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m141_phyrexian.jpg  

 

第一節 重歸光潔世界

秘羅地,完全由金屬構成的時空。在這裡,帶刺的銅樹蔓延成林,巨大的鋼鐵結構與鏽蝕堆積成山,而平原上的尖銳草葉確是刀鋒片片;天空高掛著五個太陽,各自投射出一種魔法力顏色。

秘羅地的大地與居民樣貌各自不同,但卻又十分相似。人類,妖精,以及鬼怪都在此生活,與維多肯,獅族,以及稱為濘族的殭屍為伴。但秘羅地先前並沒有如此多樣的風貌。

克撒組建的銀魔像卡恩為了測試自己新獲得的旅法師能力,在很久以前創造了這金屬時空。卡恩所創造的秘羅地是個近乎空無、什麼都沒有的金屬球體;在那時侯, 秘羅地的唯一居民是光蛾,為有生命的微小光點,而唯一的太陽是這時空內部的一個巨大球體,飽含純淨無色的魔法力。在自己的時空中,卡恩依照自己的外貌創作出許多魔像,並建造了一個「守衛」,用來在自己出外探索多重宇宙時看護這時空。


但事情變得不對勁。在無意間,卡恩把自己世界的黑暗傳染源帶到自己的世界:非瑞克西亞的爍油。經過許多世紀,這油漬逐漸控制了秘羅地,改變了它與其間居民;稱為構生菌、如同真菌的奇怪金屬植物開始在時空內部滋長。其魔法力核心變得不穩定,迸發出巨大的有色魔法力弧光,最終從這時空的表層冒出,變成此地的太陽。而守衛自己也變得不穩定,產生了自我意識,並自稱為蒙納坷;隨著時間流逝,蒙納坷變得更加焦慮與憤怒,覺得自己已被造主拋棄。

蒙納坷的瘋狂逐漸增長,其力量亦然。蒙納坷重塑了這世界,創造出精美的人工地景;然後,夢納坷利用籍由秘羅地的不穩定性而運作、稱為生靈陷阱的神秘器械,從其他的時空將無數的生物綁架到秘羅地。他的目標是找出一個具有
旅法師「火花」的生靈,並將之據為己有;如此一來,他便可離開秘羅地、找尋自己的造主。於 是,隨著新的生命與文化在秘羅地表層增長,蒙納坷也開始將其內部轉化為某種反應爐,用來將某個生靈體內的火花轉移給他者。

尋日者格莉莎這位妖精,是秘羅地第一個出生便帶有旅法師火花的生靈,因此成為蒙納坷的目標。格莉莎發現了這世界的秘密:其內部是空的,而神話中的暴君不但確實存在,而且就住在世界的內部。格莉莎籍由自己的狡智與力量,加上同伴的助力,終於打敗了蒙納坷;在這場爭鬥的高潮中,生靈陷阱被全數摧毀,並且第一代的秘羅地人立即全數消失,回到自己被綁來前所處的時空。

而留存此地的秘羅地人,則必須獨自面對前一世代全數神秘消失的創傷。只有這些人中的極少數才知道這世界內部發生了什麼事,大多數人只知道自己的祖父母,長老,以及族長全都消失,在地表橫行的器械忽然間全數停止運作。當格莉莎與鬼怪同伴史羅巴回到地表時,他們遭到大群驚慌鬼怪的襲擊;史羅巴不幸陣亡,格莉莎則被迫自地表撤退,而仍在該處忙碌運作的微型組構體讓她得保安全,健康,以及酣眠...

