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32.JPG  

 

原作者:Nemesis
譯者:不詳 請知情者告知


 

出生地 未知
生於 未知
死於 約 3800-4130 AR(阿基夫紀年)
生命形態 旅法師


儘管我們對旅法師撒拉的出生地及背景都一無所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她是以一位仁愛的神明來命名的,因為有預言說她象徵著那位神明的到來。預言被證明是正確的。雖然她如何日益強大與她的出生一樣撲朔迷離,但她迅速轉生為一名旅法師並且開始在多元宇宙中漫遊。



若干年後,她厭倦了遊蕩的生活,於是決定定居下來並創造她自己的時空,一個充滿白魔法的完美時空。儘管她試圖清除她的時空中所有的其它種類的法力,但她只 能做到儘量減少它們。不幸的是,如果一個源於除白色外的其它色,尤其是黑色的生命頻繁地進入,將導致這個時空的不穩定,甚至破壞它的和諧。因此,撒拉禁止 使用任何黑魔法以及任何涉及黑色原力的東西。
 



撒拉開始忙創造一個完美的時空。她用石頭和水晶建造了供自己居住的宮殿。她的內宮是一個巨大的充滿鳥與樹的房間,被稱為撒拉的鳥舍(Aviary)。她主 要的私人處所建在其中一棵樹的樹枝上。在這間處所中有繭(cocoon)。繭是由赤熱的水晶所鑄造的強力神器。它的作用是延緩整個國度的衰老。就像非瑞克 西亞之神通過睡眠以維持他的國度一樣,撒拉也通過睡眠來維持自己的國度。繭也可以為任何在其中睡眠的人療傷。
 



撒拉創造了無數漂浮的島嶼,使它們環繞在其國度周圍。那裡的所有事物都被固定在其最美麗的瞬間:太陽永遠是從西方升起時的樣子,花朵永遠是完全綻放。時間在這裡無法衡量,在一個完美的空間中,誰又會在意時間呢?這裡不需要食物和水,因為空氣便足以提供充足的營養。
 



之後撒拉又創造了多種多樣的生命來填充她的國度。撒拉的修女們是外表如人類的侍者,她們在她的宮殿中服務。天使是長有翅膀的生物,她們在撒拉的國度中巡邏並於皇宮外執行撒拉的命令。大天使們負責懲處國度中所有越軌的人們。



新生命的誕生是極為少有的,所以當一對夫婦渴望一個孩子時,他們將入住皇宮並接受撒拉的親自照料。孩子們由撒拉自己來教育。他們被教授貢獻、冥想、信仰和其它有價值的東西。



「信仰你的理念,而不是偶像。」——撒拉



有一天,天使們找到了一件將永遠改變撒拉及其國度的東西。由於被非瑞克西亞追殺,旅法師克撒和她的非瑞克西亞同伴珊迦闖進了撒拉的國度。他們都已失去了知 覺,並被帶到撒拉那裡接受審判。克撒的精髓是白色的,所以他被允許進入繭以接受治療。而珊迦,卻源自黑色,這已足以判決她死刑了。不過,撒拉發現克撒的一 部分進入了珊迦的體內。她無從知曉這是否要緊,並對是否對珊迦做些什麼遲疑不決,因為這可能毀壞那個神器,甚至是克撒本人。最終,撒拉認為珊迦就快死了。 她不重視死亡,她只重視生命,於是她把珊迦丟到了一個孤立的島上並讓她的一個修女來監視珊迦。



撒拉吩咐保衛克撒以使其得到治療。守衛們一站就是五年。



五年之後,克撒完全康復了。珊迦也已甦醒。她在撒拉的修女的監視下站立在某個島嶼上。不幸的是,撒拉不知道珊迦被扔在了哪裡,而大天使們則出發去尋找並消滅她。



珊迦發現整個國度中都可以感受到黑魔法的存在,於是她召喚黑魔法以使大天使們知道她的位置,因為她以厭倦了無聊的等待。不久,大天使們出現了,並帶來了神 火盾(Aegis),一個鑽石形狀的可以釋放致命的火焰光束的徽章。她們用它重傷了監視珊迦的那個修女並使珊迦暫時失明,在此之後,撒拉發覺了她們的目的 並立即制止了這一切。



