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_expansion_planarchaos_expansionLogo_en.jpg  

2011-04-11_171443.jpg  

出處:台灣WOTC官方網站

時空混沌小說摘錄
譯者:楊公


本文摘自時空混沌小說第十章的最末,這是故事的第一個轉折點。兩位旅法師的對談,和其它四人的互動充滿戲劇張力。這也是故事中所有主要角色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全員到齊。
 

妃雅麗茲如蝴蝶般翩翩降臨,自信高傲一如熱風掃過林間。這位天帷守護神細瘦而嚴峻,在風華領主身旁格外顯得嬌小;但只要瞧過妃雅麗茲的鮮明五官與銳利眼 神,絕沒人敢懷疑她的力量。她自封為女神,行事神秘且極受敬畏;雖曾兩度協助拯救多明納里亞的危機,但原因也只是為了要保護她真正珍惜的這座森林。
妃雅麗茲穿戴著自己最喜愛的服飾~妖精年輕女性的裝束。高雅的綠白色長袍展示出她肩膀與上臂的肌膚,修長的皮手套則自手肘接管到指尖。濃密秀髮修齊至頸, 佩著羅堰傳統的銅色眼罩,飾以一顆閃亮寶石。肌膚柔軟細緻,而顏色會隨心情變換,從平靜的乳白到憤怒的夕紅。
「風華,」她開了口。豹人男子謙敬地頷首為禮。
妃雅麗茲瞥過了泰菲力。她撇下一抹冷笑,向風華說道:「領主,您選的旅伴真特別。」
「不過隨緣而已。您應還記得曾與我同行吧。」
「如果忘了,現在又怎會到這裡來;」妃雅麗茲道。「但我已應您的要求赴約。那麼,在您交代此行所求為何之前,先告訴我他為何在這兒。」
「因為時縫,」泰菲力道。「它們越來越無法控制;就如我之前所講的。」
接下來的話被妃雅麗茲狠狠一瞪給打住。「我請教的是您,風華領主。」
「泰菲力說的沒錯。非瑞克西亞人再度來到烏爾博格,但與我們過去所對抗的完全不同。這批嚴寒氣候的機械專為在極地環境下屠戮所設計;當天羅城塞由天而降,它們便從所撞出的裂縫裡冒出來。我...我們來此查看,是否天帷也碰上類似情況。」
裘達趨前,雙手緊緊縮在袖內。「哈囉,妃雅麗茲,」他說道。「我只想確定您是懶得理我,而不是看漏了我。」他瞧見尤依菈困惑的眼神,向她說道:「我不想突然驚擾到她。她現在不太高興。」
「你再也無法驚擾我,」妃雅麗茲道。「一千五百年前我就摸清了你的能耐。」
凡瑟躡手躡足地靠近尤依菈,悄聲問道:「我是不是這裡唯一不算古人的?」
尤依菈轉頭止住他的目光。「對。」
「這場寒冷,」裘達道。他轉身面對著風華。「告訴她詳情吧。」
妃雅麗茲的眼光沒放在裘達身上,但她說道,「在我首度於此播種時,凱爾頓一直都是這麼冷。」
「很快就會變得更冷。」風華雙臂環胸。「烏爾博格困在魔法寒冬之中,而這與時縫有密切關聯。或者說,陶拉里亞人。」
妃雅麗茲躊躇片刻。她道,「有多嚴重?」
「非常,」風華道。「而且狀況一天天惡化。」
「氣候沒有你我終結的冰雪時代那麼冷,」裘達道。「目前還沒有。」
凡瑟悄聲發問,「他為什麼老要惹她?」
「問得好。」尤依菈示意要他安靜。「安靜聽,我們等下就會明白。」
妃雅麗茲環視平台四周,除了風華之外都給強大魔力推到邊緣。等到中心只剩下兩位旅法師,她開了口,「凱爾頓也遭違逆自然的寒冷侵襲。」
「我只把它當成時縫引致的汲取魔法力效應之副作用。我在此感謝您提供這新信息。」
風華點點頭。「至於非瑞克西亞人?」
嬌小的女性不太自在地動了動。「它們來了。」她說道。「但只在最近,數量也不多。」
「目前還沒有。」裘達的聲音傳來。
