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地:多明納尼亞,泰裡雷西亞大陸

出生時間:5300 AR至-4300 AR之間

死亡時間:沒有死亡

生命形態:索藍人          

  機械之父、無形者、暗黑之王、隱匿者、廢墟之主。幾乎在多明納尼亞的每一種文明中,他都有著不同的命號。賓納尼亞人相信他是一個殘忍的怪物,他有能力使他注視的東西燃燒起來。瑪凱迪亞人將其尊崇為一名仁慈的領主。新阿基夫學會把他的名號視同其它的秘密一般進行研究。魯-諾蘭人則將其視為他們過往歷史上的陰影而懼怕他。他就是這樣一個人物,甚至更加強大。在多明納尼亞這個世界的故事中,沒有人能夠比他更加的可怕。所有的國家都忌諱他的真名。他們的恐懼是有理由的。因為他是約格莫夫。


這位非瑞克西亞之神在出生之時僅僅只是生活於索藍人,多明納尼亞歷史上最強大的種族統治下的一介凡人。在克撒轉生為旅法師之前的2000-5000年 這段時間裡,約格莫夫將他的一生傾注於用各種途徑與可能來治癒人類的身體。約格莫夫相信人類是由極其複雜的各式器官構成,並且所有的疾病或生理缺陷都是由 細菌和病毒構成,而不是因為惡靈所致。但是,如此的天才導致他不可抑制的產生了對於力量的渴望,以及相信自己能夠獨自征服一切的念頭。不久,因為約格莫夫 在醫療研究上的成果過於激進而導致了他被索藍帝國給驅逐出境。並且帝國決定永遠不撤回這項裁決。在這一天,他們便被約格莫夫所記恨。  

E711B11EDFD648EDA70B627E5171DEEE.jpg  

約格莫夫在大陸上四處漂泊,擴展著他的視野。他旅行到非常遙遠的地區,進入到一個叫奧林.迪普斯的矮人王國並在這國家中散佈一種以矮人為寄主的惡性瘟疫。逃出那個國家後,約格莫夫繼續他的旅程並來到了亞格斯大陸的森林之中,在那裡他與精靈女祭司艾爾森德里爾.雷 德門德里爾以及她那訓練有素的軍隊保持著距離。然而,約格莫夫還是在精靈之中散佈了一種致命的病毒並要求對方用贖金來換取治療。但是在得到贖金之後,約格 莫夫卻背信棄義的悄悄離開了亞格斯大陸。接下來,這個未來的神又在塔爾魯安牛頭人中釋放出一種致命的瘟疫,讓他們在這瘟疫的效果中病態的眩暈。當約格莫夫 到達傑姆拉時,他在統治著那裡的貓戰士之中散佈了一種可怕的狂犬病。然後又在古拉圖.梅夏的人類中隨興所致的四處放毒。他的下一個受害者是統治著凡爾西諾的族長,那可憐的傢夥同意到約格莫夫的房間中接受治療,但卻在之後被其肢解。


  這些殘暴的行為都是沒有意義的。他真正要報復的是所有索藍帝國的人。這時,約格莫夫聽到了關於另一個索藍天才格拉西安的傳言,那是 將約格莫夫驅逐的人之一,格拉西安得了一種沒有人能夠治療的疾病。據說,一個患病的人用一個受損的水晶石在格拉西安的實驗室中攻擊了他。約格莫夫明白只要 他能找到這種怪病的原因並治好它,自己的放逐裁決就會得以收回。於是他笑著走向了索藍人的首都——翠鳥城。


到達翠鳥城時,約格莫夫將自己偽裝成一名穿著破爛長袍的乞丐,好像他只是一個來到索藍的外地人。但他將成為一名元老、一名統治者、一名神祇。 在翠鳥城的大門之前,瑞貝卡等候著他。作為整個索藍的總建築師及患病發明家的妻子,瑞貝卡非常卑微的迎接著約格莫夫。幾乎是立即的,約格莫夫愛上了這位美 麗的建築師。他從瑞貝卡口中得知了由她所建築的這座城市的秘密。翠鳥城是一座欣欣向榮的大都市,而它本身則更加神奇。整個城市都是由一種被稱為能量石的革 命性新科技來作為能量來源。這些能量石一旦開啟,就能夠永遠作用下去,雖然很昂貴,但它可以令日常生活更加的方便。約格莫夫早在格拉西安患病之前就知道了 這些,他早已經發現了如何用這些能量石作用於索藍人的生活。

20294648CD694FF8B1C6AB88BD278FFA.jpg  

「你說你被我所吸引,那麼這個城市將會是你的。而我現在則被你所吸引。」


  兩個人來到格拉西安的病床前,發現他並不會因為一個很久之前被流放的男人可以治好他而感到高興。不過約格莫夫沒有沮喪。他會不擇手段的找到治療方法。格拉西安這個人的生命對於他來說一點意義也沒有。他將找到治療的方法並利用它爬到權力的頂峰,讓索藍人在他的面前卑躬曲膝。


  約格莫夫瞭解了病源,它被他稱為肺結核,一普遍猖獗於致命洞穴中的疾病。這些洞穴存在於翠鳥城之下,從前是索藍人的地下監獄。這裡 居住著過去犯人們的後代,他們之中的無罪者遠多於有罪者。約格莫夫進入這個叛逆的洞穴,固定的觀察某一個特定的對象。這些危險的激進分子用受損的能量石做 成一把粗糙的小刀攻擊了格拉西安。而那個犯人顯然患上了一種病,和讓那位索藍天才備受折磨的病也許是同一種。在約格莫夫殺死了洞穴中的一名戰士而獲得這些 人的敬畏之後,一個小男孩把他帶到檢疫洞穴,在那裡躺著患病的基克斯(這個名字在多明納尼亞和非瑞克西亞的故事中將會相當的令人難忘)。


