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wXsB1nvU5UNQxXZim_MnA.jpeg

在沙漠風暴行動開始後的第一天早晨,伊拉克在外交上還進行了一場看似雞同鴨講的會談。美國總統布希和國務卿貝克兩人試著向伊拉克外交官解釋,他們完全不明白美國的軍事能耐到哪種程度。伊拉克外交部長,Tairq Aziz,還說得非常明白,伊拉克非常瞭解美國的軍事能力,而且伊拉克有能力阻止聯軍,讓美國即將面臨尷尬的慘敗。

伊拉克高層的「瞭解」,其實是奠基於幾年前才結束的兩伊戰爭經驗。1980~1989年,伊朗和伊拉克進行了一場耗費多年,類似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壕溝戰。兩個國家都沒有受過現代戰爭的洗禮和訓練,1979年爆發的伊朗革命,伊朗把所有受過西方訓練的軍事指揮官全部清算殆盡。另一方面,伊拉克由於是政治強人薩姆達・海珊的強人獨裁統治,高層為了整治軍方,因此讓許多根本沒有受過軍事訓練的政務官,空降到各層級當指揮官,因此伊拉克軍官可以說一群只懂得政治鬥爭的軍事外行。

因此伊拉克,伊朗這兩個完全沒有軍事實務基礎的國家,把數十萬僅受過貧乏訓練的國民送上前線,在血肉磨坊般的壕溝戰中彼此僵持消耗,兩國也都窮盡全國之力想取得戰勝的優勢,因此這場戰爭耗費了八年之久,兩國數萬的年輕人因此而無意義地死去。兩國也都缺乏在戰爭中有效運用空中武力的能力。伊拉克佔優勢之處,在於他們擁有裝備了大量野戰砲的砲兵部隊,許多缺乏裝備和訓練的伊朗軍年輕士兵,大多死於伊拉克軍的火砲優勢,最後伊拉克在1989年取得持久戰的勝利。

薩姆達・海珊這個人,缺乏從軍經驗,藉著操控政治團體,復興黨的秘密警察去消滅政敵,才爬到今天的這個位置。由於缺乏軍事常識,以及個人獨裁政治的關係,也沒有軍事將領敢對薩姆達・海珊提出建言,因此他只能依靠兩伊戰爭的經驗去想像聯軍的樣貌。在他貧乏的想像中,他認為以伊拉克軍的防空武力系統,就足以消滅任何空中入侵,而地面戰爭就讓他「卓越不凡」的共和衛隊,以及其他地面部隊,製造數千名美軍的傷亡。他依照先前越戰的經驗,相信當美國人民看到數千個屍袋運回本土時,絕對會催促政府停戰。但他完全不了解現代戰爭的本質,高科技戰爭如何運作,以及低估了美國的決心。開戰的第一頁,他無法置信為什麼整個防空系統在聯軍的空中攻勢下,會如此虛弱無力,進而土崩瓦解。第一夜的空中攻勢,仿佛是他最糟的夢魘來襲,美軍的戰機像是天空中的噩夢化身般,,以無比的精準度投下強大火力。在開戰後的24小時內,聯軍在伊拉克,科威特飛行架次,遠超過兩伊戰爭時期的總飛行量,並朝著兩國境內的目標投下五百萬磅的炸彈。

在第一枚炸彈落在巴格達後,伊拉克軍對聯軍發起一波虛弱的回應。0500時,伊拉克的砲兵以155mm榴彈砲和火箭彈,朝駐紮在沙烏地阿拉伯邊境(距離科威特邊境10英哩),鄰近波斯灣的一座小鎮,卡哈吉(Khafji)發起一輪砲擊。這座小鎮原本有2萬居民,已經先在開戰之前先進行疏散了。在城鎮周圍,有一座煉油廠,海水淨化廠,以及一座儲油廠。伊拉克軍的目標是試圖摧毀海水淨化廠。

