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ZBoosterDisplay.jpg  

譯者:陳舜文


翠綠森林:亞格斯
 


克撒和米斯拉的戰爭已持續了三十年,幾乎耗盡了泰瑞西亞大陸的所有資源。克撒率領著由阿基夫、喀洛斯和佑天所組成的「聯合帝國」,米斯拉則統領法拉吉沙漠的諸部族。然而,雙方都未獲得絕對的勝利。


某日,一名撲翼機駕駛不慎在一次巡迴任務中遇到暴風,迫降於喀洛斯的東南方,這名駕駛正是克撒的兒子哈賓。哈賓在森林中困了兩天兩夜,等暴風過後,他發現撲翼機受到嚴重損壞,需要新的木材才能修復。然而,他並不知道這片熱帶森林~亞格斯,其實是妖精的樂土,妖精們已經暗中監視著他,一旦他做出破壞森林的舉動,妖精們便會出手將他處死,因為這是妖精們敬拜的蓋亞女神,和祂的聖者~泰坦尼亞所定下的嚴格律法。但是一名叫做娟娜的女妖精情不自禁地對哈賓伸出援手,她偷偷提供頹倒的樹枝幫忙他修復撲翼機。哈賓並未察覺妖精的監視和協助,他以為自己只是剛好幸運地撿到這些合適的樹枝。修好撲翼機之後,哈賓便連忙趕回阿基夫,向眾人報告這片可供開發的森林地。



大約一年後,一群載滿神器戰士、人類士兵以及巨大機械的船艦,從阿基夫出發,準備大規模地砍伐新發現的森林,以製造更多戰爭武器。率領船隊的除了哈賓之外,還有克撒的副手達硌士。


倘若克撒開採了亞格斯森林,這場兄弟之戰的武力平衡便會大幅改變,然而,米斯拉老早便得到這項情報,早已暗中派遣船艦前往亞格斯。米斯拉的核心部隊是法拉吉沙漠的遊牧民族,但他的麾下還有一群顧問,全是由基克斯兄弟會所組成。這個神秘教派擅長製造神器,因此米斯拉試圖利用他們。然而,這些信徒的教主其實是非瑞克西亞的惡魔基克斯,他透過這些教徒企圖秘密控制這場戰爭,最終目的是要讓這兩兄弟聚集在一塊,以便同時奪取他們身上的兩塊魔力水晶,也就是弱能石和強能石。一旦基克斯同時擁有這兩塊魔力水晶,一切都將變得不可預料。


當克撒知道米斯拉已經捷足先登之後,不得不連忙從阿基夫率兵出動,一場大戰蓄勢待發。


克撒和米斯拉分別從不同方向入侵亞格斯,克撒從北邊,米斯拉則從西南侵入。最早發現有人侵襲森林的是西坦努城的德魯依特,這些德魯依特在森林的石灰岩層中挖鑿了網狀的地道,他們利用這些四通八達的地道對入侵者進行破壞和偷襲。


妖精們因為和人類隔離已久,因此對入侵者的反應較慢。在德魯依特的協助之下,森林之後泰坦尼亞試圖活化森林,以減緩入侵軍隊的行進,但即使是蓋亞的神力也比不上大規模機械化砍伐的速度。隨著森林的消失,泰坦尼亞的力量也逐漸減弱。


最後,兩兄弟的軍隊終於碰面了,兩方的人馬隨即陷入決戰。克撒驚訝地發覺:他的同胞兄弟~米斯拉,竟然維持著三十年前的外型,一點都不像六十歲的樣子。這項發現使克撒幾乎完全崩潰,而正是在這危急的一刻,克撒竟超脫成為一名旅法師。他對著米斯拉轟出火球術,米斯拉的血肉隨即化為灰燼,此時克撒才明白他的兄弟能保持青春的原因:米斯拉早已不需要肉體了。他的身軀內部是一副複雜古怪的內骨胳,簡言之,米斯拉已將自己出賣給非瑞克西亞。


