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28.jpg  

原作者:Eidtelnvil
譯者:不詳 請知情者告知


出生地 多明納尼亞,傑姆拉大陸
出生時間 4174 AR(阿基夫歷)
死亡時間 4205 AR
生命形態 人類(變形獸)

他的名字對於生活於瑞斯的人們來說就等同於殘廢與恐怖,他導致了數百萬人的死亡。瑞斯的孩子們每天晚上都會因為他而被無止盡的夢魘所折磨得無法入睡。他是狡猾、強壯及野心重重的貪婪之徒。甚至,他還是四個種族所懼怕的對象。他便是瓦拉司。
 



瓦拉司原名瓦爾,他是傑姆拉北方一名部落族長柯多的兒子。瓦爾總是為了追求完美而努力,想要自己成為同輩人中最為出色的一員。因此,他很少讓人失望。瓦爾 在烈日之下過著苛刻的生活,態度積極的他有著很多朋友。很快,瓦爾便成為了西達的繼承人,他的未來似乎是毫無差錯的——一直到一個魔像來臨為止。



銀魔像卡恩在訪問賓納里亞當地居民時為了逃避荒野君主的恐怖,而進入了瓦爾的早年生活。西達歡迎卡恩的到來,並容許卡恩懷中所抱的嬰兒傑拉爾德成為西達家庭中的一名成員,但瓦爾卻對此十分不滿且妒忌。不過,當兩個男孩長大後,傑拉爾德與瓦爾仍然發展出了深厚的友誼。這兩個人非常的相似,他們都有著強烈的熱 情推動自己去面對任何挑戰。但是,傑拉爾德卻有著一件瓦爾沒有的東西:遠古遺產。卡恩將這些奇妙的神器搬到自己的居所,並利用它們去不斷的完善傑拉爾德· 卡帕軒。這些神器據說是為了摧毀荒野君主而被造出來的,而其中一些威力強大的神器引起了瓦爾的興趣。然而,傑拉爾德對這些東西卻完全不感興趣。實際上,這 是因為年輕的傑拉爾德認為是這些被詛咒的東西才導致了他雙親的死亡。而那時,傑拉爾德與瓦爾仍然繼續在烈日之下玩耍著。



當這一對男孩最終成人之時,一個邋遢的流浪男人來到了部落之中,似乎是因為傑拉姆上的某些災難而想尋找庇護地。這個男人看起來似乎是一個沒什麼特點且有著 蒼白膚色的賓納里亞人,但瓦爾卻對這個人產生了興趣。這個男人,維克黜人史塔克,對著瓦爾敘說了很多關於榮耀與力量的傳說故事,並且全世界將會當瓦爾到達 另一個遙遠大陸時屈服於他的腳下。瓦爾極有興致的聽著這些話,不過很快卻又否定了史塔克的謠言,儘管他知道這並不是什麼神話故事。瓦爾思考了很久,但仍然 不明白到底要如何才能完成自己的宿願。



終於,瓦爾所期待的時候來臨了。他的父親漸漸衰老憔悴,並正好是時候需要選舉一名新的族長。瓦爾無法形容自己的喜悅,讓傑拉爾德去佔有那些毫無價值的遠古 遺產吧,而他將擁有一個部落。族長的試煉相當的簡單,瓦爾只要獨自爬到一個多岩高原的頂上便行。如果試煉途中讓任何人幫助自己,那麼瓦爾將在競爭中失敗, 同時將被打上烙印遭到永遠的放逐,而柯多則會作為一個不名譽的族長走向暮年。瓦爾沒有被這些後果所累,作為一名強壯的年輕男子,瓦爾對自己的能力毫不懷 疑,他會為自己的氏族、父親以及義弟證明自己。



然而,他的攀爬並不順利。在瓦爾幾乎完成了一半攀爬過程時,他開始感到頭暈目眩,幾乎要嘔吐出來。他的情況開始惡化,瓦爾甚至無法固定自己的身體,他漸漸 的向下滑去,手忙腳亂的想要尋找可抓握的物體。傑拉爾德為自己的兄弟感到擔心,終於按奈不住前去幫助瓦爾,快速的爬上了石坡。而在他們之下,老族長開始發 出痛苦的呻吟。傑拉爾德爬到了瓦爾的上面並伸出自己的手想救他。瓦爾拒絕了,但傑拉爾德不想讓自己的義兄就這麼死去,他不顧瓦爾的極度反對將瓦爾拉起來救 了他。在那一刻,在傑拉爾德心中的義兄瓦爾已經死了,現在這裡站著的將會是一名無論到哪裡都會追殺傑拉爾德一直到死的敵人。



