對她自身當然亦有影響;在她的生命終了之前,她已成了一位強大的祭師。那些評論她的人都說,她能夠一堆塵土之中汲取出法力。 (神主:類似德魯依,遵從神明的牧師)

 

Sensei_Golden_Tail.jpg  
狐族劍師,金尾:雖說金尾從未以武士自稱,然而對於他人而言,他卻是武士的模範。狐人一族有著許多的劍師,但他們全都將金尾尊為師範。他以傳統的狐族風格傳授武術:慣用手持刀,另一隻手持十手或叉,用以格擋或是纏刀。他的學生向來都會先發現到,他從不在課堂上說話~僅以身體說明一切。雖然他總以一位愛開玩笑的劍士身份出現在人類面前。然而金尾的族人卻總認為他是個陰沉的人。狐族與蛇人也許是比其他的民族還要更加接近靈界的,而當神明開始攻擊狐族村落時,金尾長奔一日以尋求狐族牧師長老,八尾半的商議。但當他返來之後,卻再也不提戰爭之事。取而代之的是,他卻開始訓練其他的狐人~就像那些幸運的人類一樣~開始刀法的磨練,有時甚至一次十四個鐘頭的訓練。倘若沒了他的指導,狐族將會在永無止息的神明刀下損失更多的戰士。


Marrow_Gnawer.jpg  
鼠人幫主,囓骨牙:由外人來看,鼠人似乎是雜亂無章的一群,他們會為了權力,地位,或甚至是食物的碎片而與同族爭鬥。但是這些鼠民,儘管與神河的其他類人族來相比是原始了許多,但其實是擁有一種複雜的社會階級的。囓骨牙曾經只是巨牙幫的一名二流戰士,身份階級就只是鼠人的戰是身份罷了。有人說他是中了野心之神的魔;也有人說他是厭倦了階級制度了。無論原因是什麼,囓骨牙在某個晚上溜出了他的窩,暗殺了三個鼠人槙齒,領導階級的成員,這還包含了他自己的手足在內(每個鼠人至少都會有四十個以上的手足)。自那天起,囓骨牙於竹沼中自立為槙齒而率領起最大的一支鼠 人部隊。而他幹頭子的資質似乎是比他當個小兵來強得多。囓骨牙同時也擁有著另一項天份。他此生為人父的次數甚至多於六百次,他的同袍則時常以這件事來開他玩笑,說他根本就是想靠一人之力來壯大他的勢力。

 

Ben_Ben_Akki_Hermit.jpg  
惡鬼賢者,班班:沒有任何一個惡鬼確實的瞭解為啥班班會被從洞穴被放逐而驅離。也許是他總帶著朵蓮花到處晃來晃去實在太噁心了。或是因為他太過聰明,抑或是在東西被炸爛的時候他笑得不夠大聲。不過最接近的答案應該是因為班班聞起來像坨屎。有的傢伙認為班班頭上戴著那隻死章魚是因為它能幫他蓋過自己的味道。有的人則認為那能增強他的魔力。但事實上,班班會在頭上戴死章魚的原因是,他爽。不過,班班有著神奇的力量。他能以心靈的力量投擲石塊,很大塊的那種。事實上,當惡鬼洞窟被幾十個跟豬差不多大小的寒冰神攻擊時,幾個惡鬼頭子去找他幫忙。他一口就接下了這差事,因為他們送了他一些串著的蜥蜴。他起身前往洞窟,而他一抵達寒冰神在攻擊的地點時,他便開始喘著氣咳著。少部分的惡鬼知道那是他的咒文,而當他像氣喘發作一般的同時,巨石也從地上被舉起了,接著便自那群寒冰神頭上砸下,拯救了無數的惡鬼。然而,別的惡鬼還是不喜歡他。