「我是士兵還是醫生——這對你來說並不重要。它僅僅關係到我的注意力會放到哪些人身上。你在擔心我會不會計劃殺了那個男人?在此之前你應該擔心我會不會殺了你。」 

38C7E73505F34841BF946624459EC52E.jpg

 約格莫夫將基克斯從洞穴中帶到格拉西安的醫務室裡。他觀察著他們被肺結核折磨時的情況,以及接近能量石時所受到的負面影響。這些觀察結果尚需要一段時日,而這時,一座由瑞貝卡本人設計的巨大城堡——宏偉的索藍神殿揭幕了。索藍神殿是一個巨大的成功,但是它也減弱了索藍人的謙遜。他們試圖使自己成為神一般的存在,索藍人不知道自己利用這種新能源來達成他們的目的會帶來如何的嚴重後果。而歷史告訴我們,沒有任何事情能夠比約格莫夫所做的更加可怕。


  幾個月後,約格莫夫搞清了疾病的原因。肺結核是因為直接接觸能量石所致。有時,隱藏於能量石中的危險輻射會降低人類的免疫系統,使 患病的格拉西安、基克斯以及其他病人產生致命的病變。約格莫夫與瑞貝卡、格拉西安和基克斯分享了他的發現。瑞貝卡感到恐懼,格拉西安對此義憤填膺,約格莫 夫暴怒不已,基克斯則只是在一旁大笑。約格莫夫指出因為致命洞穴位於翠鳥城之下,所以大多數能量石都在那裡面產生著輻射。這也是肺結核會在致命洞穴中蔓延 的原因。幾天後,狂怒的基克斯失蹤了。


  現在,約格莫夫和瑞貝卡對翠鳥城的議會公佈了他們的發現。並認為他們的行為非常不合適宜。議會的人感到憤怒,那個被蔑視的醫者已經 從流放中回到了他們美麗的城市,並製造無根據的謠言稱他們的新能源會對人民產生有害的負作用。在格拉西安的建議下,一個表決團為了流放約格莫夫而被召集起 來。約格莫夫對此保持著冷靜。他請求組成一個由醫者和學徒組成的小組來幫助他對肺結核進行更加深入的研究。索藍表決團答應了約格莫夫的請求,但是最終痛苦 的發現他們需要這些醫者的研究報告,於是約格莫夫的放逐裁決被收回了。


  幾天後,約格莫夫的醫療隊發明了一種的藥品。雖然個藥品不能完全治療肺結核,但是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防止它繼續蔓延。而他們的研究報 告還要過一段時間才能拿出來。這時,一個叛亂正在醞釀之中。基克斯成為了致命洞穴的主人,所有人都發誓要令翠鳥城因為它的罪惡而付出代價。鬆懈的翠鳥城守 衛給了他們成功的一絲希望。約格莫夫發現這是一個難過的好機會。他綁架了一個患有肺結核的叛亂者來察看新藥品的效果。醫者們被作業結果給嚇著了。這個作業 不僅會停止疾病的傳播,甚至還可以使病情好轉。那位患病的叛亂者雖然沒有被完全治好,不過他情況卻比前幾年要好了很多。這個虛弱的病人感謝了約格莫夫。但 這位未來的神卻在藥品生效之後立即殺了他。


  約格莫夫找了一個飛行座椅前往索藍神殿,在那裡他找到了從在吉克斯與其忠誠的手下攻擊中逃出來的瑞貝卡和其他人。約格莫夫用藥品作為條件要求基克斯停止攻擊。當基克斯注入藥物並發現產生了有利效果時,他同意了約格莫夫的交易。


  經過此事,約格莫夫立即成為了當地的英雄人物。他發現了一種令索藍人民從疾病中解救出來的藥物,他成功的阻止了致命洞穴的叛亂,他的辛勤工作不僅解救了索藍人民,也解救了致命洞穴中的人們。整個城市打心裡感激他的作為。他一個接一個的受到各種機關的宴請。


  藥品在索藍和致命洞穴的一般病人身上起到了很好的效果。但是格拉西安,幾乎被病魔折磨到了死亡的邊緣,甚至連藥品也無法作用。疾病 開始侵蝕他的精神,他漸漸對自己的妻子越來越不滿。因此,瑞貝卡離開了自己的愛人而投向了約格莫夫的懷抱。過了幾年後,約格莫夫沒有(可能是他不願意)找 到根治疾病的方法。藥品的效用開始降低。城裡的醫者們也不再受到約格莫夫的控制。成千上萬的索藍市民被送入到檢疫洞穴進行醫治。僅有數百人被允許離開。

  在一次與瑞貝卡的晚餐上,約格莫夫遇到了患病的格拉西安。格拉西安的精神現在分裂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屬於肺結核,一部分屬於曾經 的天才。他洩露了他開啟新世界大門的計劃,那個無窮大的世界裡充滿了無數被啟動的能量石。這件事聽起來很荒唐,但聽起來卻像是真的。約格莫夫在格拉西安用 同樣的理由再次打斷他進餐前沉思了一會兒,而格拉西安則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這樣一來,瑞貝卡開始變得關心起自己丈夫的健康,而約格莫夫則開始關心起瑞貝卡。不管怎麼說,幾個月後瑞貝卡就完全的被約格莫夫所征服。但,這個遊戲也進行太快了。因為約格莫夫從來只關心他自己。


