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l78_chandraAblaze.jpg  


概述


茜卓納拉(Chandra Nalaar)是使用紅色法術力的旅法師。她擅長使用火焰:除了火焰,還是火焰。茜卓性格衝動、易怒、富有激情,不斷增長的火焰法術能力隨時都準備爆發。 她的火花在還很年輕時便已點燃,如今已是相當有經驗的烈焰術士和旅法師。茜卓的力量強大又難以控制,各種權威力量總想設法限制她、操控她;而追求獨立與自 由的天性使得衝突難以避免。茜卓不羈的內心火焰一再與每個時空的規則與體制衝突,必定會導致爆炸性的結局。


出身地


茜卓納拉出生在一個尚不知名的時空的大家庭中,用她自己的話說,「家中母親嚴厲,父親態度祥和,還有兩個令她討厭的姐妹,和一個自己崇拜的哥哥」。不過, 她的哥哥在一場戰爭中身亡。茜卓從小就擁有操縱火焰的能力,就像嬰兒出生時就會呼吸一樣與生俱來。隨著茜卓的長大,她開始不斷練習和運用她的火焰能力,慢 慢地,其操縱火焰的能力越來越強。


可是,火焰法術在茜卓生長的時空是嚴格禁止的,她的父母一直嘗試各種方法,企圖「治癒」自己女兒的「自然特性」。他們堅信「婚姻、家庭、兒女」對茜卓會有 好處,於是找了一個當地男孩,讓他們結婚生子。企圖嚇跑自己的父母和她未來的丈夫,茜卓利用自己的能力形成了巨大的火焰,並引起了一些村屋著火,然後便溜 到山上去了。


然而,巨大的火焰引起了附近的警察部隊的注意,在茜卓納拉不在的時候包圍了該村莊,並認為村裡的人是一群練習火焰法術的叛軍,因為他們不相信一個人可能造 成這種破壞。他們點燃所有村屋,把村民推進正在燃燒的茅屋,準備將他們活活燒死。當茜卓像平常一樣回來時,看到自己居住的村莊被燒燬,與士兵們發生激烈戰 鬥,她的母親在火中哭喊著,叫她的女兒快跑。當整個村莊的人全部被燒死的瞬間,茜卓納拉似乎失去了力量,她被壓著跪在地上,當鋒利的刀刃揮向茜卓的喉嚨 時,她的旅法師火花在那一霎那間點燃了,她開始對這些人實施了終極懲罰。



火上加油


在凱佛萊時空(Kephalai),茜卓納拉從繁星聖所裡偷了一個重要捲軸,於是被教會的守衛隊長和他的士兵,以及一對石像鬼追捕。由於茜卓的行為已經嚴 重觸犯了教會所制定的規矩,根據規定,她犯了死罪,於是他們準備處死她。守衛隊長使用石像鬼把茜卓囚於水中,準備使其溺死,但是茜卓納拉在水中使用了一個 強力的火焰法術,幫助自己成功的逃脫。由於沒有發現她的屍體,也沒有任何證據表明她還活著,當時守衛隊長就認為這件事結束了。然而不久之後,這個調查事件 重新展開,傑斯貝連被委派追蹤該捲軸,並抹去任何讀過該捲軸的人的記憶。


傑斯在瑞格瑟時空(Regatha)通過讀取一個叫布藍諾的小男孩的記憶發現了茜卓納拉的蹤跡,並追蹤到她的住處。在與茜卓的激鬥中,傑斯似乎佔了上風, 並成功地完成了他的任務:取回了捲軸,並抹去了茜卓讀過捲軸內容的記憶。但事後表明,茜卓在傑斯到來之前成功的複製了該捲軸。



純淨之火


茜卓納拉在第一次時空旅行後來到了瑞格瑟時空(Regatha),並在那裡居住。她在烈焰術士學院——凱洛基(Keral Keep)修道院裡開始不斷學習如何更好的自我控制以及如何掌握自己的火焰力量。凱洛基修道院是由另一個擅長操縱火焰的旅法師——雅亞巴拉德在很久以前創立的。


