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ervek_the_Merciless.jpg  

原作者:Magus
譯者:不詳 請知情者告知

出生地 多明納尼亞,燃燒之島
出生時間 3700-3900 AR(阿基夫歷)
死亡時間 活著
生命形態 人類


善於操縱、強大、邪惡。所三個詞語正好概括了名為凱雷威克之人的心靈。他是一個追逐著強大力量的魔法師,並幾乎征服了整個傑拉姆大陸。
 


凱雷威克出生並定居於燃燒之島,它是遠離傑拉姆海岸線的一系列海島的總稱。凱雷威克也許早就有征服燃燒之島的能力,但他也只不過是燃燒之島中無數個有力者中的一個而已。如果不是傑拉姆上所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凱雷威克可能要注定花費一生的時間奔走於這些島嶼之上……


在傑拉姆,旅法師泰菲力已經從他的故鄉賽菲林得到了自己的島嶼與人民為他所用。在那裡,泰菲力致力於克服召喚魔法困難的定位實驗。泰菲力的定位理論是指生 物將進入時間流中,然後就可以隨意召喚它們。但是定位實驗卻只得到了很小的成功。在實驗了許多年之後,泰菲力在實驗造成更深遠影響前結束了它。之後,泰菲 力認識到他的時間實驗對時間流造成了損傷,並使它變得極有威脅性。為了彌補其實驗造成的破壞,泰菲力施放了一個能夠修復受損的時間流的法術。當這個法術被 施放之後,泰菲力與他的小島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海島的岩跡而已。只有三個附近的法師感覺到了泰菲力的法術所形成的時間流波動。第一個法師是克隆多的 曼格拉,一位有熟練政治手腕且與白林的奎利恩精靈互相聯盟的法師。第二位法師是裘蕾爾,一位居住在木萬弗黎叢林中,三角洲中心的宮殿群內的法師,她與叢林 中的動物與大沙漠中的凡爾西諾結成了盟友。而這第三個不是別人,正是凱雷威克,一個與竊影者與豹戰士結成聯盟的人。

 


三個法師一起聚集到泰菲力小島的岩跡上。他們當中沒人能夠解釋這股能量突然出現然後消失的原因。三個法師決定居住於傑拉姆以觀察這個小島。曼格拉在定居之 後立刻著手改善傑拉姆那三個不斷產生爭執的國家——賽菲林、舒誇塔以及費米瑞甫之間的關係。當費米瑞甫與賽菲林無法在談判桌上達成共識時,曼格拉便於工作 在兩個國家之間靠近烏亞羅叢林的地方創建了一個調停區。為了監視這個調停區,曼格拉徵集了來自白林的奎利恩精靈來進行幫助。在一個世紀之內,「曼格拉的調 和」令傑拉姆上充滿了和平,並讓各個國家之間開始彼此信任。

 


但這時凱雷威克卻被嚇著了。他總在夢想著統治一個國家,但在燃燒之島上那些強大的存在令他的夢想永遠不可能在那個島上完成。凱雷威克被曼格拉的成功所激 怒,因為他不會以任何侵略性的藉口來獲得對賽菲林的控制,於是凱雷威克想藉著裘蕾爾恐怕人類的性格來遊說她,令其成為自己手中的道具。在曼格拉的統治不斷 壯大時,凱雷威克順利的說服隱居的裘蕾爾涉入到賽菲林的政治之中。凱雷威克與裘蕾爾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集結起一支由野獸與幽靈形成的大軍縱橫整個傑拉姆。 凱雷威克在這段時間靜待著時機,偶爾在三個國家的邊境挑起一些爭端。最終這些爭端升級為三個國家之間的流血衝突,而戰爭幾乎一觸即發。為了加深沖沖突,凱 雷威克釋放出了數量眾多的邪惡幽靈。當曼格拉發現局勢超出他控制範圍時,凱雷威克提議讓他來「幫助處理」這種形勢。於是兩個人同意在木弗黎叢林的三角洲中 進行會面。但曼格拉卻不知道他正步入一個陷阱之中。凱雷威克與裘蕾爾伏擊了曼格拉,將他密封在琥珀牢籠中,並置於裘蕾爾的一個宮殿裡。現在,凱雷威克將親 眼看到「曼格拉的調和」完全崩潰並轉化為一場戰爭……



賽菲林的大多數人都相信曼格拉已經逃離了傑姆拉,而另一些人則認為曼格拉在三角洲上的一場不公平戰鬥中遇害。於是傑拉姆的黑暗時代來臨,人們紛紛謠傳著越 來越多人被邪惡的野貓所傷,或是死於睡夢中,而唯一的解釋便是死者臉上所帶的恐懼表情,而農夫們也漸漸的從他們的田地中失蹤。被各種事件所擾的三個國家派 遣了各自的代表聚集在一起組成一個審議會討論這些傳聞,而偉大的說書者·先知哈金則向他們匯報了來自傑拉姆各地的奇異現象。凱雷威克適時的出現在審議會面 前,要求每個國家對他投降。凱雷威克被自己的驕傲所矇蔽,愚蠢的讓三個國家知道了他們真正的敵人。而每個國家也因此聯合在一起抵制凱雷威克,聲稱他們絕對 不會對他效忠。