從傑姆拉進行了一段旅行回來之後,約格莫夫建議翠鳥城議會將檢疫洞穴中的瀕死者從翠鳥城中釋放出去。但因為不滿意於約格莫夫的藥物,他 們離開洞穴後就儘可能的讓更多的索藍人患上肺結核。約格莫夫下令讓翠鳥城的守衛組成分遣隊進往阻止這些被放出去的病人。這個醫生非常熱衷於碾碎那些病入膏肓者的餘生。


  一天,一切都變了。約格莫夫開始尋找遠離死亡和變成神靈的方法。在徹底調查了格拉西安的病體之後,約格莫夫發現這個天才曾經與術士 有過一些接觸。約格莫夫找到了那個曾和瀕死的格拉西安會過話的女人,她隱藏著相當強大的力量。這個女人,迪菲德,被他大膽的確定為一名旅法師,一個可以和 神一樣支配魔法的人。約格莫夫故意懷疑她,令其不快。這位女神立刻將約格莫夫傳送到了一個名為菲魯里亞的遙遠世界來證明她的話是真的。這件事對約格莫夫來 說相當有利,他藉著這名女神又一次博得了全城市民的支持。很快,他認為自己將會支配所有的存在。


  「我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不久之後,從致命洞穴中爆發了第二次叛亂。這一次,翠鳥城有了充足的準備。約格莫夫掌握了一股足以對抗外來攻擊的軍事力量。而醫者們為守衛們裝備上了能量石長予和鎧甲,他們很快的就破壞了入侵活動。


  基克斯第二次的謀反又失敗了,翠鳥城的公民將約格莫夫推崇到了民族英雄的高度。他幾乎治好了肺結核病,他成功的擊敗了索藍的敵人, 他得到了基克斯永遠的忠誠。而這時約格莫夫又得到一個新的成果。他發現這種疾病僅僅只是削弱人體的免疫系統。如果他能用更好的器官放入人體內,或乾脆完全 用人造物來代替,就可以完全阻止這些疾病。他發誓要剷除所有的疾病,甚至包括最大的疾病:死亡。肅靜的民眾驚訝的觀望著。約格莫夫將會使所有的索藍人成為 不朽,他將會讓他們成為神。


  就在約格莫夫開展他那登神之路的計劃時,過往的舊帳卻前來騷擾他。一個由矮人、精靈、貓戰士、凡爾西諾、牛頭人以及野蠻人組成的聯 合軍團接近了翠鳥城。他們指控約格莫夫在過去曾犯下的罪行,那甚至將會遺害多明納尼亞上每個種族的後代達數千年之久。而矮人們則發誓約格莫夫將會把索藍人 帶上毀滅之路。表決團決定再度放逐約格莫夫,可又一次的失敗了。聯合軍團離開翠鳥城之後立刻向索藍帝國宣戰,而更壞的是,幾個索藍城市——羅沙諾、溫格圖以及西格諾改變了立場與帝國為敵。約格莫夫公了軍事禁令。一場內戰將在數天內爆發。


  幾天後,格拉西安和瑞貝卡向迪菲德申訴,要求釋放被禁錮的索藍元老們。「為了他們的善良?」約格莫夫說道。瑞貝卡立刻轉為指控約格莫夫沒有信守把格拉西安醫好的承諾。約格莫夫則認為他只是說他在治好格拉西安前會不休不眠而已。然後,他便發誓說他將為了娶到瑞貝卡而奮鬥至死。隨後,約格莫夫卻又命令將格拉西安送往致命洞穴與其他的病人放置在一起。


  約格莫夫知道他想要統治這個帝國不能沒有迪菲德的幫助。她可以讓他見識到其它的世界,他能夠在這其中找到一個未開發的空間,足夠把整個索藍安全的轉換進去。這個世界將會完全的由約格莫夫本人來統治。迪菲德為了尋找這樣一個世界而外出並成功歸來。


  這個世界為了變成約格莫夫的帝國花費了九千年的歲月。它將成為所有世界中最為惡劣與恐怖的存在。不過現在,它仍然還是一個美麗的天 堂。約格莫夫,瑞貝卡以及迪菲德觀察著它的詳和與美麗。這個世界是完全空洞的,由八個層面與連接著最外面的一層組合而成。這一個人造的空間是由一名龍族旅 法師創造,這個空間不需要陽光和下雨也能夠繁茂生長。它的第八層由純粹的能量組成,可以為整個空間提供無窮的熱量。它有著成千上萬種巨大且由機械構成的溫 和人造生物。約格莫夫將首先使用這個世界來治療肺結核,然後克服死亡,並最終統率這個世界將整個宇宙納入手中。約格莫夫需要找到一種可以根治肺結核,這種不斷折磨其人民的疾病的方法。他將在這個空間內活動,將它轉變為一個新世界。他將這個世界命名為非瑞克西亞。多明納尼亞將會在接下來的九千年之中因其而驚恐懼怕。


「它將成為一個革命性的世界。它的名字就是非瑞克西亞!」


  約格莫夫全身心的投入到改造新世界之中。藉著幾乎不可能從中倖存的能量潮流,他完全進化為這個空間的至高神。利用格拉西安的設計方案,約格莫夫打開了非瑞克西亞與致命洞穴之間的傳送門,並將成千上萬驚恐萬分的索藍病人拉入非瑞克西亞。