海力德教會(Order of Heliud)通過一系列事件想把它的教義強加於在瑞格瑟時空的其他居民。首先在平原地帶,然後慢慢延伸到森林(Great Western Woods),並逼近凱洛基修道院所位於的凱洛山脈(Keral Mountains)。教會宣佈禁止在城中使用火焰法術,違令者死罪,同時還宣佈生物召喚為禁術,而這種法術卻是西方森林中保護家園的常用法術。鑑於這些 原因,森林中的凱洛基盟友不得不救助於修道院,而修道院院長魯迪(Mother Luti)則派茜卓納拉前去調查這些事件。


在驅逐一個聽命於教會的幽靈時,茜卓納拉施放了火焰法術,引起了一大片森林著火。這惹火了森林裡的奧夫部落,他們決定要殺了茜卓。教會領導人沃爾伯特 (Walbert)利用這個事件以及茜卓攻擊他的士兵們為藉口下令抓捕她。院長魯迪認為,現在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到茜卓納拉身上,所以離開這個時空可能 是避免衝突最好的選擇。同時,魯迪還給予茜卓一個任務,就是把傑斯貝連拿走的那個捲軸再次取回,並告訴她那個捲軸真正的意義可能並不在於捲軸上的符文,而 在於捲軸本身。於是,茜卓納拉接受了任務,再次時空旅行至凱佛萊時空(Kephalai)。


但是,她偷取捲軸時被人發現,與一隊護衛士兵進行交鋒。茜卓納拉的火焰攻擊造成了整個博物館——繁星聖所被完全摧毀,裡面所有價值連城的稀有物品和強力神 器付之一炬,裡面的人也全部遇難。在茜卓逃離的時侯,遇到一個名叫基定(Gideon)的男人,這個起初似乎幫助她的人,把茜卓交給了凱佛萊的士兵。這些士兵試圖拷問出捲軸的下落,然而捲軸在茜卓逃離的路上遺失了。最終,茜卓納拉還是從凱佛萊地牢中成功逃脫了。



茜卓漫無目的地時空旅行至一個由吸血鬼統治,被永恆的黑夜所籠罩的時空——迪拉登(Diraden)。出乎她意料的是,吉迪恩緊隨其後來到該時空。迪拉登 是一個只能使用黑色法術力的時空,在得到吉迪恩的幫助後,茜卓試著尋找離開該時空的方法。同時,吉迪恩還告訴茜卓那個捲軸的來源就是贊迪卡,一個法術力以 前所未見的方式運作的時空。在兩人尋找離開的方法時,迪拉登時空中那些瘦骨嶙峋、被殘酷虐待的居住者由於長期受到黑色法術力的影響,變得背信棄義,最終導 致兩人被迪拉登的統治者——威爾拉夫王子(Prince Velrav)所抓獲。通過兩人的齊心協力,最終以威爾拉夫的死亡、永恆黑夜消失、五色法術力重新流動而告終,茜卓納拉和吉迪恩也一起回到了瑞格瑟時空 (Regatha)。


迎接茜卓回歸的並不是好消息,而是整個時空進一步被海力德教會所統治。吉迪恩表示他是教會的人員,原來海力德教會是一個遍佈多重宇宙的組織,它的宗旨是把 「和平、秩序、法律」帶給整個多重宇宙。離開吉迪恩後,茜卓在凱洛的森林盟友的幫助下,前往凱洛基(Keral Keep)修道院。修道院正處於圍攻之下,為了保護修道院,茜卓最終選擇接受處決。


