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137_nphLogo.jpg  

譯者及出處不詳,如知曉者請告知,我會補上

 

Unctus of the Synod


藍陽第3 循環,第10 週期,第5 處所。

波禮多真愚蠢。

大地似乎在改變。螺旋以驚人的速度成長,蔓非沼如疫病般無情地腐蝕爍光荒野,而他更加深入科沃的謊言與欺騙網。我相信世界在警告我們,而他卻忙著照顧紐若克人,忽略了它的示警。

我 們的智士在野外進行研究,有些回報在秘羅地看到文獻沒有記載過的奇特生物。其中一隻怪獸殺死背滿科學儀器與裝備的馱獸,拖進地面的裂縫—那裡無疑是牠的巢 穴。從何時開始,博識都不再認識太陽下的所有生物?看來秘羅地準備讓大家都大吃一驚。儘管有這些攻擊,智士隊仍帶回令我極感興趣的樣本:少許自大地滲出的 油狀物。我分析它許久,發現它可能具有血清般的性質。它的虹色光澤似有生命,充滿一些重要能量。它似乎也想接觸外界,當我用手接近時,一小滴幾乎立即融入 我的皮膚,快如閃電。我真的很愚蠢。從此,我將它單獨裝在燒杯裡,封住,監視。它真的擁有魔法性質。我已經取出它的一部分與血清混合,稍後就能觀察到是否 有值得記錄的效果。

mm141_psychic.jpg   

藍陽第3 循環,第16 週期,第3 處所。

昨天我凝視知識之池。我們整個文化儲藏在此旋轉血清裡的 隱藏記憶,看似活物。我尋求的答案一定隱藏在閃著微光的池中深處。或許這怪油是另一形式的血清,秘羅地傳授新智能的另一種方式。自從與那怪油接觸後,我的 夢預視變得更加清晰,並清楚感應到知識之池的召喚。根據我們的律法,進入知識之池深處是對神的褻瀆,但我不否認我的確在思考採取這行動的可能。即使在我寫 下這些窺探者急欲搜出吞噬的話時,那些預視的急迫性仍不停在我心中翻騰。波利特斯無疑會用它們來破壞我的名聲,把我留給科沃和他那群紐若克野蠻人。我必須 採取行動,阻止他們。他們對我們人民的傷害已經夠多了。

或許我會請教席拉。她是極少數碩果僅存的公正智師之一,保有維多肯純正的客觀思想,深受我敬重。我必須坦承,她會是絕佳的伴侶,我知道她對我也有相同的看法。

然而,這怪油實在令我好奇。現在我得回去繼續研究。

藍陽第5 循環,第2 週期,第10 處所。

唉,席拉,我們要怎麼重建悉諾議會,拯救秘羅地?

你 可能已經聽說,我不再做傳理使的職務;偽君子實在太多。現在我把自己關在實驗室裡,全心投入這個新研究方法。在過去幾個循環期間,我拿漿液和油的混合物在 自己身上做實驗,結果很有趣。我有時會感到極度痛苦,但我在新預視裡看到驚人的事物。在最後一次的預視裡,一個龐然巨物出現在我面前,它的上半身酷似人類 軀幹,下半身則像巨大的蜘蛛。不知怎麼,我就是知道它是我們這個世界的遠古守護者。它矗立在閃亮的金屬塔上,用它那眾多的眼睛凝視我,每隻眼都如寶石般閃 動著深沉駭人的智識。我環顧週遭奇特的環境,那裡跟我們的世界很像,但卻閃著耀眼光芒,也沒有受到構生菌的污染。

我彷彿置身散放著乳白光 芒的氣泡裡,巨大閃耀的法術力球不斷闢啪作響。那生物靈光一閃,就輕鬆地將我送入一條通往知識之池下方的地道!我還聽到鋼鐵般的低沉聲音說,「回去! 回去!」然後我就從預視中醒來,心頭狂跳。如果它握有事實的真相,那該怎麼辦?如果博識都下方存有這樣的世界,而且是它的家鄉怎麼辦?它知道哪些隱藏的秘 密?席拉,如果妳能看到我心裡的景象就好了,那真是壯觀至極的生物!