  「我實現了我的夢想。我將會改變所有的世界,我將會改變整個宇宙。歡迎光臨,我的孩子們,歡迎來到非瑞克西亞!」


  約格莫夫利用他新建的傳送門回到了多明納尼亞來找到瑞貝卡,她請求約格莫夫為她病危的丈夫做點什麼。約格莫夫告訴瑞貝卡一種新的治 療方法正在設計之中。這種方法通過複雜的移植手術將未啟動的能量石放入人體之內,從而使導致肺結核的危險輻射流入到能量石之中,將這樣的能量石取出並隔離 之後,人體就會完全康復。同時,他還發現索藍人在非瑞克西亞第五層那閃爍的油池中浸泡之後會變得更高,更壯,更健康。格拉西安沒有聽進這些話,他指責約格 莫夫正在企圖控制索藍帝國。


  約格莫夫對瑞貝卡說之所以拉格西安到現在還沒有能夠被治好,可能是因為一塊能量石的碎片至今仍然殘留在他的體內。約格莫夫撥出了那塊碎片,然後在瑞貝卡的驚叫中將一個未啟動的能量石放入到她丈夫的身體裡。


  在前線,戰局的發展出乎了約格莫夫的預料之外。奧裡森城屈服於敵人而加入到對方的陣營。法恩諾城則被叛軍的艦隊從地圖上徹底的抹殺 掉。這是段令約格莫夫感到十分不快的時光。叛軍的力量空前高漲,他們全數集結湧向翠鳥城準備進行最後一戰。而約格莫夫的軍隊則將與他們在梅格海頓峽谷相遇。


  「沒有任何敢於反抗我的人將會在這場戰鬥中存下來。」


  約格莫夫利用他的空中艦隊轟擊著對方的地面部隊。從法恩諾城一戰中被收繳的射線炮將這些飛船統統打了下來。約格莫夫憤怒的釋放了他 隱匿許久的陷阱與神器生物。但他的沙蟹獸被精靈們的魔法給擊潰了。約格莫夫沉著的再將他的翠鳥城守衛隊派遣出去,但卻在叛軍中受到了極大的傷亡。這些守衛 在精靈的魔法面前簡直是不堪一擊。約格莫夫動用了他的最後王牌,兩隻巨大的機械巨獸。但它們卻被格拉西安所設計的螳螂引擎輕鬆的擊敗。約格莫夫不得不從峽 谷中撤退,並朝向索藍的虛無法球而去。


  虛無法球控制著所有索藍的神器防衛力量,將會成為約格莫夫對抗叛軍的巨大優勢。約格莫夫用他的非瑞克西亞軍隊攻擊著法球,而指揮者 正是基克斯。這些生物參一度是人類,但現在已經變為了新種的生物。通過非瑞克西亞的爍油和約格莫夫的改造,這些可憐的人已經變成了只知殺戮的怪物。虛無法 球瞬間便被攻下,而非瑞克西亞人為了渴求更多叛軍的鮮血而衝向了梅格海頓峽谷。


  約格莫夫發動了虛無法球的引擎將其發射到空中,將索藍叛軍的每份資料輸入其中進行再次改寫。這使得叛軍的神器生物立刻倒戈相向。然 後約格莫夫釋放出法球中純粹的白色法術力資源,將它們引向叛軍,屠殺著戰場上的每個人。這使得從地面攻下翠鳥城成為不可能。這時,約格莫夫卻發現法球仍然 在不斷上升,他只有派遣一個艦隊去跟著它。最終這個法球進入到天空之中,成為多明納尼亞的新月亮。


  約格莫夫帶著兩支索藍艦隊回到翠鳥城。他發現瑞貝卡陷入了一種狂亂的狀態中,不過很快就被約格莫夫的鎮定劑給安撫下來。隨後他返回 非瑞克西亞,再度與整個空間溶為一體。但是他的沉思卻被旅法師迪菲德打斷了,她要他立刻停止自己的行動。她說她已經將索藍元老們安置到了遠離約格莫夫禁令 的地區。約格莫夫對於迪菲德的控制只做了些許的抵抗,但是他告訴迪菲德如果使他遠離非瑞克西亞,所有非人類的人質都會被殺死。約格莫夫脅持他們,肢解他們,再將他們的身體重組為古怪的形態。迪菲德知道她無法解救這些可憐的人,於是便落入到約格莫夫的詭機之中。非瑞克西亞之神刺入了迪菲德的大腦,分散了她的能力使她變為一個凡人的身體。迪菲德的大腦不斷的被用各種方式折磨著,而她卻完全無力反抗他。


  在翠鳥城正在受到敵人艦隊攻擊的時候,約格莫夫回來了。他對敵人的攻擊感到厭煩,於是利用他自己的艦船長劍號發動進攻。但是,一道 來自翠鳥城的射線炮卻擊中了約格莫夫的飛船。約格莫夫是這場災難中唯一的倖存者,並且立即被一名叛軍給發現。約格莫夫攀爬在翠鳥山的峭壁上躲避著精靈軍隊 的搜索。所幸,他的部隊很快就到達。非瑞克西亞人中的高空作業工是專門在山嶺中作戰的部隊,它們成群的攻來。約格莫夫正準備像個屠夫般的進行殺戮時,卻被 一個醫者西諾德認出並被他帶回了翠鳥城。


