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_expansion_weatherlight_expansionLogo_en.jpg  

晴空號前傳 vol.2~湍流
原著:Michael G.Ryan
譯者:章澤儀


晴空號的傳說仍然繼續著…


「我對那封信的事情一無所知,」史塔克堅定的說著;其實他根本就知道那是他親手送出去的。


「不過,沒錯,我是看過你的天使——撒琳妮亞?我在瑞斯看過她一次。 」


眼前這個皮膚黝黑的男子-寇維克斯,正抬頭仰望著夜空,看著遠方那座小山丘上正往天頂爬去的明月。


他在史塔克那又小又破爛不堪的帳蓬前來回踱步,有時握緊了拳頭,一會兒又放鬆開來。「為什麼?她為什麼會在那裡?」


史塔克聳聳肩,不置可否。「我不知道。你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寇維克斯卻只是茫然的望著他。



「我想你一定知道,那封信是個惡作劇。」史塔克淡淡的說。他語氣中的真誠不是裝出來的,史塔克也一點都不覺得難以啟齒,因為這件事本來就是真的;話又說回來,對方聽在耳裡一定很不是滋味,至少史塔克說謊要比說老實話高明多了,這番話聽起來還不如被騙來得教人舒坦。


可是,現在史塔克已經可以宣稱,自己又一次成功的同時扮演了這二種角色。


「你被騙了,被騙離開你的家園,被騙離開保護家人的崗位。現在你和我一起出現在這裡,我可一點也不會懷疑,因為這正是瓦拉司偉大的調虎離山計。」



寇維克斯又一次的默不作聲,什麼回答也沒有。史塔克嘆了一口氣。
 


「你離開得越久,你的家人就越危險。想想看,瓦拉司的軍隊現在搞不好已經搗毀你的家園了。」史塔克幾乎無法掩飾語氣中的喜悅——因為眼前這個貴族男子,是基於自私的理由才出來追捕天使撒琳妮亞,如今卻也因此讓自己陷落狼狽而兩難的處境。「 說不定就在我們講話的時候,你的家人正在垂死邊緣掙扎呢!你應該馬上就動身回家去。」


之前的寇維克斯似乎一直在發呆,史塔克的這一番話好像把他從恍惚中拉了回來。


「我沒想那麼多。我竟然為了撒琳妮亞,就把他們孤伶伶的留了下來。我真是該死。」他喃喃自語道。


「你得習慣哪,」史塔克同意道。不過就在他說這話的同時,寇維克斯已經轉身離開,跌跌撞撞地消失在夜色裡了。史塔克也沒想要阻止他,這位貴族是應該回家去看看,看看他自己為親族們帶來了多大的災難,看看家園被摧殘成什麼樣子。這是讓寇維克斯沉淪最好的催化劑。


那好吧!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後會有期。史塔克這麼想著,一面為自己剛才的一番巧言佈局而沾沾自喜。他從帳蓬中望出去,看著停泊在山脊上的晴空號。寇維克斯的出現就等於是替史塔克證實,他要找的那個人,傑拉爾德,已經不在船上了。而船長西賽—另一個也可以替史塔克達成目的的人—還在他附近。雖然史塔克很不喜歡瓦拉司,不過他還是下了一個決定:是尋找同盟的時候了。

 

 


史塔克的逃亡

 
只不過短短的二天,每件事情都變糟了。


西賽並不是史塔克心目中所期望的救星;她知道瓦拉司已經派出其中一個手下,正緊緊地跟在自己身後,這表示瓦拉司的魔掌已經伸向她了。要不是命運跟西賽作對,她或許已經幫助史塔克,完成他打倒瓦拉司的計劃了。其實史塔克還滿喜歡這名女子的,他相信她有能力對抗瓦拉司,所以他才會把瓦拉司的秘密全部說給西賽聽。


再回頭想想,她或許能幫自己把女兒救出瓦拉司的魔掌。史塔克相信她做得到。


然後馬拉克瑟斯出現了,瓦拉司的手下之一;還有一個被逼著承諾的協議,只為了保住自己的項上人頭。他們抓走了西賽——在史塔克的幫助之下。藉著抓西賽為人質的協議,史塔克和那名原本是來替自己執行死刑的劊子手爭論,只要他們手上掌握了西賽的生命安全,那麼他們真正的敵人-傑拉爾德,就會乖乖的走進瓦拉司的佈局中。


