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028fHie5T4l13idzFMdsg.jpeg

在Carroll被噴射機隊炒掉之後,他曾經到過舊金山49人隊擔任過防守組教練,也是這兩年他在防守方面還不錯,他因為之後才被愛國者隊挖角,但這兩年對Carroll的影響不止於成績,而是在於他親自帶領過當時明星球員集結的49人隊防守組,包括兩位明星安全衛Merton Hanks(4次明星賽),Tim McDonald(6次明星賽),以及線衛Ken Norton Jr. 。這幾位明星球員加上防守線鋒教練Bill McPherson,不論是成員還是教練陣容,加上49人隊之前輝煌的戰績,這支球隊的防守幾乎對當時所有的進攻戰術都有解答,讓Carroll得以在這個團隊上實驗他自己的各種防守風格,他後來告訴Seattle Times,當時的團隊是”終極組合”(Ultimate Package)。

Carroll曾經把他的溝想部分使用在當時的愛國者隊,但是結果並不出色,也沒辦法讓他理想的系統全力運作,或100%符合他的期望,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球員的構成不能按照他的標準尋找,甚至在後來執教的USC,雖然隊上充滿許多天份十足的球員,但是依然無法順利運作他的系統。「我當時在USC執教時,同時也是防守組的教練,我雖然得以按照自己的想把球隊拼湊起來,但是我當時必須做的工作量太多了,我和球隊因此無法完全達成我計劃的藍圖,當時我的理想對我自己和球隊其他成員,都太過龐大了。」

他並不是怪罪球員,而是大學的球隊和分工細緻,人力和資源充足的NFL並能相提並論,首先他的教練團不夠龐大,而且即便是天賦集結的隊伍,也還是和職業球隊的規模有相當的差距。而在愛國者隊時期,由於Carroll無法和球隊GM達成球員構成的協調,因此他擅長的領域當時並不能很好地發揮,而後來的西雅圖海鷹隊則是另外一個故事,剛剛提過的不足,都在海鷹隊得以慢慢實現,包括合作無間的球隊總管,全力支持的老闆,以及理想球員的選拔。

Carroll來到海鷹隊的第一個球季,防守成績其實相當糟糕,2010年海鷹的失分是全聯盟第25名,防守碼數損失則是第27名,他看似又要重覆一次失敗球季,但次年海鷹的防守失分成績立刻攀升到全聯盟第7位,碼數損失則爬到第9位,2013年海鷹隊則成為全聯盟兩項成績皆第1位的球隊。

主要原因之一,在於海鷹隊在聘請Carroll的同時,也同時聘了球隊的另外一位功臣John Scheider,而兩人合作打造出現在的海鷹陣容,一位能按照Carroll的理想去打造夢幻名單的GM,無疑是他的一大助力。首先經由交易出清,得到了當年好幾個選秀順位,最重要的兩位球員,即是Earl Thomas(14th),以及Kam Chancellor(133rd),會選擇這兩位超級後衛的原因,則是起源於當年Carroll在49人隊的經驗,當時49人隊的後衛組合讓他領悟到,後衛組在這樣的防守系統中佔據極其重要的地位。

而特別的是,Carroll的防守中還是會安排至多一位防守線鋒去做雙空隙的任務,因為在當今連四分衛都能夠跑陣的情況,跑陣空隙的防守還是極其必要。而且就像前面提過的,就是有八個空隙要防堵,雖然抽調一名後衛向前移防,但是中間地帶會變得薄弱,即便球員的能力很強,但是同時負擔多個任務也會讓防守人力不足。因此安排一~兩位防守線鋒去做先前提過的雙空隙防守,那麼就會多一名線衛可以自由地往前攻擊空隙,或是往後移防後場(當年超級盃48屆的MVP,Bobby Wagner即是這樣的角色)。這樣的防守陣型在當今的NFL越來越盛行,又稱為Hybrid defense(混合陣型防守),將以往的防守陣型元素互相調換,以應對不同的對手,即便陣中沒有非常多防守明星球員,只要在事前準備以及任務協調做好,也可以達到一定(甚至是前段班)的防守效果,新英格蘭愛國者,綠灣包裝工的防守即是一直使用這樣的防守哲學。

