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43.JPG  

原作者:Eidtelnvil
譯者:不詳 請知情者告知

 

出生地 瑞斯,維克部落
出生時間 4161 AR(阿基夫歷)
死亡時間 4205 AR
生命形態 人類(改造體)


在整個瑞斯世界的歷史上,存在著相當多的大魔將,或稱之為該空間的統治者。這些大魔將,運用從非瑞克西亞的魔鬼們手中得到的力量,造就了無以計數的試驗 品。從達渥爾到寇維克斯,瑞斯的統治者們從來不會缺少一位極其強大的試驗品伺候其左右。然而,還沒有哪一個能夠像這個男人那樣獲得了如此之多的名氣,他就達克黜人格利文。


格利文在第五位大魔將統治期間出生於維克部落的一個普通家庭,他居住的地方與天帷森林非常接近。很少人知道格利文的過去,只知道他曾背叛過他的同胞,因為 他想得到大魔將對他允諾的力量並成為其手下,來擺脫在瑞斯反抗軍中的貧苦生活。於是格利文被打上了維克黜人的鉻印,意指「一個維克族的叛徒」。格利文直到
4200年止都非常忠誠的為大魔將效力,當一個異常強大的年輕人來到瑞斯時,他成為了瑞斯的新主人。這個年輕的暴發戶,有著從非瑞克西亞得到的力量,比第 五位大魔將更為優秀。這個佔有了王座的男人瓦拉司,幾乎才二十幾歲,就成為了一個最恐怖、最可恨、且最精於算計的大魔將。


這時的格利文繼續在瑞斯的軍隊中藉著一系列的陰謀與暗殺節節攀升,最終在掠奪者號上獲得了一席之地,這艘是設計用來在對多明納尼亞大侵攻時作為旗艦的龐大 巡洋艦。雖然不知道格利文是怎麼引起瓦拉司注意的,但身為士兵的他被瓦拉司帶入了實驗室並被徹底的改造成一個擁有超人力量的非瑞克西亞生物。在格利文的肉 體被改造的那一天,他的命運便擺在他的眼前。格利文獲得了幾乎七尺長的身高,而他的手臂可以輕易的將鋼鐵掰彎。於是,格利文成為了瓦拉司的軍隊中無可爭議 的二號人物,並被授予掠奪者號指揮官的地位。而最初的副手,則是一個達奧部落的叛徒,達奧黜人瓦提。



「恐懼統治著弱者,直到他們承認它。」



在格利文的努力下,他掌握了相當多的強力人類組成軍隊,並被允諾成為多明納尼亞的次席統治者,這時的格利文的運勢極為順利。但是在瑞斯表面的現象總是錯誤 的,實際上格利文是瓦拉司的一名奴才,他被植入了一個人造的液石脊椎。身為瑞斯的大魔將,瓦拉司掌控著覆蓋著整個空間的所有液石及類似物質,還可以隨意改變它的外形與成分,包括濃度以及不幸的格利文的體溫。每當瓦拉司對這位指揮官不滿的時候,他就會令格利文的脊椎變得白熾化,而瓦拉司也非常於借此來折磨格 利文。對於自己現狀的厭惡,格利文變得易怒、反覆無常以及更可恨,仇視著他身邊的每一個人,特別是瓦拉司。格利文也藐視自己的手下,並最大限度的侮辱他們。在其指揮之下,格利文不會饒恕失敗者;令他失望的人只會招至拷打或殺害。



4205年,正非瑞克西亞的大侵攻計劃迫在眉睫之時。看起來似乎是毫無疑問的非瑞克西亞追隨者的瓦拉司,策劃了一個私人計劃將飛空船艦晴空號的船長西賽傳 送到了自己的空間並將其監禁,以誘殺那被他所憎恨的義弟傑拉爾德·卡帕軒,這個人與晴空號與放置於其中的遠古遺產間有著神秘的聯繫。瓦拉司也接觸到了撒琳 妮婭,一個服務於非瑞克西亞的天使,她被指傳去充當一個名為寇維克斯的烏爾博格貴族的僕人。然後在幾天內,傑拉爾德與他的船員們乘坐著晴空號來到了瑞斯, 欣喜若狂的瓦拉司立刻派遣掠奪者號與撒琳妮婭攻擊這艘船,搶奪遠古遺產並殺掉傑拉爾德·卡帕軒。



