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y-oswalt-3

原文出處

仔細觀察Roy Oswalt今年的投球內容,雖然他的ERA和對手打擊率不太理想,但他的保送數和壞球相當棒,尤其是他的保送數非常少,以及他在三振能力上依舊維持他的水準,雖然他今年至目前為止,投了50多局未滿60局,錯過春訓,中途加入遊騎兵的Oswalt,又在先發與牛棚的位置來回不定,對他的表現看起來是影響不小。

根據文中Oswalt自述,他的速球相當特別,尤其是他的高球,從打者或捕手的角度看他的速球都會比實際上來得低,但實際上是個高球。實際去看Oswalt,不管是近兩年,或是以往技壓全場的時期,他的高球對打者來說真的是個很可怕的球路,是他三振打者的利器,或是常常讓打者在最後一刻發現自己這球根本不好打,打成失敗的雙殺滾地球,或是斷棒,他最殺的時候常常看到,近年他比較難像過往那樣宰制打者,主要原因也如他自己所說,球速是個關鍵,以前95mph+的速球,現在約是90~93mph,但他的控球依然絕佳,他開始改變他的投球策略,開始使用比較多的變速球去攻擊角落,他在速球的掌握上還是很好,但球速沒以前那麼快,或許多少影響到他的高球品質。

文末聽他的所言,他明年會不會再戰大聯盟,可能還是個未知數,無論如何,他當年在太空人隊,一位身高只有六呎的投手,接連投出95~98mph,看似一路上竄的速球摧殘大聯盟眾強打者的身影依然讓我印象深刻,雖然當年那顆速球沒有帶著2004~2005年的太空人隊奪下世界大賽冠軍,但今年他或許還有一次挑戰機會。

另外,真的可以看看他的變速球,真的跟別人大大不一樣。


 

就像許多年過三十,逐漸變成老將的選手。Roy Oswalt也不再是過往那個威力十足的他。這不代表這位35歲的右投手已經無法擔任先發的工作了。他仍然是個有壓制力的投手,當然,他大致上不再能像2001~2010年那般鬼神的表現。在那個時期,Oswalt可以一個球季吃下兩百局以上的先發局數,而且有兩次單季拿下20勝,奪過一季全聯盟最低自責率王,代表太空人隊入選三次明星賽。

現在Oswalt是遊騎兵隊的一員,他在牛棚的表現遠不如他擔任先發的水準。過去12場比賽,他的成績為4勝2負,5.85的自責分率,遠低於他生涯平均的3.28。

Oswalt在八月,遊騎兵作客紅襪的時候,接受一次訪談,談論了他到目前為止,投手生涯的改良與格新:

545url  

   
Roy Oswalt:

『在我大聯盟生涯的初期,我的投手武器庫有四個球種,我現在也還是這四種。當時我主要的兩個球種為速球和曲球,我的速球使用比例約是75%,20%是曲球,剩下是混合滑球和變速球。之後在2009和2010年的時期,我開始增加變速球的使用比例,我猜大家會說:我後來終於對變速球上手了。』


『當我剛開始使用變速球的時候,我始終不習慣用中指送出球的感覺。但沒人解釋過這個,大家只說像速球一樣投出去就好。不過,我投速球的方式和其他人投速球的方式不一樣,而且是完全不一樣。很多投手是中指在前,不過我的方式是中指在後。當他們說就像投速球一樣去投變速球,我那時候是用中指在後的方式去投。我大致上是到2010年的時候,才終於對自己該怎麼投變速球才有個概念。』


『我的握法是介於叉指變速球(Fosh)和圈指變速球(Circle Changeup)。每個人在投變速球上都有些微的不同。有些人傾向投圈指變速球,有些人則愛用叉指變速球,而我的變速球則是修改兩者的差異,發展自己的風格。圈指變速球對我來說,並不是很好投出去,投叉指變速球的時候,我則很難掌握到想到的位置(Location),所以我修改了一些這兩個球種,發展自己一種介於兩者之間的投法。』


『球速(Velocity)是我投球上很重要的一部分。在我生涯前期,我的球速約在90mph左右,而我當時大多數出賽的時候,每場用球數約在100球上下,我大致上可以維持這個球速。而且我可以在關鍵時刻避開好球帶中心點。而現在,我比較著重於好球帶角落的位置,有一顆好的變速球可以讓我在這樣的投球策略下不那麼吃力,而且仍然可以製造不少的出局數。』


『我想有一些投手對自己的速球認識不夠深,特別在美聯。在國聯,你可以親自體會要打到一顆92~93mph,往角落竄去,又有尾勁的速球是什麼感覺。在美聯,你只會從投手丘上看到你的速球。我的投手生涯在我升上2A開始需要上場打擊的時候有些微的成長,在高中的時候,你會面對一堆投70~75mph,投進好球帶中央的投手。但一旦你進到大聯盟的領域,投進好球帶中央的速球會在你面前展現下沉尾勁,而且不再是75mph,而是95mph。』


『我覺得我的優點之一是.....我會和美聯和國聯的打者聊聊,而且會問問他們和我對決的時候,對我的球是什麼感覺。他們每個人都說,我的好球比看起來的還要低。我之前可以把球投到好球帶底部,但可以球可以維持在約五英呎的高度。這樣的球路通常會是低球,但我可以讓球在距離內始終維持在一個固定的水平線高度上。每個人都會抱怨說:『這球太低了!』,但當比賽過後,然後回去看錄影的時候,我的球的確是在那個高度沒錯。而不但我的捕手們這麼說,打者們也這麼告訴我,但我的球確實維持在至少五~六英呎高度沒錯』
(意指Roy Oswalt的好球,在打者看來比實際上低很多。)


『我用投在好球帶以外的球路拿下過許多次的三振。我覺得我自己投出過的球,通常是在和一位打者等我速球的打者對決的時候,如果我投高球,打者通常會揮棒落空。我投我的曲球時,通常也有一樣的效果,打者在等我的速球,但我用曲球當突襲球,打者看到球從我的手中投出,他以為他猜對了,所以他用打速球的態勢去打那球。』


『我也會交互使用滑球與變化球,擁有兩個以上變化球種的好處是,當其中一個不靈光的時候,還有另外一個可以使用。如果當天晚上的比賽,滑球狀況不好,我可以改用我的曲球,或是其他球種。因為不可能每晚每場比賽,每次投球狀況都一樣,在球季中大部分的時候,我兩種球路都會輪流使用,』


『這兩個球種的不同之處在於,我的曲球速度真的很慢,而滑球快一些。曲球的速度大約在60~70mph左右,而我的滑球約在80~85mph。我在使用我自己的曲球時,還有一個優勢在於,當我對球的掌握度不太好的時候,球速的差距還是有些作用,我的速球和曲球約是93mph和70mph,或是有時候63mph,中間可能有30mph的速度差距。』


『我的曲球品質最好的時候,可能是在職業生涯前期。那時候我覺得幾乎可以先預告打者說我等下要投曲球,但他們仍然打不到。在生涯後期,打者們開始熟悉我的投球,還有速差不再有那樣的優勢。我的速球沒辦法再飆上97mph,現在約是93mph,所以打者有更多時間可以反應了。在職業生涯早期,或許是頭五年,我可以在任何時刻投到那個速度,而且那時候我覺得用我的速球讓任何人出局。』


『我對我的職業生涯相當滿意,至少到目前為止。過去我的目標是在大聯盟獨當一面,而且投出優質的十季,而我覺得我應該已經達到了。雖說目前我已經在大聯盟出賽十二個球季,我也達成了過去我難以想像的成就:在職業生涯持續地成長,這依然是我現在努力的目標。』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