當然,史塔克認為,這項計劃至少對女兒的自由有些助益。


雖然到頭來,這一切對現狀還是沒有幫助;瓦拉司和馬拉克瑟斯還是拒絕還他自由之身,也同樣不願釋放他的女兒。他出賣了西賽,什麼好處也沒得到,而且現在他又要逃亡了。


他無時不刻地祈禱,希望西賽的同伴們不要發現自己和她的失蹤有任何關連,這樣他才能在馬拉克瑟斯逮到自己之前,再找一個夥伴。他知道,當傑拉爾德出現在眼前,逮到自己的小辮子時,他應該要在什麼地方。


三天後的夜裡,他發現了寇維克斯。


史塔克走近寇維克斯的營地時,他注意到這名貴族的眼里布滿了血絲,神色恍惚的搖擺著頭,看來似乎非常疲倦。


史塔克跌坐在黑暗中,大口的喘著氣。「讓我躲一下。」


「什麼?」寇維克斯有點神智不清,看起來就像是根本聽不懂這種語言似的。「你說什麼?」


「我幫過你呀。我冒了那麼大的風險,把瓦拉司的計劃全都告訴了你,」史塔克幾乎跪下來。他很小心的思索著下一個字該怎麼說,以免寇維克斯發覺自己和西賽被綁架之事有直接的關係;而這整件計謀更是為了引出傑拉爾德,要他走進瓦拉司的領土。「 之前我叫你回家去,保護你的家人對抗瓦拉司,現在他派殺手出來追殺我了。你得保護我啊。」


寇維克斯慢慢的在史塔克面前坐下。「我不能把你藏在我家裡。」


「求求你。」


「瓦拉司的手下就在沼澤裡,我的領地周圍也有。」寇維克斯的眼睛閉上了好一會兒,身體還不住的前後搖晃著,好像人失了神,已經進入忘我的境界。正當史塔克認定他已經睡著的時候,寇維克斯的眼睛又突然張開。「我有個朋友,叫做阿拉力克,他可以收留你。他住得很近,你可以自己過去。」


「我走不了太遠了,」史塔克說,「我跑得累死了。」


「再跑一跑吧。」寇維克斯輕描淡寫地建議。

 

 


追捕與破壞

 
史塔克躲在阿拉力克的酒窖裡,卻還是被一個全身灰色的獨眼巨人給揪了出來;史塔克根本不敢反抗。他知道反抗也沒有用,只會害得自己丟了小命。


獨眼巨人的模樣就像頭野獸,又大又尖銳的牙齒咬在一起,帶著捕獲獵物的興奮格格作響。


就在史塔克的四周,馬拉克瑟斯的軍隊拆了阿拉力克那棟優雅的鄉間別墅,搜刮其中精美的藝術品,以及稀有的貴金屬。其實他們真的沒理由這麼做。


史塔克知道,這全都是馬拉克瑟斯的憤怒使然,而不是貪婪;他要看著這場毀滅——因為他認為自己受到了侵犯,因為他不得不再一次出來抓史塔克。


馬拉克瑟斯一路追蹤史塔克,從寇維克斯,最後來到這裡。這場追捕害得他帶領軍隊四處奔波,他會要阿拉力克為這一切的不便付出代價。史塔克被抓到的消息傳到他耳中時,他從屋子裡走出來,蹣跚的走進前廳,經過大批正在忙著掠奪財寶的獨眼巨人——他們等一下就要燒掉這棟房子了。馬拉克瑟斯走出屋外站在大門前,他把面具往後拉一面眯著眼睛看看落日,一面抓抓拿掉面具之後的臉。當史塔克被帶到他面前時,這位軍閥仔細地把面具戴回去,調整好它的位置。


「把你藏起來的那個朋友死了。」馬拉克瑟斯簡單的說。


「他不是我的朋友。」史塔克回答道。


馬拉克瑟斯聳聳肩。「誰叫你要逃跑。」


史塔克不發一語,顯然馬拉克瑟斯只當他的沉默是在哀悼,因為這名軍閥大笑著抽出他的劍,用尖端把這名俘虜領口上的一顆鈕子剔了下來。


「瓦拉司不會放過你的。」馬拉克瑟斯說。


「我早就知道了。」史塔克的聲音有點顫抖,因為他看見二個獨眼巨人,爪子和牙齒上還淌著鮮血,正拖著二個厚重的皮袋,從別墅豪華的樓梯上蹣跚而下。那些袋子在他們下樓時重重地擊在階梯上,就這麼砰砰磅磅的,留下一道潮濕的紅色軌跡。