米斯拉在短暫的撤退之後,馬上捲土重來,他將自己的身體與一具龍引擎結合,以恐怖的合體身軀襲向克撒。克撒不得不使用古代的毀滅性武器「皿器」,以全力摧毀米斯拉,但克撒過度低估了這武器的威力。一陣大爆炸之下,整片亞格斯竟慘遭全毀,幾乎所有士兵都難逃一劫。達硌士因為躲在魔法障壁的「棺木」中僥倖存活,克撒則因為已經不是凡俗之身,所以也活了下來。


基克斯並未在戰鬥中暴露身份,他利用魔力信道逃回秘密基地「喀洛斯之窟」,然後又急忙返回非瑞克西亞,與倖存的信眾們聚集。


戰爭結束後,克撒回到喀洛斯之窟,這正是四十年前他和米斯拉發現弱能石和強能石的地方,也是索藍文明的遺址所在。克撒試著告訴自己,是非瑞克西亞人殺害了米斯拉,並在數十年前將米斯拉徹底改變,否則米斯拉應不會拒絕和平談判。他相信非瑞克西亞才是掀起這場戰爭的主因,這導致米斯拉的死亡,以及三十年來無數的生靈塗炭。

克撒想要復仇。他認為,索藍文明和非瑞克西亞人曾經在五千年前發生過戰爭,索
藍擊敗了非瑞克西亞,並將他們封阻於多明納里亞之外。克撒猜想,索藍人正是用喀洛斯之窟的魔力水晶進行封印,他和米斯拉打開的其實是通往非瑞克西亞的大門,而魔力水晶也分裂成為強能石和弱能石(事實上,克撒當時的猜想並不正確,只是他當時的確如此相信)。


克撒希望能找到非瑞克西亞的位置,並且運用他對於索藍遺物的知識,再次將非瑞克西亞擊敗。克撒花了好幾個世紀的時間尋找非瑞克西亞的時空,但是都徒勞無功,他曾經遇到過幾名來自其它時空的非瑞克西亞人,但是他們寧死也不願透露任何情報。

 


闇黑魔域:非瑞克西亞


一次偶然的機會中,克撒在一個沙漠世界見到一群非瑞克西亞人,正在威脅一名人類女子。這群非瑞克西亞人似乎在懲罰該名女子,他們將她埋在沙地中,只露出頭部。


克撒趁夜幕低垂時進行偷襲,將這群非瑞克西亞人全數解決。他救出該名女子,並叫她盡快返回家鄉。然而該女子卻表示,她自己也是非瑞克西亞人,而且她一點也不想回她的家鄉,因為其它非瑞克西亞人已經唾棄她了。


這名女子叫做珊迦,她是一名「潛藏密探」,也就是刻意被培育成人類外型的非瑞克西亞人。潛藏密探的任務是潛伏於敵人族群中蒐集情報,以便非瑞克西亞進行侵略,尤其是針對多明納里亞。一般而言,所有的潛藏密探都有雙重人格,一個用來和人類互動,另一個則是原來的非瑞克西亞本性。但是珊迦的人格卻相互融合,使她更接近於人類的性格。這個培育上的問題,使珊迦只能擔任巡察的任務。然而,她卻在最近一次的任務中犯下重大疏失,隊伍中的其它非瑞克西亞人裁定她罪無可赦,決定加以懲罰後帶回非瑞克西亞處決。


珊迦願意提供克撒有關非瑞克西亞的消息,也願意帶他前往。克撒準備了一副強化合金盔甲,它的材質正是和達硌士的「棺木」一樣。克撒認為這副盔甲應可抵禦非瑞克西亞的險惡環境,以及可能的魔法攻擊。珊迦堅持要同行,因為她想要秘密取回置放在非瑞克西亞的「心」。(註:地位低賤的非瑞克西亞人,身上某一特定部份是被封鎖在拳頭大小的金屬盒中,他們必須將其交出隔離保管,該容器若被銷毀,本人便會猝死;此乃迫使其服從的手段。這種容器正是由索藍人創造的魔力水晶所制成。掌權的非瑞克西亞人則不倚賴單一的魔力水晶,他們「血管」中的每一粒血球都是一顆微小的魔力水晶。)


