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作者:Eidtelnvil
譯者:不詳 請知情者告知

出生地 未知
出生時間 未知
死亡時間 活著
生命形態 旅法師

「黑暗盲目的鹼水啊!留意我與你約束的意志。」~拉席克之儀式的序曲


魔鬼、游民、因邪惡產生的混沌。這是每一個多明納尼亞世界的居民在聽到拉席克之名後非常容易聯想到的事情。拉席克非常的古老以強大,他通常被稱為暗夜行 者。儘管拉席克可能掌握著整個多元宇宙中所有的邪惡,但卻沒有人知道他是何時出生,只知道他是在冰雪時代開始前的某個時間成為了一名強大的旅法師。拉度克精於操控,喜歡扭曲那些邪惡或愚蠢之人的命運以足以完成他的命令。


Leshrac1.jpg  


在兄弟之戰的末期,拉席克曾存在於十二世界的碎片之中。在大洪水結束了戰爭之後,導致了拉席克無法離開變成了監獄的這十二個世界。不過他會找到一些新的玩具來幫助他解決這個問題。

拉席克首先將自己變成一個隸屬於Marton Stromgald麾下的老士兵,他所在的奇亞多朗王國是泰瑞西亞成為被凍結的荒原後最強大的王國。感覺到這位年輕士兵身上散發出來的黑暗力量越來越強 大,拉席克開始對Marton的新力量進行調查,發現他的力量全部都來自於一個血紅色的指環。如果之後拉席克沒有遇上另一個強大的旅法師,也許他就會對這 個強大男人的死冥術力量失去興趣。因為這時泰維司·剎特也在為尋找一個新玩具而進行著計劃。於是,拉席克搶在剎特之前出現在這個強大的人類面前並與之做了 一個契約。拉席克與剎特將保證Marton的計劃不會被其他旅法師所妨礙,因為他將用其屬下的不死軍團摧毀整個大陸。雖然不知道拉席克是否會從泰瑞西亞大 陸上人類的毀滅中得到什麼好處,但他絕對不會拒絕大量的死亡。於是拉席克、剎特以及這位新的死冥術士一起用瘟疫折磨了泰瑞西亞上百年之久。同時,年輕的死 冥術士變得僅在白天才與人談話,以避免他的奴才在夜晚打擾他。他再生成為了林杜。


林杜繼續大量增加著死者的數目,並定居於一個由從前機械之神基克斯牧師所住的修道院所改造的城堡之中。他將這座城堡更名為Tresserhorn,並污染 了Ronom湖以令其能夠提供黑色法術力,林杜的惡名漸漸的在奇亞多朗、寇維以及索地威的相互征戰中不斷傳播開來。的確,幾乎沒有人能夠阻止林杜,因為每 當這三個國家中的一名勇士戰死時,他就會在林杜的讚頌中再度悲鳴著爬起來。拉席克的歡樂逐日增長,而這個大陸上陷入苦惱中的人類則漸漸的走向滅亡。


「黑暗的來臨是否會將引起山崩並將丘陵熔化?林杜,與你的敵人們一起分享這片美景吧,而他們將會就此枯萎。」


拉席克繼續操縱著林杜滿足他那黑暗的需求。而泰維司·剎特則失蹤了,可能他被關在了一個冰海之下的監獄之中。一天,拉席克發現林杜被一個名為Jodah的 人所幹涉,這是一個比林杜本人還要古老的法師,並有著難以想像的力量。林杜沒有能夠操控Jodah,於是只有召喚拉席克來摧毀這個古老的存在。拉席克對於 林杜的失敗開始感到厭煩,於是派遣了自己的奴才們代替自己去對付Jodah。結果Jodan召喚妃雅麗茲逃出了Tresserhorn,這令拉席克勃然大 怒,於是他將林杜的肉體進行了改變,給予了他長角與利齒。


「我瞭解你,林杜,從你的脊椎到你那空洞的心靈都瞭解。我瞭解你的秘密以及你想用來保護自己的那個黑影。要明白這些事,肉蟲——我能以一時的興致將你心中 的那個存在給剝離掉。你就是這樣可笑的活著,你是一個肉蟲,屬於我的肉蟲,而你將發現我所找到的東西。你是我最好的玩具、畜牲。也許你已想到,我從我的玩 具那裡得到了很多煩人的事情。冒著令我不快的危險將會令你受到比這更可怕的事情。」