「把他帶到營區去,」馬拉克瑟斯命令,「瓦拉司或許還要留他活口。」


他轉身走進阿拉力克那殘破的豪宅中,繼續執行蹂躪這座莊園的行動。史塔克快要絕望了,他懷疑自己永遠也無法逃離艾溫卡.瓦拉司的手掌心。他正想著會是凱爾頓軍閥馬拉克瑟斯、還是那些尖牙嗜血的獨眼巨人們,讓他得到最終的解脫?

 

 


四人的逃亡

 
傑拉爾德正好趕在史塔克一臉跌在峽谷中的沙地前,轉過身去把他抓住。史塔克痛苦地呻吟著,傑拉爾德就這麼把他交給了身後的高大牛頭怪;他張開疲倦的眼睛,和寇維克斯互望了一眼,後者正是這一行人的後衛。他們現在所在的峽谷又寬深又長,好像永遠都走不到盡頭似的。


「應該由你來背他,坦格爾斯。」傑拉爾德說。


「要是我們又被那些狗腿子們攻擊,我就要把他丟下。」牛頭怪一面說著,一面把他的劍收回鞘裡,然後把史塔克扛在肩上。「要不然,背著這虛弱傢伙讓我無法作戰,他會害死我們的。」


「在你扔下他之前要記得問問我。」傑拉爾德說。他們繼續走著,傑拉爾德看了看漆黑的天空,慶幸白晝的酷暑已經過完,然後又看了看那位貴族男子。「寇維克斯,我需要你到前面去偵察一下。他們一定就在附近的什麼地方。」


寇維克斯沮喪的發出了噓聲,看來好像飽受挫折。「你不是推測說馬拉克瑟斯的軍隊不會發現船,也不會攻擊它的嗎?」


「是,我是這樣假設過。那是因為他們都是獨眼巨人,又不會飛。」傑拉爾德停下來,靠在峽谷的石壁上,伸手抹了抹汗濕的額頭,然後就坐了下來。「這裡還算是個休息的好地方。」


牛頭怪坦格爾斯慢慢的把史塔克放在地上,也在他旁邊坐下,汗珠從他的大鼻頭滴下來。史塔克的眼睛顫抖著睜開,看著寇維克斯輕巧地潛進夜色裡,就像他前二天晚上一樣,到前面去偵察動靜。自從這三個人把他從馬拉克瑟斯的營區裡救出來之後,寇維克斯總是擔任夜間偵察的任務。雖然眼前的他是得救了,可是史塔克知道他再也不能依靠任何人;瓦拉司套在他頸子上的枷鎖越來越緊,只有他自己才能解脫這一切。


「馬拉克瑟斯有個秘密,」他受了傷的嘴唇中低聲吐出這麼一句話。他看到傑拉爾德撐著手臂靠過來,對於自己還能繼續玩這場遊戲很感滿意;儘管他已經厭煩了,心中的恐懼又揮之不去。

「一個足以令他喪命的秘密。」

 


馬拉克瑟斯的末日

 
就在黎明初破曉時,馬拉克瑟斯和他的爪牙們找到了傑拉爾德四人。他們從峽谷東面走來,最先出現的是獨眼巨人們,每走一步,他們的牙齒就叮噹作響。揮軍前進的馬拉克瑟斯則在後面居高臨下的指揮著,他戴著拷問者的面具,右手則已經穩穩的拿著那把大彎刀。


「誰能把他們撂倒了抓過來,他們的骨頭就賞給誰!」他高聲吼著,彎刀的刀鋒指向前面的四個男人,他們前一秒還睡在一塊岩石的陰影下。獨眼巨人們隨即嘶吼著呼應領袖這番行賞的承諾。


就在傑拉爾德、坦格爾斯和寇維克斯三人慌忙的撐起雙腿,抄起他們的武器時,史塔克開始哀鳴;他幾乎已經說服自己,大概從此再也不用面對馬拉克瑟斯或瓦拉司時,竟然在這樣的情況下被大軍從睡夢中驚醒。他們背對著峽谷的石壁,已經無路可退了。



