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iner_dementia_master.jpg  

 

原作者:Nemesis
譯者:不詳 請知情者告知


出生地 多明納尼亞,歐塔利亞大陸

出生時間 約4276-4296 AR(阿基夫歷)之間
死亡時間 4306 AR
生命形態 人類


我們都知道崔納是出生於柯幫主城外的一個寧靜的小村子裡。但很少人知道關於他童年的事情,除了他從小就夢想著進入柯幫死鬥坑成為一名死鬥戰士以外。一天, 年幼的崔納遇到了一名叫作米納特的隱退死鬥戰士,在死鬥坑裡的危險生活使他失去了視覺。儘管米納特對崔納熱切的求教感到厭煩,但他仍然花費了大量時間向崔 納傳授在死鬥坑內作戰的基本常識,還包括了各種死亡咒語,無論哪一種都可以輕易的進行殺戮,但只有最後的勝者才能使用。他還將自己的鎖鏈與匕首傳給了崔 納,這些武器將來會在崔納的手中成為傳奇。
 



幾年過去後,崔納為了實現自己的夢想而成為了柯幫學徒。他所在的村子不久便發現他需要進一步的成長,於是他開始啟程前往柯幫,並換掉了自己原來的名字,在 一位名為馬厄祖納的人的親自引見之下,他與柯幫教父會面並加入了柯幫。當他被柯幫的首度禮祭所制約時,他那隱秘的真名將給予他強大的力量。而在街上,他則 使用自己的別名「崔納」。
 



崔納成為了斯克魯姆的學徒,這個人致力於經營一座訓練懼像召喚師的學院。起初,崔納的訓練沒有什麼特別。他被派往呆在死鬥坑的大門處,但卻沒有陷入到任何危險之中;他的任務僅僅是吸引過路人的注意力並把他們誘惑到主死鬥坑之中。


崔納並不喜歡這種不重視其夢想的委任,不過他卻仍然保持著沉默。


年復一年,崔納漸漸成為使用鎖鏈和匕首作戰的高手。但他卻被柯幫調離了死鬥坑去完成一些對他來說相當無聊的任務。崔納再一次的想提出抗議,但卻又再一次的保持了沉默。

一天,崔納決定與柯幫委任的這些任務徹底決裂。他偷偷摸摸的離開了城市並進入了遠處的沼澤之中,他實在是無法接受那些單調的日子,他的命運在那一天便被改變了,而歐塔利亞的命運亦是。


崔納花費了下午的大多數時間來穿越沼澤。突然間,什麼東西開始召喚他。那並非人類,甚至不是一種聲音,而它命令他立刻到它那裡去。出於好奇,崔納便前往調 查。他來到一個廢舊的村落,那裡在很久之前就已經被戰爭所摧毀。那個東西召喚著他來到一座住宅處。崔納慎重的進入到其中,並利用自己的鎖鏈來到地下室。


經過一段短暫的搜尋,他找到了那個不斷召喚自己的東西。它是崔納以前見過的所有物品中最為奇異的東西。它是一個漂浮於地面之上的圓球形物體,並且還散發著 黑色的光芒。當他接近點觀察時,它對著他的雙眼映現著他可以利用它獲得什麼,它能夠讓他變得偉大,並實現他的願望——成為柯幫的首領。崔納拿起這個神奇的 球體,把它放入自己的背包中,並離開了這座廢墟,帶著這個已經被自己所擁有的球體返回城市。



然而,他在城門口的外面遇到了麻煩。一隊教團軍士兵正等候著他:鐵若少校,一名艾文軍官;巴恩基斯,一名人類步兵;瑞斯達,一名螳人;以及柯爾達,一隻教 團的寵物鳥。崔納被這群人攔住去路,他們要求搜崔納的身以查看是否帶有違禁品。崔納明白如果讓他們找到那個球體,他們一定會沒收它。這樣他會眼睜睜的看著 能夠令自己成為最強者的機會丟失掉,所以讓巴恩基斯試圖接近他時,崔納攻擊了他然後逃向大門。螳人想擋下他,但他卻使用那個球體保護了自己,而瑞斯達則被 這種神奇的效果所驚嚇。在他跑向城市的時候,他聽到一個被螳人所召喚的巨大東西正在衝出森林,他不等看清那東西的模樣就飛奔了出去。