Shisato_Whispering_Hunter.jpg  
蛇人獵手,刺鎖斗:當蛇人刺鎖鬥到達指定年齡後,她必須選擇一個宗族,而戰士階級是最平凡無奇的選擇。依照傳統,她必須通過儀式戰以證明她的能耐。但當她以直接斬殺她的對手來代替原本僅只需要擊敗他的方式時,她引起了連鎖的仇殺,四個蛇人戰士為了要替自己的親人報仇而與她一戰,然而這四位卻也接著死在刺鎖斗的手下。與人類所相信的相左,蛇人並不會對他們自己的毒液免疫。事實上,蛇人要為橡宗的幹練成員所必須經歷的眾多儀式之一,便是以一隻遠古之杯飲下其他戰士的毒液合劑。但刺鎖斗的毒液實在太強大了,只消數滴便能要了其他蛇人的命,於是她被禁止了參與這項儀式。儘管它的領袖蘇介知道她確實是位幹練的獵人與殺手,然而刺鎖斗卻還是無法受到橡宗的歡迎。她僅不過是太過冷酷而致命;卻使得其他的蛇人害怕且無法對她有所信任。數年來,刺鎖斗就這麼辛酸而孤單的生活著,而她探索的範圍也距離聚落越來越遠。後來她更開始獵取更大的獵物:樹海的人類修行僧。

 

Eiganjo_Castle.jpg  

永岩城:一 座突出的巨石塔永岩城,就像從地表竄出的螺旋一般,矗立在永原的中央。大名今田將永岩城堡建在他的堡壘上方,這座堅不可摧的堡壘令他能將領土不斷的擴大。 在逆神之戰中,所有來自靈界的巨大而猛烈的炮火全都向永岩城周圍的平原襲來,但這些炮火總在接近城堡前便會驟停。此狀連綿數年,周圍的區域因連天戰火而成 為不毛之地,開始被稱為荒場,或是「廢地」。

 

Minamo_School_at_Waters_Edge.jpg  
水面院:在逆神之戰爆發前,水面院只存在於傳說中,它被神瀑的水霧層層籠蓋住。大多數前途璀璨的術士都在這個超自然的學院修練他們的魔法。 然而,當靈界開始敵視實界時,水面院便成了戰爭首當其衝之地。浮空的水面院院地中,有著實為兩界門簾的神瀑,巨大而奇異的神明皆由此一一浮現。術士學院轉 瞬成為前哨基地,學生與師範皆成為術法士投入抗神戰役。

 

Shizo_Deaths_Storehouse.jpg  
死藏:於今田之勢興起百年之前,兩位強勢的大名因貪婪與野心之故,號令他們的武士軍隊群起對抗另外一位大名。令八百餘位武士為了如此敗譽之 因捐軀,他們的戰場,過去的青翠草原亦為此成為禁忌的屍骸泥沼。據說這些戰士的鮮血滲入了鄰近的竹林,使它化為一片腐臭泥澤,世稱竹沼。從那時起,這片沼 澤便覆上了永久的薄暮,並只有鼠人一幫願意安身於它的幽黯之中。


Shinka_the_Bloodsoaked_Keep.jpg  
腥血閣真火:在高聳入雲的霜劍山頂,矗立著一座山嶽的守衛~真火。這座以頭骨排列而成的堡壘,只有少數的食人魔術士,以及那些頭顱被插在矛 上帶回來的人才曾到達過。食人魔在逆神之戰爆發的千年之前將真火祭祠建造出來,用來膜拜他們崇信的狠毒邪鬼。當地的山賊認為它用來建造的混凝液是用食人魔 的祭品殘骨輾磨而成的。在真火的火光迴廊中,食人魔術士正在修練他們的血法,欲自靈界召來惡魔。對他們而言,邪鬼們有時是授與食人魔力量及暗黑奧秘的來 源~然而有時亦會將他們吞吃入腹。


Okina_Temple_to_the_Grandfathers.jpg  
翁神社:逆神之戰展開之時,巨杉母聖樹已達兩千歲之齡。它是壯闊的樹海靈魂化身,而它的枝幹紮縛著草繩與幣,顯示出它的神聖,以及棲息著大 神的偉大神采。樹海最古老的祭祠,翁神社傍隨於此,許多清心的修行僧為其威望獻身。而當樹海的神明狂暴化之時,大多數的翁神社僧人拒絕與之對戰。許多修行 僧慘遭屠殺,另外多數人則作鳥獸散。最終只餘下了少部分的人留下來保衛祭祠。(幣即為日本用於封印或是祭拜用的菱形紙串)




