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_expansion_timespiral_expansionLogo_en.jpg   2011-04-10_121220.jpg  

作者:Treo原創


第一章
(致看過《大戰役》的同好:曾在《大戰役》中出現的珠拉,即本文中的尤依拉)
在大戰役中被時空轉移到另一空間的西瓦,尤依拉在製作神器時收到了泰菲力的心靈感應,之後泰菲力出現在她面前,同她商議將西瓦和賽費爾重新帶回多明納裡 亞。泰菲力向尤依拉演示了多明納里亞的現狀,並模擬了西瓦和賽費爾的回歸對多明納里亞毀滅性的影響——整個星球的碎裂。正是因此,泰菲力前來邀請尤依拉一 同前往多明納里亞進行實地考察,尤依拉堅持要帶上兩名基圖人,兩名凡爾西諾人作為保鏢,泰菲力起先感到為難,但最終還是同意了。

第二章
泰菲力將他們一行人時空旅行到面目全非的凱爾頓,然而尤依拉卻堅持此處並不是凱爾頓,不光是空氣、海岸還是山脈都面目炯異,她也感受不到凱爾頓那種充沛的 紅色魔法力。泰菲力運用他旅法師的能力偵察四周,發現凱爾頓山脈已經支離破碎,大地失去了往昔的熱量,也不復劇烈的運動,無法提供任何的魔法力。同行的兩 名凡爾西諾——斯基夫(Skive)和克若斯(Corus)以及兩名基圖人戴絲娜(Dassene)和阿普瑞姆(Aprem)也對此表示懷疑。最終尤依拉 確認的確是凱爾頓,並且他們身處的這片荒涼的海灘曾經是凱爾頓最為繁華,對外族人最為容忍的港口城市。他們無從得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但他們認為最重要的是 前往在大戰役中被妃雅麗茲從瑞斯時空轉移到凱爾頓的天帷森林,瞭解她是怎樣將這片森林跨越時空轉移到這裡來的。在他們上路前,泰菲力注意到天邊出現了波 動,似乎矗立著一面巨大的扭曲的透鏡,從變化的表面中看到的居然是當年城市喧囂,大地氤氳的凱爾頓海灘景象。它如龍捲風般掃過來,泰菲力忙命令一行人分散 躲開。時空裂縫呼嘯而過,泰菲力感到體內疼痛欲裂,頭部也如同被極寒的鎚頭敲碎,恍惚中,他看到二十多個個手拿闊劍和戰斧的野蠻人從裂縫中掉出來,向他們 發動了進攻。泰菲力試圖用心靈感應將他們驅趕開,他們的思想卻極為暴烈而混亂,反而讓泰菲力疲於應對。他同時也注意到這些狂戰士並不象真正的凱爾頓狂戰 士,反而同他們所見的貧瘠、荒涼、了無生氣的大地一般扭曲而蒼白。他認為這些「凱爾頓狂戰士」並不屬於他的時代,也不屬於任何一個時代,而像是從某個黑 暗、原始的過去投射而來的生物,使用可怕的魔法和科學的混和增強他們的殘忍與力量。在其他人同這些野蠻人交戰時,泰菲力不禁陷入了重重思緒,直到尤依拉大 聲將他喚醒,並及時出手將這些野蠻人轉移到了另一個時空。眼前的危機解除後,泰菲力注視著時間裂縫,深深為這一預料之外的問題所困擾,在他們來得及抗議之 前,突然時空旅行離開尤依拉等人並許諾很快回來。然而,就在泰菲力離開不久,被他轉移的狂戰士們重新出現在尤依拉等人的面前,等待他們的將是一場苦戰。



第三章

泰菲力時空旅行到被古代旅法師命名為無盡盲界(Blind Eternities)的界域,這裡是分割各個實界的虛空界域,無處存在而又無處不在。除了旅法師,沒有其他存在能夠來到這個界域。泰菲力來到這裡積蓄體 力並獨自思考他剛才所經歷的一切,奇怪於野蠻人的來源,以及他們沒有像他那樣受到時縫傷害的原因。更關鍵的是,他雖然知道自己在哪裡,但他失去了時間的坐 標,全然不知道自己身處哪一個時代。泰菲力自幼就對時間的概念有著濃厚的興趣,這位陶拉里亞大學院最富天才的學生為其對時間的迷戀付出過極大的代價:他費 盡心血製造的時空機造成了陶拉里亞大學院許多人的死亡,尤依拉以其機智和生存技巧成功脫險,而他則被慢時區所困,並忍受著烈火灼身的煎熬長達四十年,直到 尤依拉找到方法將他解救出來。這次事件對他的影響巨大,但並沒有消減他對時間的興趣。大戰役中,泰菲力將西瓦和賽費爾轉移到多明納里亞的時間洪流之外,而 多明納里亞擊敗非瑞克西亞侵攻已經有一百年,而對西瓦和賽費爾而言,時間仍然停留在百年之前。這兩者之間的時空差異對於西瓦和賽費爾的回歸已經十分危險, 而凱爾頓的時空裂縫將更加惡化這一形勢,如果不能妥善處理,至少會加速多明納里亞的崩潰,更糟的狀況將不堪設想。另外一個令人困擾的問題是多明納里亞貧瘠 的魔力,非瑞克西亞的侵攻已經結束了一百多年,多明納里亞的魔力應當已經恢復——至少也要恢復的比如今還多,除非又發生過一場那樣規模的戰爭,否則無法解 釋眼前魔力的貧瘠。泰菲力權衡思考,認為時空裂縫、魔力枯竭和奇怪的凱爾頓人雖然重要但並不是主要問題,他還是要先求教於妃雅麗茲其時空轉移的途徑。此時 妃雅麗茲的心靈感應傳來,雖然泰菲力一直試圖保持謙卑,一再向她說明事態的嚴重性和求教的必要性,但妃雅麗茲一向的排外和對泰菲力的成見使她一次次拒絕了 泰菲力的請求。她對泰菲力的諷刺讓泰菲力得知了一個讓他震驚的事實,他們在異時空度過了三百年而非一百年的時光。在妃雅麗茲的嘲笑和泰菲力對能夠爭得她的 幫助的自信中,兩位旅法師結束了他們的對話。在泰菲力離開的這段時間裡,尤依拉、兩名凡爾西諾和兩位基圖人輕易打退了那些「凱爾頓狂戰士」,並為其不同於 真正的凱爾頓戰士的行為而不解。泰菲力同尤依拉說明了時間的緊迫和妃雅麗茲的拒絕,他們決定前往天帷親眼觀察那裡的情況,從魔法力的流動和痕跡中學習妃雅 麗茲的做法。出於對魔法的節省和對這片土地進行更多的瞭解,他們徒步向天帷森林進發。