除此之外,為了Carroll的戰術,海鷹隊的球員選秀原則也必須跟著調整。除了球員本身的天份和能力,而球員的身材也是因應上述的任務不同,而有所不同;高大而精壯,而且有爆發速度的擔任DE,LB等位置,主要的任務就是侵略對方的防線,以對方的四分衛或跑衛為目標,必要時也可以靈活應對,他們即是單空隙任務的選手,例如:Michael Bennet(DE),6呎4吋,271磅、Bobby Wagner(MLB),6呎0吋,241磅、Cliff Avril(DE),6呎3吋,252磅。

另外在海鷹防守組中比較不顯眼的,則是那些擔任雙空隙苦力任務的DT,通常他們都是體重在300磅左右的選手,例如去年球季的兩位DT,Tony McDaniel,6呎7吋,295磅、Ahtyba Rubin,6呎2吋,321磅。他們在混合型防守中,多擔任防守雙空隙的工作,通常是擔任中央阻擋的工作,堵住對方的跑陣路線,還有在strong side以一擋二,讓其他隊友可以專心負責自己的任務就好。

此外,Carroll對球員的激勵也很有一套,他在USC時期學到了一件重要的事,他告訴Seahawk.com:「我們會讓年輕選手去按照適合他的本質的方式去打球。而之後,我們發現如果只讓他們做自己最擅長的事,那麼他們可以成長地非常快,也會變得更有自信。」

構成Carroll的海鷹隊的最重要基礎,就是Legion of Bloom,海鷹強大的後衛防守組。因為除了要讓前線七人可以放心地進行四分衛突擊,牢固的後場防守是絕對必要的,特別是在傳球進攻如此多樣,且推進碼數驚人的當代NFL,後場防守已經變成不可缺少的部分。

而聞名的海鷹後防組,其實使用的佈陣非常簡單,而且是最平凡無奇的後防佈陣:Cover 3。Cover 3的意思,即是使用三位後衛各防守1/3的後場範圍,而Cover 2即是每1人防守1/2,Cover 1即是只使用一人防守整個後場。而Cover 3是最為普遍的後防佈陣,幾乎所有的高中球隊都使用這樣的佈陣,三位後衛,通常由兩位角衛各看守一位接球員,而自由衛則固守中央,而前線則至多由四人發動四分衛突擊。

但這樣的佈陣對於NFL等級的四分衛來說,並不成問題,因爲只要有任何一位後衛被擊潰,等於空出一個長傳的空擋,在強者接球員如雲的NFL,這是相當可怕的情況,因此大多數NFL的後場防守多採取區域聯防。而Carroll非常清楚這個情況,於是他和John Scheider靠著識人的慧眼,在選秀中挖掘出最適合的後衛組合:

Earl Thomas :
2010年第一輪第十四順位,當今最棒的自由衛之一,堪稱海鷹後場的守護神,能以一人之姿固守後場的中央。頂尖的自由衛,是Carroll最理想球員型態之一,他稱一名的自由衛是「你不需要去刻意指導的天才選手」,而Thomas就是這樣的球員,速度,力量,技巧兼具,而且擁有快如閃電的反應和直覺。Thomas基本上一人要固守後場的中央,他必須以經驗和直覺判斷該往何處支援,他是海鷹防守最重要的基石,甚至可說是不可或缺的。雖然自由衛的任務,本來就是在場上遊走,但Carroll在場上刻意給予了Thomas更多的發揮空間,不特別安排指定任務給他,讓他自由判斷該怎麼做(或者說這就是他的任務),也因為他的臨場反應速度,經常可以看到他快如閃電般的擒抱對方的接球員,或是攔截到關鍵的掉球,是海鷹後場的最佳守門員。