其中一座伊拉克的砲兵陣地,在一波未校正的大範圍砲擊中,一發砲彈命中了陸戰隊的開膛手特遣隊(Task Force Ripper,陸戰第一師第七團)一名陸戰隊的醫護兵和兩名陸戰隊員受傷。該名醫護兵Clarence Conner事後成為波斯灣戰爭中,第一名獲得紫心勳章的士兵。之後陸戰隊召喚了四架眼鏡蛇式攻擊直升擊,四架獵鷹式攻擊機支援,眼鏡蛇式摧毀了伊拉克軍的砲兵觀測點,獵鷹式朝砲兵陣地拋了八枚500磅炸彈,摧毀了該陣地的六門火砲。

第一波伊拉克軍的火箭彈攻擊,砲彈落點距離目標少了很多,意外落在一座卡達軍的野戰營區外圍,造成了一團混亂,但無人傷亡。如果說“要抓住一個人的心,要先拿下他的胃”,那麼這次卡達軍就是站在這句話的反面。這波火箭彈襲擊,將卡達軍的野戰廚房徹底摧毀了,卡達軍士兵因此而憤怒不已,因為他們之後每餐只能吃冷食了。

0700時,更多伊拉克軍的砲擊,瞄準了美軍陸戰隊設在海水淨化廠的指揮所射擊。這波砲擊總共持續了兩小時半的時間,而且逐漸修正精準度。0930時,四架陸戰隊的獵鷹攻擊機來到指揮部上空,他們聽到被該部隊被砲擊的訊息後,前來”找些事情做”。前進基地的指揮官Richard Barry中校,向獵鷹式的駕駛發出確認敵軍砲兵陣地位置的指示,尋找底下那些冒著煙幕的砲擊火花。

當伊軍的野戰砲開砲時,海獵鷹一看到膛口發出了的顯目的發射焰,就立刻往一個接一個的目標俯衝,拋下一枚又一枚的炸彈。他們一面閃躲著敵軍的防空火砲攻擊,一面折返回空中,尋找敵軍目標,又再次俯衝投下炸彈。在向伊拉克軍陣地投下12枚炸彈後,Barry中校從望遠鏡能看到,伊拉克軍的堆放彈藥被引爆的火花,以及火砲被炸裂後,飛向空中的碎片。該日稍後,十一名伊拉克軍的倖存士兵走向美軍投降。他們的鼻子和耳朵都流著血。從他們的說明得知,他們所有的火砲都被摧毀,指揮官也在攻擊中陣亡。

1月18日,中午過後不久,第二波B-52戰略轟炸機,從迪亞戈賈西亞基地起飛後,在經歷飛行七小時後,抵達他們的目標上空。部分轟炸機群的目標是深入伊拉克北部。David Ross上尉擔任前導機的駕駛員,他駕駛著他笨重的空中巨獸B-52,以300~500英呎的高度,飛越該地區山岳地形。當他以低空轟炸的高度領航,到達被山谷環繞的敵軍機場時,他正閃躲著遍佈空中的密集防空砲火。防佛Ross踢到了馬蜂窩,他的僚機認為在該地區的防空火力下,第二架B-52無法安全地低空飛越山谷,於是兩位駕駛決定掉頭返航,並盡快從伊拉克領空撤離。

0230時,八架義大利空軍的龍捲風戰機,起飛執行他們在沙漠風暴行動中的第一次任務。但其中一架因為機械故障問題返航,另外六架則因為無法完成和美軍KC-135空中加油機的空中加油也返航了。剩餘一架龍捲風式,駕駛Gianmarco Bellini中校和Maurizio Cocciolone上尉則決定單獨執行任務,他們在科威特上空被防空砲火擊落,兩位駕駛都安全彈射逃生,落地後被伊軍俘虜。