珊迦和那個修女被帶回了宮殿,並見到了撒拉的使者。修女被帶入繭中療傷,而珊迦則與克撒團聚了。不久之後,他們離開了這個時空。



不幸的是非瑞克西亞仍穿梭於多元宇宙中殘忍地追殺克撒,這引領著它們來到了撒拉的國度。守衛們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並迫使入侵者逃了回去,但是災難已經降 臨。更糟的是,如此眾多的基於黑魔法的生物的出現已足以永久的破壞撒拉的國度。它仍然保持著秩序,但它已失去了其純潔和完美。



就像撒拉所感知到的,她的國度的和平和聖潔如玻璃般不堪一擊。



撒拉為她的時空失去了純潔而傷心不已,不久之後她便離開了,將她的國度留給了那個總是違抗她的嗜血的大天使——蕾荻安。



蕾荻安目光閃爍,「那麼就走吧,」這天使向撒拉輕蔑地一瞥,「然後把這世界留給那些真正關懷它的人。」



撒拉在宇宙中漂流了一段時間,然後她來到了一個被稱為烏爾格羅薩(Ulgrotha)或是家園(Homelands)的時空。那是一個極富魔法和文化的極 樂世界。在那裡她遇到了另一個旅法師,菲羅茲(Feroz),一個痛恨將有感知的生物用於戰鬥的人。就在他發現撒拉天使服務於撒拉不是出自她們自己的願望 時,他與撒拉相愛了並結了婚。



撒拉構劃著艾森城(Aysen)並扮演著居民們的精神領袖和保護神的角色。在那時,她被當成神來崇拜。她組建了撒拉的聖騎士,一群獻身於擁護撒拉的理念的 戰士。聖騎士們同時致力於保護艾森城的人民,使他們免受邪惡的吸血鬼——辛格氏男爵的蹂躪。撒拉會一一精選艾森城的修道院長老以免這座城市陷入卑劣的政治 和自私的腐敗之中。



一束光,一把劍,一個志願。——撒拉聖騎士的誓言



撒拉和菲羅茲是烏爾格羅薩的和平力量和保護神。他們做了他們能做的一切以保護那裡的和平,比如與辛格氏男爵談判以構劃烏爾格羅薩的未來,還有建立一個魔法禁區以阻止其他旅法師進入烏爾格羅薩。再次地,一切對於撒拉來說又是那麼得美好。



但厄運並不會結束。菲羅茲在實驗室中進行一個有關火元素的實驗時不幸身亡。撒拉的心都碎了。不久之後她從烏爾格羅薩消失了,艾森城則陷入了無政府狀態。



「不久之後,撒拉會回來並挑選修道院的繼承人,否則,我們便是被遺棄了。」——修道院長古爾森



她又一次在宇宙中流浪。最後,她撞上了一個旅法師盜賊,那個傢伙看上了她的結婚戒指。他試圖從她手上搶走它。她發現自從她失去了菲羅茲以及兩次失去了她的樂園,她便失去了生命的寄託。她任憑那個盜賊刺穿自己並很快死去了。



「撒拉,就像菲羅茲一樣,已經死了很久了。但是請記住,達莉婭:她的精神將與家園同在。」——泰瑟



撒拉可能真的死了,但是她的遺產還保留著。她仍然受到艾森城居民的崇拜和敬仰。撒拉一度在賓納利亞被推崇,但她因熾天使加布里埃爾(Gabriel Angelfire)而被禁止了。她過去的不少追隨者被克撒從她的崩潰了的時空中解救了出來,並在非瑞克西亞發動的大戰役中為保護多明納里亞而戰。她的時空的能量精髓成為了一艘飛空艇的動力,那便是大戰役中多明納里亞的偉大守護神——晴空號。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