在襲擊晴空號的過程中,格利文幾乎順利的完成了他的使命。掠奪者號遠比那艘魔法飛船要大得多,它帶著數百隻地精變種莫葛,對著剛剛進入瑞斯的晴空號發動了 猛攻。這些小生物穿過了飛船的船員們並偷出了相當一部分的遠古遺產,包括它們的守護者·銀魔像卡恩。他們也對索藍水晶造成嚴重的傷害,這塊水晶可以讓晴空 號在完成任務後從瑞斯傳送多明納尼亞。格利文則親身投入到戰鬥中,很快便與傑拉爾德·卡帕軒展開了戰鬥。而災難很快就在達奧黜人瓦提的手中招致而來。



被指揮官的虐待所厭惡不憶的瓦提,一直都妒忌著格利文所獲得的地位,瓦提點燃了飛船上的大砲向著格利文轟去。但很可惜,瓦提是一個蹩腳射手,他僅僅成功的 令晴空號失去了平衡並讓傑拉爾德從船上落下,掉到了天帷森林之中。格利文在聽取了瓦提的辯駁後格利文便將自己的怒火釋放到了這個叛徒身上,然後帶著他的莫 葛們返回天羅城塞。至於瓦提的下場,不用多說,格利文當時就把他從甲板上扔了下去,讓他遭受與傑拉爾德一樣的命運。



「你跌落的時間,夠你去思考你的失敗了。」



格利文只用了短暫的時間來欣賞被他搶來的那些遠古遺產,很快他就發現晴空號上的塔路姆牛頭人坦格爾斯潛入了掠奪者號想要救出銀魔像卡恩。格利文與坦格爾斯 戰鬥了一陣子,兩個人很快就開始彼此蔑視對方,而他們的戰鬥還不會因此而終止。最終格利文獲勝並帶著他的戰利品回到了瓦拉司的面前。瓦拉司非常滿意聽到傑 拉爾德的死迅。而傑拉爾德的那些遠古遺產,更是讓瓦拉司更加的狂妄與高興。狂喜的大魔將還將卡恩與坦格爾斯關進了他的地牢之中。



在欣喜了一陣子之後,瓦拉司詢問格利文傑拉爾德在被這位指揮官殺死時作何表情。格利文說他無法確定,因為傑拉爾德是摔死的。聽到此言瓦拉司當即令格利文的 脊椎變得白熾發燙,令指揮官痛苦的哀號起來。當格利文能再次聽清楚瓦拉司所說的話時,大魔將要他去準備天羅城塞的防禦以對抗敵人不可避免的反擊。



「瓦拉司是一個嚴厲的主人。這一點,在我回憶中的印象中十分深刻。」



格利文所得到的小小安慰是圖路姆牛頭人坦格爾格斯將被改造為一個非瑞克西亞怪物並成為格利文的大副,以頂替瓦提的位置。格利文指揮著他那可怕的戰艦,打算 在未死的傑拉爾德抵達天羅城塞時徹底終結他。格利文沒有等太久,就在第二天就收到報告說有人侵入了天羅城塞。但瑞斯的軍隊還有其它要顧及的東西,因為天羅 城塞正遭受由葉海大帝艾拉達力所指揮的維克族、寇族及達奧族聯合部落與可怕的天帷精靈部隊的攻擊。



掠奪者號繼續著它的監視,渴望找到它強大的宿敵晴空號。格利文最終找到了停泊於天羅城塞花園處的晴空號。掠奪者號內對晴空號的作戰方案小小的爭論了一番, 包括用由莫葛地精駕駛的撲翼機進行攻擊。格利文玩弄他的獵物,等待著看到那可惡的傑拉爾德·卡帕軒出現。格利文的願望很快就實現,傑拉爾德、叛變的維克族 人史塔克以及西賽和史塔克的女兒塔卡拉從天羅城塞裡逃進了花園之中。格利文要在傑拉爾德身上實施他的復仇,與用掠奪者號那強大的光線炮摧毀傑拉爾德比起 來,他本人更想選擇卡帕軒面對面的作個了斷。



就在從掠奪者號上跳下來之前,格利文注意到兩個身影從晴空號上落下。接著格利文著陸於瓦拉司的花園,逼著傑拉爾德不得不面對他。格利文也滿意於看到傑拉爾 德最好的朋友貓戰士米麗正與寇維克斯爭鬥,寇維克斯在親手殺死的守護天使及至愛撒琳妮婭後受到詛咒變成了吸血鬼。格利文知道傑拉爾德面臨著一個痛苦的選 擇,要麼與他戰鬥並有望去救助貓戰士,要麼逃回晴空號並令她死亡。格利文瞭解到傑拉爾德的人品,相信他一定會留下來去阻止寇維克斯殺害他的朋友。



