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4b0e5aeb6e5a5b3e5ada9.jpg

 

作者:傑克.凱堔Jack Ketchum

譯者:柯清心

出版社:小異出版

出版日期:2009年111月25日

昨天一口氣把這本書看完,看之前也把(血之書:濺血之章)的(恐慌)這篇看完,在鄰家女孩,由史帝芬金寫的序中寫到,他認為(凱堔是最接近英國作家克里夫.巴克(Clive Barker)的美國作家……指的是其作品的感受,而非故事本身),我看完之後,覺得Jack Ketchum比Clive Barker高明多了,我相對不是那麼喜歡血之書,一來作者學著Allen Poe在故事裡常常在講些似是而非的鬼扯理論,二來Clive Barker有過度敏感病態的性喜好(他是個同性戀),急著在故事裡宣洩那種怪異的性癖好,而且特別喜歡挑起讀者的反感來當作作品特色,這真的讓我不是那麼欣賞這個人。

Jack Ketchum的作品,相當有趣,第一,他寫作並不會刻意賣弄噁心來挑起讀者情緒來達到張力,他在描寫血腥橋段,採取是一種冷觀的態度,由書中的第三人稱敘事者大衛來導引讀者目光,並沒有參雜過多的作者主觀癖好,很多恐怖小說常常可以看到作者試圖加入自己的觀感和好惡進去,說真的讓我看了很反感,第二,儘管整個故事的賣點就是極盡兇殘,如畜生般虐待拷問少女致死的漫長過程,但作者寫的其實是敘事者大衛在事件的過程中的無力感和無助,以及價值觀煎熬的痛苦,讓我看完覺得有蠻多東西可以思考的。

 

大衛應該是本作品最有趣的地方,他處在美國50年代,那種麥卡錫主義盛行,艾森豪時代那種人人自危,襟口不言,自掃門前雪的氛圍下,我認為書中最駭人的地方不是瑪姬遭到凌遲致死的過程,而是那些當小孩子跑去投訴時候,那些知道事情發生卻採取(那是他們的家務事)態度的大人,當整個周圍風氣是如此冷漠無情,放任怪物肆虐,而大衛又是毫無任何發言權力的小孩,那當然是非常煎熬,書中有很多地方在描寫這種情緒,求助無門,只能見著惡事一直重覆上演。另一方面,埋藏在大衛心中那種(想要參與)的獸性也一直煎熬著大衛,讓他遲遲不能下決定是否要採取行動,在各種因素的交雜之下,作者順著他的性格和環境氛圍,讓他變成一個被動的旁觀者,甚至有些時候還變成某個程度的共犯,彷彿在人性和獸性之間拔河。

 

而我覺得本書最能啟發讀者的之處,應該就是~看完之後,能夠體會感受到受到監禁虐待致死,家暴致死是甚麼樣的情況,當一群道德喪盡,只會服從獸性的人,一個找一個來參與這種事情是個甚麼樣子,電視報紙上報導的家暴,凌虐就是這種狀況,看完之後,也許能明白~這樣的事也許正發生在你我四周,而我們卻害怕去揭發這種事,因為我們知道社會和城市的冷漠無情,哪怕自己會像書中嘗試去揭發他們惡行的一個小孩,不但沒人理他,爸爸媽媽告訴他這是別人家的事,還遭到那些迫害者的報復,當一個人嘗試去揭發惡行,但卻沒人理他,讓勇於採取行動的人遭到迫害(這應該是大衛始終掙扎不已,不能採取行動的理由之一),又怎麼能期待會有下一個人站出來呢?

    全站熱搜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