當然,現在空隙有人守衛,但我一定要設法找路進去。我必須找出真相。

第6 循環,第 5 週期,第 15 處所。

奇 怪的很, 我的身體似乎開始製造那種油。它會從我的眼角不定時地流出,有時出現在唾液裡。我的右上臂變得很畸形,越來越黑,骨頭突出,就像多了一個鉤狀附肢。現在我 至少可以肯定,自己正在慢慢地變形。然而,那油能讓我看到事物,這令我大​​為驚奇,也莫名地不再恐懼。這痛苦是值得的。我體內有偉大的知識體在對我細 語,讓我準備好迎接某個崇高目的。它不斷提到「那些球體」。

我已經下定決心。我已經找到避開守衛、進入知識之池那個房間的方法。你一定納悶最後這幾個週期我在哪裡,但我承諾等我從地道深處回來後,我倆就可以按照先前的討論結為連理。

我會把波禮多扔給螺旋龍獸!我會把博識都當成結婚禮物送給妳,我們將引領受苦受難的悉諾議會進入新的時代!



 

td140_probe.jpg  

日期:100-23-200239.6
自3號地道帶走並已取得的受試者。由手術部處理。
第1階段完成:崔克斯
受試者之謄寫日誌:安特斯
謄寫人員:烏魯克
部門審理員:齊薩克
受試者:安特斯/維多肯人
開始謄寫.

齊薩克:請說你的名字。

安特斯:安特斯。

齊薩克:請說你在完成化第1階段前的名字。

安特斯:以前有另一個姓名?

齊薩克:對。

安特斯:那像一輩子以前的事。一種完全迷失在簡單思維迷霧裡的生活。是的,就像克伊克人一樣,我是維多肯人。一種極端怪異的生物。肥胖無知。

齊薩克:你那時的職責是什麼?

安特斯:我是他們所謂的傳理使,為維多肯階級提供服務,傳達事實,或者該說他們盲目相信的事實。我屬於悉諾議會這個組織,後來它因無法就一個共同預視達成共識而遭到取代,從而瓦解。他們的邏輯到現在仍不完整,沒有採取球面式思維。

齊薩克:有事情在困擾你?

安特斯:我現在是以一種新概念來看事情,一種新知性。我以前從沒見過這種對稱,層層相迭,每層都有其功能。它賦有崇高的命運。一個偉大的事實。

齊薩克:你吸收了油的聖體,正因為它而發生轉變。這是一種過程,核心卜算師稱之為大合成。或許有一天你會被他迷住,而他會願意跟你分享智識。

安特斯:出現在我預視裡就是他嗎?我現在一定是在分享他的知識。

齊 薩克:在這階段分享核心卜算師的心智,會使你的原始心靈四分五裂。你的完成化過程還要很久才會完成。崔克斯才剛開始強化你細微的神經架構。他為你做的最終 設計. . .很有野心。你是為特殊目的而塑造的,安特斯。你對地表世界及其生物的智識,將對這世界的大合成具有深遠的重要意義。

安特斯:秘羅地。對。他們都得明白這一點。我要怎麼解釋這能為悉諾議會及五陽下的所有子民帶來平衡?他們會聽嗎?他們能接納這種啟示嗎?

齊薩克:油,安特斯。我們必須先讓他們接觸油。它會賦予他們聆聽的能力。

安特斯:對,當然,這種油。齊薩克,我覺得. . .很不舒服。

齊薩克:安特斯,你的神經正被剝除,再加以強化,這樣你才能充分瞭解核心卜算師想給你看的事物。你會很痛苦,但要這樣你才能看到更多。

安特斯:我想看到一切,不計任何痛苦或代價。

齊薩克: 唯有機器之父才能看到一切。唯有他才能看到偉大志業必須採取的形式。我們要使你漸趨完美,以便詮釋他的話。這是核心卜算師的意願。

結束謄寫



 

mm141_splicer.jpg  

日期:100-23-205732.2
謄寫日誌-安特斯。
開始謄寫.

我們對地表的入侵已經開始。

我在說這些話時,能量自我全身流過。

這就是這些原始生物所稱的喜悅嗎?