「你再敢跟我說話...」妃雅麗茲的聲調變得殘酷,在思緒轉換之際留下不祥的頓點。「我就拉出你的舌頭把你吊起來。」
裘達點點頭,看來像個沒教養的搗蛋小孩,但不再作聲。
風華接下話。「其它地方也有這情況嗎?」
妃雅麗茲聳聳肩。「我不太管天帷邊界之外的事情,就如你之於烏爾博格一樣。」
「那麼,目前這是我們的問題了。」風華道。他點點頭。「也許現在我們該再度攜手合作。」
「重新組成克撒的旅法師團隊?」妃雅麗茲不以為然地搖搖頭。「不了。我們上回出征的結果是七人陣亡,現在要增加成員更是難上加難。」她轉頭打量著泰菲力與凡瑟 。「我也不想讓新手白白送死。」
「不需組隊,妃雅麗茲。不用九個人。只要妳我便夠了。我們在非瑞克西亞大侵攻時成功達成使命。我依舊信賴您與您的能力。」
「我也一樣信賴您與您的能力。但我老了許多,風華。也不再那麼膽敢把自己的命運交託給別人。」
風華點點頭。「所以您不願幫忙。」
「噢,我願意幫忙。只是方式與您的建議不同。」
豹人的耳朵輕輕晃著。「您的提議又是?」
「我們都瞭解自己的家園。我們瞭解自己的心靈與意願。我們瞭解自己能作到什麼。就別欺騙自己了:我們都適合單獨行動,但我提議同步行事。」
風華眼中精光四射。「聯合,卻不相屬。」
「對。如果時縫果真互有關連,我們的成果也將互相輝映。你在烏爾博格用你的策略,我在天帷用我的方法。只要我們其中一人有任何進展,都能彼此從中獲益。」
「沒問題。但妃雅麗茲...您可有什麼腹案?」
「領主,我從未在您面前擅言,不論戰事或魔法。我也期盼您以同理相待。」
「這是當然。」風華微笑著。「很榮幸能再度如此仰賴您,妃雅麗茲;即使是在這現勢之中。祝您狩獵順利,天帷守護神。」
「好的。狩獵順利。」妃雅麗茲轉身,朝向平台遠處凡瑟所在的盡頭。「領主,請容我放肆。在此請求您讓團隊的某個成員來協助我。」
「除了那神器師外誰都行。他既來自烏爾博格,就是我的人。」
「當然。我考慮的是另一位。只要您願准許...」
「只管說吧。」
妃雅麗茲冷冷一笑。她瞥過泰菲力,然後裘達。出乎尤依菈意料,妃雅麗茲竟轉過身來正面看著她。「跟我來,基圖長老。」
「我?」
泰菲力,裘達,以及凡瑟同時出了聲。尤依菈分不清誰說了什麼,但總體形成的情緒算是近乎驚慌的關切。
「安靜,」妃雅麗茲道。她的每個朋友再度給推向後方,勁道將空氣自肺中擠出,身軀在風華的平台邊緣勉力維持平衡。
尤依菈發現自己能動,於是邁步向前。「我不能拒絕妳,妃雅麗茲。」
「不能。」
「但我可以問妳為什麼。」
「當然。而妳想騙自己,我一定會解釋嗎?」
尤依菈想了片刻。「不會。」
「聰明女孩。」妃雅麗茲面向風華深深一揖。「謝謝您,領主。勝利時請捎個音訊。」
風華眼中冒出火光。「我會的。」
妃雅麗茲雙唇掬出一抹殘酷微笑。「或是您需要我相助。」話聲甫畢,天帷守護神張臂一舞,消失於無形。
妃雅麗茲離去後,其它人終於能夠移動身體。尤依菈覺得自己的身體逐漸變輕,一點點地融入四周虛空中。裘達跳到她身旁,輕聲道:「別這麼作。」
「我不覺得自己有得選。」
「那就請務必小心。妃雅麗茲高深莫測。自私。翻臉比翻書還快。」
泰菲力尚未來到她身邊,但也大聲喊著:「還有,如果犧牲妳能對天帷有好處,她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
「請提供實際的建議。我該做些什麼?」
「活下去,」裘達道。「我會來找妳。」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