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bio.jpg  

畫布之後-John Avon
原作者:Toby Wachter
翻譯:snowoasis

swamps-and-wastelands.adakar-wastes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8版的投票結果顯示John Avon是在現Magic工作的最受歡迎的插圖畫家之一。他的作品,尤其是地卡,在遊戲中是十分令人振奮的。這篇訪談是2002早些時候,John 接受Toby Wachter的。

一些藝術家有著獨特而有易於接受的風格,而這卻並不能很容易的定義出。一位牌手可能對單一的一個畫家很狂熱,但卻不能說出具體為什麼而狂熱。John Avon風格的基礎是雙重的:在構思階段他利用電腦,而後他用畫筆和畫刷在他的作品中添加光與其他的環境要素。他的作品有著獨特視覺印記,無論是 Slithery Stalker中的光芒還是Pyrotechnics中燦爛的閃電,都讓你一看而知那就John Avon的作品。

84.jpg  60.jpg  

John生於威爾士,現在還能深情的記起他童年的第一張素描。「從很小的時候,我姐姐和我就在一起畫畫與素描。我還能記起那時畫的很多的船,飛機以及其 他一些男孩子常畫的。我父母常鼓勵我們要有創造性,從1961年我出生以來,我們很少看電視,這給我更多的時間去想像。我還記得有很多時候,我一整天沉醉 於繪畫之中,而當我的一個繪畫靈感打斷時,我就會求助「符咒「(古蘇格蘭的一種活動),我喜歡將兩種截然不同的事情並列在一起。當我在Salvador Dali第一次看見一本關於奇幻作品的書,那一天真太偉大了。

buildings.cliff-castle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漸漸張大後,John知道藝術是他一生應該從事的事業。「當我在與我父母談論我的未來這樣嚴肅話題時(那時我該畢業了),很明顯我對藝術的能力與熱愛遠遠超過了其它的一切。我的親屬很偉大:他們看到我的熱情在那裡,決不會強迫我做那些不適合我的事。」

所以,得到他父母的同意,John去了藝術學校。「我第一次『真正』藝術教育的經驗是在我的故鄉附近的Cardiff,在那裡我接受一年的基礎課程。然後我離開家去英國的Brighton,獲得了一個圖形設計的BA。」

buildings.ancient-ziggurat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很有趣的是,John覺得他與周圍那些立體派的「自命不凡的藝術系學生」有一點不相宜。「我的繪畫風格過去一直--並且現在也--相當的傳統。所以,當 在一個新環境,而周圍都是那些畫風很前衛和時髦的學生,這對我是一個很大的衝擊。突然我感到自己好像是一條離開水的魚。在哪個方面那都是挑戰。這對發展我 的技巧有易麼?是啊,這給我3年的時間來實踐,但--實話實說,沒有一位老師---在任何方面--,曾經坐下來與我談一下技術或我的繪畫方式的問題。我一 切都得靠自己。也許我該將把我的頭髮染黃,穿上寬大,不合體的衣服,畫些以解剖學為基礎的30尺的大壁畫。」

swamps-and-wastelands.urborg-tomb-of-yawgmoth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他一完成學業,John就開始為書做插畫,這現在依然是他的大宗營生。「當我離開學校後,我立刻得到第一份為書做插畫的事。在小商店裡看到我的作品鉛印 出售真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80年代的晚期,我一個月可畫3張封皮,有各種各樣的題材的--從奇思到太空飛船--為象 C. Clarke, Terry Pratchett, 和 Mr. Stephen King這樣的作者工作.」

plains-and-environments.invasion-plains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John Avon為什麼會想到用電腦來工作呢?「我經常會被問我如看待對數字藝術會對繪畫以及純藝術路線的影響。這對我是再清楚不過的了。電腦只是一個出色的 工具而已。我們生活在一個軟硬件水平發展都令人難以相信的年代!但是,它自己什麼也不能做(除了一些表面濾鏡),是藝術家的『輸入』才創造的『輸出』」。