隨後族長忍痛將瓦爾逐出了氏族,臨行前他一句話也沒有與自己的兒子說。而傑拉爾德則感到了完全的絕望,他知道自己已經毀滅了義兄一生的幸福與快樂。至於維克黜人史塔克,他迅速的離開了氏族。



在傑拉姆的荒野中,瓦爾獨個兒坐著,想要以自殺來了結自己的生命。他在這世界上的位置已經被否絕。他再也無法成為人類的領導者,他將永遠獨自生活,被那些 曾經愛自己的人所拋棄。這時,復仇的念頭進入了他的心靈。殺死傑拉爾德、殺死他的父親、殺死那個魔像。不過這些念頭在一個奇怪的男人走入荒野時被打散了。 維克黜人史塔克在瓦爾最需要的時候前來安慰他,瓦爾威脅他不要打斷自己的獨處,但史塔克卻仍然自顧自的繼續講起關於力量的傳說。為什麼瓦爾在他可以利用一 場戰爭征服整個傑拉姆時,卻被從一個衰弱的氏族裡放逐了出來?儘管瓦爾知道這些話裡一定有什麼詭計,但他仍然仔細的傾聽著從史塔克那愛說謊的喉嚨裡噴出的 每個詞彙。從此,瓦爾開始墮落成為邪惡之人。



很快,瓦爾組建了一個由野蠻人和傭兵的部隊,就像以前傑拉姆的朱哈與凱雷威克一樣。他一天夜間指揮手下的戰士們對自己的家園發起了突襲,瓦爾還竊取了許多 他義弟擁有的神聖物品:他的那些遠古遺產。因為傑拉爾德已經離開了他的家、他的守護魔像以及他的義父。瓦爾發誓一定要完全根除他們,但他很快便發現魔像卡 恩很輕鬆的就在侵攻中保護了整個氏族,使瓦爾不得不離開他落敗而走。之後,瓦爾賣掉了傑拉爾德的遠古遺產賺取了一大筆錢以組建一個更加強大的軍隊。在他對 自己的故土發動最終侵攻之前,瓦爾一直致力於征服其它的小城鎮。瓦爾於阿爾必圖的一個小港口聚集起自己的軍隊,而在發動總攻之前他想以一種方式來滿足自己 的報復欲。瓦爾抓走了當地的鐵匠,切開了他的腹部,將他的內臟挖出來扔到地板上。然後瓦爾將遠古遺產放入到這個男人的體內,並為他的名字改為與自己義弟的 銀魔像一樣。這個遠古遺產的新主人在瓦爾的醫者們的維持下仍然活著。



而這個恐怖的生物不會持續多久,在一個慶祝瓦爾勝利的夜晚,真正的卡恩來到了這個村子。瓦爾設計令卡恩去殺死那個假卡恩,並啟動了那些遠古遺產。卡恩則不 知道自己正將殺害一個完全無辜的男子。那個冒牌貨沒有被瓦爾利用很久,他的身體很快便裂開,露出了體內的遠古遺產。在挫敗中,卡恩舉起扔出一駕馬車,但沒 想卻壓在了一個小男孩那幼小的身體之上。卡恩被自己所犯下的這個可怕的錯誤所震驚,他發誓自己再也不會奪走任何一個人的生命,即使那樣可以拯救自己所愛之 人。然而卡恩卻沒有辦法再做什麼事情,因為瓦爾使用遠古遺產中的試金石將他定在了原地。



然後瓦爾與他的戰士們離開了被毀滅的村子。確信氏族在沒有魔像守護他們的情況下抵抗自己的攻擊後,瓦爾立刻發動了攻擊。瓦爾的軍隊將氏族打得落花流水,並 屠殺著每一個居民。而瓦爾則用自己的利刃深深的切入了他父親,柯多族長的喉嚨。但瓦爾並沒有因此而滿足,因為到處都沒能找到傑拉爾德的蹤跡。