在教團巡邏隊的追趕下,崔納進入了城市。他溜進若普的旅店,並試圖聯絡斯克魯姆以逃避教團的追擊。儘管他討厭若普的生意,但只崔納只有通過他才能和自己的 導師聯繫並讓自己得到教父的寬恕。但是若普卻找藉口來拒絕他,這個可以和全城的人進行聯絡的傢伙要求崔納自己釋放出球體的能量,於是崔納便使用了這東西的 力量。最終,崔納聯繫到了斯克魯姆,斯克魯姆告訴崔納要他呆在外面並分散巡邏隊的注意力直到斯克魯姆抵達為止。



於是崔納走出旅店,並立刻受到了鐵若的攻擊。拒捕的崔納在那隻名為柯爾達的鳥試圖攻擊自己的時候殺死了它。不過他卻被瑞斯達抱住,並在教團的所謂「寬恕」 下受傷倒在了地上。這時斯克魯姆和柯幫的一隻地獄犬阿薩到來,鐵若立刻將崔納的老師也視為敵人,這使得斯克魯姆不得不與巡邏隊交戰。阿薩輕鬆的擊倒了瑞斯 達,這樣便只剩下兩名士兵。同時,斯克魯姆創造出一些懼像生物,一邊帶著崔納向著教父那裡退去一邊與那些教團士兵對戰。崔納看到了這場戰鬥的很小一部分, 但卻差點與那球體一起從阿薩的背上被甩出去。



崔納被帶到了教父的莊園,並被護送進去。他發現斯克魯姆正在那裡等著他。這位導師提醒崔納在面見他們領袖時要注意的事項,然後,他們進入了教父的接見室。



崔納興奮不已。之前他僅有一次與這位教父面對面,那是在自己成為柯幫成員的首度洗禮之上。他將自己發現的那個球體作為禮物送給了自己的領袖,而且還匯報了 自己的表現出與表示出自己對於柯幫的忠誠,最後還斥責了那隻被他殺死的那隻教團小鳥。然後他被遣返,當他離開莊園時,他覺得自己一生中還從沒有感到如此舒暢過。



第二天,斯克魯姆帶給他一個意外的消息。他們兩個都將會在晚上於教父的私人陪審席裡陪同他觀賞死鬥坑戰士們的戰鬥。在比賽期間,崔納被告知自己將被斯克魯姆訓練為一名懼像召喚師並最終會投入到死鬥坑之中。崔納簡直不感相信,自己的夢想居然同時實現了。



訓練從次日便立刻開始。在起初的四個月裡,他被傳授關於沉思的知識與過去許多柯幫成員的英勇事蹟。這頭四個月並不怎麼有趣的訓練之後,斯克魯姆給了他一個香爐,並要求崔納自己附著於自己的鎖鏈的末端。他說,這個香爐能讓他進入到自己的懼像空間中並從中帶出各種不同的怪物。



斯魯克姆指導著他將龍血溶入香爐之中。藉著這個香爐,崔納便有得以進入到自己老師的懼像空間之中。斯克魯姆向他展示各種不同的生物,並告訴他他的空間之所以是空的,那是因為這個空間需要自己去填充。



在講課結束了一陣子之後,一個教父的隨從到來並引領他們進往教父的莊園,他們馬上就見到了他。教父已經從那個球體中學到了足夠多的知識,並得知它名為映奇 寶珠。他說這個物體相當的強大,同時歐塔利亞上的每個人都會熱切的想要得到它。雖然他覺得它的力量不太可靠,但教父仍然決定將映奇寶珠作為幾天後開始的死 鬥坑比賽的冠軍獎品。教父早已審視了參加這次比賽的每一名競爭者,其中有一個令他很感興趣。那是一個來自於帕笛可山脈的野蠻人戰士,他最有可能贏得這個球 體。而崔納將負責前往與那個野蠻人見面並在柯幫需要拿回這個獎品時找到他。在這段時間內,崔納怠慢了自己的訓練。這令斯克魯姆非常不快,但卻沒有因此而詢 問教父。在離開了他們之後,他認為崔納還是沒有辦法進入到死鬥坑之中。