兩人穿入非瑞克西亞的第四界。雖然已聽過珊迦的說明,但克撒對於非瑞克西亞的廣裘無際仍感到相當吃驚。而就在克撒進入的同時,許多魔法生物便向他展開攻擊,爆炸和閃光此起彼落。珊迦順利地從塔中偷出自己的心,克撒卻發現自己低估了非瑞克西亞的武力,敵人如潮水般源源不絕地湧上來,其中還包括他從未見過的巨大機械生物。

克撒身上的鎧甲顯然無法抵擋強勁的攻勢,他被逼得節節敗退。非瑞克西亞的空氣
使克撒感到不適,約格莫夫更以污濁之爪拂掃他的心靈(大概是好奇地想知道這個入侵的小昆蟲是誰吧),這使得克撒不時踉蹌眼花。珊迦趕到克撒旁央求逃離,兩人最後終於撤退到其它時空。


但約格莫夫已經看穿克撒的心靈,祂知道克撒和其它旅法師有可能破壞祂的計畫,因此不斷派出武力追擊克撒。克撒和珊迦逃了好幾個世紀,遭遇無數次攻擊,一次比一次還危險,每個新的攻擊者都比前一次來得聰明且強大。而這正是非瑞克西亞的標準手法,他們會讓生物不斷演進強化,以達成特定目標。所以隨著時間的增加,克撒面對的是更厲害的對手。


克撒四處躲逃、顛沛流離,唯一支持著他的是生存的本能。更糟的是,他似乎受到非瑞克西亞污濁空氣的影響,感染了慢性疾病。

 


潔白聖地:撒拉之境


非瑞克西亞的某次突襲,迫使克撒和珊迦倉皇地捲入象限虛空中,這使得他們落至撒拉之境上。這個領域是由旅法師撒拉所創造出來的一個袋狀空間,撒拉刻意隱居於此,不再過問其它多重宇宙之事。這趟時空旅行的猛烈衝撞導致珊迦昏迷不醒,而克撒仍罹患重病。


撒拉之境的景觀相當宏偉壯麗,天空是一望無涯的金黃色,主殿是浮在空中的水晶、大理石和蛋白石建築,四周則漂浮著許多可產生白魔法力的平原。撒拉和克撒,在某程度而言是相互對立的:當克撒奔走於多重宇宙時,撒拉正隱居於她所創造的世界中。


撒拉的家園中除了無數天使之外,還有許多人類,他們致力於鑽研藝術、哲學,以及騎士的戰鬥精神。撒拉希望她所創造出來的社會,是一個完美無瑕的天堂;然而撒拉卻天真地未能察覺到,她的許多大天使們渴望擁有統治的權力,這些大天使對於公民自治的方式感到質疑,他們認為應該建立明確的權力階級,並由天使們領受撒拉的命令,以管理人類。


撒拉希望能用溝通的方式,將克撒從執迷不悟中喚醒。克撒的病況不輕,撒拉便將他瘦弱的身軀安置於「聖殿」中,這是撒拉之境所有白魔法力湧聚之處。克撒在聖殿中休息了整整五年,終於獲得新生。珊迦也在之後痊癒,但是她不是在聖殿醫療,因為她具有黑魔法力的本質,聖殿對她而言會有相反效果。珊迦是在平原上的某個小房間中,受到天使守護者的照顧,但她覺得自己在此處根本沒有自由,因為她的本質使她像是一名不受歡迎的外人。經過一番爭執,珊迦終於說服天使和武士讓她見到克撒,她對於他的康復感到很高興,但是克撒卻有憂慮之情。


克撒秘密地對珊迦表示,他有了新的發現。克撒的強化視力可以看穿建築平原的磚瓦,他發現撒拉之境和非瑞克西亞具有相似的缺陷:這兩個區域都是人工築成,也都終將毀滅。人為建構出來的土地不能有效地從多重宇宙中抽取魔法力,總有一天,所有能量會散失殆盡。在多明納里亞中很難發現這情形,所以克撒是在非瑞克西亞和撒拉之境中才察覺此事。克撒推論,非瑞克西亞過去之所以要侵略多明納里亞,正是因為他們知道非瑞克西亞終將衰滅。帶著破釜沉舟之心的敵人是相當危險的,克撒判斷,非瑞克西亞人必會捲土重來。