瓦爾向自己一直以來的導師維克黜人史塔克尋求忠告。史塔克很滿意於瓦爾那可怖的行徑,並認為瓦爾可以著手準備其龐大計劃的下一步。史塔克告訴瓦爾,他現在 已經成為了一個國家的統治者,而很快還會成為另一個世界的君王。這個世界,當然不是多明納尼亞,而是液石空間·瑞斯。為了向整個宇宙證明自己,瓦爾跨入史 塔克打開的傳送門,離開了他的導師與他身後的世界。他並不知道自己將身處一個無人能夠想像的可怕地方。



當瓦爾到達瑞斯時,他發現自己的雙足踩在一個不穩定的地面上,那是由液石構成的濃厚泥漿。向上望去,這位青年看到了覆蓋著整個空間的永恆風暴。在遠處有著 一座巨大的森林,那裡有著明顯的天然植物。而在他面前最令其感到驚訝的,則是一座幾乎兩英哩高的火山,它不斷的向外噴吐著液石。瓦爾對著自己所見的神奇事 物,露出了微笑。



接下來瓦爾聽到了約格莫夫的聲間——史塔克什麼都不是、這個空間的統治者什麼都不是、甚至連瓦爾本人什麼都不是,只有約格莫夫才是所有的一切。瓦爾很快被 傳送到了另一個空間,非瑞克西亞,並受教於無形者約格莫夫。瓦爾的肉體變得恐怖扭曲,而他也學會這並非是一場鬧劇。瓦爾對於身體的改造相當的配合,並希望 以他的意志來進行改造。只要他願意,瓦爾將會變得更加強大;只要他願意,瓦爾將會變得更耐久。終於,瓦爾成為了一名非瑞克西亞人,而在非瑞克西亞除了約格 莫夫外所有的名字都沒有意義。於是瓦爾在那天徹底消失了,在他所站著的位置是一名畸形的怪物,他未來的臣民正在召喚他。在那一天,瓦拉司便誕生了。



瓦拉司被告知了關於旅法師克撒,這個約格莫夫最大宿敵的情況。他還被告知了關於遠古遺產的真正存在意義,它們是那個旅法師創造出來以讓傑拉爾德·卡帕軒殺 死無形者的武器。另外,還有瑞斯的真正企圖,這個空間將來會用它的液石地面覆蓋整個多明納尼亞,以便讓對多明納尼亞的第二波侵攻方便進行。瓦拉司對於這些 事情並沒有表示出很關心,而當他得知自己將成為瑞斯的統治者時,這個怪物終於笑了。



瓦拉司離開了非瑞克西亞那被灰塵所覆蓋的空間進入到瑞斯那暴風雨般的世界。瓦拉司參與到這個空間裡為了爭奪大魔將而展開的比賽中。上一代的大魔將派出了一 名強壯的鬥士,但卻經不起瓦拉司的強大力量。瓦拉司被約格莫夫的意志所完善,沒有人能夠阻擋他的前進。很快瓦拉司就得到了位於天羅城塞中的王座,還包括了 那個自己曾見過的巨大火山。他迅速的進一步約束了當地居民達爾族、寇族以及維克族。因此,他的拷打室從沒有冷清過。



瓦拉司終於開始著手進行非瑞克西亞操控尖刺的實驗。他將它們大量的植入成百上千個寄主體內,瓦拉司很快發現存活者的力量會得到極大程度的增強。並且因此而 使得一個人成為了瓦拉司的副手並擁有向他挑戰的權力,那便是維克黜人格利文。瓦拉司利用非瑞克西亞的技術將格利文的力量提升到超乎常人的水準。不過,瓦拉 司仍然瞧不起他的這個新玩物。事實上,他花費了相當的時間對這格利文進行羞辱與操縱,直到這個經常被拷打的傢伙開始鄙視大魔將為止。



不管怎麼說,這個怪物曾一度恢復到往日瓦爾的身份。在4204年,瓦拉司接觸到了他過去的老師史塔克。史塔克作為瓦拉司爬升的工具已經失去作用,但是大魔 將卻無法忘記正是因為史塔克所叫唆的力量之道才導致了他的痛苦。他將所有的任務都歸咎於史塔克,於是俘虜了史塔克的女兒,維克族人塔卡拉,瓦拉司命令史塔 克返回多明納尼亞,並取得西賽的信任——她是克撒所造的飛空船艦晴空號的船長及瓦拉司的義弟傑拉爾德·卡帕軒的摯友。當史塔克告訴了遠古遺產的真正意義 時,西賽便開始深入研究那個可怕的瑞斯空間的恐怖與神秘。這時,瓦拉司在他的世界與多明納尼亞中晴空號的所在之間製造了一個傳送門,在西賽正準備開始真正冒險時綁架了她。



