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其實就是蓋達組織的一個分支,由賓拉登在阿富汗戰爭中建立的塔利班中成長起來,在911之後以阿富汗為基地,得到遜尼派的海珊政權金援和庇護,以及來自以沙烏地阿拉伯為主的各保守遜尼派君主國金援,因此壯大起來。

 

美國和英國在911之後,再次出兵並駐軍伊拉克其實有助於消滅蓋達組織的勢力,包括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雖然布希政府主導的重建伊拉克計畫是腐敗,充滿利 益交換又短視近利的,但其實某一種程度其實是有效減弱了遜尼派基本教義派的擴張,雖然新的伊拉克政府屬什葉派,在過去十年狹著自己大量的美軍援助資源打壓 遜尼派的群眾,加上處理前海珊政權的金權結構,對復興黨員和共和衛隊的眾多軍事成員和將領採取排斥的態度,讓他們被趕到伊拉克政府和美軍勢力不及的伊拉克 北部,在那裡繼續潛伏,進而加入遜尼派的眾多武裝旅。

 

據2005~2006年的美軍統計,當時伊拉克境內的激進武裝組織,如果不分教派總共有150多支,而什葉派的民兵和美軍是合作關係,因為當時美軍的政策只是想打壓「叛亂份子」,而忽略伊拉克境內錯綜複雜的新仇舊恨,讓兩邊的各個階級的對立更加深化。

 

因為伊拉克境內的武裝組織本來就很興盛,而且數量很多,美國在歐巴馬政府上台後準備撤軍,因為原本就很希望推翻貪腐和極權,加上迫害遜尼派的伊拉克政府,因此這些組織開始有了聯合陣線的趨勢。

 

歐巴馬派出特戰部隊暗殺最具象徵性的蓋達組織首領賓拉登,以為可以為美國的反恐戰爭畫下休止符。但因為不熟悉這些反西方國家體制的武裝組織的運作模式,而 下了這個錯誤的決定,因為這些反體制勢力的基本教義派,本身的訴求是視現代化和歐美文明為邪魔異端,必須從這個世界上消滅,他們希望建立一個完全以古伊斯 蘭教法為律法,政教合一的泛伊斯蘭帝國徹底與西方國家為敵切割並宣戰。

 

他們是基於意識型態和現實利益考量而凝聚起來的反體制勢力,首領階級充其量只是扮演集體意識的領導者,是團體生出領導,而不是領導創立團體,只要持續資源 分配持續不平等,就會持續產生反體制的力量,暗殺團體領導者,是促使團體權力流向更極端者,因為權力真空和組織被攻擊會督促更強力的領袖產生,因為組織勢 必一定要有人接替下去,反政府,反體制主義是無法用實體力量消滅的。

 

這種激進想法之所以能夠成長,主要原因在於中東地區的貧窮和複雜的殖民歷史,一次大戰和二次大戰讓這些地區的國家的獨立進程加速了五十年,沒有穩健的經濟基礎而獨立的國家,很容易因為經濟資源寡佔,而產生獨裁政府和與外國勢力勾結壟斷,因此貧窮和不平等很容易加速擴張。

二次大戰後的最大產物就是共產主義成為反西方國家的主力標竿,蘇聯為了讓更多國家成為共產主義國家,不惜到處援助世界各地的貧窮地區獨立反抗西方國家,連 加勒比海的小島國家也列入援助範圍。這個時間的中東各新獨立國家也是加入反西方體制的蘇聯聯盟,以色列的建國引爆了中東問題,當時中東各國的訴求還是以大 阿拉伯民族主義為號召,以泛阿拉伯人民族為主組成中東聯盟對以色列發起多次中東戰事。

 

附帶一提,當時中國還處於四人幫的災難中。

 

基本教義派的興起,主要是蘇聯發動的阿富汗戰爭,挑起了阿拉伯國家與蘇聯之間的聯盟崩解,因為阿拉伯國家並不能接受共產主義,但他們又希望保持蘇聯的良好 關係,繼續接受金援和軍事援助。而阿富汗的政府本來與蘇聯保持很好的關係,接受蘇聯建設軍事基地和首都咯布爾,以及協助阿富汗國王成立獨裁政府,甚至締結 了和平條約(嗯!又是這個),但因為伊朗的局勢驟變,什葉派的基本教義革命推翻了親美的巴勒維王室(也是一個跟國民黨差不多的政權),引起了蘇聯的危機感。

 

因為這些基本教義派路線,是既不想被納入蘇聯體制下,也憎恨歐美國家的第三勢力,現在他們推翻了伊朗政權,讓蘇聯當局相當緊張,阿富汗會成為當時那一波基 本教義派革命的目標,因為阿富汗地處中亞的交通核心地帶,旁邊是中國和巴基斯坦,上面鄰近蘇聯的衛星國家,旁邊是伊朗,是非常重要的戰略要地。因此蘇聯先 下手為強,以軍事佔領行動推翻了自己一手建立,又才剛簽下和平條約的阿富汗舊政權,打算在這裡建立第一個阿拉伯社會主義國家。

 

由於無神論,唯物主義的社會主義,既強調顛覆傳統階級,又排斥任何宗教干涉政治,因此引發了遜尼派和什葉派的基本教義派大團結,加上北約和許多國家打算把 這裡變成蘇聯的"越戰",因此大力援助各個基本教義派的聖戰組織,並導入許多在越戰研究和使用過的以激進理唸作為主幹,組織架構出一個又一個可以實際獨立 作戰,戰力高昂,願意為組織而死的聖戰組織,北約各國把之前在二戰,中南半島,韓戰得到的扶植和培養游擊隊的經驗傳授給很多剛開始連拿槍都不會的聖戰士, 派出在越南有實戰經驗的特戰部隊軍事顧問,以及傭兵進入協助建立反蘇聯的武裝組織,給他們新型的防空飛彈,反戰車火箭和飛彈,教導他們組織軍隊,因為北約 各國無法在軍事行動中曝光,當時如果美國等國參與阿富汗戰事的證據如果曝光,會引發美蘇進入正式的軍事對峙,因此他們只能藉由教導和金援的方式讓這些聖戰 組織學會自立自強。

 

包括洗腦,洗錢,如何找金主,如何進行遊擊作戰,心理作戰,宣傳等技巧全部傳授給那些聖戰組織,就像之前在越戰中做的事情一樣,但由於中東地區有著以色列 這個導致極端矛盾的存在,你不能同時幫助一個人,叫他聽你的話,又同時跟他的仇敵勾肩搭背,因此這些聖戰組織在冷戰結束後,有一段時間其實是符合北約各國 之前的策略,陷入彼此征戰不休的內戰。

 

但是有一件事情改變了局勢,就是波斯灣戰爭,多國聯軍以優勢武力擊垮了遜尼派的盟主伊拉克的海珊,讓許多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因此對歐美各國的更加憎恨,加上 以色列,美國,巴勒斯坦的大衛營三方會談失敗,讓基本教義派一致認為只有消滅罪惡根源的歐美文明才是讓建立泛伊斯蘭帝國的第一步。

 

這個大致上就是遜尼派基本教義派的立場緣由之一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