第四章
泰菲力站在山頂俯視天帷森林,其鬱鬱蔥蔥與周圍寒冷多岩的環境格格不入,而寒風更是冰封了將近一半的森林。就泰菲力對天帷森林不完全的瞭解所知:它曾是多 明納里亞的一部分,後來由於非瑞克西亞之主的進化實驗而轉移到險惡的瑞斯時空,並將於大戰役的第二階段隨瑞斯對多明納里亞的時空覆蓋而回到其原來所在的位 置。但妃雅麗茲的出現改變了這一切,她自認為是多明納里亞最大的妖精族的女神,於是將這片源自多明納里亞的天帷森林轉移到了凱爾頓,並分出她近乎無限的力 量的一部分用於維持其生長並不受嚴酷的外界環境所破壞。泰菲力經過仔細觀察,發現天帷森林是在妃雅麗茲的法力保護下方能維持勉強的生存,森林本身並不健康 而強壯。通過觀察,泰菲力發現天帷並沒有真正同凱爾頓相適應——無論是從土壤、植被還是魔法力上。最重要的證據則是懸掛在天帷森林上空的那道同泰菲力所見 形態不同而本質相同的時空裂縫。而這一道時空裂縫更長更大,向上一直延伸到密雲之中,而向下一直延伸到地底,穿越無盡盲界直到這片森林原先在多明納里亞的 位置。泰菲力的猜想得到了證實:首先,妃雅麗茲並沒有將天帷森林「遷入」這個時空,而僅僅是在這個時空找了一塊地方將它「放」在上面;其次,是她在時空轉 移的過程中遭受了極大的魔法力的阻撓。她所選擇的這片土地並未準備好接納這片森林,因此造成了時空維度的破裂。泰菲力並不關係如何修補這一時空裂縫,他需 要瞭解的是妃雅麗茲的做法,魔法力流失,他可以看到紅綠魔法力從時縫的各個邊緣流入其中,造成了魔法力的枯竭。至此,泰以便在轉移西瓦和賽費爾的時候加以 改進減小破壞。他還明白了正是這一實界裂縫造成了凱爾頓的菲力的信心增加了,他對大面積陸塊的轉移很有經驗,並從天帷的轉移中學到不少。剩下的,就是要解 開時空裂縫吸取附近法術力的謎團了。泰菲力一行人走進天帷並遇到了拉納可(Llanach)率領的妖精護林兵,他注意到天帷森林的樹木並不健康,地面生長 著半是藤蔓,半是真菌的生物,天帷妖精也骨瘦如柴,形同骷髏。拉納可奉妃雅麗茲之命意圖強行驅趕泰菲力一行人,在雙方劍拔弩張,泰菲力試圖出手凍結時間避 免衝突時,傳來了凱爾頓領主特有的科洛斯(Colos,一種凱爾頓動物,類似犛牛但身體龐大的多)號角聲。泰菲力試圖向拉納可提供援助,後者在得知凱爾頓 人有三波共九十餘人時還是接受了他們提供的幫助,卻依然要求泰菲力等人在戰鬥結束後離開天帷森林。泰菲力飛上天空試圖阻止凱爾頓人的後兩波進攻、並打算進 一步將附近的凱爾頓人轉移到威脅不到天帷的地方去,以此博得妃雅麗茲的信任。然而,妃雅麗茲突然出現在他面前,借助時空裂縫釋放出了巨大的原始能量擊中了 泰菲力,被擊昏的泰菲力墜入森林。



第五章
在妖精和尤依拉等人同來犯的第一波凱爾頓人交戰時,拉妲一直躲在林中觀察,她看不起那些羸弱的妖精們,也痛恨那些來犯的偽凱爾頓人,暗自等待出手。她小心 地避開了真菌和裂片妖——她一直認為雖然兩者在彼此爭鬥,但兩者都無疑是天帷森林的大敵,而所有其他妖精都不讚同她的看法,並認為他們能很好的處理這些問 題。但如今,比起隨時可以用來練習戰鬥技巧的真菌和裂片妖,拉妲更關注山谷裡的這場激戰。在她內心,她期盼拉納可和他率領的妖精們失敗,但最好不要被殺 死,被擊潰就足夠了。因為只有這樣,妃雅麗茲和妖精們才能讓她為所欲為,在戰鬥中表現自己。她要殺死所有來犯的偽凱爾頓人,追到他們營地裡,同他們的首領 單挑,(Treo:原文是她將挑戰他們的首領,和他一對一單挑,折斷他的手腳,用刀從他的咽喉一直劃開到他腹股溝,最後砍下他的頭顱做便壺。……野蠻的女 人)。另一方面,泰菲力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片林中空地裡,身體並無大礙。妃雅麗茲隨後出現在他面前,面對這個他所知甚少的女旅法師,他並不懼怕,雖然他很 清楚她無疑是一位強大的旅法師,並無法強迫她說出他所需要的知識,但他自信總會有辦法達到目的。面對易怒的妖精女神,泰菲力謙卑的態度讓兩人開始真正的談 話。泰菲力詢問了天帷上空時空裂縫的事,妃雅麗茲告訴他時縫自天帷時空轉移至此以來就存在了,靠近它會使得時空旅行更加危險而莫測。泰菲力隨後問時縫何時 開始吸取周邊法術力,妃雅麗茲回答是在卡若娜出現之後,並懷疑泰菲力假裝沒有聽過這個名字,而事實上,泰菲力的確不知道關於卡若娜的事情,儘管卡若娜的信 徒四處傳言她對旅法師泰菲力的呼來喝去(Treo:當時泰菲力是從白色而非藍色的時空信道里出來的,的確可疑)。於是妃雅麗茲在尖利諷刺之餘簡要講述了卡 若娜的誕生和死亡對魔法的影響。泰菲力對妃雅麗茲處處提到「你這個陶拉里亞人」及其對這個名詞的恨意十分不解,詢問之後得知:曾經在海灘襲擊他們的和經常 進犯天帷的奇怪的「凱爾頓人」並不是真正的凱爾頓人,他們自稱迦沙人,是陶拉里亞大學院血脈計劃一名研究員迦沙叛逃到凱爾頓後改造過的更為邪惡而惡毒的凱 爾頓人。這些迦沙人曾被真正的凱爾頓人消滅,但利用凱爾頓人遠征對外掠奪的機會佔領了凱爾頓,攫取了凱爾頓的魔法力資源並改造了凱爾頓魔法,使其為他們所 用。妃雅麗茲一向的孤立主義,以及同真正的凱爾頓議會之前有互不干涉的約定使她錯過了處理這場危機的最佳時機,導致了這樣的結果。最後,泰菲力問妃雅麗茲 迦沙人出現的時間,得到的答案是五十年前。短短時間內他經歷的一切使他徹底找不到一絲頭緒將這些奇怪事件的碎片拼成一幅完整的的圖景。妃雅麗茲認為自己應 當回到戰場所在,並提出帶領泰菲力在這靠近時縫的危險地段進行時空旅行。泰菲力接受了並隨她回到了戰場,他發現了戰鬥中身被一層綠色的火焰的拉妲,興奮地 感到這個女孩身上的不同,在妃雅麗茲的追問下,泰菲力回答到——「她的協調。」