克撒和珊迦離開的時候,一隊突擊隊根據他們留下的「氣味」,打開了一條通往克撒之境的魔力信道,他們並不知道克撒已經離開。大隊人馬從信道殺入撒拉之境,這場戰鬥並不長,因為非瑞克西亞人很快便發現克撒已經離開。雖然如此,雙方的損傷卻都十分慘重。非瑞克西亞抓到一些俘虜,交給基克斯的部下審問,但只得到很少的關於克撒之情報。非瑞克西亞人終於明白,克撒是他們遇過的最大威脅....


撒拉環視著她的領域,她敏銳的感覺已經無法忍受其中的腐敗之氣,她無法繼續住在這裡了。她告訴子民們,這是離開的時候。但她卻驚訝地發現,許多天使和人類並不想離開這裡。撒拉依願望創造出有遠大抱負的樂土,卻也同時創造出不願認輸的子民。


許多人選擇留下重建家園,撒拉雖然不捨離開他們,但也很高興他們竟然有如此堅強的毅力。於是旅法師撒拉帶領著仍願跟隨的人,出發尋找新的領域。


克撒想打敗非瑞克西亞,然而雖然他的身體已經康復,但他的心靈仍未痊癒。他逐漸陷入絕望。米斯拉的一部份人格仍留在弱能石中,當克撒同時帶著弱能石和強能石時,一部份的米斯拉便封入了克撒的下意識。克撒在睡夢中,不斷被他兄弟的聲音所折磨。珊迦為了幫助克撒,便在附近城市中找到一名奴童,她將有關米斯拉的信息植入奴童心中,將他塑造成米斯拉的化身,然後讓克撒面對這名奴童。這方法的確能拯救克撒,


然而希望克撒陷入瘋狂的基克斯卻設法從中阻撓。


簡而言之,珊迦的計畫最後的確治好了克撒的心病,但是珊迦自己、基克斯和米斯拉的化身卻都喪命了(這一段故事詳載於「旅法師」小說中,在此處只作簡單敘述)。


克撒救出了珊迦的心,並確保它的存活,以報答珊迦為他所做的一切。

 


湛藍秘島:陶拉里亞

 
克撒逐漸和各地的法師取得聯絡,這些法師大多是畢業於阿基夫大學,都對兄弟之戰的歷史相當著迷。但克撒十分小心,對每個對象都仔細審查,他將可信任的法師組成一個大約二十人的組織,並在叫做陶拉里亞的孤島上建立了一座基地,該島位於大陸東南方的商路上。其中一些法師開始尋求對於神器有天分的學童,但這些法師並不明白他們的神秘領袖下此命令的目的。克撒只記得珊迦曾說,潛藏密探都不會被設計成孩童的模樣,因為非瑞克西亞認為並無此必要。


法師們將六十名學童帶到陶拉里亞,並加以訓練神器製作、化學和其它科學。法師中只有三名較年長者知道他們的領袖叫做克撒,這三人是巴林(男)、卡密佛(女)和索利斯,其它法師和學生則稱克撒為馬茲拉。


克撒之所以建立這座學院是有原因的。首先,他必須傳授他的知識。他從死裡逃生的經歷中瞭解到,絕不能讓索藍的知識和他自己一起斷送。


其次,克撒希望這些學生們,能夠在未來必將來臨的戰爭中有所貢獻。幸運的話,他們可能創造出黃金的年代,再現索藍帝國的光輝。但克撒也知道此時還不能鋒芒太露,以免非瑞克西亞探知他的活動。


第三,一旦訓練完成,這些導師和學生便可幫助克撒建造儀器。除了三名年長法師之外,所有人都以為學院中的各式儀器只是一般的古物。克撒真正的計畫是要建造一座新神器。只要研究結果令克撒感到滿意,所有儀器便可組成一具更大的儀器:「巨鐘」。克撒希望建造一座能作時光旅行的魔力信道,他想回到八千年前的索藍,直接向他們學習擊敗非瑞克西亞的方法。