然而她所要面對的遠比她想像的更糟。沃爾伯特準備使用遠古神器——純淨之火來潔淨她的「罪惡靈魂」,奪去茜卓強大的火焰法術力,從而告誡那些膽敢與教會作 對的人們。對茜卓來講,這比死亡更糟,她要求吉迪恩殺了她,使其不被羞辱。就在茜卓被帶往純淨之火之前,吉迪恩告訴她,如果純淨之火接受了她,她就不會失 去力量。茜卓告訴了吉迪恩她自己所出生時空的故事——她的行為導致了她的家庭的滅亡,導致了整個村莊的覆滅——這些她一直在逃避的往事,也是她永遠的噩 夢。在她懺悔後,她雖然不知道何謂純淨,但是感覺輕鬆了許多。在去純淨之火的路上,沃爾伯特向茜卓納拉說道,他看見了茜卓的未來,她將給這個時空帶來無序 的瘋狂,這就是他為什麼要阻止她來保衛自己的準則,並相信當茜卓被奪去火焰能力後,其他人也會逐漸遵守秩序。


純淨之火最終接受了她。她面對著她的過去,她的錯誤和勝利,她的成功與失敗,不再徬徨。當她

從純淨之火中出現時,她感到了以往所沒有的集中力,她消滅了她周圍的士兵,把沃爾伯特和其他人燒死,同時也毀壞了洞穴。隨著洞穴的倒塌,茜卓昏了過去。吉 迪恩找到了她,並把她喚醒,嚴厲地譴責她的行為導致教會所有成員的死亡,然而茜卓並沒有感到一絲悔恨,她決定永遠地離開這個時空,前往神秘時空——贊迪 卡。在離開之前,她告訴吉迪恩一些她想忘記的過去的細節:那些把她村莊的所有村民殘酷燒死的士兵屬於一個教會,一個計劃把「和平、秩序、法律」帶給整個多 重宇宙的教會——海力德教會。這使得吉迪恩陷入深思,他所效忠的教會到底做了些什麼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茜卓繼續告訴他,如果以後有人在她面前出現,並宣 揚這個教會的「教義」,她都會把他們當作自己的敵人,他也不例外。隨後,茜卓離開,開始去尋找贊迪卡。

『烏金之眼』


從院長魯迪處接受任務後三年左右,茜卓納拉終於來到了贊迪卡,並在阿庫姆地區的阿法鎮(Affa town)尋找嚮導。她的目的就是希望得到遺蹟智者亞諾文的幫助,發現烏金之眼的線索。雖然嚮導的差勁延緩了茜卓的行動,她最終還是找到了亞諾文的營地。 經過一番言語相激,亞諾文同意幫助她。不幸的是,亞諾文是一個十足的背信棄義之人。他趁著茜卓睡覺的時候,企圖殺了她。茜卓擊退了他的初次襲擊,然而亞諾 文宣稱她沒有權利擁有捲軸,並再次向茜卓進行攻擊。正當茜卓準備還擊時,她的法術力莫名的消失了。慶幸的是,在危急之時,薩坎沃用權杖從背後擊打亞諾文的 頭部,使他喪失了意識。


雖然薩坎沃救了茜卓納拉,但仍然威脅她不要進入烏金之眼。茜卓嘗試施放火焰法術,可是事與願違。雖然法術沒有成功,但給薩坎沃留下了深刻影響。於是他決定 帶領她進一步深入烏金之眼,並開始解釋她所尋找的東西的性質。顯然這並不是茜卓所期望的東西,於是他準備離開薩坎沃,此時,薩坎沃突然完全變成了一條巨 龍。在接受了傑斯貝連出乎意料的幫助後,她施放了前所未見的烈焰法術,強大的足夠擊倒薩坎沃,當然傑斯自己也難以倖免。


茜卓曾有殺掉傑斯的念頭,但最後還是把他喚醒了。通過簡短的交流,傑斯表示質疑最初把捲軸告訴給她的人的動機。茜卓不置可否後離開,並準備對把她捲入這個事件的人實行一些報復。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