傑拉爾德打量著敵軍,估算他們的數量,懷疑自己和同伴到底有沒有辦法全身而退


「把那個叛徒交給我,」馬拉克瑟斯對著傑拉爾德下命令。他的軍隊正一步步逼近;獨眼巨人們散開來圍成突擊陣形,嚴陣以待,防止有人逃出去。馬拉克瑟斯往陣形的前頭移動,直到所有人都看得見他。「把他交給我,留你們活命。」


傑拉爾德瞥了史塔克一眼,然後聳聳肩,冷漠的說,「不。」


馬拉克瑟斯停了一會兒,「那你們就得死,我還是會得到他。」


「如果他對你真的那麼重要,」傑拉爾德說,「那我們之中至少有一個會在死前殺了他,我跟你保證。」


「我會。」坦格爾斯說。


史塔克開始思索著,他能提供馬拉克瑟斯什麼條件,好保住自己的命,可是腦袋里根本沒有什麼好東西。


就在峽谷遠處的地面上,一抹陰影經過,史塔克不由得打了個哆嗦,猜想那可能就是死神,現在終於要來索命了。


「我不想死呀~」他喃喃自語著。


坦格爾斯輕聲地笑了出來,「那可是最好的藏身之處啊,你該慶幸你知道怎麼去那裡。」


馬拉克瑟斯打了個手勢,獨眼巨人們便一湧而上,尖銳的牙齒露在外面,手中高舉著他們的武器。咆哮聲此起彼落,一個個爭先恐後地搶著進入這場戰鬥中,想早一步啜飲到敵人的鮮血。傑拉爾德舔了舔嘴唇,沖上前展開猛烈的攻勢;坦格爾斯和寇維克斯則隨後跟進,形成二側殺戮的血牆。史塔克抽出了他的匕首,卻擺出一副準備投降的姿勢,考慮著如果把匕首扔到一邊去,自己會有什麼好處。


然後晴空號從天而降,掀起漫天的沙塵,把獨眼巨人們一掃而開,就像在掃落葉似的。當晴空號在峽谷中移動著降落位置,把峽谷的信道都堵住了時,獨眼巨人們都舉起了他們的武器和爪子;之前戰鬥已經不再吸引他們,彷彿眼前的龐然大物才是他們的敵人。


他們驚訝地發現,這艘船下降時引起的巨大擾流把同伴們都帶上了天空,然後紛紛撞在峽谷的石壁上。地面的沙塵揚起,形成幾股龍捲風,然後又漸漸止息;等到塵埃落定時,只剩下軍閥馬拉克瑟斯還在他原來的位置。他的披風已經被扯離了肩膀,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暈頭轉向似的,可是卻沒有受什麼傷,只是非常生氣。他的獨眼巨人兵—那些沒被大氣亂流帶著撞上山壁、懷著恐懼而死的傢伙—全都陳屍在他的周圍了。