1月18日,0300時,伊拉克軍發動了更多有破壞力的反擊行動。他們朝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發射了更多的飛毛腿飛彈。在四個小時內,伊拉克朝以色列的特拉維夫(Tel Aviv)發射了七枚飛毛腿飛彈,六枚朝沙烏地的利雅德(Riyadh)和達蘭(Dhaharn)發射。當時全世界都在電視機前收看媒體轉播的報導,CNN記者從美軍的密蘇里號戰艦上,轉播開戰時刻的空中攻擊,到戴著防毒面具在沙烏地和以色列報導飛毛腿飛彈的發射,不僅傳播了戰爭的緊張刺激,有時候也傳播了不必要的恐懼。

“戰爭之霧”在那天晚上瀰漫在媒體中。新聞播報記者在鏡頭前,繪聲繪影地報導遭到生化武器攻擊。但是當第一波的飛毛腿飛彈落地後,關於這波攻擊的真相才終於明瞭。大部分朝沙烏地發射的飛毛腿飛彈,都遭到美軍的愛國者飛彈擊落,主要是由第7防空砲兵部隊,第2營A連的官兵擊落,但至少一枚飛毛腿命中利雅德的民宅建築。在以色列,有數枚飛彈落在有人口的地區,造成一些以色列民眾受傷,但無人因此死亡。這時謎底揭曉,當時聯合國最畏懼的是伊拉克會使用大規模毀滅武器性武器,投射在人口密集地區,但事後發現都是搭載普通的彈頭(炸藥),而不是聯軍所擔憂的的生化或核武彈頭。

伊拉克過去將以色列視為敵國,致力於發展核武,1960年代從蘇聯引進核子反應爐,開始研發核彈。以色列因為擔心遭到伊拉克的核武攻擊,曾在1981年6月空襲伊拉克的核子反應爐,並派出情報部隊莫薩德暗殺法籍科學家,在當時是相當轟動的事件。

而飛毛腿飛彈,是冷戰時期,蘇聯為了在北約與華沙開戰後,用來搭載核武來攻擊歐洲而設計的。因為是用來做範圍攻擊的彈道飛彈,因此精準度並不是最重要的,重點是能夠撘載化學或核子彈頭,因此命中誤差距離大。如果是搭載普通彈頭,在缺乏精準度的情況,難以產生任何戰術用途,只有微乎其微的機會可以命中精確的目標,所以很難造成具體的損害。

但海珊在使用飛毛腿飛彈時,有著政治上的戰略考量。他希望藉著攻擊以色列,逼著以色列也參加這場討伐伊拉克的戰爭。如此一來,其他在多國聯軍中的阿拉伯國家,會因以色列這個阿拉伯公敵的加入,而退出聯軍陣營,因為他們絕對不願意和猶太人一起攻打自己的阿拉伯同胞,聯軍可能因此而分崩離析。但以色列最終沒有被伊拉克的激將法激怒,這要多虧了美國政府在外交上的努力,國務卿貝克在沙漠風暴行動期間,坐鎮在以色列國會。另一方面,出借和部署愛國者飛彈在以色列境內,美國必會傾全力保護以色列的安全,這是美國政府給出的談判條件,也因此讓以色列政府不至於無法對國民交代。

伊拉克的飛毛腿飛彈戰然沒達成戰略目標,但也不至於一無所獲。如上述所言,為了保護以色列的國家安全,美國還保證會投入可觀的軍事資源,讓飛毛腿飛彈的威脅完全消除,包括伊拉克境內。因為額外增加了這部分的部署行動,必須挪用許多軍事資源搜尋和獵殺,躲藏起來的機動性飛毛腿飛彈發射台,所以空中戰役往後推遲了一個星期。

