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_expansion_tempest_expansionLogo_en.jpg  

譯者 不詳

飛船晴空號已離開了充滿光明的多明納里亞,來到由最邪惡的瓦拉司所統治的世界~黑暗時空瑞斯。在這個世界中,傑拉爾德與船員們將面臨瓦拉司的飛船~掠奪者號的挑戰。在他們前往前瓦拉司根據地~天羅城塞的路上,他們將會遭遇到前所謂見的狂暴魔法勢力。


風暴來臨時你無處躲藏,你將被暴風雨環繞。
 

 

序曲  


前情提要


晴空號船長西賽被來自黑暗時空瑞斯的大魔將~瓦拉司綁架了。晴空號的船員們希望遠古遺產(一些神器的總稱)的繼承人~傑拉爾德能領導他們,進入瑞斯時空尋找他們被擄的船長。船員們並不知道,瑞斯人史塔克為了將自己的女兒救離瓦拉司的魔掌,將西賽出賣給瓦拉司。
 


登艦以後,傑拉爾德帶領船員周遊多明納里亞,將要抵達瑞斯所需的人一一找齊。在原始的羅堰森林中,傑拉爾德找到了老朋友~貓戰士米麗。為了能進行時空 轉移,年輕的魔法師爾泰在陶拉里亞島上成為船上一份子。在烏爾博格,貴族寇維克斯加入了這個行列。在聚集這些重要成員以後,傑拉爾德與晴空號上的其它成員 們瞭解到為了要成功的到達瑞斯,他們需要一個瞭解瑞斯的人:史塔克。


傑拉爾德與晴空號的成員們找到了奸詐的史塔克,並且從瓦拉司手下大將~馬拉克瑟斯手上拯救了他。儘管心中埋藏了背叛西賽的秘密,史塔克還是加入了晴空號一行人。這艘飛船開始進行前往瑞斯的時空轉移,瓦拉司與西賽正在那裡等待著他們。

在晴空號抵達瑞斯以後,他們展開了與瓦拉司軍隊的對抗,暴風雨的故事也正式展開。
 



英雄與反派


傑拉爾德:

在本次任務中擔任晴空號的船長,領軍進入瓦拉斯的根據地:黑暗時空瑞斯。曾在賓納里亞擔任武器專家的他,將是多明尼亞的最後希望:身為遠古遺產之繼承 者,他擁有一系列強力的神器,足以阻止荒野君主及其手下之大魔將的野心。傑拉爾德不知道的,是這趟營救西賽的旅程竟會把自己捲入涉及整個時空的紛爭之中; 他更不知道自己將要面對過去的親友,更強力的敵人,以及埋藏在瑞斯的重大秘密。



晴空號:

具有時空轉移能力的晴空號,可能是遠古遺產中最特出的一個。它是往來於世界各處的門戶:既可收容其餘的遠古遺產,也能用以追尋其餘已散失的部份。西賽 曾有意將晴空號移交給遠古遺產之繼承者~傑拉爾德,但他卻拒絕接受。瓦拉司日前綁架了西賽,逼使傑拉爾德必須出面率領晴空號及船員們前去搭救。



瓦拉司:

瓦拉司,瑞斯的大魔將,侍奉一切邪念之實體~荒野君主。傑拉爾德還不知道瓦拉司就是瓦爾~當年撫養傑拉爾德的那位將軍的兒子。瓦爾和傑拉爾德少時曾是 友伴;但隨著時光流逝,瓦爾變得野心勃勃,終至於向自己所屬的部族挑起戰爭。在消滅了自己的部族後,瓦爾潛至瑞斯,並以瓦拉司之名坐鎮於群山環繞的天羅城 塞中,宰制整個瑞斯時空。雖然已替荒野君主獲致了絕大的力量,他自己的目標卻也和其主人一般地邪惡:為了得到遠古遺產,並解決與傑拉爾德間的恩仇,他綁架 了西賽,希望能誘使他的故友前來瑞斯。



大魔將

事奉荒野君主的強大、邪惡人物;他們通常是在不自知的情況下成了其主人之工具。成為大魔將的方法通常是藉由毀滅自己所屬的群體,以博得荒野君主之青睞。經由一套複雜的機制,荒野君主其後便可操制此人之作為,以準備實現那終將到來的決戰。



漢納

曾於阿基維安大學修習神器學的她,是晴空號上的智囊。身邊兩段緊繃的關係,造就了她謹慎的特質:漢納極少與父親巴林交談;同時,傑拉爾德年前毫無預兆 地不告而別,也始終使情緣未了的她耿耿於懷。雖然生性沉默,但身為領航員之職責,以及對於神器的知識,卻常常將她推往行動的前線。


米麗

少時便遭同族遺棄的貓戰士米麗,一直想在世界中搜尋一個足以安居的所在。因此,她加入了傑拉爾德~她最好的朋友之陣容中。她是位了不起的戰士~強健, 精準,迅捷~而且縱使兩人都不願承認,她已非正式地擔起大副的職責。從她們受教於瑪洛術士穆塔尼的日子以來,米麗從未讓傑拉爾德失望過。