兩天後,遊戲開始了,崔納找到了那名野蠻人。他的名字是卡馬爾,他的目標是贏得這次比賽。起初,卡馬爾並不想被柯幫的成員所煩擾,不過崔納提出自己可以幫 助他,於是崔納被允許與卡馬爾同行。因為卡馬爾很需要錢,所以崔納將他帶到了一個賭博擂台裡。崔納對這位新朋友對於一場戰鬥的評估能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而一旦當野蠻人進入戰鬥時,他也令自己的戰鬥技巧讓崔納銘記於心。崔納對這個野蠻人的想法開始發生了改變。



戰士永遠不會有完結的一天。在一次比賽時,城市受到了一隻克洛薩巨龍的襲擊。卡馬爾前去與那怪物交戰,而崔納則去執行自己的義務。他來到金庫處保護那裡不讓任何人進去搶奪財寶。


一會兒,一隊教團巡邏隊想趁亂打劫金庫。崔納面對著敵人,抽取了附近映奇寶珠的力量將對手吸入懼像空間消滅了他們。雖不知為何,但他創造了一個比斯克魯姆更為強大的懼像空間。後來他才明白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在金庫的小衝突過後,崔納從敵人的屍體上吸取他們的生命能量,直到斯克魯姆到來並將他帶回他的住處為止。他在那裡神志不清的昏迷了三天。當他醒來後,仍然 因為先前的體驗而感到不適,斯克魯姆認為是時候恢復崔納的訓練了。這一次,崔納進入到了自己的懼像空間。隨後斯克魯姆告訴他,他的懼像空間已經跳過數個級 別成為異常強大的空間。他們試圖讓這個空間恢復到原來的等級,然而卻被由崔納的最深層夢魘所形成的蛇形怪物所吸引了注意力。



崔納被帶到了另一個更弱的懼像中,那裡籠罩著曾經被他所殺之物的陰霾,而那個蛇形怪物正等在這裡。斯克魯姆告訴崔納,要他去征服這些野獸,然後讓他獨自進 入其中。起初,這任務看起來不可能完成,但他還是想辦法用自己的鎖鏈緊勒並征服了它們。之後,斯克魯姆將他召了回來。就此,崔納終於成為了一名懼像召喚師。



後來崔納回到了死鬥坑。起初,他只是與一些相對弱小的怪物作戰,但很快人們就注意到他那不同尋常的召喚方式與作戰技巧。他在一段時間內成為不敗之身以及大 眾的偶像。但隨後他卻被比賽主持者給予了一個指定任務,他將與一個來自山脈的小組對抗,以滿足到他們的願望。崔納憎恨這個終止了他不敗神話的任務,但卻沒 有能力進行申訴。



這個小組由卡馬爾的妹妹,潔絲卡與他的導師,巴澤組成。作為守衛戰士,崔納的工作僅僅是保護一個標記不讓對方破壞,在這種戰鬥中,他的生命不會受到直接的 威脅。然而,當崔納想拖延比賽時間以創造一場精彩戰鬥時,不相信崔納知道卡馬爾下落的潔絲卡拒絕了合作。她試圖用一個火球術摧毀那個印記。崔納並不想讓比 賽結束的這麼快,所以他偏折了她的攻擊,但卻讓那個火球炸爛了自己手肘以下的部分。由於失去了自己的手臂並因此而快速失血,他不得不選擇放棄比賽。



斯克魯姆為自己的學生植上了一個魔像的手臂。而這個手臂的功能與正常的手臂無異,儘管它是人造的。雖然移植手術令崔納感到痛苦,但是完成之後他卻感覺不到它有什麼異樣。之後崔納與潔絲卡會面並告訴了她想知道的情報。然後這個野蠻人很快就離開了。



不久後,崔納接到了卡馬爾回到柯幫城的消息,於是馬上飛奔前往碼頭去與問候自己的朋友。在那裡他們遇見了帶著映奇寶珠回來的布蕾德與章人帝國的大使拉誇 塔。卡馬爾想再一次回到死鬥坑中去進行戰鬥,所以崔納請求比賽主持者讓他們與一個小組對戰。於是他們一起連勝12場,打破了柯幫的歷史最高紀錄。