除了空中攻勢外,聯軍還有其他方面的作戰行動。1月18日,0042時,26野戰砲兵團,第6營的多管火箭發射系統(Multiple Launch Rocket System,MLRS),裝載了陸軍戰術飛彈系統(Army Tactical Missile System,ATACMS,MGM-140,彈頭包括了高爆穿甲彈,300~950枚的集束炸彈)發射,試圖摧毀伊拉克軍部署在科威特市西南方的SA2防空飛彈。第一波攻擊中,第二枚飛彈出現技術故障,因此沒有命中目標。0530時,第二波攻擊發射了兩枚以上的飛彈,成功將數百枚集束炸彈炸射在目標上。之後進行空中偵察檢視成果,顯示兩座SA-2防空飛彈都已遭到徹底摧毀,其中一枚更直接命中目標。由於精準度和效果極佳,在之後的行動中,陸軍都只對單一目標只使用一枚飛彈。

另外在同一天,在美國海軍的驅逐艦,尼古拉斯號(U.S.S. Nicholas,FFG-47)的支援下,陸軍的攻擊直升機群和科威特的戰鬥快艇,攻擊了11座遭伊拉克軍佔領的海上鑽油平台,僅距離科威特海岸40英里。伊拉克軍使用這些鑽油平台作為前進觀測點(OP),以及海上防空平台。美國海軍和陸戰隊的駕駛回報,這些平台上都有部署攜帶SA-7肩射防空飛彈的士兵,並對他們的座機發射飛彈,試圖擊落他們。攻擊直升機先對平台發射一波導引火箭,之後尼古拉斯號使用76mm的艦炮轟擊。在艦長宣布停火之前,每個平台都至少受到尼古拉斯號23枚的高爆彈轟炸。少數的伊拉克士兵搭乘小艇逃離,剩下來的士兵受到攻擊後,皆立刻投降。在摧毀這些觀測站/防空平台的行動中,這次總計五名伊拉克士兵陣亡,三名負傷,二十三名成為俘虜。

當時空中戰役正繼續進行,海軍少校Mark Fox和海軍上尉Nick Morgillo駕駛海軍最新型的F/A-18大黃蜂式,從航空母艦薩加托拉號起飛,加入該日共兩千架次的聯軍飛行行列。大黃蜂式當時迅速成為美國海軍的骨幹,擔任執行多種任務的工作馬,越戰時期的老兵,A-6闖入者式雖然這次伴隨大黃蜂式一起執行任務,闖入者式將在這次戰爭結束後退役,大黃蜂式日後將成為海軍唯一的攻擊/空優任務機種。F/A-18又小又輕巧,具備超靈活度,也能承載更多的彈藥和額外裝備,有很大的擴充空間,後來成為海軍的多用途機種。Morgillo和Fox在這次任務中遭遇了兩架伊拉克的MIG-21,就展現了F/A-18的靈活性,他們先用對地模式執行任務,在遭遇敵機後,迅速轉為空戰模式,兩機各擊落一架MIG-21後,又迅速轉為對地模式繼續執行任務。

0500時,法國空軍繼續在空中戰役中發揮。12架法軍的美洲豹式,飛往科威特市區南邊的Ras-al-Quilayah,攻擊一座大型的彈藥庫。他們分為兩波,在中等高度執行對地攻擊任務,重創了該座設施,但沒有完全摧毀。他們返航之後的24時,又繼續起飛完成這次的任務。

0545時,陸戰隊中校Clifford Acree和准尉Guy Hunter.Jr,正執行他們在這場戰爭中的二次空中任務。他們駕駛著陸戰隊的OV-10野馬式(Bronco),一款越戰時期的前線空中觀測機,因其優異的低速能力,讓這款機型擁有很長的滯空能力,是不錯的前線管制機種(Forward Air Control,FAC),但致命的缺點就是,正因其飛行的速度慢和高度低,而且通常敵軍知道看到這種前線砲兵/空襲導引機時,立刻就會伴隨致命的砲火,因此OV-10往往會吸引來猛烈的防空砲火。在當時,這架在偵查伊拉克陸軍陣地中的野馬式,剛好成了最佳空中活靶。

