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4-11_175938.jpg  

譯者:zhr199031

萬德的旅程

從前,有一個叫做萬德的潔英。一天夜裡,萬德注視著村莊的周圍,一樣鋒利的蕁麻,一樣成群的兔腳羊,一樣的潔英們砍掉了蕁麻又走向了兔腳羊。這樣的情景,他早已司空見慣。那一夜,他覺得去尋覓些新的東西。
 

在第二天的黎明前,在沒有告知任何同伴的情況下,他收拾起行囊,拿起了劍,並搞了一點任何潔英都會搞的惡作劇,然後便踏上了自己的旅行。那一天,他目睹了好多好多美妙絕倫的事物。仙靈們完美地會聚成了一個光滑,而又呈現著彩虹般色彩的圓圈。當然萬德也躲避了其發出的刺鼻氣味。一個水流源源不斷地流向天空的瀑布。還有由旅行中以其華麗的衣著和英俊的犄角而著稱的精靈們組成的一小隊隊伍。他們經過了萬得的身旁但並未發現他。感謝隱形粉。


那天快結束了。正當他坐在森林旁的營地中大口大口地嚼著幹糧的時候,他被今天所見到的事情所觸動了。儘管他不知道他都經過了哪,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會停 止旅行,但是今天,沒有蕁麻沒有兔腳羊也沒有其他潔英們。所以說今天是有意義的一天。想到著他 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微笑。正當他準備睡覺的時候,一道來自森林深處的耀眼的光吸引了他的眼球。

為了弄明白這道光是否預示著將會發生可怕的事情,他不在睡覺,而是蹲伏在地上,慢慢地接近。明亮的月亮高高地掛在頭頂,它的照耀足以幫助萬德不被厚重而多瘤的樹根絆倒。那道光始終閃爍在遠方。這時萬德發現那道光在不斷變換顏色,從紫到蘭,從紅到金,十分瑰麗。只是讓人覺得它越來越遙遠了。

然後那道光消失了,一去不復返。令人震驚的是,萬德環顧了一週,然後意識到他早已經不知道到底追那道光追了多遠。更令人覺得麻煩大了的是,他此時深處森林深處,並且不知道到底該怎麼樣返回自己的營地。他是一個潔英,無論是是先天的還是後天的,都充滿的小計謀。但是這些計謀只在草地或者村莊裡適用,在黑暗深邃的森林面前的無能為力。因為以前他從未見識過森林。僅僅在萬德開始絕望之前,一小簇新的光芒又開始圍繞著他的腦袋閃耀。

「嗨,大眼睛!」

「你好啊!」

「歡迎光臨!」

三個微弱的聲音在他的耳旁飄來飄去。這些細小的身軀和聲音,在他們那絲薄如紗的翅膀的影子下,是不可能用肉眼看到的。萬德以前只聽說過,可直到現在才真正知道了什麼是仙靈。

「你們好。」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又開始說「我叫萬德。」

「瑪麗!」

「鉑麗!」

「徹麗!」

三個小傢伙彼此看了看,然後嘿嘿地傻笑了起來。「很高興見到你啊,萬德」他們齊聲說到。

「你迷路了嗎?」

「餓了?」

「累了?」

萬德只是不斷地點頭。因為村莊的長輩經常告誡他不要信任仙靈們,但是這幾個小仙靈似乎足夠的友好,此時,無論是什麼幫助,萬德都很需要。

「然後跟著鉑麗!」

「然後跟著徹——我的意思是鉑麗!」

「沒錯,跟著!」

然後,又一次,一起說到「我們知道怎麼把你送出森林!」仙靈們飛開了,萬德則急忙跟上了他們。

他已經跟隨仙靈們好長一段時間了——似乎已經幾個小時過去了,儘管月亮始終高高地懸掛在天空。他擔心是否仙靈們也迷路了。但是周圍的森林確實不再那麼濃密 了。樹越來越少,土地越來越柔軟,甚至瀰漫著潮濕的空氣。三個仙靈從來不猶豫不決,他們在交談中繼續彰顯著自己的魅力,儘管他們一直保持他們的名字是有困 難的。這些仙靈,從來不是固定的生物。他們的哈哈大笑貫穿著整個旅途。

最終,呈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比森林更加黑暗的地方——一片沼澤地。一些被黑化的,枯萎的樹用其釘子般的手指挑釁地指著天空。四處瀰漫著苔蘚和腐朽的味 道。這個地方比他們來自的那個森林要糟糕幾百倍—這些事情是萬德根本不可能想到的。他回頭尋找仙靈們,然後發現仙靈們並未挺下來想他一樣查看周圍的情 況,而是繼續向前行進。