 


維克黜人格利文

為維克族社會所逐出的格利文,目前指揮瓦拉斯麾下的飛船~掠奪者號。雖然他是個殘暴的戰士,在瓦拉斯面前仍是大氣不敢喘一口;格利文之所以對這位大魔 將又懼又恨,全因瓦拉斯在他身上植入了用以強化及操制的脊椎尖刺。格利文仍在等待著復仇的機會,希望能消滅瓦拉斯,以取代其地位,成為瑞斯時空之大魔將。


掠奪者號

瓦拉斯的戰艦~掠奪者號,也像晴空號一樣地能夠飛行;但相同處也就到此為止。和晴空號這艘優雅的雙桅帆船對比之下,掠 奪者號是呈爪狀的大型帆船,明顯地可看出其為上古非瑞克西亞之設計。雖然缺乏晴空號的最重要功能~時空轉移能力,她以不成比例的強大火力及近乎無懈可擊的 防護力彌補了這缺憾。指揮官為維克黜人格利文;他高大,黑暗的身影常遊走於戰艦各處。


坦格爾斯

坦格爾斯,一位塔路姆牛頭人,經常以斧頭為他代言~而且從不浪費時間。粗魯又沒耐性的他,是西賽忠心不貳的大副;但當晴空號在瑞斯時空冒險之時,他正 承受著兩方面的壓力:營救他的船長兼好友西賽,以及信任新船長傑拉爾德。這種自負並非塔路姆族之特色,而是其個人的特質之一。


卡恩

一段不堪的回憶,常縈繞在銀魔像卡恩的心中:他曾在盛怒之下失手取了一位無辜路人的性命;他發誓從此以後絕不再殺生。很久以前,卡恩曾是傑拉爾德及遠古遺產的守護者;但傑拉爾德的故友瓦爾偷走一大部分的遠古遺產,並封住了卡恩。不論如何,他和晴空號及傑拉爾德的關係都是不可分的~因卡恩是一件會動,會思考的遠古遺產。



撒琳妮雅:

曾是貴族寇維克斯及其家族之守護天使;但現下已完全受瓦拉斯的掌控。由黑魔法及白魔法所創造的她,始終令人不解其意圖~她的存在似乎是把寇維克斯推向 黑暗。經由與寇維克斯之間的精神連結,她能大略地知悉其位置,心緒,以及想法;並在傑拉爾德及晴空號到達瑞斯時,藉此引導瓦拉斯的戰艦~掠奪者號。


寇維克斯 :

曾是晴空號一員的寇維克斯,背負著悲劇的命運:在其守護天使撒琳妮雅失蹤後,這家族接連數人均喪命於瓦拉斯之手下。寇維克斯聞訊後,在混雜的情緒之下 展開了行動。而當他不顧安危地離家尋訪摯愛的撒琳妮雅時,瓦拉斯將其家族悉數殲滅。現在,決心復仇,並找回守護天使的寇維克斯,重新加入了晴空號。


歐琳:

在許多方面來說,她都是晴空號的一股安定力量:既是船員們的精神支柱,技術卓越的薩姆尼醫療員,也是適時的情感支持;因為她不但鎮定,又關懷他人,而且精通多種語言。樂於助人的歐琳相信寧靜中存有祥和,故她常把對許多事的看法留在自己心中不說。

 


爾泰

身為漢納之父~巴林的弟子,爾泰已學得了許多的魔法;但他卻從沒有機會一試身手。當傑拉爾德邀請他加入晴空號往瑞斯的冒險時,爾泰一口便答應了。現下 這位自大的年輕人經常得要證明他的本事;而雖然心中暗暗地猜想自己可能沒原先所想的那麼行,爾泰的自尊心決不會讓他在夥伴面前如此承認。

 


斯奎

一位知識的巨人~在鬼怪之中~,斯奎天生的好奇心平衡了其天生的怯懦。雖然西賽和傑拉爾德都很喜歡這位機艙員,斯奎還是比較忠於西賽。身為鬼怪一族,斯奎求生的技術自是非常人可比。


史塔克

當晴空號向著瓦拉斯的天羅城塞發進之時,史塔克似乎已和傑拉爾德結盟;但即使在救出西賽之前,這份忠誠仍可隨時變卦。史塔克曾是瓦拉司的部下~甚至可 能是這大魔將背後勢力之部下~,完全以個人利害及其不為人知的背景為行動基準。事實上,晴空號的人尚不知他曾為瓦拉司而背叛了西賽。傑拉爾德對救出史塔克 之女的承諾似乎已贏得了他的忠誠心,但對史塔克來說,忠誠心是個策略性的概念。

 


風暴將摧毀一切


歡迎來到瑞斯


暴風雨將晴空號領入第一個任務~從黑暗時空的統治者,惡魔般的瓦拉司手上救出西賽。這段故事將會完整的在雜誌、書籍、以及漫畫上呈現;但這些故事的綱要將收錄在這裡,讓大家能藉由暴風雨的每一張牌來探索瑞斯。這是描述傑拉爾德在時空中穿梭冒險的最新詩篇。
 