第六章
拉妲對基圖人的火焰魔法印象深刻,並終於等到了身形龐大的迦沙軍閥給特的出現,給特吹響了他手中的科洛斯號角,號角的魔法賦予迦沙人更強大的力量,其聲調 命令迦沙人改變了戰術——不再意圖穿越妖精的防線,而是盡力將妖精們殺死或致殘,同時等待後方更多的援軍,力量上佔下風的妖精立刻就死傷幾人。而尤依拉這 方,基圖人戴絲娜受到了一名迦沙人的重創,即將喪命之際被拉妲所救。拉妲的出現吸引了戰場上幾乎所有人的注意,她大聲宣告凱爾頓之火只會為凱爾頓人而非這 些迦沙人所燃燒,。她身上發出綠色的火焰的光芒,揮舞著她淚珠形狀的刀刃,衝向了最近的迦沙人。泰菲力向妃雅麗茲詢問關於拉妲的事情,但不用妃雅麗茲回 答,他憑藉自己的觀察與判斷就得到了不少答案。他發現戰鬥的各方魔法都已並非來自大地:西瓦人依靠他們的魔法星(類似於動力石),妖精們依靠的妃雅麗茲的 祝福;迦沙人如同他們的凱爾頓祖先一樣,通過領主吸取周圍戰士的怒火與鬥志,加以混和並加倍返還給凱爾頓戰士。而拉妲則不然,她像往日的多明納里亞法師一 樣,從自己體內獲得魔法力。在現在大地已經無法提供魔法力的情況下,她的魔法力的來源令泰菲力深深不解,除非他能夠和拉妲近距離接觸才能瞭解其中的原因。 泰菲力對她有無數的疑問,他相信妃雅麗茲必然也發現了這一點並肯定會對此感興趣,於是他請求將拉妲帶走,並許諾瞭解拉妲的秘密後會和妃雅麗茲分享。妃雅麗 茲要求泰菲力保證在日出之前離開天帷並在拉妲希望時送她回來,泰菲力答應了她。在再一次告誡泰菲力靠近時縫進行時空旅行的危險之後,妃雅麗茲帶著她的妖精 們離開了戰場,留下了泰菲力一行人和他的希望之光——拉妲——面對成群的迦沙人。



第七章
在天帷的妖精們撤離戰場之後,拉妲毫無懼色地同迦沙人繼續作戰。隨後,迦沙人的首領給特現身,命令他的士兵們停止攻擊,親自同拉妲單挑。拉妲不敵,但即便 性命在給特手中,面對給特對她的凱爾頓之火的蔑視,依然回以凱爾頓人用於挑戰的口頭禪「你試試!(Prove it!)」。在給特即將出手殺死拉妲時,泰菲力出手干預,輕易將給特和他的部下傳送到了離天帷千里之外的地方。拉妲對泰菲力的相救並未報多少感激之情,對 泰菲力轉達的妃雅麗茲的命令也不予理睬,並在泰菲力介紹他們一行人時突然攻擊克若斯(Corus),並咬下了他的一塊肉(……)。不合作的拉妲用她的魔法 力(她的獨特之處就是她擁有充足的魔法力,而別人都無法從大地中獲得魔法力)刺激了腐生菌的生長,纏住了兩名凡爾西諾,同時又引誘了裂片妖前來攻擊泰菲力 一行人,泰菲力使用魔法解決了腐生菌和裂片妖的困擾之後,獨自出發追趕拉妲。(靠近時縫使他不能直接時空旅行到拉妲身邊。)



第八章
拉妲來到天帷森林的最北端,準備觸犯妃雅麗茲對她的禁令,攀登此處的山脈,此時她心裡一直在考慮如何對付給特,此時泰菲力出現,聲明他能夠幫助拉妲瞭解凱 爾頓的一切,成為一名真的凱爾頓人並打敗給特。之後,泰菲力終止了他們的談話,並許諾在拉妲想通之後可以隨時叫他的名字接受他的條件和幫助。拉妲一路往 北,來到了一個被迦沙人破壞過的人類的定居點。拉妲看到了一個小男孩,眼睛被迦沙人用刀劃瞎,臉上也被刻上了凱爾頓人常用在屍體上的象形文字「目標」,真 正的凱爾頓人只會在敵人的屍體上留下標記,諸如「死無懼色」、「死的光榮」或'「懦夫」、「背刺者」和「讓我爛掉」之類,以表示他們對死者的敬意或不齒。 而迦沙人卻殘忍到對一個活生生的孩子這樣做,僅僅是由於他看了戴著面罩的給特一眼。拉妲給了這個孩子一些水和食物,並留下了一把她的淚珠形的匕首,告訴他 在再次聽到迦沙人在她這個距離看他的傷痕,嘲弄他時將這把匕首使勁插入聲音的來源。之後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這個孩子。在這片廢墟中,她被這裡的人誤以為是 迦沙人,受到了伏擊,儘管她向難民們解釋,但難民們並不十分相信。而拉妲也因為其中一人的挑釁「試試看?(Prove it)」而憤而出手。泰菲力此時介入,將拉妲造成傷害之前將時間凍結,並用心靈感應方式復誦了凱爾頓最古老咒語:「煤炭火絨,煉爐星火,吾輩乃火,命其燃 燒」,好讓拉妲相信他瞭解凱爾頓的知識,以此為交換拉妲的幫助。面對泰菲力發出的邀請,拉妲遲疑地伸出了手。