在隨後的幾個月裡,攻擊變得稀少起來。偶爾會有一些村莊被龍炎燒為灰燼。而在烏澤克沼澤,在被全滅斥候團的所在地上發現有大量足跡的存在。而整個費米瑞甫 的聖音議會也在一瞬間被一個稱為夜之精靈的神秘生物完全抹殺。而這時不死軍團從地底爬出的報告也接踵而至。而這時有一個報告卻被人忽視,泰菲力的島嶼又重 新定位回歸了……

 


他的小島已經消滅了近兩百年的歲月,但島上的居民卻完全沒有感到任何時間流逝的映像。而第一件證明有些東西出了差錯的事情就是攻擊小島的裘蕾爾手下的巨 龍,但它卻為泰菲力所消滅。對這些現象感到不解的泰菲力立刻開始進行調查。然而他驚訝的發現,有三個法師正在操控傑拉姆上的戰爭。於是泰菲力開始考慮如何 消除這個三個成為戰爭根源的魔法師。

 


同時,凱雷威克狂妄的認為他將完全統一整個傑拉姆。為了作好戰前準備,凱雷威克控制了裘蕾爾的大多部軍隊,並給他的盟友也召喚至傑拉姆。接著凱雷威克掌控 了一個由凡爾西諾、獸人、豹戰士、幽靈、地精以及不死生物組成的龐大軍團。泰菲力只能對這些衝突抱旁觀狀態,因為他害怕離開了自己的小島後令他的實驗變得 無法控制。之後,凱雷威克開始了他對傑拉姆發動的戰爭……

 


在極短的時間內,凱雷威克軍就佔領了弗米瑞甫,令鄰邦舒誇塔的邊境陷入恐慌中,並爭速穿過他們的平原向賽菲林推進。凱雷威克感到自己有獲勝的把握,但他的 盟友裘蕾爾卻開始對他產生懷疑。她不知道自己選擇加入凱雷威克到底是在保護傑姆拉還是在摧毀他。於是裘蕾爾試圖從監獄中釋放曼格拉,但是因為凱雷威克對裘 蕾爾的不信任而令他在囚籠上放置了不同的防護措施,以防止她釋放曼格拉。裘蕾爾知道凱雷威克很快就會知道自己的背叛,所以她極其需要幫助。

 


藉著自己的靈魂形態搜索著整個大陸,然後她發現了一股與當初吸引她來到泰菲力的小島同樣的能量。爾後裘蕾爾傳送到泰菲力面前並乞求他的幫助,但是泰菲力以自己不能與他的實驗分離為由拒絕幫助。不過,他能夠為傑拉姆的英雄們提供指引以解放曼格拉。

 


在極短的幾週內,傑拉姆各國的領導者們集聚於塞菲林的首都金帕姆。這些英雄是神聖復仇者阿絲蜜娜、獵鱗者瑞希妲、西達將軍賈巴力以及說書人哈金。在他們的 夢境驅使下,只有阿絲蜜娜知道這夢境預示著要他們將曼格拉從囚籠中解放出來。為瞭解放曼格拉,必須要有一隊人馬去分散凱雷威克及其軍隊的注意力。瑞希妲組 成了一個精英部隊,並由阿絲蜜娜作為他們的引導者,而賈巴力與哈金則開始準備創造足夠的攻擊以轉移敵人的注意力。而機會在凱雷威克的大軍攻擊賽菲林的邊境 城市烏芳古瓦時來臨。這座城市很快就被夷為平地;而西達將軍姆威格與她的軍隊犧牲了自己以讓市民們逃離。在夢的指引下,賈巴力帶著倖存者們逃向一個過於擁 擠的城市泰菲布魯。賈巴力很快便知道凱雷威克將會把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到泰菲布魯上,絲毫不去在意瑞希妲的精靈小隊。

 


在賈巴力的期待下,凱雷威克那由不死 生物、墮落精靈、野獸還有巨龍組成的軍團衝向了城門。

 


雖然會飛的攻擊者都被弓箭手們擊回,但是敵人那絕對的數量使這座城市無法撐上幾星期的時間。哈金不斷的講述著神奇的古代傳說以激勵市民們的精神;最終他開 始了一個新的傳說,即是如何讓城中的居民們逃出圍攻——這並非是他以前所聽過的任何一個故事,這個傳說紮根於他的夢境之中。這個傳說編織出一個強大的咒語 讓那些圍攻著城市的生物們在傍晚時分無聲無息的完全消失了。這時哈金與賈巴力要聚集起來的人們趕快脫離。在一個匆忙的會議中,行會法師們於泰菲布魯中設下 了一個魔法陷阱後離去。在第二天的黃昏,凱雷威克的軍隊便再度出現。他們在不明底細的情況下衝入了城市之中,卻發現裡面空無一人。然後陷阱啟動——一個爆 裂的魔法球包住了泰菲布魯並發生了大爆炸,徹底摧毀了這座城市與凱雷威克的大軍。