當西賽被關於瓦拉司的地牢中時,大魔將知道傑拉爾德與晴空號的船員們一定會來解救他們的朋友與船長。在4205年,他的推測實現了。晴空號成功的進入到狂 暴的瑞斯世界。但當他們到達不久便遭到了維克黜人格利文所指揮的旗艦掠奪者號的攻擊。不久格利文便回到天羅城塞,拿回了被西賽辛苦收集到的全部遠古遺產。 瓦拉司為此欣喜若狂,他的宿敵死掉了,自己也得到了傑拉爾德的遠古遺產,晴空號也因為索藍水晶受損而無法離開瑞斯;很快,他將不再是一個統治者,而是成為 一個神。在用這些神器親手消滅約格莫夫後,瓦拉司將成為非瑞克西亞與被攻佔的多明納尼亞的完全統治者。然而,他的玩物卻有著一個不足之處,當大魔將詢問格 利文是否親眼見到傑拉爾德死去時,格利文解釋說那個年輕的賓納里亞人落入了天帷森林並推測已經死亡。瓦拉司聽後立刻操控格利文的尖刺讓這位指揮官受到了無 法形容的痛苦——瓦拉司知道,傑拉爾德一定還活著。



瓦拉司的地牢迎來了新的犯人,晴空號的首個同伴,塔路姆牛頭人坦格爾斯,他在掠奪者的甲板上被捕獲。瓦拉司立刻帶著他的非瑞克西亞牧師對坦格爾斯進行改 造,以讓他成為格利文的助手。而第二個來自晴空號的俘虜則讓瓦拉司更加的高興。在年輕的瓦爾封住了身體後又被西賽所拯救的銀魔像卡恩現在成為了瓦拉司的新 玩具。瓦拉司專門為卡恩建造了一個改裝過的拷打機,為了打擊他的和平主義而強迫他殺死數以百計的莫葛,那是一種生活在天羅城塞附近,可以無限制提供的地精 亞種。瓦拉司坐鎮天羅城塞等候著他最大敵人的到來。



瓦拉司並沒有等候很久,一股由天帷精靈,以及本被分裂了的達爾族、寇族以及維克族組成了聯軍,對天羅城塞發起了猛烈的攻勢。不管怎麼說,瓦拉司的軍隊完全 有能力抵抗這些叛軍。但瓦拉司卻奇怪於這些人為什麼明知會讓他們落入九層地獄卻還是選用了正面進攻。然後瓦拉司明白他的敵人進來了。瓦拉司觀察著傑拉爾 德,史塔克,米麗(傑拉爾德的貓戰士朋友),以及寇維克斯(一個烏爾博格貴族)潛入天羅城塞。他們成功的解救了卡恩,以及變改造為足夠與格利文匹敵的牛頭 人坦格爾斯。而當遇到瓦拉司的天使撒琳妮婭後,他們快速後退並重組。坦格爾斯與卡恩帶著受傷的米麗與寇維克斯回到晴空號,而史塔克與傑拉爾德則選擇繼續滲 透瓦拉司的王國。瓦拉司對此十分滿意——他最大的敵人和他最憎恨的導師將一起到來。瓦拉司為他們準備了一場好戲。



傑拉爾德與史塔克設法進入到瓦拉司的夢之迴廊,見到了等候多時的瓦拉司。大魔將開始與傑拉爾德相持,敘說著他既然要進行的大侵攻。其間,史塔克偷偷溜到瓦 拉司的身後想要偷襲這位大魔將,但卻根本沒有傷到他。瓦拉司撤到一個房間裡,將自己變成史塔克女兒塔卡拉的模樣。於是當傑拉爾德與史塔克發現瓦拉司時,發 現一個變成瓦拉司模樣的變形獸站在他(塔卡拉的模樣)與被洗腦的西賽的身後。當傑拉爾德與史塔克試圖接近時,她們拿起武器開始與自己的親友作戰起來。當傑 拉爾德與西賽戰鬥時,史塔克則面對著變成塔卡拉的瓦拉司。而當坦格爾斯衝進來,將變成瓦拉司的變形獸撞飛到附近的柱子上時,瓦拉司放開了對西賽的控制令她 醒來,讓傑拉爾德重新得到他的船長。而瓦拉司假裝仍然被控制,用劍砍傷了史塔克的眼睛,並令他永遠的瞎掉了。而當他們打倒了假的瓦拉司時,才發現自己上當 了。瓦拉司就這樣以著塔卡拉的面貌,與傑拉爾德、西賽以及坦格爾斯他們逃走了。