第九章
泰菲力帶著拉妲飛過凱爾頓殘破的大地,拉妲對下方生活在貧苦,毫無往日雄風的現代凱爾頓人和他們的破敗的定居地嗤之以鼻,要求泰菲力帶她去凱爾頓古陵寢, 儘管很想探知拉妲的目的,泰菲力還是壓抑下了自己的好奇,將她帶到了那裡。凱爾頓古陵寢是一座巨大的陵墓兼堡壘,下層是無數的隧道和存放凱爾頓傑出的領主 的棺槨,上層則是凱爾頓領主們的議事大廳。此外,這裡還一度停放過傳奇的戰艦「黃金亞苟斯」號,傳說中在「凱爾頓的黃昏」到來時將帶著復生的所有最勇敢的 凱爾頓戰士進行最榮耀的一戰。泰菲力知道,在非瑞克西亞大侵攻的第二階段,這裡埋葬的凱爾頓戰士們的確死而復生,但他們不分敵我地向他們自己的子孫凱爾頓 人發動了攻擊,最終真正存活下來的勇士們登上黃金亞苟斯號駛向了烏爾博格同非瑞克西亞人戰鬥,不知所終,但黃金亞苟斯號也沒能如傳說所說的那樣回到凱爾頓 古陵寢。泰菲力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打算在拉妲問起時忽略這些事實,而他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拉妲徹底被這裡的氣氛所征服了,她要求泰菲力帶她到古陵寢 的上層去,泰菲力則堅持從下面走上去。路過如今凱爾頓人的一個定居點,拉妲認為他們不配稱作凱爾頓人,而泰菲力提醒她沒有部下就沒有凱爾頓領主,拉妲不為 所動,低聲諷刺這些瘦弱的人給拉納可(Llanach)當士兵都不配。兩人來到頂端,泰菲力試圖向拉妲講述當時此處的勝景而拉妲早已爬上陵墓,找到了她的 先祖——阿斯特 長者 新貴 三刃的持有者 北方荒地之主 博卡登的屠殺者 (Astor. Doyen. Upstart. Bearer of Three Blades. Steward of the Northern Wastes. The Butcher of Bogardan.這個頭銜譯的不是很自信……查相關資料也沒查到。)阿斯特曾是大戰役時期統治凱爾頓的三位領主之一,在天帷森林被時空轉移到凱爾頓之後 同艾拉達力結為兄弟,並肩同非瑞克西亞人作戰,實現了凱爾頓的預言,在登上黃金亞苟斯號之前,他在天帷的妖精身上留下了他的血脈。拉妲在阿斯特的墓穴中找 到了兩把匕首(Treo:細心的人可能發現三刃的持有者為什麼只留下了兩把匕首,呵呵,泰菲力也問過同樣的問題,拉妲的回答是:「閉嘴!」)拉妲手持阿斯 特的雙匕,成功地召喚出了它原有的力量,泰菲力在一旁仔細地觀察著,他發現拉妲雖然能從不知名的來源吸取魔法力,但還是要借助這兩把匕首才能成功釋放魔法 力。泰菲力繼而將拉妲帶到凱爾頓之書的所在,出乎他意料的時,拉妲對這本有一人高,有草垛那麼厚,被歷代凱爾頓人奉為聖物的這本歷史書絲毫不感興趣。當他 指出這本歷史記載著她和凱爾頓人的過去,是凱爾頓的基礎時,拉妲則向他揮舞著繼承自阿斯特的匕首,聲稱這才是她的過去和凱爾頓的基礎。泰菲力向拉妲提出允 許他閱讀這本凱爾頓之書,拉妲答應了。在很短的時間內,泰菲力以他旅法師的能力通讀並記下了凱爾頓之書的全部內容。雖然拉妲對自己民族的歷史的輕視出乎他 的意料,他仍然認為此行不虛,他對拉妲和魔法力的關係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並獲得了真正的由凱爾頓人記錄的他們本族的歷史和秘密。泰菲力在拉妲不耐煩的目 光中小心翼翼地將凱爾頓之書不留痕跡地放回原處,帶著拉妲飛入云端。



第十章
拉妲在她的故鄉凱爾頓上方飛行,為俯視這她從未見過的景色而著迷。凱爾頓地區的雄偉山脈如今已經大部殘斷,唯有一座無名山峰依舊聳立如初。這座山峰無需命 名,因為它就是最初的凱爾頓人和這片大地訂立契約之地。最早的定居者們從北方冰巨人肆虐的帕爾馬遷到此地,躲在山脈中躲避寒冷的威脅。夜晚,山脈同他們的 領袖、同時也是後來第一位凱爾頓領主的卡達克交談,破曉之後,這些避難者有了新的身份——凱爾頓人,不再是四處流浪的難民。在之後的日子裡,有潛力成為領 主的凱爾頓人都要獨自走入山脈,經歷他們的試煉,建立起同山脈的聯繫。泰菲力將他們降落在山腳下,滿足拉妲對親自爬上山峰的願望。拉妲感受到了山脈的召 喚,但泰菲力希望她到此為止,在幫助他完成他的使命之後再回來接受真正的凱爾頓領主的試煉,而拉妲堅持要留在山峰上,泰菲力失去耐性,威脅拉妲合作,一語 不合(試試——「Prove——」)沒等泰菲力反應過來,頭部就遭到了拉妲的襲擊。泰菲力作為旅法師,擁有強大的力量和不死的身軀,卻由於他過於習慣人類 的形體和思維習慣,在頭部受到突然襲擊時暫時喪失了思考能力。之後他索性躺臥在地上,在拉妲離去之後,靜靜思考自己的失誤之處。他把自己也想成一名凱爾頓 戰士,並用戰士的方式威脅了另一個戰士。而且在微妙的眼神的交戰中敗給了拉妲。因為拉妲心無旁騖,決意為他們的分歧搏命致死,而泰菲力腦中卻還在計算權 衡。他感到拉妲正奔向最近的一個迦沙人營地。他想起了在凱爾頓之書中被無數次證明過的一個道理:一個偉大的戰士能夠贏得一場戰鬥,而要贏得一場長久的戰爭 則只有一個軍團才能做到。此時,他不禁感慨:有些人總是堅持要以最艱苦的方式親自學到教訓。



第十一章
拉妲發現了一個迦沙人的營地,但她的突襲並不成功。(略去戰鬥細節)在戰鬥中,她失去了一支阿斯特的匕首,自己也身受重傷。泰菲力及時趕到,精神控制了營 地裡的迦沙首領,向剩下的迦沙人聲明了他的身份,讓他們轉告給特,旅法師泰菲力永遠不會讓給特實現他的攻擊計劃,並將他們全部驅趕走。泰菲力向拉妲攤牌最 後一次要求拉妲的服從。而拉妲詢問他凱爾頓之書上有沒有解釋她為什麼打不過迦沙人。泰菲力沒有回答她,並且告訴拉妲不要試圖和他討價還價,給她最後一次選 擇的機會。拉妲最終妥協了。兩人回到在天帷等待他們的尤依拉一行人身邊。