 


一星期後,在遠方的大陸上,凱雷威克被他的軍團最後被消滅時所發出的絕望嘶吼所喚醒。震驚之餘,他用自己殘餘的力量召喚出最後的援兵。他知道泰菲布魯的居 民逃過了爆炸,但他不知道這是由誰主使的,於是他用魔法搜索著傑姆拉。他發現在兩百年前吸引自己來到傑姆拉的那個小島又重新有人居住,而他知道這些人便是 導致其戰敗的原因。憤怒的他集合起裘蕾爾與他剩下的部隊殺向泰菲力的小島,離下他的第二指揮官普芮與另一些奴僕來保衛曼格拉。



凱雷威克很快就得以面對泰菲力。這位旅法師簡單幾招就解決了凱雷威克的船隊,將這個邪惡法師的大部分軍隊送入了海底。在戰鬥中,裘蕾爾背叛了凱雷威克,藉 著捨身突擊對他的船造成了嚴重的創傷。凱雷威克的船被一個巨浪擊沉,而泰菲力的一隻龍獸則將不省人事的裘蕾爾自危險中救出。凱雷威克設法爬上了海岸並跌跌 碰碰的接近了烏澤克沼澤以汲取它的豐富法術力資源,但他卻遇上了由暗影行會與塑形者操控的巨大空中都市。行會創造了這個都市,並稱之為阿庫,是賽菲林貴族 們的可移動式墳墓。感覺到凱雷威克的存在,城市的守衛者假裝讓他佔有這個城市,然後時刻準備好轉入作戰。同一時刻,阿絲蜜娜、瑞希妲與「獵鱗精英」小隊艱 難的穿越著木萬弗黎叢林,但與敵人的頻繁遭遇減緩了他們的行軍速度。正在阿絲蜜娜擔心他們無法在凱雷威克回來之前到達曼格拉所在地時,希望便從天而降—— 西賽與她的飛空船艦晴空號在他們面前著陸。在修理了被一頭巨龍攻擊造成的損傷後,飛船朝著目標飛去,而西賽心中突然感到一股莫名悔恨的感覺。而其他人並不 明白西賽有多麼的震驚。
 

 


晴空號在一天之內就到達了裘蕾爾的宮殿。琥珀牢籠被普芮與各種不潔的生物守護著,而精英們則漸漸的向他們接近。阿絲蜜娜無法破壞牢籠,因為它被一道殘留的 符文保護著。瑞希妲眼看著她與她的部隊漸漸陷入不利,所以只有戴上一個巨龍面具以令自己得到超人的力量與速度。她很快就在敵人的驚愕之中用令人眩目的攻擊 打垮了凱雷威克的部隊,她驚訝與自己就快要成功的事實。而唯一的倖存者普芮,卻跳向了阿絲蜜娜。阿絲蜜娜因此受到重創,但她還是設法完成了她最後一道咒語 的儀式。在她犧牲之時伴隨而來的是一大片眩目的光箭,它們粉碎了牢籠,解放了曼格拉。

 


當自己被關押時,曼格拉仍在繼續對傑拉姆進行著卜算,所以他用魔法將自己傳送到烏澤克沼澤以面對凱雷威克。凱雷威克驚訝的看著他那被關押的敵人突然出現在 自己的眼前。大法師很快就施放了另一個咒語,但凱雷威克周圍的大量黑色法術力令他佔了上風。當阿庫的法師釋放了一些巨靈攻擊凱雷威克時,他搶奪了巨靈們的 操控權並命令他們攻向曼格拉——但這正好如他們所願,巨靈們的攻擊將會給予曼格拉以強大的力量。然後曼格拉召喚一隊奎利恩射手,打倒了凱雷威克的手下。而 凱雷威克則是他們第一箭射倒的對象;在他恢復之前,曼格拉將這個邪惡的法師也封入了琥珀牢籠之中。
 

 


在傑拉姆上,賈巴力與瑞希妲的軍隊驅使著凱雷威克剩餘的同盟向著山脈退去。在明白已經戰敗之後,凡爾西諾與他們的巨龍退回到了大沙漠之中。而在凱雷威克離 去後,他那少數殘留的勢力也隱匿了起來。曼格拉重建起賽菲林與弗米瑞甫,並幫助這兩個國家重新對彼此產生信任感。而舒誇塔則除了有竊息者們的存在以外和原 來沒有什麼兩樣。犧牲者阿絲蜜娜被追封為「神聖復仇者」。大家都認為普芮在曼格拉被釋放時的大爆炸中死亡,但是其屍體卻沒有被找到。裘蕾爾回到了木萬弗 黎,與她唯一的同伴動物們一起生活,並有時會去拜訪泰菲力。傑拉姆繼續著它的生活,但來自燃燒之島的腐敗氣息卻仍然殘留。凱雷威克被擊敗了,但在治好他給 傑拉姆帶來的創傷與無法抑制的恐懼之前,一個恐怖的故事將仍然會傳承給下一代……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