任務開始時,Clifford Acree發現到,伊拉克軍陣地中有數枚FROG飛彈存在,這是一種蘇聯在1964年開發的無導引戰術彈道飛道,9K52 Luna-M,月神式,北約代號FROG-7,蛙式-7。當時這幾枚飛彈正準備往沙烏地發射,於是他往前看個清楚,一邊讓座機帶坡度轉彎,緩速繞著目標周圍飛行,一邊回報他的發現。而伊拉克軍也發現了這架OA-10的存在,立刻朝該機發射防空飛彈(SAM)。飛行速度緩慢的OA-10,沒辦法瞬間閃躲來襲的飛彈,但他們仍盡可能稍微偏離爆炸範圍,該枚飛彈接著就在該機附近引爆。Acree發現左邊引擎被摧毀,並有許多彈頭破片射入駕駛艙。在經過短暫嘗試控制飛機後,他發現這已經是徒勞無功,而且這架OA-10即將墜毀。Acree在緊急過程中,沒辦法得知後座的Guy Hunter的狀況,機內無線電已經毀損,而Guy也沒有回應Acree對他的喊話,。這位陸戰隊中校當時無法得知Guy究竟是失去意識,還是已經死亡,所以他當機立斷,啟動緊急逃生裝置,先將Guy彈射出去,再把自己彈射出去。事後得知,是因為飛彈爆炸的衝擊,讓Guy暫時失去意識。如果Acree中校沒有一起把Guy彈射出去,他必定死於墜機之中。Cliff Acree在緊急情況下,救了他的戰友。

在Hunter彈射出座機後,Acree也跟著彈射出去。接著,當彈射座椅的降落傘落地後,Acree中校和Hunter准尉展開他們在這場戰爭中的個人戰役,他們孤身處在敵軍的大後方,對抗絕望,痛苦,與飢餓,以及大量的敵軍。伊拉克軍的士兵迅速就找到他們的位置,先是痛揍了他們一頓,之後押解到後方,就是拷問和刑求的開始。

當他們被擊落的消息傳回本隊,陸戰隊第2觀測中隊(Marine Observation Squadron 2)時,情報士官長聽到對Acree中校遭遇非常悲痛,他說「這真的是我們最糟的夢魘,中校對我們非常重要,他仿佛是我們的父親,而我們剛失去這位父親。」

回到飛毛腿飛彈的問題,以色列政府在遭到攻擊後,反應非常憤怒,美國需要盡一切的努力,去防止以色列為了被飛毛腿飛彈攻擊而展開報復行動。而當時美國高層在外交上的最大談判成果,就是美國必須要確保,以色列不會受到伊拉克進一步的攻擊。另一方面,美國國防部拒絕提供以色列空軍,當時聯軍戰機的每日敵我識別(Identicication Friend-or-Foe,IFF)代碼,這是出於政治考量,因為以色列空軍就不會輕易出動,因為唯恐會遭到聯軍誤判為敵機而擊落,這是對以色列參戰的柔性回絕,而且聯軍的空中任務序列(Air Tasking Order)已經非常龐大而複雜了,各個空域和時刻早已都是聯軍戰機,以色列的軍機如果再進入伊拉克西部和南部領空,將會造成許多中層空域的事故。

然而,美國不能任意要求任何一個國家,在自主防衛權上讓步,包括以色列在內。如果要以此為交換條件,美國就必須盡全力防衛這個國家。於是以美軍為主,聯軍展開了「飛毛腿大獵殺」的行動。為了摧毀所有機動式的飛毛腿發射平台,F-15E打擊鷹式和A-10雷霆式組成空中巡邏隊,在伊拉克的西部和南部展開大規模的搜索。

聯軍採取兩種空中戰術。第一種,F-15E採取的戰術是指定空域的戰鬥巡邏(CAP),將飛毛腿飛彈可能出現的區域,劃為數個「獵殺區」(Kill Box)。當情報衛星或AWACS偵測到飛毛腿飛彈發射,F-15E就會被引導到該區域去摧毀發射平台。