第十二章
泰菲力逐漸掌握了在時縫附近時空旅行的技巧,回到了在天帷森林等待他們的尤依拉等人,泰菲力將拉妲介紹給他的隊友們,並向尤依拉解釋拉妲對他們的任務的重 要性——拉妲出生於時縫出現之後,對她而言,時縫就是她的家鄉,她從時縫吸取魔法力。但泰菲力並沒有完全弄清時縫的秘密,因此他決定在回到西瓦之前,去一 趟烏爾博格。因為烏爾博格同天帷一樣是被非瑞克西亞人時空轉移到多明納里亞的,並且那裡沒有旅法師干預這一過程,他能從那裡得到更多的線索,尤依拉並不贊 成,但在泰菲力保證一有所發現就回西瓦之後,還是不情願地同意了。之後,尤依拉和泰菲力之間又展開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爭論,尤依拉決定同拉妲談談,向她表明 了他們西瓦人同樣是火焰創造的戰士,他們有著相似的觀念但他們不是拉妲的下屬,他們和拉妲是平等的戰士,她不希望拉妲再無緣無故地攻擊他們或因一語不合大 打出手,而是希望拉妲成為他們的同伴而非敵人,最終,一行人被泰菲力時空旅行到烏爾博格。



第十三章
儘管烏爾博格與凱爾頓之間有萬里之遙,中間還隔著汪洋大海,泰菲力在幾秒鐘之內就把他們帶到了烏爾博格,落在一片沼澤中心的岩石上。他們看到了烏爾博格的 時空裂縫,它同他們原先所見的並不相同,它近乎於圓形,內部紫色的光芒洶湧變幻。尤依拉觀察著泰菲力,泰菲力則觀察著拉妲。拉妲並沒有顯示出多少不同,同 其他四名戰士一樣迷惑而提防。泰菲力召喚出一個漂浮碟,載著他們飛過到處都是非瑞克西亞人殘破的機械肢體的沼澤向天羅城塞出發。途中,泰菲力感到附近有動 力石的使用痕跡,但能量並不大,並且突然間動力石的輻射消失,在其位置上出現了一群思維狂暴的生物,一行人決定前去看個究竟。



第十四章
在烏爾博格的森林中,凡瑟緊張地修理著他的機器,擔心被文德格里斯大王(風華領主)的林間獵手發現,這些林中獵手遵守著他們主人的命令,會摧毀一切他們憎 恨的魔法裝置並會殺死其使用者。他取下了機器上的動力石,惋惜地看了他的神器一眼後準備離開。就在這時,四個巨型昆蟲一樣的林間獵手出現了,而他此時已經 來不及逃跑了,情急之下藏到了他的神器下面,無望地祈禱著自己能活下來。手無寸鐵的凡瑟在絕望之際收到了泰菲力的精神感應,按照泰菲力的指示逃離了危險, 同時尤依拉、拉妲、西瓦人和凡爾西諾們將林間獵手們一一擊敗。由於凡瑟本來精神就十分緊張,又目睹了尤依拉、拉妲和凡爾西諾們對林間獵手血腥的戰鬥,再加 上拉妲對他的驚嚇,他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第十五章
一行人帶著昏迷的凡瑟乘漂浮碟繼續前往天羅城塞,同為神器師的尤依拉很快就取得了凡瑟的信任。尤依拉和泰菲力交換了看法,泰菲力認為凡瑟沒有從時縫中吸取 魔法力的能力,但當尤依拉告訴他凡瑟是一位神器師後,泰菲力產生了興趣。同時,泰菲力回答不了尤依拉關心的遍佈世界的各種裂片妖的疑問。凡瑟的神器其實是 一部瞬間傳送機,泰菲力和尤依拉看到他的機器後對凡瑟評價極高,很多神器師窮其一生也未必有凡瑟這樣的成就,特別是在材料十分匱乏的情況下。很多法術都能 進行物體甚至人體的瞬間傳送,但這些法術都非常複雜且危險,因此,凡瑟能想到建造這樣一部神器的確能表明他的天分和智慧。泰菲力和用心電感應說服了尤依拉 讓他試一試凡瑟的神器,因為泰菲力認為雖然凡瑟不具備從時縫中吸取魔法的能力,但他的神器的運作無疑同時縫有所關聯。檢修之後,凡瑟開啟了他的時空傳送 機,烏爾博格上空的時縫在神器開動的一剎那,時縫就產生了劇烈的反應,泰菲力發覺不妙,大聲命令凡瑟停止,然而凡瑟已經失去了對機器的控制,時縫的反應越 來越激烈,一隻黝黑的巨龍從中出現。此時的泰菲力如同第一次碰到時縫時一樣,呆呆站著,茫然失措。巨龍在他們上空吼叫、盤旋,尤依拉做出了自己的決定,她 奔向凡瑟和他的傳送機。