「我要剝了你的皮,卸下你的肉,然後再把你骨頭刮干。而你的痛苦才正要開始。」



格利文與傑拉爾德再度開戰,而格利文希望這次能夠就此了結。但是戰鬥突然中斷,傑拉爾德用一個大膽的突擊從與格利文的戰鬥中逃開。因為米麗已經死了,沒了 她,傑拉爾德便再也沒有戰鬥的理由。卡帕軒逃向晴空號並得到了安全,而他的船員們也已在船上等候著他。格利文怒號著,並回到擠壓者號上死命著追逐著這個兩 度藐視他的男人。



本來掠奪者號可以追上較小的晴空號,但是這稻飛船卻在一個格利文所不知道的神器作用下變得速度更快,並因此通過一個被廢棄的古老傳送門逃出了瑞斯。格利文 站在掠奪者號上絕望的看著傳送門在晴空號進入之後砰然關上,然後石頭與金屬如雨點般的向他的飛船落下。更糟的是,不幸的格利文知道這個消息會被帶到他的主 人那裡。



他的飛船幾近毀滅,沒有選擇的格利文只有回到天羅城塞並接受瓦拉司的制裁。但很幸運的,掠奪者號的船員發現了一個名為爾泰的年輕法師,他也許可以為狂怒的 大魔將解釋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於是掠奪號在爾泰的魔法幫助下艱難的回到了天羅城塞。它的傷勢使它幾乎完全不像是那艘在幾個月前還被稱為天帷之禍的龐大戰艦了。



格利文回到天羅城塞時發現那裡正處於一種混亂的狀態,原本完美無缺的瑞斯士兵們也亂作一團。在找到天羅城塞中的待從多蘭後,格利文開始著手查出這座瑞斯宮 殿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除了發現俘虜坦格爾斯與卡恩不見了之外,多蘭還告訴了格利文等待了五年時間的消息:瓦拉司從其瑞斯大魔將的位置上消失了。很顯然, 瓦拉司因為他與傑拉爾德·卡帕軒之間的過節而放下他將成為多明納尼亞之主的地位去進行復仇了。


格利文瞭解到這件事將會對既然來臨的多明納尼亞大侵攻計劃產生變動,於是他便於工作與非瑞克西亞的最高君主進行了聯繫,後者幾乎馬上就查覺了瓦拉司的叛逆 之心。最高君主允諾會派遣出他們的使者,這位使者將在大侵攻發動前的這幾個月裡對天羅城塞進行一系列的變化。使者將暫時充當集結瑞斯軍隊之人,並令液石的 出產量達到最大的極限,並將從一些候選人當中挑選出瑞斯的新任大魔將。如果格利文和他的軍隊知道這位大使的真實身份的話,也許整個多明納尼亞的歷史就會因 此而改變。這個大使也將成為非瑞克西亞之神·約格莫夫監視天羅城塞的「透鏡」。



格利文、多蘭、爾泰以及掠奪者號的主要士官納色很快就來到了瓦拉司的夢之迴廊以恭候來自非瑞克西亞的大使。在夢之迴廊中的痛苦景象就像是在宣告一位有著無 限之力的人物正在誕生。這個人,在新的大使出現前抵達。他是烏爾博格的寇維克斯,並要求讓他成為新的瑞斯大魔將。格利文當場就想斬殺掉這個吸血鬼,但他卻 沒有發覺非瑞克西亞在這位年輕貴族身上所隱藏的陰謀。



而進一步的爭鬥沒有被允許,非瑞克西亞大使很快就降臨。足足有八尺高並裝著棕色鎧甲的格利文,與他的部隊一起敬畏的站立著以迎接大使的到來。然後大使從她的防禦鎧甲中步出,展示出她的真面貌:一個身高不過才五尺五的年輕精靈女子——貝爾蓓。



大使貝爾蓓立刻開始下達命令開始做一些必要的準備。寇維克斯開始接受訓練以為大魔將的競技以作準備。在同樣對爾泰也作了要求之後,貝爾蓓發現他擁有一種特 殊的魔法之氣。而維克黜人格利文也受到了邀請,但他很快就拒絕了,相對於瑞斯的主人來說,他更喜歡當掠奪者號的指揮官。鑑於前六任大魔將中的五位在下一任 人選繼位後都被殺死,所以格利文做出了一個明智的選擇。