早期的實驗問題百出。魔力信道並不穩定,送進去的實驗動物回來時不是干死,就是化為肉醬。雖然後續的研究仍試圖針對傳送有機體的安全問題進行實驗,但克撒決定製造新的神器生物作嘗試,它不但要能安全存活還要能測量兩地的時差(也就是被送到多久以前的時間中)。克撒利用三千年前他未完成的復仇者做為藍圖,但最困難的步驟是給這座機器一個人格,因為即使是最先進的復仇者也只能發展出初步的適應力,很難重新給予程序,以執行不同的任務。這個神器生物的外殼是由銀所制成,因為這樣最不會在時空場中受阻。這個「銀魔像」完成之後,克撒便試圖給予真正的人格,以便確定它有足夠的能力能在信道另一端適應生存,並能設法回來。


設法增進銀魔像智力的研究,進展非常慢。克撒最後靈機一動,將珊迦的「心」裝到銀魔像頭部的槽中。珊迦的「心」已有些鈍化,也就是已經失去人格的成分,但是思考、想像和適應力卻都還存在。銀魔像逐漸發展出自己的人格和情感。克撒讓銀魔像參與魔法學徒的課程,同時也擔任年輕學生的監護者。銀魔像後來被眾人稱為「卡恩」,


這名字究竟是自選或是他人命名,已無法確定,名字的意義也不明。


卡恩最後還是進入魔力信道,但他帶回來的報告卻不盡理想。雖然魔力信道的確可傳送到泰瑞西亞,但是時間只跳回到幾天前。克撒認為卡恩應該是到了阿達卡荒野的玻璃沙漠,因為它身上帶回許多該處的玻璃碎片,另外卡恩還偶然從一具方才死去的阿基夫武士屍首身上,撿回一面盾牌。


克撒開始督促自己和同僚趕工。日以繼夜的壓力,使得一些學童跟不上進度,進而出現逃課、打架等偏差行為。其中一名叫做泰菲力的十歲學生尤其調皮,他膚色很深, 而且特別擅長搗蛋。


克撒為瞭解決卡恩所發現的問題,不斷地努力工作。他在陶拉里亞沿岸架設了許多水底渦輪,但他發現若將時光信道的跳躍時間增得愈大,就需要供應愈多能源。克撒日復一日地推高需求,終於在某天晚上出事了。魔力信道突然發生爆炸,克撒只來得及在自己周圍架起保護力場。時光引擎在陶拉里亞上四處飛竄,正在實驗室中工作的法師索利斯和四名學生當場喪命。整個學院的時光產生大混亂,有些人身體極速老化死亡,有人無端消失,有人甚至變成嬰兒。陶拉里亞如同遭到浩劫,還好卡恩救出了許多人。


浩劫過後,一百二十名人員中,只有七十五名存活,其中有十數人變成嬰孩。


存活者回到歐瓦達大陸,他們決議分隊,每隊各包含一些學生,在隱居的生活中繼續訓練,直到新的學院完成。克撒放棄操縱時光的念頭,他試圖在當代尋找擊敗非瑞克西亞的方法。克撒原本認為時間急迫,但卡恩指出,在陶拉里亞上,他們可以擁有相當充足的時間;因為陶拉里亞的時光流已經被扭曲,一年只相當於外界一天的時間,他們可以在其上隱藏數百年。陶拉里亞現在反倒成為擊敗非瑞克西亞的重要關鍵。克撒、巴林和卡恩從附近的島嶼上偵察陶拉里亞,他們發現上面錯亂的時光流除了特定的地區外,已漸趨穩定。十年之後,這些學生和導師們返回島上,開始重建學園。