第十六章
局勢完全出乎了泰菲力的預料,他知道凡瑟的神器會激發時縫作出反應,他做好了神器超載的準備、對時縫中可能出現的怪物也有所防備,他沒想到的是,他自己成 了問題的一部分。出於某種未知的原因,作為旅法師的他,給這個本來就不穩定的方程式增加了一個變量。而且,從時縫中出現的那頭龍讓泰菲力也非常疑惑,以他 的知識,仍然辨認不出它的身份,此外,它並不像是從時縫出來,而是從實界和非實界的夾縫中顯現的。凡瑟的神器設計了保險裝置,但此時並沒有發揮作用,如果 哪怕是一塊動力石超載,整個方圓一英里的沼澤就會全部蒸發,炸個底朝天。面對盤旋的巨龍、擴張的時縫還有可能爆炸的神器,泰菲力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他看 到尤依拉救下凡瑟,拉著他狂奔,但泰菲力知道,他們怕是來不及跑出爆炸範圍,而他自己又無法時空旅行到他們身邊,將他們救下。他的確想拯救西瓦,想解開侵 擾多明納里亞全境的時縫之迷,拉妲的幫助並不夠,凡瑟也不夠,他早就應該親自去看個究竟。雖然離開同伴們會讓他良心不安,他還是下定了決心,他確定了每個 人的位置,希望在危險到來時能夠及時保護他們。之後,他用心靈感應對尤依拉道了一句傳統的賽費爾的告別語:「尤依拉,健康且快樂地繼續生活下去吧。」之 後,他毅然時空轉移到了時縫的中心。奔跑中尤依拉此時並無暇仔細接受泰菲力感應,只是感覺泰菲力在向她告別,她不禁停下來,回頭去看她這位最老的老朋友。 此時,凡瑟返身跑向神器,試圖取下上面的動力石,同時,拉妲和凡爾西諾面對著巨龍作出了攻擊的準備,而一向崇敬龍敬畏龍的的西瓦人卻十分遲疑。尤依拉看到 泰菲力進行時空旅行前的光芒時難以相信泰菲力居然要離開他們,隨後她轉頭去看拉妲等人,發現她們居然也將進行時空旅行,最後她發現她自己也被藍色的光球包 裹,即將時空旅行到天羅城塞上空的時空裂縫中。時空旅行了的泰菲力發現自己下方出現了天帷森林和漂浮於其上的妃雅麗茲,之後畫面變化為一片森林,其上漂浮 的則是在哭泣的另一位金發的女郎,而其下是被破壞了的樹林和在其中激烈交戰的兩支軍隊。兩方的將軍遇到了彼此,展開了大戰,其中一人是淡金色的頭髮,另一 人是黑色的頭髮——等等,他不僅責罵自己的愚蠢,那是——「克撒和米斯拉,兄弟之戰的最後決戰」,此時尤依拉的聲音傳來,說出了泰菲力心中的答案。泰菲力 隨後發現,雖然他看不到他們的身形,但他們一行人都同他一起進行了時空旅行。意外的將別人帶入了時空旅行,這種事情從來沒有出現過。之後,他們看到克撒使 用了同兆,一片白光閃過,出現了泰菲力對西瓦進行時空轉移的一幕,緊接著是轉移賽費爾的一幕,天羅城塞時空轉移到烏爾博格的一幕,同時文德格里斯大王的頭 像也在他們面前閃過,一行人以為他們結束了這段時空錯亂之旅回到了烏爾博格並見到了旅法師文德格里斯,但事實並非如此,他們眼前的畫面瞬間又變成了一片高 原,卡若娜在接受著無數人的崇拜。畫面隨後變化為一個連泰菲力都不認識的地方(其實是龍之國度馬德拉的利爪之門,家鄉系列中諸多事件都提到了這裡),海邊 的一片河谷,一顆隕石從天而降毀滅了河流分岔的地方的一座石頭祭壇。之後是泰菲力當年在賽費爾進行時間實驗的小島。然後是大戰役時被非瑞克西亞人佔領的烏 爾博格和巴林的全數抹煞。再就是時間機器爆炸前一刻的陶拉里亞大學院,在那裡他看到了他自己被慢時區所困,被烈火炙烤,他試圖使用一個咒語將他自己解救出 來,這時,場景不再變幻,如同一支燃燒著蠟燭掉入了水中,一切,寂靜下來。



第十七章
拉妲醒來,發現他們,除了泰菲力,都身處在剛才曾看到過的那片莫名河谷的懸崖上(利爪之門),只是年代上有所推後,周圍圍了一些類似貓人的小生物。其中一 人自我介紹為吉若(Jiro),他告訴拉妲這裡是龍之國度馬德拉,這片土地是他們的主人,貓龍(贊MTGSalvation Wiki)王子Yurei-teki的狩獵場,他讓拉妲一行人離開此地,免遭殺害,但拉妲和凡爾西諾對所謂的Yurei-teki嗤之以鼻,於是同這只龍 (貓龍)展開了搏鬥,最後貓龍停止了行動,聲稱已經厭倦了打鬥,稱它不會傷害拉妲一行人,之後騰空離開。這時,一個旅法師(至少是旅法師級別的存在)通過 心靈感應向他們致意,稱自己在這裡呆了很長時間,很高興看到來訪者並詢問他們的名字和來意,在尤依拉等人遲疑不決時,聲音已經稱凡瑟為烏爾博格的神器師和 天帷的凱爾頓人拉妲,尤依拉感到局勢已經超出了他們所能控制的範圍,而這位旅法師象泰菲力那樣對拉妲和凡瑟也產生興趣,她不禁在心底呼喚泰菲力。



第十八章
此時,泰菲力陷入了往日的回憶,記起他兒時母親向他解釋「現在」這個奇妙的詞的意思,在陶拉里亞大學院裡的時光以及讓他超凡入聖成為旅法師的慢時區里長達 四十年的炙燒。他被尤依拉救出後,起先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變化,他同常人一樣成長、流血和生病,直到他回到賽費爾,接觸到那裡充足的法術力時他才發現自己 的能力,雖然克撒的時間實驗讓他遭受了極大的痛苦,但他依然著迷於對時間的研究並成為了一名專精於此類法術的旅法師。他又想到了其他旅法師超凡的過程,很 少有旅法師願意告訴別人他們如何超凡入聖,但這並不能阻止泰菲力去瞭解。克撒成為旅法師源於強能石和弱能石以及同兆引發的那場爆炸。妃雅麗茲成為旅法師的 過程並不為人所知,但可以肯定她在超凡之前是一個崇拜自然的羅堰妖精。泰菲力的朋友卡恩成為旅法師的過程也不難推測,所有的遠古遺產中有不少強大的神器, 具備時空轉移的能力,因此作為一個神器生物的卡恩,在同遠古遺產融合後獲得了這種能力,使他同由血肉之軀超凡的旅法師一樣具備時空旅行的能力。文德格里斯 大王(風華領主)的超凡過程則是個謎團。最讓泰菲力感興趣的是波里瓦的超凡過程,成為旅法師之前他是個海上的商人,兄弟之戰中被同兆爆炸波及並成功超凡入 聖成為了旅法師和位面走私者。而在非瑞克西亞大侵攻時,這個看似毫無原則的商人不僅跟隨克撒左右完成一系列使命,還在約格莫夫遍佈多明納里亞的死亡陰影即 將吞噬一個水下國度時,犧牲了自己保護了這個由藝術家和思想家組成的水下國度。他發現自己同波里瓦由很多相同之處,他縱橫於海上而泰菲力縱橫於時間的海洋 中,兩人都致力於保護多明納里亞的一部分,然而,波里瓦犧牲了自己保衛了在海洋深處的國度,而泰菲力則在時間深處不智地帶來了一連串災難。他不自覺地想到 了尤依拉,而就在這時,他聽到了尤依拉的呼喚——「請你回到我們身邊,泰菲力,現在!」他著力理解「現在」的含義,同時判定尤依拉的位置,同時他聽到了同 尤依拉說話的那個聲音。泰菲力意識到這名旅法師可能對尤依拉不利,此時,他不再著力於向周圍探索,而是閉上雙眼在頭腦中勾勒尤依拉的形象,他再三高聲呼喊 著尤依拉的名字,在自己體內積蓄著魔法力,他發出了連拉妲聽到都會讚嘆的吼叫,周圍的黑暗消散,他看到尤依拉形象浮現在眼前,他對著那無名的聲音威脅道 「尤依拉是我的朋友,從她身邊閃開!」他沒有等待那聲音的回覆,直接時間旅行到尤依拉的所在。