抵達瑞斯
 


飛船晴空號由充塞在世界與世界間的以太中浮出,引擎嗡嗡地發出高低差八度的聲響。多明納里亞的景像有如水由玻璃杯流出般倏地消失,轉眼間,它已身處在 瑞斯擾動的天空中。沸騰的云海中,紫色與藍色不時交錯出陣陣的渦流,在那其間又斷續跳躍出鋸齒狀的電光。在這混亂不堪的景象中,偶爾也會有機會由空隙窺探 見扭曲的大地,就像祂們狂野地想嘗試再度復合。晴空號警醒地在這混沌中下潛,以避開那毀滅性的能量。


晴空號的船長~傑拉爾德將他的船員們集合到甲板上。準備帶領牠們進入敵人的領域。瓦拉司的堡壘就在眼前這片大地的某處,被他俘虜的西賽船長就在其中。 傑拉爾德必須設法找到她,使她能脫離瓦拉司的魔掌,即使代價是必須手刃瓦拉司。貓戰士米麗詢問傑拉爾德,是否心中已經有了救援西賽的計劃,以及當他們抵達 天羅城塞時,他們要怎樣對付敵人。傑拉爾德說,他也不太清楚~他知道西賽是個餌,敵人俘虜他的的目的就是要引他上鉤;但他對於西賽的責任感驅使他必須不計 一切代價的,將西賽平安拯救出來。米麗不做聲,只是靜靜聽著。她希望也有人能如此對她如此忠誠。


瑞斯人史塔克(同時也是帶領大家進入瓦拉司之領地的嚮導)悲觀的指出,光是要抵達天羅城塞就是一件嚴酷的挑戰。領航員哈娜的態度比史塔克更為悲觀。她 詳細的向傑拉爾德解說此趟航程的難度~近乎不可能的難。她指向荒蕪而和天空融為一片的地平線,告訴他底下的地形過於混亂,幾乎沒有明顯的地標。更糟的是瑞 斯的陽光太微弱,根本無法用來提供指引。傑拉爾德在聽取大家的質疑以後,向大家保證他們一定位找到城堡~這份自信給了大家激勵。於是,他下令繼續前進。


晴空號緩慢的航行在波浪洶湧的海岸與漆黑的森林,讓史塔克設法由這些景物中找尋他能認出的地標。此時坦格爾斯突然吹響了警號,要大家注意上空:一艘巨 大沉重的爪形戰艦正由頂上厚重的云海中下潛而來。這艘戰艦是瓦拉司的戰艦~掠奪者號,由瓦拉司利用魔法突變製成的指揮官~維克黜人格利文掌艦。格利文的外 觀極為突兀:高大的身體被厚重的金屬板一塊塊包圍,並突出許多針刺。瓦拉司在他背後殖入可怖的脊椎以控制他,令他極度痛恨瓦拉司;他野心勃勃的想打倒這名 主人。而今眼前的敵人令他感到狂怒,於是掠奪者號向著尚未備戰完成的晴空號開火。船舷大為震動,傑拉爾德扶住前甲板的圍欄;他抽出劍,看見了正在整軍準備 襲擊晴空號的格利文。當掠奪者號貼近時,炮火因預備突襲而停歇。晴空號中的三十多名訓練有素的水手與戰士向甲板一湧而上,準備來一場大戰。


在掠奪者的欄杆後,一群骯髒醜陋的莫葛鬼怪正等待著進攻。史塔克喊叫著告訴傑拉爾德,莫葛族對於神器所帶的靈氣相當敏感。他認為一旦牠們登艦,牠們無疑的將會為牠們的主人~大魔將瓦拉司尋找遠古遺產。傑拉爾德手握劍柄,靜著戰爭來臨。

 



掠奪者號的襲擊
 


兩艘船漸漸地接近,船身彼此碰撞的聲響幾乎淹沒刀劍互擊、痛苦尖叫與繩鉤固定住晴空號的聲音。一時間每個人的身上都沾滿了血跡~鮮紅的人類血液與黑蜜 般的莫葛鬼怪血液。牛頭怪坦格爾斯與格利文都因高大的身材,而成為其同盟的顯著旗標;他們的肩高過了戰場上每一個人的頭,各自揮動寬劍清掃戰場上的敵人。 晴空號上的撒尼姆醫療員歐琳除了必須抵擋敵人對他的攻擊外,還得額外的設法抽出身來治療受傷的夥伴。此時,掠奪者號的艦炮再度開火,精確的擊中了晴空號的 桅竿與船員。