他開始追趕他們「瑪麗!徹麗!等等!」

他們微弱的聲音輕巧地劃過那易碎的夜空。

「哦,不!」

「不能停下!」

「時間要過去啦!」

「這個地方太危險以至於不能久留,萬德。」

「相信我們可以把你帶出森林。」他們在寂靜中的笑聲很容易地便凌駕於萬德之上。

現在,萬德真的迷路了。儘管他是一個潔英。他掌握了自己的處境並試圖自己走出去。

他試圖想從身上找到些干糧來暫時驅散飢惡。但是在他的行囊中只剩下了些麵包屑。

他不知道仙靈們是怎麼樣拿走他的食物的,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拿。他只確定地記得他確實帶出來了大量的飲料和食物。他還有一些隱形粉。但是對於一個深處沼澤的飢餓的潔英來說似乎很難起到作用。他開始規劃自己的行動,第一,做出森林。第二,尋找食物。

月亮升落了兩次,而萬德卻迷失了方向。他始終困在沼澤中。隱身粉用光了——都用於躲避所有看起來有惡意的陌生生物。他又渴又餓,但是沒有發現任何食物和水。

把萬德引進森林的閃光又出現在了他的眼前。他不顧一切地跟著這簇上下跳動的光芒,直到這道光最終盤旋在一些長在枯萎的樹旁的灰白髮綠的蘑菇上面。萬德太餓了,以至於他一看到蘑菇就二話不說,把它們連根拔起,狼吞虎嚥地吃了它們。

他的夢魘從感覺精力充沛和充滿希望開始。他開始上路,並確信可以找到出去的路。沒過多久,萬德的胃中發生了一陣又一陣痙攣的疼痛。他虛脫地跌倒道泥潭中。寒意和痙攣煎熬著他的身體。猛烈地刺痛使他在地上不斷地抽搐。

在月亮再一起落下之前,他還在抽搐。當月亮再一次升起,沼澤的蟲子在萬德的頭顱上挖了一個洞,然後首先吞吃食著他光滑而閃亮的眼睛。談後蠶食著他的肉體。最終,萬德的身體只剩下了骨頭,然後這些骨頭沉入泥灘中,再也不能被見到了。



馬特的旅程

 


萬德有一個兄弟,馬特。馬特是個著名的潔英,因為其在戰鬥中表現出的強悍和有力。他曾經幾乎是一個人擊退了燼身們的入侵。同時他也是每年的「布羅陀心」大賽的勝利者。

當馬特聽說萬德失蹤了,他立即決定去尋找他。萬德經常去短途旅行,可一般到晚上就回來了。可這次他甚至失蹤了將近一週。馬特根本想像不到萬德會去哪,但是他決心要找到自己的兄弟然後把他健康平安地帶回家。
當馬特靠近了平原盡頭的時候,他看到了一道懸崖刺破了地平線。這確實是萬德曾經探訪過的地方。馬特看到了第一個類似路標的東西。萬德怎麼能不被這所吸引呢?

當馬特被峭壁吸引過去的時候,呈現在他眼前的是由無數小石塊組成的巨大岩石。沒一個小部分都有馬特一半那麼大。但是攀登這些岩石對於孔武有力的馬特來說不成問題。他一躍而上,然後不斷呼喚著自己兄弟的名字。他希望能在黃昏前把萬德帶回去。

當他躍到峭壁的最頂尖的時候,他聽到自己身後有聲音然後馬上轉身。準備在嘴角綻開的微笑被六個醜陋而陌生的生物的接近而破壞殆盡。它們比潔英大很多,都掛 著一幅畸形而又充滿獸性的面孔。每個怪獸都長著不同的突角。這些是泥沼怪魔。除了知道這是一個未被馴化並且十分殘暴的種族外,馬特對其一無所知。他知道這 對自己又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它們兇殘地咆哮著,並慢慢接近馬特。至少馬特是沒看到它們帶著武器,所以自己他解下自己的劍並緊緊地握住並攪亂似地揮動了幾下。

「誰是你們的首領?」他對它們大喊。泥沼怪魔們停了下來並彼此看了看。它們似乎猶豫了。然後,它們中最醜最大的一個,衝向了馬特。

現在,這裡發生了戰鬥!在憂煩了萬德一整天和旁邊沒有其他潔英的幫助情況下,馬特需要的只是把這個怪獸一擊必殺。於是他開始為絆倒怪魔而做起了熱身。這個怪物兇猛而強壯,但是馬特更加強壯,他曾經制服過多次的強壯的兔腳羊們。不大一會,怪魔首領便血流不止,因為馬特打斷了怪魔首領的一個犄角。然後他又在其腹部 一陣猛擊,這時怪魔首領痛的原地打轉。抓住了這個機會,他馬上拿起它的斷角,刺穿了它的腹部。整個過程發生的極快。這個怪魔才真正倒在地上,血流了一地。