而且使用電腦可以使John擴展他概念上的能力。「我用Photoshop7年了,我可以公正的說它使我『思考』的更快,並可試一些新的思想和概念, 而這是我用畫筆與畫刷難以作到的。例如,我為Magic做畫,必須遵循嚴格的交稿期限,而提供的思想又相當的古怪並常常是很複雜的」。

buildings.plains-and-environments.ravnica-plains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使用電腦可以使John工作更有效率。「我靠這個職業謀生--這也是一個相當滿意的職業--我的電腦幫助我那起畫筆前,快速創造和編輯概念,造型, 和顏色。一旦畫圖或構思確定下來,我就開始做畫,這是一種及時得到客戶的方法。第一,這是一個商業的社會,在這裡你為顧客工作,這可能會跨越藝術的。第 二,這也是一個藝術的世界,重點應在方法和整個過程。」 John 是如何看待藝術不該被技術「腐化」這些潛在的批評?「為什麼會有這樣的事?如果它的結果令人快樂,那它會存在並應該讓它存在。」即使John的其他作品都 在電腦上創作,他還是依舊用畫筆畫Magic作品。「當前,Magic是我唯一的用畫筆畫的,這很好。我的廣告和書封皮作品都以數字化了,但是我依然想 嘗試一些傳統的方法。一個會使我對其他的更加欣賞。」

mountains.demolish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John喜歡畫奇幻作品,這是因為它給了他自由的空間。「為什麼我喜歡奇幻和科幻作品是因為它並不限制你的想像空間。當我工作後回家--並不像其他人那 樣看每完每了的肥皂劇,什麼夫婦吵架要離婚而他們鄰居的貓有如何在花壇上能個洞啊--我儘量能遠離世界。象撫養2個孩子張大和付機油費,這些以使我嘗了夠 多的現實了!當你看象Star Trek這樣的節目,你可任思維遨遊(在一些基本理論的範圍內)它與我的生動的思維相和諧。我事實上相信,對我們中的一些人,幻想會更真實--因為會有更 多的創造性東西去探索--它遠超做那些無盡的瑣事。

像很多其他的畫家,這種對人生獨特的見解為其作品增色不少。「有些人曾對我說『你知道麼你真得很奇怪?』對此我說『謝謝!那使我現在很正常!』我喜歡能有報酬得繪畫,例如,一個水下沉思的octoperson 或一個殭屍德魯伊其黑暗魔法正溢出其腦!」

mountains.murals.kamigawa-mountain-c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mountains.murals.kamigawa-mountain-d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正如你看到得,畫魔法風雲會是John真正喜愛的。「它適合我表達我的無盡超現實主義思想。它很有趣,但有不那麼傻氣--人物和生物很古怪但不過於瘋狂。 Magic的藝術總監容許畫家將自己的個性添加到作品中去--當然,這是在一定的限制範圍之內。所以,我們不能走的太遠了!這也是一個相當好的挑戰。由其 是最近,當分配的數量一道,就會使我想為什麼?我當如何描繪地獄?然後那出鉛筆,一些奇怪的文件和書的收集,啊--這只陌生的野獸叫『靈感』」。

mountains.murals.kamigawa-mountain-a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mountains.murals.kamigawa-mountain-b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John也發現創做書封皮經常會由一些爭論,而他的Magic作品真正讓他才思泉湧。「我喜歡Magic的一個原因是做為一個畫家,你沒有太多的打擾。 而書封皮卻變得越來越有問題,整個客戶層都給出他們的意見,這讓你不停地重畫草圖來得以確認。我對音樂業沒有什麼好感--淨是傲慢自大和兩面派的白痴。廣告業是很不錯的--我認識一些相當好的人--但創造力與受到的壓力相比,所得的就很少了。的確,它是有一點煩,但我很喜歡。」

至於其個人偏愛,John十分喜歡他的一個最新作品。「我很為『螳人主教蘇律司』而欣慰。(啊,能被分配畫這樣的人物可真太好了!)這是我初期接手生物 型中相當複雜的一個,我用盡全力去創造這個生物。它花了我很久去構思,但它好像也展示出其漫長的一生,這在這項工作中會經常發生,有時你會意識到會有些奇怪的事情發生。」

134.jpg  

John並不太會玩魔法風雲會,但他希望以後會有更多的機會去玩。「對於這項遊戲,我承 認我沒有什麼技巧,但兩年前在法蘭克福我的一個朋友Frank Jagger教過我一些基本的東西。我理解其核心的概念和一些其他。 Richard Garfield (魔法風雲會創始人?)真是個聰明的傢伙!它很能吸引人,我很希望能找出點時間好好學一學。我的一個兒子,Laurie,今年6歲,在收集卡牌,這樣我就能很快和他大戰一場了。」