戰火迅速的由甲板向圍欄蔓延開來,寇維克斯終於見到了在亂鬥中忽隱忽現的撒琳妮雅~那位令他魂牽夢縈,曾保護著他的家族的天使。但同時他的表情也因事 實的真相而凝結住:她現在已成為瓦拉司的手下。她手上那曾保護著他的家人的的公正之劍,現在正向著寇維克斯的夥伴揮動。寇維克斯不顧一切的想設法接近她, 但火熱的戰場將他們遠遠分隔開來。他並不知道撒琳妮雅與他之間維持著一種精神上的聯繫,使得她能感應到寇維克斯的到來,進而帶領掠奪者號血洗晴空號。儘管 撒琳妮雅輕視瓦拉司與格利文,並也希望能和寇維克斯在一起;但她卻被迫遵從瓦拉司的命令:將敵人消滅,尋得遠古遺產。


晴空號的機艙員,鬼怪斯奎被他的莫葛同類們所驚嚇,由戰場中逃了開來。他踉踉蹌蹌逃下甲板,躲進秘密隔間中,好將他數天前在貨艙討來的神器「玩具」藏 起來。他瑟縮著,緊抱那顆畸形的球,聽著莫葛族在甲板上大肆洗劫。莫葛的喧鬧聲漸漸接近他的周圍。這些莫葛們在晴空號上邊抱怨邊亂跑,不加節制的四處嗅來 嗅去,想由空氣中找到遠古遺產發出的味道。當他們接近斯奎躲藏的地方時,突然向後彈退開來。斯奎身上可怖的惡臭把嗅覺靈敏的莫葛們逼退,保護了他。在鬆了 一口氣以後,斯奎把這個結果歸功於他並沒有把握上一次,能讓傑拉爾德幫他洗澡的機會。


銀魔像卡朗由於矜持和平的自我壓抑,並沒有進行任何的反抗,因而被莫葛族們認定為遠古遺產。當他被綁了起來時,他揮動雙手,試圖保護自己。然而在他眼 見一個莫葛應聲被打死後,他便因良心譴責而癱瘓,不再試圖抵抗;任憑數十個莫葛們推擠著他,拚命的把他簇擁上船。爾泰努力嘗試著搭救卡朗,但遠古遺產對莫 葛們的吸引力似乎給了他們對魔法的抵抗力。這些傢伙將他們找到的遠古遺產與卡恩扛在瘦骨峋峋的肩上,拖回掠奪者號;當喧鬧的隊伍大群地由爾泰面前擠過時, 他們只是自顧自的談天,並向爾泰做鬼臉。索藍水晶則由於緊緊的被固定在引擎上,使他們拆卸不下來。在百般的不情願下,他們用鐵鎚敲擊那貴重的水晶,以洩心 頭之恨,但如此依然無法將水晶卸下。



對決
 


正當莫葛族洗劫晴空號,船員們正在甲板上與之奮戰時,傑拉爾德在莫葛族登艦的通道對上了格利文。傑拉爾德的劍術十分俊敏,但格利文擁有用不完的體力。 他的第一劍揮中,擦過傑拉爾德的臉頰,劃破嘴唇後流出的血似乎不祥地預告了他的勝利。就在他們的刀劍開始你來我往之時,格利文的大副~達奧黜人瓦提決定向 晴空號開火;這一炮不但是為了想達成格利文佔領晴空號的目的,更帶有瓦提私密的野心~擊斃格利文:如果瓦提能讓格利文死在這一炮下,那麼他就能稱心如意的 當上掠奪者號的指揮官了。由於至近距離的開火所造成的猛然衝擊,兩艘船劇烈地搖晃起來。晴空號的船身開始頃斜,傑拉爾德因此摔出圍欄,掉下船去。哈娜盡全 力撲向他,但卻沒來得及捉住他。她只能無助的眼看著他漸漸消失在下方。

 



坦格爾斯之怒
 


在好不容易站定以後,維克黜人格利文憤怒的下令撤退~他們奪得了遠古遺產,傑拉爾德也死了。莫葛族邊抱怨邊吼叫著撤退,以勝利者的姿態返回掠奪者號。 格利文則在戰場中無視於敵我成員地闊步回到掠奪者號,尋找他那背叛的大副達奧黜人瓦提。坦格爾斯不甘讓掠奪者號就這樣帶著卡恩與其它的遠古遺產揚長而去~ 他不允許他的驕傲與傑拉爾德的遠古遺產就這樣簡單地被他們帶走。掠奪者號慢慢離開晴空號的上方,船上的竿柱擦過晴空號的艦橋;坦格爾斯便藉機跳起,捉住一 根掠奪者號船底粗重的纜繩。即使晴空號開始逐漸消失在坦格爾斯的視線中,他仍舊毫不猶豫的爬上掠奪者號,尋覓一個藏身之處。


在任務達成以後,掠奪者號起程返航至瓦拉司的天羅城塞。在尋找瓦提的途中,格利文盤算著他的戰果:遠古遺產現在已被安置在船艙中,莫葛族像蒼蠅般的群 聚在旁;晴空號亦按照瓦拉司的指示,在幾乎未損及分毫的狀況下被洗劫一空。;但由於瓦提的多事,他未能將目前生死未卜的傑拉爾德捉為階下囚。他把所有的的 怒氣都出在瓦提上。瓦提為畏畏縮縮的,知道他未經允許就開火是為了殺格利文這件事已經洩底了。格利文將瓦提拎起,摘下他的官勳,直接把他丟下船。