「好了,你們最最彪悍最最強壯的首領,現在,死了,而我卻毫髮無傷!除非你們想和他一樣的下場,否則就帶我去找我的兄弟!」 泥沼怪魔又一次打量著彼此,不知所措。但是沒過一會,五個怪獸一起爬到了馬特近前,發出的殘暴的低吟。馬特此時才開始意識到面對這樣一大群惡魔,自己應該開始害怕了。

馬特轉身,正好看到了那塊砸穿了其頭顱的岩石。他倒下了,一動不動。這時,泥沼怪魔們又表現出了他們的本性。他們搶奪石塊,然後瘋狂攻擊自己周圍的同伴。 在他們的爭鬥中,更多的怪魔屍體加入了這場豐盛的大餐。只有少數的幾個勝利者存活了下來,來享受這頓令其終身難忘的盛宴。




堪德的旅程

萬德和馬特的第三個兄弟叫做堪德。

 

他是村莊的治療師。他因其高超的魔法和令人折服的氣質而聞名於所有潔英當中。他能救助戰士,兔腳羊甚至瀕死的潔英。在他當治癒師期間,沒有一個潔英或者動物死於非正常原因。

當堪德聽說萬德和馬特都失蹤後,他立即決定去尋找兩個人。他打了一個大大的背包,裡面塞滿了其最最有效的藥劑和藥粉。他不想落下任何可能對自己的兩個失蹤 了的兄弟有用的東西。堪德一直旅行到了月亮落下,然後他到達了一條坐落於蕁麻曠野的小溪。小溪流向溪流,溪流又流向了小河。河水分開了平原和森林。

堪德知道這條河應該吸引過萬德的注意力,所以他覺得跟著水流,看它流向何方。他知道原野上的危險是擺在明面的,所以在他的旅程中他選擇了在平原一側行走而未穿過森林。

他還沒走幾步,就發現在水中的一塊突起的岩石上躺著一個奇怪的身體。他環視了一下四周,可誰也沒看到。他停下腳步然後從口袋中取出了一個一些藥粉。把他這些藥粉順著那個身體的方向吹了過去,但是空氣中沒發生閃光。毋庸質疑,他還活著,但不會太久了。

堪德跨過了他和岩石的距離,開始對那個生物進行身體檢查。那個生物有一個像魚一樣的臉,類人的身體和手臂,一條大大的藍色的魚尾巴。一個美洛。堪德從未見 過真的人魚。他僅僅在<<世界生物大全.>>上簡單過他們的圖片,不知道該如何治療他們。這個人魚的側面有一條長長的深深的傷 口,藍色的粘稠的血一股股流動出來,但是一股比比一股流的慢。這傷口又長又乾淨,似乎是地精的利刃造成的。

這個人魚抬起了它的頭,看著堪德。它擠出了十分可憐而且幾乎能看清的淚水。然後它的頭又爬在了地上。堪德從他的包中又尋覓出了兩個藥劑,一把藥粉,一個小的縫合工具包。他抬起了人魚的頭,並把一些藥劑灌下它的喉嚨。美洛開始全身抽搐,但好很快又恢復了平靜。其他的藥劑堪德直接倒進了人魚的傷口,傷口停止了 流血。堪德又從縫合包中取出針線,開始對它進行縫合。

過了一會,他把藥粉和藥劑攪拌在了一起,然後把混合劑塗抹在已經緊緊縫合在了一起的傷口處。這個美洛有可能存活了。接著堪德又開始忙於準備對抗其再次抬頭 時所造成的疼痛的藥。人魚發出了可憐的呻吟。它似乎遭受了極大的痛苦,並且看起來是十分的害怕。堪德完成了他的混合藥劑,然後靠緊美洛去塗抹止痛膏。他反 覆地重複著他對每個病人都說的耳語,「一切都好了,一切都好了,一切都好了,一切都好了… 」正當這時他突然發現他不能出聲了。

他向下看,看到在人魚手中有一把閃閃發光的紅色的匕首,好多血,到處都是,流到了地上。當堪德跌到在地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吼嚨被割斷了。他所看到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美洛打開了他的背包,然後翻了一番。緊接著他的視覺和意識都永遠的結束了。

堪德沒有看見人魚發現了包中的全部財寶,也沒有看見當人魚企圖把財寶都帶回巢穴時眼睛裡露出的激動和貪婪。但對於這個人魚不幸的是,它激烈的動作撕裂堪德小心翼翼所縫合的傷口,然後流血不止,最後一頭栽倒水裡,死去了。如果堪德還活著,他一定會對他病人的死感到萬分痛心的。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