60.jpg  

煙火術卡牌藝術描述:「一道強力閃電從狂暴的天空蜿蜒而下,擊中兩條飛翔的龍獸,然後穿體而過又擊中另一條。所有的三條龍獸都在這一瞬間被電擊而死。」

這張的卡牌的藝術描述要求很多的不同的因素,但的確John能把它們融合在一起。事實上,這件作品的一個真正問題是John和威士智藝術部的一個好笑的 誤會。「煙火術做起來相當的順利,除了發生一件很愚蠢的事。當Dana (藝術指導)將7版的概述送給我時,期限意味著我必須承擔快些完成的壓力。讀了簡介,我以為『drakes'是公鴨的意思!於是,我畫了鴨子在空中被閃電 中,還想『是這個東西麼?』我交稿然後很快發現『drake'在魔法風雲會上,當然,更像一隻龍!」

figures.pyroclasm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在這件作品上繪有閃電和天空絢爛的雲團,都輻射著耀眼的光芒,而這似乎是John Magic藝術上的一個永恆的主題。「閃電全是由我所信賴的『E'型油漆噴霧器和常規的丙烯酸樹脂所做。人們常寄信問我關於在我作品中光的效果。它實質上 是一個色調的問題。對象魔法風雲會這樣的小型作品,光與影對我來說是相當重要的。我經常試著在一些地方加入一些純白:這使黑色更黑並使色彩更豐富。至少理論上 是這樣的!」

生命爆發藝術描述:(從保持卡牌平衡的角度)「這是一張白色卡,應是關於平衡的一種抽象的表訴--你能傳遞出這種思想的最好方法是重新創造出一種平衡感。」

30.jpg  

這件作品是藝術為一張卡牌而改變的例子,它也更適應於其他的一些東西。在這張作品中,卡牌描述指定一種新的平衡,最終變成平衡舉動。直到現在,它仍代表 在一張魔法風雲會上最大膽得使用電腦效果的記錄,而正因為如此使它非常受歡迎。「[生命爆發]它實際上是基於我早期為書封皮而做得一張作品。由於我快超期了, 所以我需要畫快一些。它是用油畫顏料所做,卻以一種簡單及乾淨的方式表達出一種平衡。我先將原稿掃入電腦,然後在Photoshop創作了運動和路徑的幻影。」

有諷刺意味的是,雖然它很好的為牌手和威士智的要員們所接受,但最終的結果並不是John最初 想的那樣。「威士智很滿意,並且它又成了我最受歡迎的作品中的一個!我很想認為這是藝術上原因,但實話實說--它也許是因為畫面上是一位美麗的金發美人! 請不要再給我發email 要她的電話了。」

302.jpg 303.jpg 304.jpg 301.jpg  

海市蜃樓的山脈,很顯然畫基本地是另一個不同的挑戰,因為它們可能會有一些非同一般。海市蜃樓是其早期中的一個,如果不是最早的,繪製成詳細而現實主義的基本地,如這 些山脈。4個山脈每個都有完全不同的情味。一個蔥綠而又陰韻/薄霧;一個顯示了沙漠中沙質的山峰;一個是崎嶇而又多石;另一個是在安寧的落日襯托中,充滿 畫面的厚重山峰。這與以前基本地完全的不同(Alpha版直到4版與冰雪時代),象John的這些作品有助打破原有的模式。

Islands-and-water.zendikar-island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mountains.zendikar-mountain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swamps-and-wastelands.zendikar-swamp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plains-and-environments.zendikar-plains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forests-and-trees.zendikar-forest_USD20-standard-print_USD48-large-print.jpg  

「海市蜃樓的山脈對我一直意味著很多。它們是我很早期的魔法風雲會作品,而且我想把它們做的特別一些。它們看起來很不錯並建立起'John Avon' 是一位地畫家。這也許是碰巧那時藝術指導問我想做什麼。我畫過很多修飾性很強的書封皮,我想是應該改變一下的時候了,所以我選擇了山脈。」這4件作品包含 不可思意的藝術廣度性反映了當時藝術部對基本地的態度。「在那些時候,對基本地的顏色並不十分重視,所以對我來講,將每個山脈儘可能繪成不同是很合邏輯 的。」 John現今住在英國的一個叫Saltdean的小鎮。「這裡離海邊和連綿的農田只有幾分鐘的路程。這裡很安靜,但非常適合我們。我很幸運能娶了我最好的 朋友,Pat,她也是一位插圖畫家(為賀卡和兒童圖書繪畫),我們有兩個兒子, Laurie 和 James。」你可以訪問John主頁www.johnavon.com ,這樣你可以看到一些他畫的書封皮,相薄封皮和廣告作品。你還可以購買他的原創作品並知道他最近的情況。

「我發現這工作很有趣。總是遇見新人當真很好,它總是給我帶來新意。能將你的名字簽上上千次當真難得。每次當我逃回旅館時,我都感覺我的手好像被汽車 撞過一般。」 至於他的工作和經歷,John做了如下精細的總結。

「根本上,我知道我有一個很好的工作。它很另人興奮並且我曾在世界各地旅行。繪畫是一種直接的交流手 段,我是一個幸運的人,我可以以這樣一種有趣的方式展示我的想像。」


Posted by Aero Ho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