撒琳妮雅在飛回船上時撞見了被甩下船去的瓦提,她被這一幕逗得很開心。但當她看見這諷刺的一幕時,他回想起方才與傑拉爾德的相會。於是她急忙向格利文回報。

 


傑拉爾德的脫逃
 


傑拉爾德由晴空號的邊緣跌落,筆直朝樹林摔下。就在生死交關的那一瞬間,一個陰影略過上空;他突然被一雙有力的臂膀捉住,並且向上升起。他向上看,那 是闇天使撒琳妮雅:她正因成功的將他救起而微笑著,並打算把他送回掠奪者號上。傑拉爾德覺得與其被捉,不如試試自己的運氣,因此他奮力掙脫她的掌握,跌進 樹林,並且摔進森林的深水中。撒琳妮雅因驚訝與失敗而大叫;她不死心的穿入林冠,在森林中搜尋她。但傑拉爾德早已趁亂混進了陰影中,遠遠的躲避著她。撒琳 妮雅知道傑拉爾德還活著,但在濃密的樹葉中她無法進行搜索。終於,她放棄了搜索,讓傑拉爾德偷偷地目送她離去。


在好不容易鬆一口氣時,傑拉爾德又遭到了根潭人魚野蠻的追殺。由於牠們的外觀十分不文明,故當牠們使用語言彼此喊話時,傑拉爾德對此大感驚訝。在人魚 們追捕傑拉爾德的過程中,牠們的騷動驚醒了破根亞龍;這些人魚瞬間就進了牠的大嘴,藉此傑拉爾德才得以脫困。隨即,他穿進黑暗的天帷森林~一個座落於水上 的森林。在這個森林中,樹的根都高高架在水面上,森林底下則是黑暗得完全不見天日。


進入森林後,傑拉爾德悄悄地緊跟著一群人,並決定要更接近他們。這些人是維克族,是一群流浪的人;他們忠心地追隨著森林深處的神諭使。維克族神諭使告知族 人,她已用他的預言能力預知傑拉爾德的來臨;在瓦拉司的暴政下,神諭使的職責就是用信仰支撐著族人。她向族人宣佈傑拉爾德就是「科維克多」~在維克語中, 意指促使維克族重新團結的人。傑拉爾德困窘地站在歡呼的人群面前。



天帷森林


儘管晴空號的船員們在林冠上搜尋數次,但他們仍未發現任何事物能證明傑拉爾德還存活著。不久後,為了修復在掠奪者號的攻擊中,船體受傷所造成的不安 定,晴空號降落在森林中。在哈娜檢查過被莫葛族損壞的引擎以後,她發現若不經過全面修復,他們就無法離開瑞斯了。莫葛族對水晶造成了極大的破壞,而沒有這 個水晶晴空號就不能進行時空轉移。晴空號漸漸盤旋下降,進入厚重黑暗的森林,森林的頂端密佈著濃密的葉叢看起來幾乎就像地面。晴空號在下降將接觸到濃密樹 葉一一沖撞開來,降落的痕跡在枝葉間形成一個大洞。


在船停定以後,寇維克斯帶隊清理甲板,進行對船體的修復。歐琳開始治療傷員,並清點損失的貨物與船員。哈娜和米麗都不願放棄傑拉爾德,因此她們動身進入森林,打算搜尋他們的船長~米麗是出於對摯友的忠誠,哈娜則出於仍深藏於心底的愛戀。


在森林深處,她倆們遭遇了不穩定的變形獸的襲擊;這可怕的怪物設法一口氣複製她倆的形貌。她們攜手擊敗了這個敵人,而在這場勝利中似乎帶給米麗一些啟 示:米麗終於感到除了傑拉爾德外,似乎還有別人可以當成是同盟與好友般的信賴。當她們才剛由惡鬥中回神過來時,她們突然發現自己被一大群敵意甚重的天帷妖 精們包圍。這些因長期生活在天帷森林而皮膚白化的妖精,全副武裝的接近牠們,並把她們押回。



一統者


此時,傑拉爾德因對於維克族的歡聲雷動甚感不解,而向神諭使詢問她剛才到底說了什麼。她告訴傑拉爾德,她早就知道他會來,因為他就是科維克多~也就是 「一統者」。她向傑拉爾德解釋道,在瑞斯,維克族被分為兩個族群;而傑拉爾德的出現將為這個狀況投下一個未知的變量。神諭使宣佈傑拉爾德將改變瑞斯及其統 治者的命運。隨後,神諭使邀請傑拉爾德一同會見天帷森林的妖精們,這些妖精一直盼望著討伐瓦拉司。


儘管傑拉爾德對於神諭使的言詞依然一頭霧水,他還是隨著維克族去會見天帷妖精~他希望這有助他找到晴空號與瓦拉司的天羅城塞。在抵達村莊後,他發現了 被天帷妖精們囚禁的哈娜與米麗。妖精王~葉海大帝埃拉達力已下令包圍晴空號,因為他並不知有關科維克多的傳聞。他的妖精大軍已上路,準備把船上所有人殺光。