陰間~靈界
 


Myojin_of_Cleansing_Fire.jpg Myojin_of_Infinite_Rage.jpg Myojin_of_Lifes_Web.jpg Myojin_of_Nights_Reach.jpg Myojin_of_Seeing_Winds.jpg  
五明神:神河的每件事物都擁有著神性的本質,這些事物各棲宿著一位神明,而這些神明也都擁有各自的意志。而就像塵世,也就是所謂的實界一樣,陰間,稱之為靈界的此處也有它的制度存在。舉例來說,一棵老松之神的地位會比一片落葉的神明還高,而一整座森林的神明的地位更是比單單一棵松樹的神明還要更高。於是產生了明神。祂們是世界五大要素的神明:正義,知識,力量,激昂,與創造。這幾位遠比其他的神明都要來得崇高,並且因其之偉大而擁有祭祠。只有一位神明能俯視明神:那就是大口繩,萬物之神,世界的魂魄。當逆神之戰開始時,神河的居民試著向明神祈求庇護,想像著也許這些最高位的神明還沒有與他們敵對。但是一個巨大的罪惡已經觸怒了靈界,而明神亦然,就跟其它的神明一樣,祂們承受了混雜的劇痛與憤怒,以至於無法去瞭解罪惡的來由。與其它的神明同道,明神也開始對抗實界,尋找著祂們被奪去的東西。


Patron_of_the_Akki.jpg Patron_of_the_Kitsune.jpg Patron_of_the_Moon.jpg Patron_of_the_Nezumi.jpg Patron_of_the_Orochi.jpg  

守護神:逆 神之戰中的陰間與塵世分裂也許並不像你所唸的那些史書一般清晰而單純。那些總對神明保持的信念的人往往面臨著巨大的掙扎,然而他們卻仍認為該用更高的崇敬 才能平息神的怒氣,而不是與之奮戰。在靈都大屠殺發生之前,神河的每族類人種都擁有著守護神~一個象徵整體宗族意識的 巨大精靈。這些守護神受到尊敬,並 會為他們的領袖祈禱。八尾半亦曾說過他能謁見狐族守護神。逆神之戰開始後,每支神河的種族都為其狂怒的巨神所震懾,使得大多數的人們都將祂們視作妖魔。但 有少數的人卻認為一定有辦法能平息恐怖神明的憤怒。不約而同的,每個種族都出現了一個小群體,並向他們憤怒的守護神獻上活祭品。而這些犧牲的確都能夠使這 些神明保持鎮靜~一會兒。

 

Hikari_Twilight_Guardian.jpg  
暮光護衛,秘加理:秘加理,晝夜之界的巨大守衛,祂教會了今田以後別再把他的武士在薄暮之際送去打仗。今田的部隊首度出陣對抗神明的時候正好是日落之時,他們有兩百名壯士,個個都披著閃亮的永岩城鎧甲。不過他們在戰場上遇到秘加理之後,殘存的四十七名倖存者飛也似的逃回永岩城的庇護之地。秘加理擊潰武士們之後,形容著這位神明就像一個既龐大,又恐怖的武士的謠言到處流傳著。也許祂其實是今田的武士武家(貴族)化成的精靈,為了不明的恥辱而尋求著復仇的機會。又或許這個神明化為武士的樣貌不過是為了嘲弄今田和他的部下。有的人甚至交頭接耳的說著,其實這怪物是今田的神志之神,在我們的世界來回的穿梭,就像不能停住一般。


Tatsumasa_the_Dragons_Fang.jpg  
龍刃,辰正:在鍛劍師啟作鍛製出來的多把傳說之刃當中,辰正是最著名的一把,而它創造過程的故事更是廣為人知。曾經有一個無禮而傲慢的山僧前來拜訪啟作,他想要一把「鋒利得連希望都能斬斷」的刀。但啟作暗示這年輕人不配擁有如此的刀之後,這位山僧大怒離去,說他仍會拿到他要的刀的。就這麼過了兩天,啟作起床後,在他的門邊發現一個靛藍色的大鋼碗,但它被少量的金屬給緘封了起來。雖然他不知道這是誰送的禮,之後他還是把它帶去了鍛冶場檢查一番。當晚,啟作發了高燒,決定早點就寢。這麼一睡便三天不起。當啟作終於睜開他的雙眼時。他發現他自己一個人在鍛冶場裡,雙手被寫上了幾個小小的漢字。餘燼仍在熔鐵爐裡燃燒著。那個藍色的碗消失了。那山僧不知道用了什方法蠱惑了他,迫使他鍛出一把刀。直到了十二年後,啟作才見到那條被他束縛在劍中的龍...不過那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