同時,地表的秘羅地人重拾他們的生活,日子繼續過下去。但在這時空內部,卡恩在很久以前帶給自己世界的非瑞克西亞傳染病繼續悄悄地工作著。油漬不斷擴張,而當構生菌蔓延到秘羅地內部的魔法力核心時,一切都改變了。


第二節 非瑞克西亞興起


分裂再成長,這是任何有機體的首要定律,特別是造出來當成武器的那種。在一段極長的時間中,爍油進入休眠狀態,等著宣洩至全新的世界。它原是為了某場戰役而給創造出來的,而這場戰役早已結束;但當兩位旅人結伴來到時,它將再度甦醒並隨著他們抵達這全新而純潔的世界。分裂再成長。分裂再成長。這是首要定律;分裂再成長,直到油漬注入整個世界。之後有的是時間來污化與操控;而目前,它必須專心地分裂再成長。

---《秘羅地之月》,序幕

在非瑞克西亞侵攻多明納里亞時,克撒與同伴旅法師將非瑞克西亞此時空毀壞至僅餘殘埂。但這只是非瑞克西亞在這時空的末日,而不是多重宇宙中此勢力的窮途。為了確保非瑞克西亞永存,約格莫夫與其僕下創造了陰險的拓殖性武器,稱為「爍油」。

在非瑞克西亞大侵攻的最高潮中,銀魔像卡恩明白了自己身為遠古遺產關鍵元件的命運。他將克撒的雙眼,強能石與弱能石,合併到自己身上,終於能夠啟動遠古神兵,消滅了非瑞克西亞的領袖造神約格莫夫。在那時刻,卡恩將克撒與傑拉爾德的精魂與自己融為一體。他成為了旅法師。

不過,卡恩卻不知道自己身上帶著非瑞克西亞的爍油。很久以前,克撒賦予卡恩一顆非瑞克西亞的心石,而這正是他的心智來源;雖然身為旅法師的卡恩得以不受爍油影響,卻在他遍歷多重宇宙的旅途中將之散佈各處,甚至還帶往他所創造的世界:秘羅地。

當卡恩回應泰菲力與其同伴的請求而現身、前來修補多重宇宙的時間傷害時,他忠實地遵從其要求,放棄自己的旅法師火花來修補最大的一個時縫:陶拉里亞,他被建造出來的地方。而在那一瞬間,長久以來無法侵害他的傳染疫疾突然掌控他全身。卡恩身為旅法師的最後一個行動,是告訴朋友們別來找他,並且投身黑暗虛空、回到自己的時空中,將自身隔離起來。


第三節 凡瑟,新血統的第一人

凡瑟欠了卡恩許多恩情;是這位魔像教會他如何穿越時空的。

凡瑟來自多明納里亞時空的烏爾博格荒原,是位機智過人的神器師與生存專家。烏爾博格曾是非瑞克西亞大侵攻的發起點,而凡瑟的大半輩子都在非瑞克西亞人的殘軀與碎片中間度過。瓦拉斯的天羅城塞重疊在多明納里亞的烏爾博格之上,這黑暗島嶼正是約格莫夫與晴空號成員最終決戰之地。

數世紀之後,泰菲力與同伴已瞭解多重宇宙所受傷害的幅度,於是尋求凡瑟的幫助,特別是他與生具來的傳送魔法專長。凡瑟利用自己所設計、稱為流動機的裝置, 讓這幾位英雄能快速在時空間來往。但隨著多重宇宙的時間傷害逐漸加深,凡瑟感到自己的魔法波動出現異狀;他發現自己不靠著他的裝置也能傳送。卡恩將這現象認定為:這是由於多重宇宙目前受損的狀態,所導致的一種時空穿梭方式。他助凡瑟追逐自己的命運,成為第一位新血統的旅法師。

稍後,當卡恩犧牲自己的旅法師火花來修補陶拉里亞的時縫,凡瑟聽到了這位魔像「別來尋找我」的警告,也確實地遵從。但凡瑟的好奇心,以及對朋友仍否在世的關切之情,從未因時光飛逝而減損。

當凡瑟開始利用非瑞克西亞人的殘軀來建造穿梭時空的載具時,兩位旅法師前來造訪:寇斯與艾紫培提瑞。當寇斯見到凡瑟的計劃時,他不禁冒出怒火,強迫凡瑟與他一同回到秘羅地。凡瑟並未對這陌生人記恨,反而決心要盡力幫助解決秘羅地的問題;或許也是為了想知道自己的朋友卡恩到底現況如何。