拉席克繼續著對林杜身體的改造,而這時妃雅麗茲出現了。作為另一名強大無比的旅法師,妃雅麗茲是范得賀恩的森林女神。妃雅麗茲請邀請拉席克與泰維司·剎特 參加於虛無之月上舉行的旅法師會議。拉度克與剎特非常困惑於來自這個剎特最大之敵的邀請,不過他們同意加入……當拉席克與剎特抵達虛無之月時,發現這裡聚 集著大量的強大旅法師。在其中有著Faralyn,另一名對多元宇宙有著邪惡企圖的旅法師。在其中還有泰瑟與他的愛人克麗斯汀娜。泰瑟是所有人曾見過的最 古老的旅法師,甚至可能比多明納尼亞還要古老。克麗斯汀娜並不像其愛人一般古老,但與泰瑟一起在十二世界的碎片中不斷的尋找著解放的方法。站在泰瑟身邊的 是太古巨龍Rhuell。最後一位則是Ravidel,一位出於高尚目的而向Faralyn學習的學徒。


Leshrac4.jpg  


林度在會議中,妃雅麗茲與一些關心時事的旅法師討論了關於碎片以及多明納尼亞氣候下降的問題。一些人不知道多明納尼亞身處冰雪時代的日子會一至持續到十二 世界的碎片被摧毀為止。而妃雅麗茲提出利用即將接近多明納尼亞的不穩定空間Shandalar的力量來完成她的計劃。這個計劃將藉著Shandalar來 導致十二世界之碎片的破壞,終結旅法師們被監禁的日子。於是,熱血沸騰的旅法師們很快開始以此目標努力工作。而拉席克與泰維司·剎特則暫時消除了彼此的敵 意,最終一起殺死了Rhuell和Ravidel。在他們死後,旅法師們發現他們的生命能源被利用成長為一個巨大的次元洪流。Faralyn使用他的強大 力量創造了一個能夠逃出碎片的暫時性通道。而憤怒的拉席克則尾隨而去。

日復一日,林杜的力量已經成長到了頂點,而他也展開了操控泰瑞西亞的最後之戰。但不幸的是,Jodah聚集了一股由奇亞多朗與博都維亞山脈附近的野蠻人組 成的大軍。在林杜與Jodah之戰的高潮階段,林杜失去了自己手臂與他那強大的指環。而就在這時,妃雅麗茲完成了她的計劃並成功的摧毀了十二世界的碎片, 並讓拉席克在Jodah對林杜進行最後一擊時將其召喚到了Shandalar之中。


「喜歡你這小小的寒冷世界吧。我現在就住這裡。」


當在多明納尼亞上的林杜不死軍團群龍無首時,拉席克設法將它們當中最優秀的一部分也運到了Shandalar裡。而同時,泰維司·剎特似乎也從放逐中回 歸,並打算完成其主人的計劃。利用林杜的軍隊,拉席克和剎特得以面對Shandalar守護者·旅法師Sahrmal,但卻無法擊敗他。在這一系列的事件 中被削弱力量後,拉席克離開了剎特與林杜,獨自逃到一個附近的空間中以恢復實力。


Leshrac5.jpg  


拉席克的休息是短暫的,泰維與Ravidel追蹤著他並找到了他的藏身之處。三個旅法師大戰了很多天,當拉席克擊倒了Ravidel時,被激怒的泰瑟令戰 鬥很快的就以拉席克被擊敗而結束。不過,泰瑟沒有殺死拉席克,但他也不會讓這傢伙繼續去蹂躪多元宇宙。於是泰瑟將這個徹底邪惡的傢伙關入了一個適合他,且 同樣極端邪惡的地方:非瑞克西亞。

因為沒有向約格莫夫展示他的秘密,所以拉度克被關在七重天進行永久性的拷打。在這裡的數百年歲月裡,拉席克的肉體不斷的被研磨者撕成碎片,但又很快的令其 皮肉治癒以應付更多的拷打。最終,泰維司·剎特設法進入了非瑞克西亞並將拉席克從無邊的痛苦中解救出來。不過,在非瑞克西亞的這段時間將拉席克完全的改變 了。他的眼睛不再閃耀著憤怒的紅光,換而代之的則是放射出蒼灰色的光芒。


拉席克現在的下落沒有人知道。也許他會選擇回到多明納尼亞,因為不知道有哪個空間能夠允許他的存在。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這位暗夜行者的歸來一定會造成更大的混亂。



 

惡魔、混亂、恐怖、邪惡,當多明那裡亞的人們聽到拉席克這個名字的時候,所有這些形容都很容易在腦中浮現。難以置信的古老 和力量,就是對這個惡魔最好的描述。的確,拉席克就是用絕對的邪惡去征服多元宇宙的。我們不確定拉席克誕生於何時,唯一確定的是他把他的力量提升到旅法師 水平是在the Ice Age開始不久之前的事情。他在整個多元宇宙肆虐、橫行,把無盡的扭曲魔法和混亂力量帶到宇宙的每一個角落。