Kam Chancellor:
2010年第五輪第133順位,擁有線衛力量和技巧的強衛,也是當今最頂級的強衛之一,速度和彈性頂尖,而且身材高大,不但可以看守住對方的強力邊鋒,或是捕捉對方的跑衛,突擊四分衛,向後退防守傳球….etc,場上判斷力也很強,時常是球隊的防守救星。在Carroll的定位上,Chancellor常被排在攻防線上,當作第線衛使用,在Earl Thomas在中場遊走時,視情況轉換方向支援團隊防守,無論是突如其來地拍下傳球,或是擒抱對方的跑衛,都是對方四分衛難以掌握動向的伏兵。

Richard Sherman:
大名鼎鼎的角衛,第五輪第154順位,在大學時期打的位置還是接球員,他是當年所有球隊的漏網之魚,包括海鷹隊自己也是在第五輪才挑中他,Carroll也在訪談中說到,當年挑中Sherman完全是意外,「我之前看了他的比賽影片時,但並沒有對他有多大興趣。我當時只知道他在高中開始打球後,打的位置是接球員,但是在之後我看到他的盯人防守和擒抱技巧後,對他大大改觀。」

Sherman的防守能力讓Carroll可以放心執行他的防守藍圖,Cover 3。由於這樣的佈陣,需要水準以上的角衛看死對方的外側接球員,Sherman非常稱職地擔任這工作,他以緊迫盯人和難以擺脫聞名,以及敏銳的洞悉能力,讓他經常在關鍵時刻抄截到對方的傳球。海鷹的另外兩名角衛,Jeremy Lane和DeShawn Shead,雖然不是頂級球星,也是相當稱職的角衛,在Sherman能夠一挑一看住對方的頭號接球員時,他們也能和隊友配合守住後場,海鷹的後場防守不只是靠著單一球員的能力,而是幾個關鍵球員和其他隊友都能默契十足地合作,這個才是海鷹的後場被稱為Legion的原因。

Carroll與John Scheider建立的Legion of Bloom,讓傳統的Cover 3在NFL獲得了新的面貌,超乎一般水準的縱深防守,以及非常棒的跑陣防守,對手的進攻組不論想要傳球或跑陣,都相當困難,每次傳球都是一次考驗。

Carroll在噴射機隊和愛國者隊時期,雖然他已經有現在的球隊藍圖了,可是卻因為各種因素讓他無法放手去做,之前他有理想有哲學,他也尚缺乏如何應用在現實中的手段和方法。雖然之後他歷經職涯谷底,但他也從之前失敗的經驗中一次又一次成長,,把早期的失敗經驗轉化為養分,仿佛這是上天給予,一課又一課成為大師之前的考驗,之後他抓住了USC這個再出發的機會,並把之前失敗的經驗改良並應用,他苦盡甘來,開始贏球了。

然而,有趣的是,Carroll自己對這樣的進化歷程,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絕對沒有哪一個進攻戰術或是防守佈陣,可以保證你得到冠軍。重點在於你怎麼適應現在的賽場,以及怎麼調整自己的球隊哲學和戰術去應對。此外,自己可以做的唯一之道,就是要對自己的球隊系統有強烈的信念。」

Pete Carroll對他自己的球隊哲學有著非常強的信念,他在生涯剛起步時,從Holtz和Kiffin當助理教練時,學到了這兩位大師的防守哲學精髓,但是這樣是遠不夠的,他在經歷幾次失敗後,從自我檢討中發現自身不足之處,這樣的防守理念是需要更多拼圖來完成的。他在經歷了噴射機隊初掌兵符就被掃地出門的挫敗,他發現了球員與教練之間關係之重要,球員與教練之間沒有信賴感是不行的。來到舊金山49人隊,他看到頂級天賦的球員和團隊是怎樣達成各種困難的任務,因此他發現了自己的防守藍圖中,能力高於平均以上的好選手是必須的。而在愛國者隊時期,他發現了如果一支球隊的管理階層和自己如果理念不一致,無法得到全力支持的話,那麼他也很難按照自己理想的標準在選秀中挑選千里馬。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挫敗與成長,讓他成為在NFL教練史中,少數能夠從谷底再次爬上顛峰的名教練。

 

    文章標籤

    NFL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