「坦格爾斯,」傑拉爾德說,眼光沒離開這名軍閥一刻,「等船回來,我要你、寇維克斯,還有史塔克上船去。」


牛頭怪悶哼了一聲,「我們的仗還沒打完。」


「不——是我的仗還沒打完。要是史塔克說的是實話,這個魔頭在你們走以後會變得更虛弱。」


「要是?你太相信他了。」


馬拉克瑟斯重新穿回鞋子,單手扛起了那把大刀。等他做完這些動作時,坦格爾斯和寇維克斯已經離傑拉爾德遠遠的,一直退到峽谷的陰影之外,來到了出口處。


晴空號上的人收下了船帆,把船緩緩的駛進谷口,然後從上面拋下了繩梯。


馬拉克瑟斯看著那名牛頭怪和貴族攀上了飛船,面具下的眼睛氣得瞪出了血絲。


「 你們都會死的。」他咬牙切齒的咆哮著,然後轉過身來面對傑拉爾德。


「這句話我剛才已經聽過了。」傑拉爾德舉起他的劍,慢慢的直指馬拉克瑟斯的胸膛。


「史塔克已經把你所有的秘密都告訴我了—你從身邊的人吸收力量,任何接近你的人,都會變成你力量的來源。看看四周吧,你只剩一個人了。」


「還有你啊。」馬拉克瑟斯搖晃著發出怒吼,邪惡但並不優雅。他抓向傑拉爾德的頭,卻因為腳步踉蹌,撲了個空。傑拉爾德往後踏一步,手中的劍還是保持著原來的姿勢,也跟著退了一步,然後等著馬拉克瑟斯再次逼近。一等馬拉克瑟斯真的走近來,傑拉爾德立刻刺向他的腹部,敵人想要撥開這股攻勢,劍鋒卻只是偏高了一些,並且切出了一道血痕。鮮血流下他的胸膛,馬拉克瑟斯擋開了敵人較薄的刀刃,向傑拉爾德的腹部砍了二刀。第一刀只是輕劃過傑拉爾德的前胸,第二刀雖然只在他衣領處開了一個小縫,卻在他的上臂割出一個大傷口。

 

在馬拉克瑟斯再次揮刀攻擊之前,傑拉爾德很快地往旁邊移了半步,俐落地揮下一劍,橫在敵人持刀的那隻手臂上,齊腕割了下來。馬拉克瑟斯遲疑、驚訝,然後所有的力量似乎都從他的身體裡溜光了似的。他疲軟無力的站
著,好像才剛從一場長時間的行軍回來。


「投降吧,」傑拉爾德說,他的呼吸也顯得急促了起來,語氣中帶著喘息,「我們不必——」


馬拉克瑟斯突然頹然撲倒向前,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的面具也隨著面部的扭曲而變形。這位不可一世的軍閥開始抽搐,手中的大刀自指間滑落,鏗然地落在地上,雙手抓抱過肩,盲目地摸索著那把深埋在他頸後的匕首。他把一隻手抽回來,轉過臉去檢視手中那一池濃厚的血,然後半轉過身子,惡狠狠地瞪著蜷縮在血色沙地上的史塔克。


「我不會放過你的。」馬拉克瑟斯緩慢地吐出這幾個字;面具後的聲音聽起來又小又不清楚。


「會,你會的。」史塔克說。


馬拉克瑟斯就這麼死了。

 

 


前往瑞斯

 
「你其實不必殺他的。」傑拉爾德對著史塔克埋怨。他們正在等晴空號回來接他們上船。就在他們身後不遠處,成群的沙漠蒼蠅已經對馬拉克瑟斯的屍體產生了興趣,正在那一帶盤旋。


「要,我當然要殺他。」史塔克說道。殺人時的顫慄之情令他暈陶陶地——要是留下了活口,馬拉克瑟斯會把自己出賣西賽的事情全都暴露出來,與其到時二面都不是人,還不如甘冒風險,向馬拉克瑟斯下手。所以當坦格爾斯和寇維克斯上船時,史塔克並沒有跟著上去,而是躲在一塊大石頭的後面,等待著將自己從馬拉克瑟斯的追殺中解放出來的時機。這項行動給他的感覺就只有一個好字。


「他非死不可。我只效忠於你。」



傑拉爾德扶著那隻受傷的手臂,粗暴的大笑起來。「你表現忠誠的方式可真奇怪啊
。」


「我能帶你們到瑞斯去。」史塔克回答道,「我能幫你們找到西賽,你也知道我只要救回我的女兒。」


晴空號出現在峽谷的上空了,還在峽谷中的二個人抬起頭來看著船逐漸接近。


「誰敢說不是你把西賽交給瓦拉司,就為了換回你的女兒呢?」傑拉爾德反問,直視史塔克的眼睛。


「我啊!」史塔克面對傑拉爾德直視的眼光。「有哪個傻瓜會在背叛了一個人之後,又來和那個人的朋友結盟的?我的天哪,你到底認為我是站在哪一邊的?」


「我不知道,」傑拉爾德說,「你自己那邊吧,我想。」


史塔克故意嘆了一口氣,聽起來像是受到了屈辱,又像是覺得可笑,而且想要綜合這些感情。

 

不過他沒忘了最後一幕該什麼時候出現才算合宜。「我是站在你這一邊的。 」


傑拉爾德抬頭看著晴空號越來越接近,「史塔克,我根本就沒有相信你的理由。

 

可是我需要你來帶我們去瑞斯時空。只要你能幫我們,我們就會幫你——但是我們必須時時刻刻地監視你;我們要知道你人在什麼地方,做什麼事。我要知道。」


史塔克默默地點頭,彷彿他完全同意這項協議。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