第四節 寇斯,鎚族最強鬥士

在秘羅地,屬於紅色的人類~也就是瓦許克~共分成六個部族,在奧悉達山脈達成了勢力平衡;每個部族各有所扮演的角色,並且彼此獨立存在。但這是在砧族鑄造 的鐵錠變得脆碎易損之前。奧悉達的熔化金屬出了問題,而它們全都會流進大熔爐庫度沙裡面。這些部族都自豪於本身的手藝與其意義,自然就彼此怪罪起來。好幾 個世代以來,這是瓦許克人之間首度的內戰;戰鬥持續了好幾年,中間只有零星的停戰時期。

到了最後,終於產生了一位年輕領袖;他並非出身自傳統的盔族或砧族,而是來自鎚族。這位年輕人寇斯是大地魔法的學者,並且相信自己能清淨礦源,哪怕只有一 天也好。他前往砧族領域提供助力;隨著金屬恢復往常的堅實,各部族間的爭端也跟著減緩。而寇斯要花上全身的修為,才足以滿足重煉金屬的需求。

但是,寇斯與砧族的合作關係卻也逐步終結。在奧悉達邊境、接近蔓非沼之處,山脈進入不穩狀態,好似腐壞般地裂開來:而當裂開的金屬混入了流動的融化金屬,這股腐化的波濤也跟著注入鐵礦中。這些污化尖刺幾乎要讓庫度沙窒息,而鬼怪們只能拚命讓熔爐的火焰持續燃燒。

寇斯的人民並不曉得這件事:他是位旅法師,而且就算是他的塑地術法也不足以恢復金屬的純粹本質。寇斯得與時間賽跑,於是邁入多重宇宙,希望能求得協助。他的旅途來到了一個曾經打敗非瑞克西亞的時空:多明納里亞。


第五節 艾紫培 尋求復仇...與救贖

艾紫培提瑞在青少年時期便逃離她的家鄉時空。在該處,她與家人、近鄰都遭黑暗勢力奴役壓迫,這勢力的名字就是非瑞克西亞。當一個非瑞克西亞憎恨獸在黑暗牢籠靠近身邊時,她的恐懼點燃了自己的旅法師火花,在轉瞬間便離開了這時空。

這位年輕的旅法師在多重宇宙漫遊多年,尋求安全而富足的地方來當成自己的歸宿。最後,她找到了阿拉若稱為班特的斷片;這理想國度絲毫不受紅色或黑色魔法力的影響。艾紫培將班特當成自己的第二家鄉,決心要如同班特當地人一般地生活著;而她也一步步升任為威烈隆這國家的騎士。

但當聚流發生、將阿拉若各斷片重新結合一體,格利極的勢力就此入侵班特。艾紫培被迫展現出自己的真實力量,也打破了自己的歸屬感與平常心。自己的身份已然揭露,家園又遭侵襲,艾紫培自認已經無法待在班特。她最終來到了另一個曾遭非瑞克西亞侵襲的時空:多明納里亞。她在此以死鬥戰士的身份勉強餬口,所搏鬥的對象不止是對手,也包含自己離開班特所感到的愧疚與悔恨。阿拉若的同伴旅法師金鬃阿耶尼前來尋訪,希望能說服她回到班特、幫助自己的同胞;艾紫培拒絕了, 只想繼續目前自我放逐的生活。

但不久之後,她遇上另一位戰士,他手臂上有著非瑞克西亞的記號。他對她表明自己的身份:來自秘羅地的旅法師寇斯,正尋求其他旅法師來協助達成自己的使命: 將自己時空中逐漸造成威脅的非瑞克西亞人趕走。艾紫培雖然不太情願,卻也見到自我救贖的一絲希望;並且這也能讓另一個世界免於承受自己曾經歷的命運。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