有幾次,F-15E並沒有立刻攻擊地面的目標,而是慢慢跟蹤已經沒有飛彈的發射車,等他們回到隱藏起來的補給點後,再一次把聚集起來的發射車和彈藥設施給摧毀,效果奇佳。

第二種,A-10負責的是不同的戰術任務。A-10因為有著低速巡航的能力,憑藉其持久的滯空能力,沿著主要道路巡邏,尋找可能是飛毛腿運輸車隊的交通目標。E-8,聯合監視目標攻擊雷達系統,一款美國空軍的監視,指揮管制,情報搜尋的空中戰管機,會在高中偵測主要道路上可疑的大型車輛移動,然後指揮A-10的駕駛飛往該地探查。不過不幸的是,不管是JSTARS或A-10都無法完全分辨出飛毛腿車隊和平民的牽引式大型掛車,所以在一條通往約旦的道路,曾發生一起A-10對一群約旦的大型車隊發動攻擊,將整個車隊都摧毀了,駕駛全部死亡。

伊拉克對飛毛腿飛彈的指揮管制做得很出色,因此要完成根絕飛毛腿的發射是很不容易的事。伊拉克軍除了使用機車傳令兵外,他們也將飛毛腿飛彈和整裝補給點隱藏地很好,而且通訊保密好得出奇。美軍得到的情報之一是,海珊曾下令對飛毛腿飛彈部隊中,任何任意使用無線電者格殺勿論,因為會被美軍的電子作戰機偵測到訊號位址。

當波斯灣的夜幕低垂後,五十五架陸戰隊戰機,將執行另一次大型的空中突擊。這次執行突擊行動的第70陸戰隊航空群(Marine Air Gruoup-70,MAG-70),由A-6闖入者式,F/A-18大黃蜂式,EA-6B徘徊者式電子作戰機組成,將攻擊伊拉克的巴斯拉(Basrah)與其周邊。陸戰隊上尉Jay “Guiness” Stout,一位經驗豐富,在越戰中服役9年的陸戰隊飛行員,和他的菜鳥僚機,John ”Kato” Marion陸戰隊少尉,第一次一起駕駛他們的F/A-18投入這場戰爭。Kato和Guinness屬於一支六架大黃蜂式組成的小隊,攻擊一座位於巴斯拉南方10英里處的發電廠。

由於實施嚴格的無線電靜默,每個打擊小組(strike package)進入伊拉克後,皆此接近音速的時速,向分配到的目標奔馳而去。Guiness所屬小隊的六架戰機,分成三批,每批兩架,在冒著無盡的地面防空砲火和飛彈下,執行攻擊發電廠的任務。六架戰機以俯衝攻擊的角度進入目標上空,每架都各拋擲了5枚1,000磅,MK83通用炸彈,在發電廠上頭後,猛然拉起機頭以陡峭的角度爬升,在地面留下了一團團火球,快速爬升到安全高度後,便揚長而去,完成了他們的攻擊任務。

在沙漠風暴行動的第二天結束後,聯軍總結了這天的損失,包括有四架以上的美軍軍機被擊落或失聯,美軍戰機就佔了該日損失八架聯軍戰機中的一半,而這天的出動架次有四千架次之多。包括陸戰隊中校Clifford Acree的一架OA-10野馬式,還有兩架A-6E闖入者式被擊落,空軍上尉Robert Wetzel,和Jeffery Zaun上尉皆成功彈射逃生,接著在地面被伊拉克軍俘虜。Charles Turner和William Costen空軍上尉就沒這麼幸運,他們在闖入者式被擊落後,就墜機身亡。空軍少校Donnie Holland和Thomas Kortiz少校也在他們的F-15E被擊落時身亡。雖然這些美軍將士們的陣亡令人難過,但是對聯軍高層來說,目前的損失比例,讓戰前最樂觀的預估損失都大形失色,如此低的損失比例讓高層十分驚訝,沒想過作戰會比預期順利這麼多。

    文章標籤

    波斯灣戰爭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