  在守衛們快速有效的檢查了他的飛船的傷口後,約格莫夫遇到了指揮官基克斯,他殺死了那名涉嫌謀殺約格莫夫的翠鳥城守衛隊長。約格莫 夫命令基克斯把所有索藍市民都送到非瑞克西亞並把他們轉變為怪物。然後他來到致命洞穴,進入到自己的空間中。沿路上,他發現瑞貝卡安撫著她那昏迷的丈夫。 約格莫夫對她注射了更多鎮定劑,並把她帶到了非瑞克西亞。


  約格莫夫為瑞貝卡展示了他那神奇的工作成果,包括迪菲德的苦難在內。他將她帶到第九層,他的內部密室中,並完全的控制了她的精神,同時也讓她知道了他的每件秘密。約格莫夫離開瑞貝卡後便開始進行他用這個空間支配索藍帝國的最後步驟。


  「我們得到了飛躍。我們成為了非瑞克西亞人,我們將會成為神!」


  約格莫夫率領他的醫者軍團攻擊被叛軍佔領的翠鳥城機庫。在打下機庫後,他在一些個別的飛船上加載了能量石充電器。這些炸彈將完全摧 毀所有叛逆的索藍人城市。在這一天,他將完全毀滅索藍帝國並將多明納尼亞緊緊的抓入手中。他在翠鳥城的附近發射了炸彈,摧毀了許多瑞貝卡建築的成果。乳白 色的煙云在整個大陸上橫行,並消滅擋在它前進路上的每一個生靈。而虛無法球將會把所有危及翠鳥城的能量全數吸光。勝利似乎只是時間問題了。


  約格莫夫的飛船在城市的上空巡遊,看著叛軍們的潰敗。在重組了非瑞克西亞人和翠鳥城的力量之後,他加緊了翠鳥城的防禦。約格莫夫命 令他的飛船們前往叛軍的城市並把它們一個接一個的全部消滅。不過,他的攻勢並沒有維持的太久。因為虛無法球上升得實在太高,以至於變得只能吸取少量煙云。 翠鳥城將在數小時內被煙云包圍並被摧毀。更壞的是,索藍帝國將他們的基地飛了起來並逃到了空中。


  約格莫夫對著所有忠於他的人以及敵視他的叛軍都發公了一條消息。他已經為他們準備好了一個世界。只要他們願意臣服於他的統治,他就 會解救他們、改造他們、完善他們。在非瑞克西亞的神奇燈光下與恐怖的死云中,沒有人選擇拒絕約格莫夫的要求。每個人都爭先恐後的跑向非瑞克西亞,約格莫夫 的世界瞬間增加了幾百萬的人口。


  「我在這裡準備好了地方給你們,我的人民——甚至是你們,我曾經的敵人。我為了你們而創造出它,而我也因此成為了一名神祇。只要你們願意進來,我便會將你們也變為神!」


  只有一個人留了下來。瑞貝卡凝視著通向非瑞克西亞的傳送門,手中抓著約格莫夫嵌入格拉西亞體內的能量石。約格莫夫恐懼的望著準備利 用能量石的能量將他永遠逐出多明納尼亞的瑞貝卡,他大聲的為自己辯護並重申著自己對她那不渝的愛意,但是卻意毫不起作用。瑞貝卡緩緩的將手中的能量石放到 了能量支架上。在一陣絕望的吼叫聲中,約格莫夫被永遠密封到了他的世界之中。他的王國變成了他的墳墓。


  狂怒的約格莫夫極度憎恨起瑞貝卡來,並發下毒誓:總有一天他會入侵多明納尼亞,殺死它之上的所有生命,並它佔為已有。然後再逐步控 制整個宇宙。沒有什麼能夠阻止他。這一次,他被從自己的故鄉放逐了出來,並在仇恨的力量中不斷的成長。這使得約格莫夫幾乎變得和神一樣,比任何事物還要偉 大。的確,他成為了最為強大的存在。他變得如同以前所說的那些旅法師一般,但他比他們更偉大。因為他是約格莫夫。


  約格莫夫在自己的世界裡花費了整整五千年的歲月,計劃著報復瑞貝卡與她的世界。在這段時期內,約格莫夫 的軍隊得到了徹底的完善,但是它們還不夠強大。約格莫夫知道肉體如同機械一般,並且可以通過增加更多部件而變得完美。最終,所有約格莫夫的作品都變成了完 美的機械。他創造了龍型引擎、女巫引擎、血之奴僕、斯克魔、撕肉魔、空腹狗群、血色護衛以及番怖裡德。每一種生物都誕生於他統治之下的孩童的夢魘之中。然 後,他還挑選了一群被他稱為惡魔的精英組成核心集團,負責將這些怪物從這個龐大的空間中輸送出去。這些惡魔當中最為強大的是基克斯,他變得和旅法師一樣強 大。而被關押在非瑞克西亞的旅法師迪菲德,在約格莫夫被放逐後不久就遭到了殺害。約格莫夫還創造了潛藏秘探,他們被設計得和人類無異,在非瑞克西亞的大侵 攻發動之前這些密探的作用就是對多明納尼亞進行監視,因此沒有一塊大陸能夠逃過約格莫夫的凝視。