「用劍之人也許會死,但劍將總是被他者所握。」



當爾泰還在繼續著他的訓練時,寇維克斯派了一大股瑞斯軍隊去摧毀佔領著天帷森林的精靈反抗軍。同時,格利文則繼續照看著正在維修的非瑞克西亞旗艦·掠奪者 號。就在這段時間一個陌生的寇族漁夫與格利文進行了接觸,他身稱自己是服務於前任大魔將手下的間諜。這個名為法瓦的男子,讓格利文得知艾拉達力重新集結了 寇族、維克族以及達奧族的反抗軍重新攻向天羅城塞,打算趁亂推翻他們的獨裁者。在說完消息之後,法瓦就無聲無息的消失在空氣之中。



寇維克斯帶著天羅城塞幾乎一半的兵力進去討伐,而格利文而在天羅城塞中對貝爾蓓報告了他所擔心的第二波攻擊。而爾泰則提出了一個好主意:將生活在天羅城塞 的叛徒之都中的維克黜人、寇族黜人以及達奧黜人作為人質。這將阻止天羅城塞的居民跟隨艾拉達力的領導一起叛變。格利文著手進行這個任務,並很快就集結了超 過五千名天羅城塞中仍然忠誠的居民。



當格利文完成任務的最後一刻,掠奪者號也正好可以再度升空。掠奪者號飛到天帷的近郊,發現寇維克斯的軍隊正處於被擊敗的狀態,這些軍隊在天帷中遇到了重 創,而寇維克斯似乎也放棄了他們。但在這一天,格利文的所有不快都在他抓到一個花了他近三十年時間的敵人——葉海大帝艾拉達力時煙消云散了。



掠奪者號帶著被擊潰的瑞斯軍隊返回到天羅城塞,並聲稱已經抓到了天帷反抗軍的首領。格利文帶著比寇維克斯更多的勝利回到天羅城塞,卻發現他的家已陷入一種 地獄般的景象之中。當格利文離開之際,寇維克斯回到了天羅城塞,並發現了聚集在叛徒之都的人質,然後,他親手殺死了這所有的五千人。



爾泰已經輕微的將自己的力量渠道改變成為與瓦拉司相似的黑色法術力汲吸方法,以最大限度的向他提供力量。而不管怎麼說,貝爾蓓還是沒有選出瓦拉司的後繼 者。而這時格利文再次看到了那個寇族黜人法瓦,一個神秘無比的男人。法瓦給了格利文一個可怕的提示,他是一個可以徹底改變大魔將競選形勢的人。因為法瓦並 非是一個普通的寇族奸細,實際上他就是格利文最懼怕的人——瓦拉司。



瓦拉司簡短的告訴了格利文他在變成維克族人塔卡拉後,與傑拉爾德·卡帕軒在瑪凱迪亞空間的遭遇。這位變形者下達了簡要的命令,試圖奪回自己先前的地位。格 利文不得不服從於他的主人,但他也有著自己的小算盤,因為他更希望最有望的王座爭奪者——寇維克斯獲勝。在格利文與瓦拉司在做著必要的準備時,寇維克斯拿 到了格利文屬下士官團的指揮權,並殺死了待從多蘭以及其他對自己獲得瑞斯支配權有威脅的人。



格利文將俘獲的艾拉達力交給了貝爾蓓。在驚訝了貝爾蓓的外貌之後,艾拉達力陷入了狂暴之中,憤怒的想要殺死這位大使。格利文稍後才明白原來貝爾蓓是用艾拉 達力的女兒亞維拉的屍體改造而成的。格利文非常高興的開始折磨艾拉達力,但很快被一個可怕的消息所中斷。掠奪者號幾乎再一次的被摧毀,這次是被那些偽裝成瑞斯士兵的人幹的。不過,他不得不稍後再來處理:因為競選儀式就要開始了。



貝爾蓓儘可能長的做出了她的決定:格利文拒絕參加競選,爾泰則不足以挑戰寇維克斯,而那位烏爾博格貴族似乎就是唯一的選擇了。在得到了約格莫夫所給予的力 量後,寇維克斯不僅是一個吸血鬼,他還能吸收所有被他殺死之人的生命並轉化為他的力量。在殺害了叛徒之都中的五千名居民後,寇維克斯得到了比期待中還要強大的力量。因此,寇維克斯加冕成為瑞斯大魔將的時候馬上就要到來了。



但就在寇維克斯即將加冕之時,一個法術力球在房間中爆發,並控制了貝爾蓓並迫使她離開天羅城塞的王座之間。寇維克斯緊跟著非瑞克西亞大使並很快就把她搶了 回來,想再繼續他所渴望的合法儀式。而在寇維克斯快就要完成他在瑞斯上的終極目標時,儀式卻被維克黜人格利文打斷了,他宣佈仍有一個候選者可以進行考慮。 從聚集的民眾中走出的漁夫法瓦,很快就恢復了他的真身·瑞斯的第六任大魔將瓦拉司。