拉席克穿梭在多元宇宙中,宇宙中各時空都是他造訪及征服的目標。終於這個惡魔旅法把目標鎖定在了一個擁有著豐富魔法資源的時空斷片,拉席克邀請多元宇宙中 擁有著毀滅性力量的頂級惡魔旅法Tevesh Szat和他聯盟。這兩位威震寰宇的惡魔旅法僱傭了Lim-D l這位強大的死靈巫師創造出一個龐大的亡靈軍團,但是拉席克並不知曉,Lim-D l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被一個叫做Jodah的強大魔法師所控制。旅法師之戰爆發了,旅法師正義的捍衛者Kenan Sahrmal成功粉碎了拉席克意欲成為亡靈之主的陰謀。


拉席克只得借助Tevesh Szat和Faralyn兩位頂級旅法師的力量撤出該時空斷片。


拉席克邪惡的征服計劃落空,這位惡魔旅法回到了多明那裡亞,不走運的是他在那裡碰到了又一位擁有最頂級旅法實力的傳奇法師Taysir,Taysir把拉 席克關進了多元宇宙中最臭名昭彰的非瑞克西亞。不知經過多長時間,這位惡魔旅法成功擺脫了非瑞克西亞的惡魔監獄,並加入到了第二次旅法師大戰之中。此後很 長一段時間沒有誰知曉他的下落,直到多明那裡亞面臨被毀滅的時候。


為了阻止尼克波拉斯的瘋狂復仇,夜幕明神通過精神意念和拉席克對話,希望他能幫助自己抵擋尼克波拉斯,拉席克答應了。交換的條件很簡單:夜幕明神的強大黑色魔法面具。


拉席克實施他計劃的第一步就是拜訪旅法師Jeska,拉席克來到了Jeska的居住地Otaria。這位惡魔旅法向Jeska提出了夜幕明神的共盟計劃, 但是Jeska拒絕了。此舉惹怒了拉席克,他用夜幕明神的強大面具控制住了Jeska的思想。拉席克命令Jeska用Radha那超自然的魔法力量去關閉 Yavimaya和Zhalfir之間的時逢。這樣一來就能成功困住泰菲力和他的朋友們。


當拉席克在馬德拉準備伏擊尼克波拉斯的時候,這位惡魔旅法亮出了他最後的王牌。利用夜幕明神的面具,他把Jeska自身擁有的強大的消耗敵方黑色魔法的能 力吸收到自己身上,此時,拉席克覺得他自己便是整個多元宇宙最強大的旅法師,而且足以擊敗即將到來的太初龍旅法尼克波拉斯。當古老的龍族旅法回歸馬德拉之 後,拉席克打算讓Jeska作為對抗尼克波拉斯的前鋒,但是Jeska再次拒絕了。顯然事情並非如拉席克所願,他並沒有能完全控制Jeska。拉席克和尼 克波拉斯施展各自的魔法和力量在Talon Gates展開激戰,拉席克麻痺了尼克波拉斯讓這位龍族旅法暫時不能施展力量,然後用Jeska那消耗敵方黑色魔法的能力腐蝕尼克波拉斯的身體,表面上似 乎拉席克佔盡上風。


拉席克和尼克波拉斯從一個時空打到另一個時空,太初龍的鱗片一片片的掉落在每個戰鬥過的地方(包括Ravnica, Kamigawa, Mercadia,Ulgrotha等時空)然後他們又打回多明那裡亞,在這裡拉席克準備最後的一搏,這位惡魔旅法使出了他的殺手鐧——夜幕明神的面具。


然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幾秒鐘過去了,拉席克並沒有看到他最終期望的尼克波拉斯的死亡,反而卻被尼克波拉斯尾巴處殘留下來的巨龍骨骼刺穿了自己,這個時 候尼克波拉斯拿出了真正的夜幕明神的面具,這是他很久之前戰勝夜幕明神時得到的,這個面具要比拉席克手中的那個威力大出太多。握著夜幕明神的力量之源,尼 克波拉斯馬上恢復了元氣,並一舉擊敗了拉席克。幾分鐘之後,尼克波拉斯用夜幕明神的面具吸收了拉席克的力量,用它關閉了馬德拉的時逢。一代絕世惡魔旅法的 命運是否就此終結?後來他是否逃出了尼克波拉斯的控制?一切的一切還是讓我們在今後其他的故事中拭目以待吧!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