重逢


趁著事情尚有轉圜餘地,傑拉爾德向妖精們解釋晴空號此行目的是挑戰瓦拉司,甚至消滅他。他們的任務是拯救被綁架的船長西賽,但若瓦拉司執意戰鬥,傑拉 爾德也會毫不猶豫的與之一戰。神諭使向埃拉達力指著傑拉爾德,一邊解釋著有關預言中科維克多的種種,並指出他將領導統一後的人們一同對抗大魔將。儘管埃拉 達力對人類的傳說有些不以為然,他依然看在可能結為盟友的份上,釋放了傑拉爾德的朋友。哈娜與米麗對於與傑拉爾德的重逢感到欣喜若狂;即使哈娜仍無法對他 自在的表現出太多感情~她還不能遺忘他曾狠心遺棄她與晴空號,但哈娜還是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傑拉爾德。他們深情凝視著彼此,並給了彼此一個長長的吻。在沉默 良久後,米麗故意清清喉嚨,開始簡報這場戰爭損失:他們喪失了包括卡恩等的遠古遺產、引擎嚴重受損、坦格爾斯出乎意料的跳上掠奪者號等。在他們討論計劃的 過程中,傑拉爾德與哈娜的目光不時地交會~他們間的情愫已再度燃起了。


埃拉達力承諾將帶他們回到晴空號,並收回成命取消攻擊。


同一時間,寇維克斯、爾泰、歐琳、爾泰與斯奎在森林中,就地埋葬部分死去的船員。等到他們再度登船時,周圍的矮叢突然擾動起來。寇維克斯拔起劍,發現 到一隊妖精手持著武裝,由樹林裡穿出。船員們開始為了本日中第二次的戰鬥備戰,為了最糟的狀態進行武裝。寇維克斯尤其渴切著戰爭,他已被失去撒琳妮雅的憤 怒沖昏了頭。突然,晴空號旁的樹叢在妖精法師的命令下,側根快速地生長變長,想將晴空號纏入深深的水底。


就在攻勢正要開始時,奇妙的號角聲自森林深處響起~這是命命妖精巡兵們中止攻勢的指令,傑拉爾德、米麗、哈娜、神諭使與埃拉達力終於抵達現場了。埃拉 達力下令軍隊停火,傑拉爾德則設法使自己的軍隊冷靜下來。在彼此間的緊張氣氛鬆弛後,埃拉達力下令歸村,以召開戰略會議。在船上所有人都起程時,史塔克發 現自己已被盯上了。他注意到他的身後懷疑的眼光。他轉過身去面對著盯著他看的神諭使,發現神諭使正端詳著他的臉。瞬間,史塔克知道神諭使認出他來了。他暗 自咬牙切齒~這太不巧了。在這距離成功咫尺之距的一刻,他不允許自己的目的被拆穿。史塔克有許多秘密,而神諭使似乎知道其中一個:他和維克黜人格利文一 樣,是被維克族放逐的人。



戰略會議


在妖精村落所舉行的戰略會議中,傑拉爾德告訴埃拉達力晴空號已受重創,無法離開瑞斯;他向妖精們詢問是否有能夠修復水晶的技術。埃拉達力遺憾的向他回 答沒有~因為妖精們僅對大自然的魔法有研究。但他告訴傑拉爾德離開這個時空的另一個方法~利用時空通道~儘管沒人知道這個通道會通向何處。傳說中,這條通 道通往比瑞斯更糟的地方(不過埃拉達力同時也質疑,還有地方會比瑞斯更糟嗎?),但這仍是某些想逃離瓦拉司魔掌的人所一定會使用的通道。埃拉達力指點傑拉 爾德這個信道所在的峽谷位置,並警告他這個通道似乎被魔法守衛著,導致難以通行。傑拉爾德告訴埃拉達力他們會克服這個問題~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在維克族的集會中,村人們強烈地被傑拉爾德的壯志激勵,埃拉達力於是提出了進攻瓦拉司天羅城堡的建議。這兩個族群長時間以來飽受瓦拉司暴政所苦,推翻 這個暴政是他們僅存的希望;他們知道惟有這份勝利才能使他們的種族繼續延續香火~不管是在何處的。傑拉爾德向大家說明,他們來此的目的並非打倒大魔將,而 是拯救西賽。他不願見到妖精與維克族們在這場極有可能是徒勞之舉的攻擊下罔送性命。傑拉爾德堅持不參與這份計劃。埃拉達力則力主現在正是他們連手消滅共同 的敵人~瓦拉司的時候。他建議晴空號可以由山底的路線潛進天羅城塞,而此時他將率領妖精們與維克族由正面進攻天羅城塞。史塔克亦知道這條路線,他也鼓勵傑 拉爾德應不計他們的犧牲,走這條快捷方式。傑拉爾德再度要求大家重新考慮中止這場攻擊~至少等救出西賽再說。於是,埃拉達力允諾暫時按兵不動,但傑拉爾德 並不 完全確信在他回到晴空號以後,這位妖精王是否能夠耐得住性子。