  不過,一個問題開始產生困擾。非瑞克西亞是一個人造空間,是由一個死去很久的旅法師所創造。約格莫夫明白所有的人造空間都會有毀滅的一天,他心愛的非瑞克西亞也不能倖免。約格莫夫必須盡快的攻佔多明納尼亞,並將它改造為適合於他的新世界。


  但是,約格莫夫卻不會為此所困。儘管歷史上這件事存有很多疑點,但約格莫夫還是在某個時期開始建造另一個空間,一個完全由流岩構成 的人造世界。這個世界被約格莫夫稱為瑞斯,它將不斷的成長直到完全膨漲到空間隔壁無法將其包住為止。因此,它將一直熔化周圍的空間並使自己連接到最靠近它 的世界。那個世界便是多明納尼亞;它將會成為約格莫夫侵佔其故鄉的跳板。


  接下來那件事情發生了。而這一天讓暗黑之王等候了太長時間。一道傳送門被打開,兩個人類進入了非瑞克西亞的第一層。約格莫夫命令其 手下的奴才們前往他們的所在並暗中監視他們。這兩個人類,一名是男性,一名是女性,他們萬分驚奇的查看著約格莫夫創造的事物。然後,無形者發現了一些奇怪 的事情。那名男性手中有一個能量石的半片,而那個能量石竟然和五千年前植入格拉西安體內的能量石有著同等的力量。約格莫夫立刻派遣了手下的一名惡魔前去殺 死那兩個人類並搶回能量石,但是那兩人卻成功的逃出了這空間,並關上了他們身後的傳送門。


  大怒的約格莫夫決定製定計划來再次打開那個傳送門。這時一件奇怪的事出現在非瑞克西亞的第一層。他屬下的一些小型龍型引擎不見了。 約格莫夫就此事沉思了一陣子,他發現自己有能力再度開啟那扇大門。因為可以阻擋自己回到多明納尼亞的那塊能量石已經遠離了能量基座。現在,沒有什麼能夠阻 擋他的入侵了。不過閃現引擎仍然處於衰弱的狀態,只能夠將一名約格莫夫的手下傳送出去。約格莫夫選擇了基克斯作為新時代的開拓者。於是這名惡魔執政官離開 了非瑞克西亞,傳送門在他的身後關閉。


  在好幾年的時間裡,約格莫夫都在等候著基克斯的歸來。最後,在幾乎又一個十年之後,基克斯傷痕纍纍的回到了非瑞克西亞。約格莫夫就 像閱讀書卷一般輕鬆的解讀了他的精神。原來基克斯在其手下聚集了一群信仰機械的信徒。他利用這些信徒潛入到周圍領域內的強大國家之中。他發現這塊大陸已經 被改名為泰爾雷西亞,並被阿爾基夫、約提亞、喀洛斯以及法拉吉這幾個國家統治著。在六十年以前,一對兄弟將拉格西安的能量石從它的能量基座上移開。這塊石 頭被分裂成了兩塊半片,各自繼承了格拉西安的兩種意識(病態與天才,即弱能石與強能石)。兩兄弟的其中一人統治了阿爾基夫、約提亞和喀洛斯,另一人則統治 了法拉吉。兩兄弟互相征戰直到所有的資源都被他們消耗怠盡。這兩人進入到連接著亞格斯大陸的森林中,為了爭奪那裡的資源與森林護衛者激戰了三天。最後,一 陣猛烈的魔法風暴摧毀了整個大陸,那兩兄弟也包括在內。泰爾雷西亞變成了一座廢墟。這將是發動侵攻的最好時機。


  約格莫夫允許基克斯把他的多明納尼亞信徒帶回非瑞克西亞進行改造。很快,約格莫夫便在極短的時間內聚集起一股由怪物組成的龐大侵略 軍。但是,變故再次發生,傳送門被關上了。狂怒的約格莫夫把基克斯扔到了第五層,他將在那裡受到永無止境的折磨。隨後約格莫夫設計了大量通向各個世界的傳 送門,卻沒有一個能夠通向多明納尼亞。這個世界已經完全的把他隔離開了。


  幾乎又過了一千年,約格莫夫仍然沒有辦法進入多明納尼亞。而一些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當年那一對兄弟中的一人從亞格斯的大破壞中 活了下來,並轉生成為一名旅法師。更古怪的是,在這個狂人的腦袋裡竟同時嵌著格拉西安的兩塊能量石半片。這個旅法師潛入到非瑞克西亞,並憤恨的認為是它導 致了他弟弟的死亡。這個男人,克撒,騎在一台巨大的龍型引擎上,為約格莫夫的國度帶來巨大的破壞。對於約格莫夫來說,這是無法饒恕的事情。約格莫夫侵入了 克撒的精神,並簡單的擊潰了它。復仇失敗後,克撒帶著一個早期的潛藏密探實驗品,珊珈逃離了非瑞克西亞。


  約格莫夫的生活發生了改變。雖然他仍然是以回到多明納尼亞為目的,但現在在他心裡又多了一個新目標——克撒必須得死。這個人的存在對於他來說是極大的阻礙。這時,約格莫夫知道一個人比他更加的瞭解克撒,於是暗黑之王便將基克斯從永恆的折磨中釋放了出來。