這時教父要求他們終止自己的常勝以將教團軍重新吸引回映奇寶珠的比賽中來。崔納很樂意接受,但卡馬爾卻拒絕了。他離開了莊園,而崔納則告訴卡馬爾他不會獨 自一人。同時崔納也被告知要他與斯克魯姆在克洛薩森林之中進行一場狩獵。這個狩獵是一個將崔納轉變為完全成熟的懼像召喚師所必要的手段。這個儀式將花費一 個星期:兩天前往目的地,三天進行儀式,以及回程兩天。在這段時間內,他只能生活於自己可以找到的地方。這場狩獵的要點在於讓他遇到更多的野蠻令自己的腦 中充滿各種怪物的設計點子。同時斯克魯姆還告訴他,當他回來後還將有兩個任務:為拉誇塔創造一個新懼像生物,以及對教團軍發動一場戰爭。



不久以後,崔納被教父傳召與拉誇塔會見,並確定拉誇塔所需要的。崔納說自己完全狩獵之後會立刻開始著手進行。當拉誇塔離開後,教父開始與崔納交談,而這時 斯克魯姆召喚了他的精神去尋找崔納。但是斯克魯姆的精神卻因與布蕾德組隊在一場死亡比賽中對抗鐵若與巴恩基斯而被打斷,那兩個士兵便是在崔納首度發現映奇 寶珠時找他麻煩的傢伙。因為對崔納的極度仇視,這兩位教團的士兵毫無仁慈的殺死了斯克魯姆。崔納眼看著自己導師的死亡,並瞭解到他是死在教父的命令之下。 崔納發起重誓,只要讓自己找到方法,他一定要為自己的老師報仇並消滅教父。



狩獵仍然得以繼續,而斯克魯姆的位置則由卡馬爾所代替。當他們旅行到一起的時候,卡馬爾不斷的抱怨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陷阱。崔納卻並不在意,他只是著迷 於克洛薩的毒蛇。他殺死每一種毒蛇中的一隻並將它們的信息存入到懼像空間中。毒蛇與他很相似:它們喜歡待在黑暗中,等到時機成熟時,再攻擊不知道發生了什 麼事的受害者。



最後,他們來到了森林的深處,並在卡馬爾預先的警報下遭遇到了埋伏。兩個人很輕鬆的設法戰勝了野獸們。而在戰鬥的最後,崔納用墨塗黑自己並與柯幫之神庫貝爾見面,與之談話並對其致祝詞之後,崔納終於成為了一名正式的懼象召喚師。



當他們回到柯幫之城時,發現教團軍正集結於城門之外,正準備進行攻擊。兩個人偷走了教團馬並進入城內。之後兩人分流,卡馬爾去與教團軍的士兵戰鬥,崔納則 去保護金庫。當他抵達時,發現布蕾德與阿薩正在與教團軍戰鬥。他們在崔納的夢魘獸的幫助下很容易就打敗了敵人。同時崔納也殺死了巴恩基斯,對斯克魯姆之死 負有責任的其中一人。這還是崔納一生中第一次殺死一個人類。他對於這種與殺死動物時完全不同的感覺而震驚。教團軍很快便撤退,他們的襲擊失敗了。在鬥技場 的遠處,崔納發現受到教團軍攻擊而倒在地上的卡馬爾。他沒辦法對他做任何事,所以他只有把自己的朋友轉交給醫者們。



襲擊過去之後,崔納再一次的被教父傳召。他看著那些對教團軍侵入城市應負有責任的人受到處罰。而當除了崔納外的所有人離開後,教父決定以保衛城市為由獎賞 他。而崔納希望自己可以使用映奇寶珠的力量治好他的朋友並且為拉誇塔創造一個新怪物。教父同意了他的請求,不過這一切只有在崔納有助於壓制教團軍之後才能 夠實現,崔納同意了這個任務並立刻前往。



崔納被教父傳送到鐵若與其他殘留教團軍所在的營地。他馬上創造了一個夢魘獸,一個由人類的肢體碎片所形成的怪物。在這個可怕的生物裡面是無數的昆蟲(即是 跛行蟲群),當它們被釋放之後,將會隨著它們的創造者的意願去吃掉所有東西。這些昆蟲很快就掃清了整個營地。而崔納也很高興於自己可以親手殺死逃出帳篷外 的鐵若,另一個導致了斯克魯姆之死的傢伙,讓自己為老師報仇的步驟再進一步。當蟲子們完事後,他令它們轉變方向,只留下馬房與唯一一個還活著的醫者。