無論這稱為什麼,我現在全身都浸淫在它當中。我全身的每一個神經結構都渴望地哼唱著,因為我知道秘羅地終於將擺脫血肉的桎梏。這一刻的感覺是我從沒體驗過的。

我 們隱藏在鋼鐵外殼的底下時,由先前有幸受到爍油賜福的人,把樣本帶來給我們研究。很難想像我也是少數有幸受到賜福的人之一。現在我們的無畏機兵和奴獸已經 能自由地在地表搜索,數以百計的肉身被帶進來接受完化儀式。螺塔日夜運轉,邊攪拌邊發出大合成的聲音,象徵著我們的意志得以彰顯。

大啟示 即將降臨於那些仍然在無知黑暗裡摸索的人身上,這是卜算師送給他們的禮物,讓他們能自由分享這份遠古遺產,把他們納入我們的重天。我心中有許多對這世界的 想法。核心卜算師賦予我監督紐若克人與維多肯人完化的任務,我對他們的身體構造與神經機械學的知識將能引導鎚克斯進行轉變,讓他們擁有足夠的生理知識,能 夠瞭解構成我們偉大志業的所有重天。

日期:100-23-206936.3謄寫日誌-安特斯。開始謄寫.

席拉,不知為何,有關妳的記憶在我腦裡保存下來,沒有被鎚克斯的利刃銷毀。我在送進來的大量肉身裡尋找妳,想跟妳分享這一切。

日期:100-23-208430.4
謄寫日誌-安特斯。
開始謄寫.

次 判官格古爾和我已經發展出連結無數維多肯人和紐若克人腦部的方法。我只保留精選的心智,把它們納入格古爾稱為融合網的結構裡。它已經包含許多設計,現在更 已擴及格古爾實驗螺塔裡大部分的空間,景象非常壯觀。我們相信除了其他重要的用途以外,把融合網的神經中樞根浸入知識之池,應該會創造出令人驚嘆的結果。 維多肯人的全部知識都將為我們所用。我已經獲選設計一個發聲裝置的原型,讓融合網能以言詞溝通。我覺得從不同來源延伸出一排懸垂的發聲結構,應該就能有效 模擬我們說話。我必須跟梅爾凱特談談,尋求他對這設計的建議。

日期:100-23-207293.8
謄寫日誌-安特斯。
開始謄寫.

席拉,我仍然會跟妳說話,彷彿妳仍在我身邊,看著我所做的一切。我想找到妳,讓妳的心能看到格古爾的願景,這樣妳就可以瞭解這個由多層重天構成的世界,這是地表生物做夢也無法瞭解的。它的完美至今仍令我 震撼。妳一定要瞭解它的偉大。



 

mm141_birthing.jpg  

Roxith, Thane of Rot
榮耀的機器之父!我們在等待初成大師傳出預兆。只有他能告訴我們,顯露身份與佔領世界表面的正確時機。在我眼中,他是無比完美!他就是完美的化身:完全沒有血肉。血肉之軀虛弱、柔軟,披著只有弱者才會擁抱的污穢之衣,以為能藉以獲得安全。令人厭惡。

然 而,即使在等待揚眉吐氣之日,我們仍得接受守門人蓋司的協助,但他卻自視為鋼鐵領主,真是生命的笑柄。他未死的人類頭顱剛好位於我們選擇的入口,才會被賜 予用途,以及一個由非瑞克西亞金屬與肌肉構成的軀體。他自詡為窖領主,掌管魔判官的進出。想想看,一個人類頭腦竟自以為能控制非瑞克西亞,真是荒誕不經!

這 無關緊要。低語黯主允許蓋司擁有野心,只要它對她有利。一旦我們的疫犬佔領地表,他就會成為我們的財產,如同他指揮的濘族。至於現在,我將伺機等待。低語 黯主可透過機器之父聆聽,我不敢違背她的意旨。黯窖領主愚蠢地不瞭解他擔任領主的時光即將結束。因此,儘管其他五名領主弱小愚蠢,我仍會與他們結盟。

對 抗肉體污體的戰爭持續進行。我已下令剝皮軍巡邏外圍,處理路上遇到的任何肉體組織。他們的手藝展現在不斷堆高的肉塊上,它們就像紀念我這使命的碑塔,向侵 入我所屬領域的人傳達訊息。一群群如暗雲般的刺蠅聚在肉堆上進食,這也是故意為之的計劃,目的在於讓非瑞克西亞看到自身肉體的腐敗,瞭解肉體的弱點。他們 將明白,肉體在我們偉大的機器上毫無立足之地!