  約格莫夫派出了不計其數的軍隊追殺克撒,他們縱橫於全宇宙以找到他的所在,但每次都停止在他的身後,也沒有辦法勝過他的力量。最 後,約格莫夫的奴才們懷著憎恨跟著克撒來到了一個完全由白色法術力構成的空間。約格莫夫為此而感到噁心不已,他將自己的邪惡思想散佈到這個世界裡,不斷的 侵蝕著它。而這時克撒與珊珈在約格莫夫的奴才們的追殺下也逃到了這裡。約格莫夫發現自己不管怎麼也沒辦法消滅這個世界。因為它是由另一個旅法師,撒拉所創 造的治癒與秩序之地。約格莫夫極度的憎恨它,並想把它的資源納為非瑞克西亞所用。撒拉在意識到沒人可以阻止約格莫夫的入侵後逃出了這個空間。在旅法師醒悟 並離開後,約格莫夫便得以順利的侵入撒拉聖域。


  最後,一個榮光的日子來臨了。約格莫夫感覺到多明納尼亞的大門再度為他打開。不知為何,十二世界的碎片已經被破壞,約格莫夫可以自 由的將他的軍隊送入多明納尼亞進行偉大的侵攻作戰。約格莫夫將他的奴才們派遣到世界的每個角落。但是仍然沒有能夠找到所有麻煩的源頭,旅法師克撒。最終, 基克斯設法找到了約格莫夫的這位宿敵,卻在激烈的衝突中送掉了自己的性命。為此,約格莫夫派出了專門對付旅法師的殺戮機械,非瑞克西亞絕滅獸,但也只是獲 得了有限的戰果。克撒忙碌著集結手中的資源來準備保衛自己的世界,但他將失敗,沒有人能夠阻止約格莫夫。他的奴才們輕鬆的毀滅了賓納里亞人和凱爾頓人的故 鄉,這是在大侵攻展開前所獲得的關鍵勝利。


  終於,約格莫夫瞭解了克撒的基本計劃。瑞斯的大魔將瓦拉斯抓住了西塞,飛空船艦晴空號的船長,並以她為誘餌來引出更多約格莫夫的敵 人。約格莫夫非常欣賞瓦拉斯的陰謀,他感到克撒將會在這場壯大的冒險中插上一手。參加這場冒險的人中,有瓦拉斯的義兄弟,賓拉里亞的戰鬥專家傑拉爾德.卡 帕軒,他是出於一種連他也不知道的目標而被創造出來的。傑拉爾德是以作為克撒獲勝的終級手段而被設計、混血及誕生的。傑拉爾德和與令人驚異的晴空號一起, 將成為毀滅廢墟之主的存在。克撒的計劃非常的卓越但也非常的悲哀。雖然他的眼光很長遠,但約格莫夫手中的王牌卻遠超過了他的想像。


  瓦拉斯離開了瑞斯以追殺被他仇視的兄弟,而瑞斯則因此而陷入群龍無首的境況。約格莫夫選擇了寇維克斯,一個被克撒的基因改造計劃所 產生的烏爾博格貴族成為瑞斯之王。寇維克斯是一個無情的暴君,但卻很容易的被約格莫夫掌握於手中。這個烏爾博格吸血鬼不斷的乞求約格莫夫讓他見到被自己所 殺的天使撒琳妮婭,所以才讓約格莫夫如此簡單的控制著他。約格莫夫令寇維克斯獲得了強大的力量,但這只不過是在塑造一個傀儡而已。


  「這是多麼甜美的血肉之城!血腥之歌,這是那遠古的愉悅!我沉睡了太長時間——為什麼,在這個外表下我可以在數千個世界裡行走,去再興我所失去的歲月!它是我的,對,是我的。又有誰能夠比我更強大?我會把他們全部握於手中,愛撫他們或者碾碎他們。我可憐的小小傀儡。在虛無下退縮,選擇你的主人吧!」


終於,這一天來臨了。在4205這一年,9000年前被逐出多明納尼亞的約格莫夫又回來了,他 將他手下的軍團傾瀉於自己曾經的故鄉中。在這一天,賓納里亞被完全的毀滅,羅堰森林成為了屠宰場,凱爾特成為一團散沙,新阿爾基夫被消滅。旅法師泰菲力遠 離了扎菲爾前往世界的另一邊,他在約格莫夫的面前如同一隻驚恐失摸索的小動物般逃之夭夭。約格莫夫的軍隊主要集中於烏爾博格與喀洛斯,他便是在這裡被逐出 多明納尼亞。而克撒的軍隊,則由傑拉爾德與他的晴空號率領,擊潰了喀洛斯的所有敵軍,永久性的摧毀了在數千年內聯接著非瑞克西亞和多明納尼亞的傳送門。


  當克撒軍為了勝利而歡慶之時,他們卻發現自己突然被數以億計的非瑞克西亞侵略軍所包圍。這全是依賴於約格莫夫的天才所致,他利用瑞 斯把整個多明納尼亞給覆蓋了起來。天帷森林出現在凱爾特的廢墟附近,而處於寇維克斯統治下的天羅城塞則降臨到了烏爾博格的土地上。殘存的多明納尼亞人快速 的將剩下的哨兵與分遣隊重組集結,但是只有克撒的精英戰士們還能繼續戰鬥,他們集中起所有的火力前往摧毀天羅城塞。這些軍隊由艾拉達力,一名天帷精靈所指 揮,他在亞維瑪雅的瑪洛術士幫助下成功的控制了烏爾博格的腐臭沼澤。勝利似乎指日可待,但卻只有約格莫夫知道這一切都不過只是偽裝而已。