史塔克的計劃


深夜,在船員回到船上後,史塔克終於有機會接近那名認出他的神諭使。若她把他是維克黜人這件事向傑拉爾德密告,史塔克的計劃可能會毀於一旦。因此,史 塔克決定要殺了她。史塔克趁者神諭使進行冥想時接近她,她以兩三句話打發史塔克,明顯地佯裝對他的事全然不知情。此時史塔克漸漸開始按奈不住。他虛情假意 的想誘使她說出對於他的瞭解,但神諭使不為所動;她只是客套地詢問他在晴空號上的地位。史塔克遲疑了。他可以毫不費力地割斷神諭使的喉管,但她看起來卻又 是如此和藹可親,令他下不了手。史塔克就在猶豫不決中錯失良機,等到侍衛來臨時已來不及下手了。在神諭使的冥想時間結束後,史塔克只得喃喃的向她道晚安, 與其它人一起回到晴空號去。


在史塔克回船以後,晴空號已被修復到可飛行的狀態了,於是他告訴傑拉爾德前往天羅城塞的管道十分危險艱辛。此去所經過的大熔爐日夜不停的由山裡噴發出 石塊岩漿,在熔爐的周圍則有充滿著屍體與泥漿的死穴。他又提到,有些通路甚至狹窄到無法讓晴空號通過。傑拉爾德也明了這趟旅程將有多困難,但他們實在也別 無它法了。他們將先到時空通道處準備脫逃路線,然後動身潛入天羅城塞。



時空通道


晴空號抵達了埃拉達力所說的峽谷。這個時空通道相當巨大,座落於一個台地上。在通道中央,一尊雕刻的臉像注視著峽谷。在靠近此通道以後,歐琳閱讀圍繞 在巨大時空信道旁古老文字。她詳盡地解說打開通道的方法,但也提到想達成此目的要花點時間。要打開這個通道必須先蓄集魔力,而在魔力集中以後通道也不能夠 維持很久。若在晴空號拯救了西賽以後,才想要利用這個信道逃亡,恐怕在信道打開前就已被追兵趕上了~也就是說若想利用這個通道,就得事先把它打開才行。在 歐琳與爾泰進行討論之後,爾泰志願留守在此,等待晴空號自瓦拉司的根據地歸來。只要晴空號一返航,他就會打開通道,然後登上晴空號一起脫逃。但他提醒傑拉 爾德:這個通道支撐不了太久。魔法能量會漸漸散去,而爾泰私底下擔心以他的能力無法維持魔法力聚集太久,但他必須努力達成~這是他證明自己能力的大好機 會。於是晴空號留下他,繼續前進。


在晴空號離開以後,爾泰感到身邊還有其它人。然後,幽影們一個個地在爾泰面前現身了。一個類似女人的形象向爾泰自我介紹:她叫萊娜,代表索泰利族。他 告訴爾泰,她與她的同胞,連同他們的的敵人道西族一同在數年前被吸入交錯時空。除了他們以外,被捲入他們的爭執的薩拉卡斯族也一起被捲入這個次元。他們無 法物理性地接觸任何真實世界的事物,如同鬼魅般的活在時空通道旁的亡靈棲所。在萊娜知道爾泰所屬的團體來自多明納里亞,並且是與瓦拉司為敵以後,便給了利 用隱晦的謎語與含糊地給他了一些提示。爾泰察覺到有某些理由阻止著萊娜,使她說不出瑞斯的秘密與其統治著的陰謀。但是,他瞭解到瑞斯相當的不對勁。這裡似 乎正發生著很糟糕的事。



掠奪者號上的坦格爾斯


在同一時間,掠奪者號已返航天羅城塞。坦格爾斯小心翼翼地循線潛行,避開在船底巡邏的看門狗。終於,他在最底層找到了被囚禁的卡恩。在釋放他以後,坦 格爾斯急忙將領著他通往最上層,以設法脫逃;不幸在此途中,他們被莫葛族們發現了。坦格爾斯很快的就與鬼怪們打了起來。然而,卡恩害怕得停下腳步,他極度 不願再傷害任何生命。在與鬼怪們的一番惡戰以後,坦格爾斯發現自己已經與維克黜人格利文對上了。他奮力攻擊格利文,在這場徒手肉搏純粹以力量決勝負。格利文最後擊敗了坦格爾斯,並將他的雙手反綁於身後,指示其餘的莫葛族們將兩個囚犯拖回牢去。格利文相信在經過適當的改造手術後,坦格爾斯會成為掠奪者號上一 名強而有力的新大副。