第十九章
尤依拉謹慎地同那個聲音交談,發現這個聲音瞭解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和來歷,還知道他們一行人因研究時縫而前往烏爾博格,時空旅行到時縫中陷入了歷史回閃, 聲稱是他將一行人從回閃狀態中解救到這裡。尤依拉驚訝之餘放鬆了戒備,向這個自稱Ryu師範的旅法師詢問此處的時縫。這名旅法師回答了她的問題,同時尤依 拉對這名旅法師能隨意閱讀她心靈的能力不寒而慄,這名旅法師提到了辛格氏主母和她的末日之鳴鐘以及梅澤哲夫(Treo:Tetsuo Umezawa該譯為梅澤哲夫還是梅澤鐵夫?他是梅澤俊郎的後人)。之後,他依次同拉妲和凡瑟講話,以帶凡瑟回到他的神器邊為誘惑,使凡瑟向他提出回家的 請求,同時輕易阻止了尤依拉對凡瑟不要上當的警告。凡瑟的請求如同咒語,帶來了巨大的變化,從藍紅黑三色虹光中顯現出了那頭曾在烏爾博格上空出現的巨龍, 而它就是旅法師,眾龍之祖,尼可波拉斯(Treo:這裡可以解釋他們一行人看到的隕石消滅神壇那一段,那是Tetsuo Umezaw召喚隕石之鎚毀滅作為尼可波拉斯魔法之源的帝國神壇,將尼可波拉斯永遠放逐在實界之外。)尤依拉當然知道這個恐怖的名字,它在成為旅法師之前 就已是神一般的存在,將整個多明納里亞看作自己的玩物。此時泰菲力趕到,站在尤依拉身前面對尼可波拉斯並同它交涉,試圖讓這名強大的旅法師允許他們自由離 開,去完成他們的目標。泰菲力向尼可波拉斯提出進行旅法師對決,然而他本意並不在此,他只想順勢向尼可波拉斯指出魔法力如此貧瘠的事實,讓他們各安其事, 然而太祖龍嘲笑泰菲力應當向同行的凱爾頓人學學戰場上的語言,抓住了泰菲力語言上的漏洞,將計接受了泰菲力的對決,以測試它解放出來以後的力量。此時,拉 妲向泰菲力叫喊,泰菲力同她進行了心靈感應,拉妲不明白泰菲力為什麼這樣做,她認為尼可波拉斯會給他們帶來它許諾的回報,同時指責泰菲力的挑戰行為十分愚 蠢,即便是好戰的凱爾頓人,面對這種情況也不會貿然出手,泰菲力無言以對。太初龍用心電感應打斷了他們的對話,面對強大的龍族旅法師尼可波拉斯,泰菲力回 答道,「我準備好了。」



第二十章
泰菲力和尼可波拉斯開始了對決。泰菲力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和尼可波拉斯之間力量和魔法上的差距,以及旅法師的普遍弱點在於他們的過度自信。於是他決定將太初 龍從時間流中移出,至少將它困到西瓦回歸之後。泰菲力聲東擊西,成功地讓他的時間拘禁的法術擊中了尼可波拉斯。在他自信尼可波拉斯不會再困擾他的行動時, 強大的太初龍打破了泰菲力的法術禁錮,將他握在了龍爪中,嘲笑著泰菲力的過度自信。尼可波拉斯說它自己被引誘到了一個人造空間,被切斷了回到原先世界的通 道,它所處的人造空間由於無法支撐它的存在和對魔法力的需求而崩塌,摧毀了太初龍的形體。在放逐中發現了利爪之門的時縫並對其做了一番仔細的研究,並通過 這個時縫與其他時縫的聯繫發現了泰菲力一行人並將他們帶到此地,解開了它的束縛,它比泰菲力更為強大,更瞭解時縫,因此泰菲力不可能戰勝它。尼可波拉斯將 泰菲力肢解,讓他喪失了行動能力,轉頭面對尤依拉等人。阿普瑞姆(Aprem)不顧拉妲和尤依拉的勸阻無謂地向太初龍擺出攻勢,結果身體被液化,死狀極 慘。戴絲娜(Dassene)奮不顧身沖上去要和尼可波拉斯拚命,拉妲只得將她打暈,代替整個小隊同尼可波拉斯交涉。如今尼可波拉斯感興趣的只是她和凡 瑟,拉妲稱他們即便是死也不會被尼可波拉斯帶走。泰菲力此時再次同太初龍交涉,向它展示他所知道的一切,告訴它如果不讓他們解決問題,西瓦的回歸會帶來整 個多明納里亞的毀滅,連尼可波拉斯這樣強大的存在都不會倖免。尼可波拉斯決定放棄對他們的玩弄,在離開之前希望拉妲和凡瑟能活的長些以便它再次尋找他們。 它自己則要找出破壞它的帝國馬德拉的辛格氏主母(Treo:是不是她?)以及向梅澤一族的所有人復仇,即使是死去的梅澤族人也不會放過。在宣立這個誓言之 後,太初龍離開了多明納里亞。尤依拉感謝拉妲在關鍵時刻承擔了領導的責任,兩人一起將泰菲力的肢體擺到一起,好讓他快些恢復。



第二十一章
泰菲力在恢復他的形體時,兩名凡爾西諾人安葬了阿普瑞姆,戴絲娜則在一旁呆坐著,凡瑟一遍一遍地向眾人道歉。拉妲則寬慰他:即便是換成她,也一樣會上尼可 波拉斯的當。恢復人形的泰菲力告訴眾人,他已經有把握將西瓦帶回多明納里亞,眾人的使命已經結束,可以來去自如,他則需要一天時間準備法術和修整西瓦著陸 時的地形,獨自完成剩下的工作。尤依拉和克若斯堅持要幫助泰菲力直到親眼看著他們家鄉的順利回歸,凡瑟也決定跟隨泰菲力以便能夠去研究西瓦的動力石,尤依 拉對此十分歡迎。而拉妲決定回到凱爾頓再一次面對給特,泰菲力說他可以向她傳授一切凱爾頓之書中有用的咒語,而拉妲則說她只需要凱爾頓語中所有的屍體標記 就夠了。戴絲娜由於拉妲對她有救命之恩決定跟隨拉妲同迦沙人作戰,斯基夫(Skive)也決定加入拉妲的隊伍。團隊分為兩派,氣氛有些尷尬,泰菲力確定每 人都決定了自己的去向之後,將一行人時空旅行到天帷,送別拉妲他們之後再返回西瓦。