貝爾蓓建議進行一場瓦拉司與寇維克斯間的決鬥,勝者將獲得大魔將的寶座。兩人同意之後,很快就展開了廝殺。然而,就在剛被釋放的爾泰進入到王座之間時,瓦 拉司的回歸便命中注定是了無結果。這時的爾泰面臨著一個困難的選擇:在瓦拉斯的統治之下,他會因為曾幫助晴空號潛入天羅城塞而立刻被殺死;而要是寇維克斯 繼任為大魔將,雖然爾泰可能會遭到同樣的命運,但只要他對這個吸血鬼有點用處也許就不會死掉。於是,爾泰絕望的賭上性命,召喚了他的魔法力量,在瓦拉司正 要贏得上風時減慢了他周圍的時間速度。



在群眾們的眼中,看起來好像是前任的大魔將被絆倒了。而大家幾乎沒有注意到爾泰所做出的干涉。在那一瞬間,寇維克斯贏了,貝爾蓓馬上就頌發給他獎品:瑞斯 大魔將的地位。寇維克斯允許爾泰繼續活下去並服務於他。而對於格利文來說,僅僅只是變換了另一個他不瞭解的怪物主人而已。新任大魔將的首要任務,自然是進 行非瑞克西亞大侵攻前的最後工作,即是清除那些偽裝成瑞斯士兵潛入宮殿之中的反抗軍。



寇維克斯、格利文、貝爾蓓以及爾泰一起前往夢之迴廊,瑞斯反抗軍與他們的領袖艾拉達力正呆在那裡。貝爾蓓與寇維克斯給了他們一個絕望的開端,然後她走向反抗軍,想勸降他們。寇維克斯同意了,很顯然他是想讓艾拉達力殺死貝爾蓓,從而令自己不受控制。貝爾蓓進入了夢之迴廊,果然再也沒有回來。之後,寇維克斯的 士兵衝進房間,發現了三個瑞斯反抗軍與貝爾蓓的屍體。艾拉達力與最近被他找到的俘虜塔卡拉一併消失無蹤。寇維克斯微笑著,他並對此一點也不擔心。



在寇維克斯成為瑞斯空間的新統治者後,一些事情被改變了。格利文繼續著他身為掠奪者號指揮官的職務,並渴望著殺死傑拉爾德·卡帕軒與塔圖姆牛頭人坦格爾 斯。爾泰則被送去了非瑞克西亞,並被改造為一個以生命本質來施放其黑暗法術的四臂生物。寇維克斯上百倍的增強了自己的力量,並很快會成為多明納尼亞的統治者。而瓦拉司,這整個國度中曾經自傲無比的統治者,被當眾處死。



格利文在這段時間裡一直居住在瑞斯,直到每個服務於非瑞克西亞之人所等待之日的來臨:用瑞斯覆蓋到多明納尼亞之上以提供侵略的通道。在第二波大侵攻中,格 利文與天羅城塞一起抵達了寇維克斯位於烏爾博格的故鄉,他繼續靜靜的在空中巡視著自己的家。而當在瑪凱迪亞得到增強的晴空號,意圖摧毀天羅城塞而進來之 時,掠奪者號將不再是其船員的夢魘了。但維克黜人格利文仍然無法允許一些事情。


掠奪者號帶著殺意衝向晴空號,而格利文感到一股從沒有過的想法滲入了他的心裡。維克黜人格利文已伺候了三個大魔將並充當他們的傀儡,而就算到了現在也與以 前沒有什麼區別。多明納尼亞之主寇維克斯,現在仍然擁有維克黜人格利文的身體。作為一個瑞斯士兵的主人,格利文衝向了晴空號,幾乎殺死了它後面的炮手·地 精待童斯奎。但這一次,卻並非是他所期待的戰鬥。



當他的士兵與晴空號的船員們交戰時,格利文大步走向他等候已久的戰鬥。在自從進入瑞斯以來從沒有如此狂熱的晴空號上,格利文與坦格爾斯展開了戰鬥。但是, 在寇維克斯的控制下,格利文無法展現出最佳的狀態,因此無法與被非瑞克西亞人改造過的牛頭人對抗。在詛咒了他一生的脊椎被切斷之後,戰死的維克黜人格利文 投向了被毀滅的掠奪者號,一併撞毀在了天羅城塞的頂上。



格利文至死都與他在世時一樣:在一個殘忍的主人手中得不到半點安寧。而這個傀儡借由火炎擺脫了成為另一個玩型者手中的新玩具的宿命。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