當他回來後,教父允許他使用映奇寶珠治好了卡馬爾。他拿出一個自己的夢魘獸,一個蛇人,將它身上的一些部件用魔法移植到卡馬爾身上。卡馬爾甦醒後,他對於這種改造十分的噁心。他要求移除這些東西,但崔納卻拒絕了。最終,卡馬爾自己撕掉了這些東西。



崔納接下來的任務是為拉誇塔創造一個新怪物。通過使用映奇寶珠,他創造了布爾克,一個完全由惰性凝膠組成的生物(拉誇塔的鬥士)。因為它與普通有機體的存 在形式不同,所以它幾乎不會被殺死而且能夠快速的自已回覆。起初,那位大使並不把這個東西放在眼裡,但經過一次演練之後他立刻接受了崔納的禮物。然後崔納 接近大使並說自己很想進入皇室寶庫以尋找一個秘密。拉誇塔認為這個男人很有利用價值,於是便同意幫助崔納去發現他所需要的那個秘密。



教父本人也對崔納的成果印象深刻,並詢問崔納是否可以為其創造一些與拉誇塔的鬥士相當的特別生物以充當他的護衛。崔納同意了,但當他把映奇寶珠放在手中 時,他立刻展開了自己的行動。崔納沒有忘記教父在斯克魯姆之死中所充當的角色,他試圖用映奇寶珠來完成復仇。他攻向教父,而教父則想試著通過崔納的秘名來 壓制他,但是崔納卻從大使那裡知道的秘密——教父的秘名來回擊他。這給予了他超過自己領袖的力量。數分鐘後,他使用死亡法術爆裂了教父。但令其驚愕的是, 教父居然仍然活著。他對崔納說,自己已經得到了庫貝爾的祝福而獲得了不朽,只要柯幫還存在他便會一直活下去。不過,他仍然投降於崔納,並離開了這座已經成 為崔納所有的城市而逃向艾非托,另一個在柯幫控制下的南方城市。教父對市民下達通告並讓他們匆忙的離開了這座城市。



之後,崔納改變了一些事情。首先,他破壞了柯幫與拉宛之間的停戰協議。第二,他派遣了驚懼獸去幫助拉誇塔獲得章人帝國的皇帝寶座。但不管怎樣,映奇寶珠的比賽仍然會進行。



終於,這場比賽來臨了。所有歐塔利亞人都為了得到這件神器而來。縱然如此,崔納仍然還有其它的計劃。他密封了所有競技場的大門,並在裡面放置了上千隻驚懼獸。當混亂爆發時,崔納退入到自己的議事室中。他並不想把映奇寶珠作為獎品,而是想自己獨佔他。



卡馬爾獨自前來,他要阻止崔納的瘋狂,儘管他曾一度相信可以回到以前的戰鬥生活。崔納沒有查察卡馬爾的戰術,而野蠻人的爆火很快就在戰鬥中爆發出來。崔納在自己的手臂被卡馬爾設法化為灰燼之後敗下陣來。



崔納試圖用映奇寶珠修復自己的手臂,但是卻失敗了。感到挫敗的他決定將所有的怪物在映奇寶珠的召喚下湧向卡馬爾並殺死他。卡馬爾想阻止崔納,但他卻聽不進去。



崔納完全無法應付這種情況,被法術召喚回來的怪物們回到了他的體內,使他的身體出現大量的黑斑並讓他受到致命的折磨。就這樣,他很快便會死去,並將成為繼柯塔與阿博申之後,最後一個映奇寶珠的受害者。卡馬爾坐在他的身邊,握著他的手。在這最後一刻,崔納仍然試圖脫離映奇寶珠的詛咒。他將這個受到詛咒的球體 扔到遠離自己朋友的地方,避免卡馬爾受到他的瘋狂的影響。最後,崔納躺在地板上,他的生命在卡馬爾的陪伴下於數分鐘後逝去。當崔納漸漸滑入死亡時,他的痛苦終於結束了。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