大部份的建築都保持原樣,但有些卻為適應時光扭曲而刻意改建。建築之間的天橋常建成彎曲形,以避開特定的時光點,有些房子外型建得相當奇異,也是為了躲開時光流。


學院的氣氛不同了,這個島再也不是安樂之地。島上的霧氣會令人消失,強風可能使人發狂,同時還出現許多魅影生物。學校不得不設置武裝警衛守護邊境。


眾人在校區附近的溪谷中,發現有塊地區的時光幾乎完全停止,溪水似乎有愈療的功能。於是眾人在該處建了一座環壇,將溪流注成小池。溪水被保存於該處。學院中年過三十者每個月可以飲用溪水一次,這能有效地減緩他們衰老的速度。


學院的食物補給主要仍從歐瓦達大陸上取得,然而這些能夠數十年不老的法師,卻逐漸引起外人注目。因此島上不得不建立自給自足的農耕設施,但是為時已晚,已然有人乘船前來尋找傳說中的青春之泉。克撒十分擔心這些船上伏有潛藏密探,因此將所有船隻都驅離,不服者則摧毀。克撒想起亞格斯的巨型風暴,便製造儀器以仿製相同的天氣效果。魔法風暴使得外人完全不能接近陶拉里亞,任何船隻都無法穿越。陶拉里亞,對外界而言,從此化為傳說之地。


泰菲力成為一名優秀的年輕法師兼監護者,他在三十歲時離開陶拉里亞。因為某些不為人知的原因,他選擇回到故鄉賽費林,最後成為賽費林的宮廷法師。


學院眾人則為了某項目的,開始建造許多神器。最後,克撒將這些神器統稱為「遠古遺產」。

 


赤紅火山:西瓦

 
克撒開始探尋有關索藍文明的信息。由於克撒具有旅法師的能力,所以他可以完整地探查整個時空。


克撒發現西瓦有許多遺蹟設施,大部份都已經坍圮毀壞,或被火山所摧毀,但是有一座設備仍然存在,克撒稱之為「魔力鑽探機」。這設備顯然是索藍文明所建造,由於四周火山環繞,因此並未被掠奪毀壞。若從上俯視,鑽探機看起來就像一個熔岩湖,克撒很快便明白,鑽探機本身會生產紅色魔法力。


當克撒接近鑽探機時,他發現該處附近被一群有智能的蜥蜴人所佔領,他們叫做凡爾西諾。凡爾西諾乎似乎已經部份的學會操作該設施,他們利用它來鍛冶出神奇的合金武器,以對付西瓦南邊強大的巨龍族。


凡爾西諾常被周圍的鬼怪族群攻擊和搶奪,因此他們非常不歡迎外人。克撒不希望和他們起衝突,於是便試圖進行交涉。凡爾西諾不願讓步,其中一名族人還站起來威脅克撒。克撒為了展示實力,輕而易舉地便將該名魯莽者擊倒,但未將其殺害,以免增加協商的困難。


凡爾西諾帶領克撒參觀鑽探機,令他感到十分震驚~這是克撒在喀洛斯以外,所見過最大的索藍遺蹟。克撒找到一些難以解讀的古文,他只能看懂其中一小部份。古文顯示,鑽探機是用來大量生產紅魔法力,並集中製造一種卵型的水晶~魔力水晶!在兄弟之戰中,克撒和米斯拉都無法製造魔力水晶,只能依靠挖掘發現。這些魔石中含有無限的力量,最大的一顆還可打開通往非瑞克西亞的信道。現在,憑這部機器克撒便可製造魔力水晶,但是他知道自己無法以一己之力操縱整座設施。


他與凡爾西諾打商量,如果凡爾西諾願意幫他運作這部鑽探機生產魔力水晶,他就幫他們對抗西瓦巨龍。凡爾西諾答應了。


克撒努力地解讀索藍留下的文件,他打算回陶拉里亞帶一些法師來幫忙,克撒偶爾還需要幫忙凡爾西諾對抗鬼怪的侵襲。漸漸地,克撒瞭解整個鑽探機的功能。他檢視凡爾西諾所製造的金屬,他認為這應是用來支撐巨大魔力水晶的支架,以開啟或封閉通往非瑞克西亞的信道。但是要如何運送如此巨大的魔力水晶卻不被非瑞克西亞注意到呢?


克撒猜想這支架可能是一種載具,也許是一艘船....或許,是一艘會飛的船!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