第二十二章
把拉妲等人送到天帷之後,泰菲力一行人回到了西瓦同大陸斷開的邊緣,從西瓦上空的時縫中,泰菲力看到了完整的西瓦,他不禁懷疑這到底預示著西瓦能夠成功回 歸,還是僅僅是時空轉移前的西瓦大地的殘象。泰菲力把他們降落在西瓦的沙漠中,並用法術保護一行人不受惡劣環境的傷害。此時,他們看到遠處走來了一群生 物,除了西瓦的六個原住民凡爾西諾以外,居然還有二十到三十個鬼怪甚至還有三四個半獸人,寇勒斯進一步發現這些鬼怪和凡爾西諾都是他沒有見過的種類於是決 定前往交涉,但寇勒斯和它的凡爾西諾同伴們的交涉最終以打鬥告終,寇勒斯沙潛回泰菲力等人處,旅法師見狀釋放了一個法術來保護他們所有人。他抬頭看著時 縫,盡他所能地感知時縫的回應。另一方面,在天帷,泰菲力剛離開不久,妃雅麗茲就出現在拉妲一行人面前,阻止除拉妲以外的人進入森林。拉妲從與妃雅麗茲的 對話中得知她並不想徹底擊敗給特,而只是滿足於迦沙人不再騷擾天帷。妃雅麗茲試圖強迫拉妲跟隨她返回森林,而拉妲則威脅稱每走入森林一步,她就會焚燒掉一 棵樹木。拉妲釋放出她的魔法,附近的樹木枝幹上被葉狀的火焰所圍繞,顏色從火紅色到金黃色,其壯觀景象蓋過了天帷在其全盛時期的景象。拉妲驕傲地向拉納可 (Llanach)等妖精護林兵發出號召,要帶領他們象真正的戰士一樣將迦沙人徹底擊敗。妃雅麗茲依然試圖勸服拉妲,稱拉妲是天帷的子孫,是天帷不嫌棄她 凱爾頓的血統養育了她。拉妲則回答到:「凱爾頓就是天帷,天帷就是凱爾頓,這因你而造成的,而我就是活生生的證明!」她要擊敗盜用凱爾頓之火、侵擾天帷的 迦沙人,將山脈和森林聯結在一起。在拉妲的召喚下,拉納可(Llanach)和一部分護林兵不顧他們的女神妃雅麗茲的禁令,毅然走出了森林,加入了拉妲的 軍團。拉妲清點了她所有的部下,大約有二十餘人。她決定慢慢地蠶食迦沙人的勢力,就像一根根扭斷給特的手指一樣。



第二十三章

拉妲率領她的軍團襲擊了一個又一個迦沙人的營地,每獲得一次勝利,她就會在迦沙人的小頭目屍體上留下凱爾頓語的屍體標記,重傷其他的人,只留一名健全的迦 沙人,帶著他們頭目的刻上屍體標記的頭顱向給特送信。另一方面,泰菲力正仔細研究著時縫的方方面面,為西瓦的回歸做最後的準備工作,終於,這個時刻來到 了,泰菲力驅動他的魔法,將停滯在時間孤島上三百年的西瓦再度顫動,傑姆拉因缺失西瓦而形成的海岸線從迷霧中漸漸顯現出來。就在這時,泰菲力和尤依拉感到 了拉妲極度喜悅的呼喊——「光腦殼(拉妲經常這樣稱呼泰菲力),我成功了!」。



第二十四章

隨著拉妲的節節勝利,給特將他的軍團集中在了凱爾頓人同山脈訂立契約的無名山峰中,拉妲率領她的軍團追隨至此。拉妲再次面對給特。儘管給特依然能從他手下 的領主身上吸取力量,儘管他依然同山脈保持著契約且能召喚火焰為他所用,儘管他最後變成了一個頭顱由火焰圍繞的怪物(斷杖:可以參考燃起回憶的畫面,但給 特此時已經剝下了他自己的面具了),但他還是被拉妲擊敗了,他的身體無法承受拉妲釋放的大量的魔法力,爆炸開來死無完屍。在巨大的爆炸吞噬她的一刻。拉妲 想到了泰菲力,她證明了她自己,拉妲向泰菲力呼喊著:「光腦殼,我成功了!」……拉妲之後發覺自己身處一個洞穴之中,在這裡,她同凱爾頓的山脈對話並定下 了契約,山脈承認她為新的凱爾頓領主,之後拉妲昏迷過去。再被喚醒時發現自己躺在夜空之下,戴絲娜和其他幾個妖精戰士在她的周圍,她想叫拉納可去找那個無 名村莊裡臉上刻著「目標」二字的孩子並把他帶會她身邊,卻被告知她在昏迷中就向拉納可下了這個命令。拉妲在佈置了其他幾項任務之後又昏睡過去,做了一個長 長的,史詩般的夢,在夢的最後,她和她的母親、祖母和她的祖父阿斯特站在山頂,她面對著他的祖父,雖然山風吹起了她祖父的長發讓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毫 無疑問地知道,祖父一定是在對她微笑。



第二十五章

泰菲力聽到拉妲的呼喊,任由淚水在他臉上流淌,他體會的到拉妲的感受,更明白其中的意味,如果作為同時縫相維繫的拉妲可以重新建立起同山脈的聯繫,那麼他 泰菲力,作為同大地相聯繫的子民,也一定能同時縫建立起聯繫。他要像波里瓦三百年前所作的那樣,獻出自己來保護西瓦,彌補時縫。泰菲力不顧尤依拉的反對向 他們告別,進入了西瓦的時縫。時縫如同有生命一般同他搏鬥,雙方都想同對方融為一體,然而泰菲力想做的是與之一同消失,而時縫想做的是繼續存在。時縫的無 厭面對旅法師的不竭,泰菲力無法象時縫那樣能從大地中吸取無限的魔法力,但他可以憑藉他旅法師的火種運用無窮無盡的魔法力與之對抗。他化為純粹的能量體, 向時縫中傾瀉無盡的能量、意志和怒火……泰菲力醒來,發現時縫已經消失,西瓦安全地重返多明納里亞。興奮之餘,寇勒斯發現泰菲力的防禦法術失效了,他們處 在五 十多個充滿敵意的鬼怪、半獸人和凡爾西諾的包圍之中,此外還有不少裂片妖也在向他們的方向洶洶而來。最糟的是,泰菲力已經不再是一名旅法師,而是變回了一 名被鬼怪投擲的石塊砸中時同樣會疼痛、會流血的凡人。他們陷入了另一場危機之中。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