  「非常好。現在我知道了你的心思,而你將會屬於我。」


  在最深處的第九層,約格莫夫現在被他的兩個最大的敵人所崇拜著。在他的左手邊是傑拉爾德,他同意屈服於約格莫夫以換服他死去愛人的 復活。而在他右手邊的則是克撒,他因為欽佩與敬畏約格莫夫,並想與其一樣強大而對其效忠。這兩名男子是多明納尼亞上唯一能夠抵抗約格莫夫力量的存在,但現 在卻不幸的崇拜著這位暗黑之王。不過只有一個人能夠實現他的願望。約格莫夫移除了克撒身為旅法師的力量與能力,並命令兩個為了各自的慾望互相戰鬥,直到有 一方死亡為止。兩個人接連戰鬥了數天,完全由體內最原始的嗜血欲所支配,直到最終傑拉爾德擊敗了克撒,並砍下了這個創造了他的人的腦袋為止。約格莫夫允諾 給予傑拉爾德超乎所有想像之外的力量,但這個年輕的男性只想讓他的愛人復活。約格莫夫對這種感情開始感到厭煩。愛是一種弱點,而擁有愛情的生物在非瑞克西 亞完全沒有立足之地。不過,約格莫夫還是把完全復活後的哈娜送給了傑拉爾德。傑拉爾德看著這個偽物,最終明白他所愛的哈娜是永遠不會被約格莫夫所控制的。 於是他破壞了這個偽造的哈娜,立刻從第九層裡逃了出來。


  多明納尼亞被拯救了。非瑞克西亞的攻勢在克撒的干涉下被阻止,天羅城塞也被攻打下來,多明納尼亞大侵攻以失敗告終。每一個花費了約 格莫夫極多精力的計劃都流產了。但這關係不大。約格莫夫是這個宇宙中最終極的造物。每一個被他所創造的生物都知道只有能地痛苦與死亡才能證明他們的生命本 質。所有的非瑞克西亞人在這個完美存在的指揮下將能夠迎戰來自多明納尼亞的挑戰。多明納尼亞人會失敗,而約格莫夫則不會。


  於是,經過了九千年以後,約格莫夫首度穿過非瑞克西亞來到了多明納尼亞。


  一瞬間,成千上萬的人死去了。所有接近天羅城塞的人都立刻的失去了生命,僅僅剩下嘲諷他們生前努力的一具具屍體。約格莫夫利用自己 的力量散佈了大片的黑云將整個多明納尼亞籠罩起來。數億計的死者通過烏爾博格散佈到多明納尼亞的各個角落。約格莫夫伸展自己的觸手將自己的出生地緊緊圍繞 起來,將它慢慢變成一座巨大的墳墓。這個行動一旦完成,他便可以把整個星球都改造成為非瑞克西亞。這時,只剩下四件物體擋在他的面前:渺小的飛空船艦晴空 號,她的指揮官傑拉爾德,克撒那衰弱的頭顱以及銀魔像卡恩。這四個由克撒的計劃所產生最偉大成果聚集到了一起,散發出強烈的光芒。為了消滅約格莫夫,他們 寧願犧牲自己,克撒也會對自己的失敗負上責任。而那位在後來的歲月中易名為蓋亞的瑞貝卡也出來幫忙。幻覺開始在約格莫夫那扭曲的心靈中產生,並使他在瑞貝 卡所完全施放的復仇力量下被晴空號所摧毀。


  然後,他便死去了。全宇宙中最偉大的存在倒下了,不計其數的非瑞克西亞人為之悲痛不已。他們的空間開始出現混亂並幾近崩壞,所有約格莫夫的孩子們眼看著他們的父親離開了他們,而自己的生命也開始遠離肉體。對於多明納尼亞來說,生命將生生不息。而對於非瑞克西亞來說,它的生命已經停止了。約格莫夫走了,而非瑞克西亞在多明納尼亞的另一邊化為了碎片。他們的企圖失敗了,他們將無法再繼續。因為約格莫夫已經死了……


  ……但真的是這樣嗎?多米尼亞的每件事物都是出人意料的,並且也沒有人可以完全確定約格莫夫是否真的死去。一個世紀過後,多明納尼亞經過艱苦的重建工作再度復興了他們的王國,而在一個渺小的大陸歐塔利亞上,一個近似於神的存在——卡若娜正在進行一個儀式。作為一個被人崇拜的神,卡若娜試圖接觸到每一種法術力顏色的神祇,極度渴望的想與他們進行交談。在尋找黑色法術力之神時,得到了來自非瑞克西亞祈禱者的回應,約格莫夫仍然活著。


  「這個世界並沒有接受我。他們選擇了曲解真相。我堅持著自己的信念。我建造了一個可以供他們居住的世 界,而當他們拒絕時,我又創造出一個世界將我的人民帶給他們。我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整個多明納尼亞,並且衷心的歡迎每個最終願意接受我撫摸的生物,但 是他們不相信我。他們將我稱為『破壞者』,甚至要蓋亞擊倒了我!我是一個神,甚至比那還要強大。我很快會再度回來!我是約格莫夫!!」


  之後,卡若娜被三個強大的法師給逐出了多明納尼亞。她被迫行走於各個空間,最終抵達了在百年之後仍然處於碎片狀態的非瑞克西亞。約 格莫夫在受到克撒那充滿恨意的武器攻擊下元氣大傷,只有緩慢的去修復自己的傷口與力量,並熱切的等待著再度踏足多明納尼亞的那一天,而他的宿敵們已經全部死光,他最終將使他那榮耀無限的非瑞西斯之光灑向這個世界……甚至更加遙遠!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