瓦拉司的收穫


在掠奪者號回到天羅城塞以後,瓦拉司親自接機;他高興的看著遠古遺產一一運下船。他命令莫葛族將坦格爾斯與卡恩關進酷刑室中。瓦拉司一邊撫摸著撒琳妮雅的翅膀,一邊聽取著格利文的報告。當他報告到傑拉爾德墜船,而撒琳妮雅與他失之交臂時,瓦拉司大為震怒;他將未能帶回傑拉爾德的失誤,完完全全歸咎於格 利文。格利文向瓦拉司發誓他一定會把傑拉爾德帶回來~就算他已經變成了屍體。瓦拉司看著遠古遺產,他發現到他一直很想讀到的索藍的巨作亦在其中。當他翻閱 著這本書中晴空號與其它神器的圖解時,他因理解與獲知而眼睛一亮。瓦拉司接著問格利文,是否注意到傑拉爾德穿戴著什麼。由於格利文無法回答,瓦拉司便逕自 命令大家開始為傑拉爾德即將可能到來而準備。



裂片妖


史塔克引導晴空號進入穿越山脈的通火口,飛過閃耀著餘燼光芒的煤沼。在煤沼旁,米麗發現了一個僅容船身通過的管道,可供進入巨大的火山。在進入了這深 坑以後,一個不可思議的新世界展現在他們眼前~龐大的山脈清楚地被分為幾個不同的區域。飛船飛過蜿蜒的通火口,有些通道的寬度僅容船身之距。瓦拉司的天羅 城塞就在前面的某處。


在繞行著扭曲的通道之際,他們遇到了「裂片妖」龐大的的母巢。這些鉤狀生物由於身體細瘦,外觀類似昆蟲,令人覺得是種弱小的生物。但當牠們頃巢而出, 開始彼此支持時,牠們開始變得壯大起來。在戰鬥中,牠們只要靠近彼此,就能分享彼此的攻擊與防禦特質。裂片妖們大舉進犯晴空號,船員們對背對背的作戰,以 尋求保護。不久後船員們被迫解除防禦陣形,而裂片妖也分散開來追擊牠們。但當裂片妖彼此遠離時,牠們似乎開始變弱。哈娜終於瞭解牠們應該儘量將裂片妖們誘 離母巢~只要設法使牠們分散,這場仗就十拿九穩了。船員們開始疏散,引誘裂片妖個別深入攻擊。終於,裂片妖被一一擊破,晴空號得以繼續前進。



大熔爐


晴空號抵達瑞斯大熔爐。在這裡,巨大的火焰間歇地噴發著,然後在天空中逐漸散去。當晴空號緩緩地自火焰與閃電形成的隧道穿梭而過時,巨大的電能在船底 與船頂不時閃動著。空氣中儘是灰燼,讓人覺得快要窒息。電弧與火球在甲板上跳躍穿梭,晴空號的船員們忙著撲滅甲板上的火,一些船員甚至被火焰灼傷。在安全 考慮下,大夥只得被逼躲到甲板下。為了避免船身與船員遭受過度損傷,歐琳在船首圍欄處插下一根金屬棒,使電能集中起來。她自己則使用了撒姆尼的魔法,以抵 御電流消散時發出的危險破壞力。



死淵


晴空號開始自大熔爐爬升,慢慢攀上山脈,直到抵達瑞斯死淵。這是個深黑且充滿油沼的地方,瓦拉司利用這個地方棄置他的殘兵敗將與實驗品,而那些對他而 言不再具有利用價值的敵人也會被棄置於此。晴空被四面八方湧來、看起來有知覺、且操控著許多屍體與腐敗物體的黑色流漿所攻擊。船員們並沒有察覺這些黑色焦 油狀的物體有多恐怖,被擊落的骷髏在底下又重新組合,被新的帶狀流漿牽上來。就在大部分船員不得不躲下甲板避難時,斯奎因過度的驚慌而反向船的桅竿跑去。 傑拉爾德見狀欲前往救援,而骷髏大軍們在他爬行時毫不留情的予以攻擊。當傑拉爾德好不容易捉到斯奎時,他正抱著他的「玩具」,緊縮成一團。斯奎在無意間起 動了這個神器,神器所發出的溫暖擊退了一個正要殺死傑拉爾德的骷髏兵~斯奎誤打誤撞的救了船長一命。情勢轉趨緩和,他們終於安全地航行過這充斥著腐敗與恐怖的死淵。



天羅城塞


晴空號離開了瑞斯死淵,繼續向在於山脈心臟部位的天羅城塞爬升。天羅城塞就在某座山中的中心部位;它被無數由巨大的基座延伸而出的尖柱懸頂著。飛船悄 悄地接近這些尖柱,找到一個能讓船員們偷偷潛入城裡的地方降落。傑拉爾德驕傲地告訴船員們:他們終於成功的實現諾言;而現在他向船員保證他們將平安脫離這 個地方。他指派寇維克斯、米麗與史塔克隨同他潛入城堡,他們的目標有五:拯救卡恩、找出坦格爾斯、拯救史塔克的女兒、尋回被維克黜人格利文搶走的遠古遺 產;當然,還有拯救西賽。寇維克斯竊自希望能在裡面找到撒琳妮雅。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