但其他人不能得知這些想法。至少現在還不行。我們顯赫之日來臨時,肉體的龐大王國將傾頹。我將以他們的弱點為力量,將他們從肌膚的枷鎖釋放出來。我將仁慈地協助他們成為完全的自我,將他們的皮肉剝除,以鋼鐵鑄骨,再用這些鋼骨建造大聖堂。榮耀歸於非瑞克西亞!

我必須找出不毛領域的多腿主。它已察覺我們能彼此互利。我只需要引導它做出,我有可能助它完成使命的結論。謹慎有其必要。它不喜教條或對話,是積極的行動派。

一切將歸於金屬,一切將臻完美。



 

mm141_meatmorph.jpg  

克雷納克斯,一位奇特的獨行者,特別是因為這樣的人物竟能崛起,成為領主。他是執著的生物,有時似乎一事不做,僅安排船隻把油運到別處,有時數量極大,有 時僅是涓涓細流,以使他不斷擴大的格構領地保持滑溜暗黑。但有時他的無數僕從會散開,而他會揭曉他那」第四球層」上、新增的一大片遼闊土地。

他 沒有血肉,是榮譽之事,卻又不十分完美。我不知道他是說謊或自欺,但他宣稱會」做夢」,就像地表那些不完整的生物一樣。他夢到未來的非瑞克西亞,但不知什 麼緣故,卻說那也是它的過去。在這個非瑞克西亞里,世界不是只有內外之分,而是由許多球體層層相迭而成,每個球體都有一個目的,而克雷納克斯相信他的存在 目的就是建造一個球層。他會把他的」第四球層」加入三個現存的球層,亦即地表、地底與熔爐。然而這是否為異端邪說,不是由我決定。

低語黯 主對克雷納克斯急速擴張的領地,似乎並不擔心。或許她認為他會過度擴張領地,而他的努力成果最終將對她有利。或許她知道某些事情。就我而言,我不怎麼在 乎;我尊敬克雷納克斯,因為他具體實現無肉體的理想,而克雷納克斯似乎也容忍我的存在,偶而以. . .演說為我增光。那些演說對我大多是胡言亂語,但我相信其中有些仍具有意義,必定是如此。

我在前往他的油網途中,對我們偉大命運的狀態有了許多瞭解。吉塔廈人比以往更迫切地進行」研究」。正統派甚至沒有質問我的旅行目的,看似正忙著互相諮詢。在這趟旅程中,快速移動與小衝突的跡象處處可見。他們開始失去耐心。很好。

我向克雷納克斯自我介紹──這次他並不難找──他在歡迎我時甚至稱呼我為」墮落教主」,這頭銜還真貼切。我會採用它。然後他再度對我說起他的夢,我忍受他的獨白,看著他的油朝上下兩方滴落,流過巨大格框的支柱。眼前的景象令人著迷,絲毫看不到令人憎恨的肉體。

在 他的獨白結束後,我提出建議。等我終於說出」第五球層」這個詞時,他全身顫抖起來,開始收集點點滴滴的油,往自己身上倒。我把這當作他高興的表示,於是我 說出我的預視:我們這世界內的一個新球體,它的地面是由剝下的肉體構成──這種材料只適合被踩在腳底。克雷納克斯不知道我收集了大量肉體,看似對我用它們 鋪設出一層球面的可能性感到懷疑。我原本就預期他會有所懷疑,於是用僕人帶來的怪異肉質生物,製造出一張延展的皮;它蓋住了我們兩人。

在他的輸油金屬網絡下方建造肉質地面,代價雖小、甚至有點降低身份,但我相信這已使克雷納克斯和我形成聯盟。就目前而言,這已相當足夠。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Negatorism Lab
  • 您好,請問關於部落格裡面的MTG文章可以引用(備份)至我的部落格嗎?
    ^_^
  • Aero Ho
  • 很久沒開了,抱歉啊~
    我收的MTG文章,原作者大多也不是我,其實我也不清楚原作者是誰,都是轉貼好幾次以後,我才看到的,基於想保存的心態而收,所以盡量轉過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