當同伴們逃向晴空號時,瓦拉司開始覺得他的計劃有點令其不爽。因為他仍然保持著塔卡拉的模樣,所以必須得要對身為女兒的自己居然砍瞎了父親的眼睛而表示出 愧疚。而這時瓦拉司所知最大的事情就是銀魔像卡恩從被瓦拉司操縱的裂片妖后手中拿回了遠古遺產。當他們接近晴空號時,瓦拉司發現掠奪者號停泊在附近,因為 瓦拉司的撲翼機在空中四處巡邏,所以船員們必須極快接觸到晴空號以免被掠奪者號發現。就在這時,寇維克斯與米麗從激烈增生的森林中衝了出來。寇維克斯在親 手殺死自己的天使撒琳妮婭後似乎變成了一名吸血鬼,並試圖將米麗變成他的一員。當小隊開始爬上晴空號所放下的繩梯時,格利文指揮官率軍殺來。傑拉爾德面對 著一個艱難的抉擇——解救米麗或解救他的船員。在萬般心疼之下,傑拉爾德放棄了自己垂死的朋友並解救了他的船員。瓦拉司愉快的笑了起來——傑拉爾德的繩索 太容易拉扯了。



在掠奪者號的追擊下,晴空號呼嘯著穿過天空。在啟動了一個新的遠古神器後,晴空號從瑞斯的一個幾乎被瓦拉司所遺忘的古老非瑞克西亞傳送門逃脫了出去。同時,船員們也悲傷的留下了他們的法術專家爾泰。



晴空號緊急降落於一個巨大且偏避的大陸上。瓦拉司很快就發現飛船到達了一個新地區:被非瑞克西亞控制著的國度——瑪凱迪亞。瓦拉司在這裡有著相當高的聲 望,他可以很快就奪回遠古遺產並消滅他最憎恨的敵人。但現在,瓦拉司必須要繼續假裝照顧他那眼瞎的「父親」。晴空號的船員們前去於這塊大陸的掌權者進行交 涉,並很快學習到了關於瑪凱迪亞的階級制度。而瓦拉司早就知道,瑪凱迪亞的執政官控制著整個大陸,而領近的柯·爾林、力夏拉以及薩帕佐王國只佔著很小的比 重。船員們理解到瑪凱迪亞的財富是源自於非瑞克西亞式的理念——貪婪且自私。



當船員們正在修復晴空號在瑞斯所受得的損傷時,他們受到在柯·爾林族的攻擊。借助於他們的水魔法,柯·爾林人將晴空號浮起並脫離了船員們的控制,同時還俘 虜了船上的薩尼姆醫者。這讓瓦拉斯感到不快,本來可以簡單的解決掉船上的成員,但現在卻要去銀葉森林進行一次無聊的冒險以奪回晴空號。這時,瓦拉司開始試 圖獲得傑拉爾德更多的信任,他聲稱塔卡拉在瓦拉司的手中遭受了與傑拉爾德一樣的痛苦。兩個人開始相互交流對大魔將的仇恨。瓦拉司令傑拉爾德變得更加的偏 激,使恨意矇蔽了他的理智。



當晴空號的船員們開始決定奪回晴空號的計劃時,他們受到了瑪凱迪亞城主要防衛力量的攻擊。在塔卡拉給予他們的指導下,一個小隊試圖與守衛們談判。但是短暫 的談判過後,小隊的成員們被立刻逮捕了。在一陣討論過後,船員們決定進往瑪凱迪亞城,那是個位於一座倒置山峰頂上的大都市。



在抵達瑪凱迪亞城後,船員們設法快速的接近到執政官的議事廳。執政官與他的凱壬追隨者們,是在君主之後推動一切的勢力,他們所扮演的角色不可忽視。這時, 塔卡拉藉機支開傑拉爾德與他的船員們,在對方面前顯現出瓦拉司在這裡的地位與影響力。於是凱壬人與執政官們很快便卑微的同意了要求釋放了所有的船員。傑拉 爾德表示他需要有人幫助他奪回晴空號,然而守衛軍卻不太令他滿意。於是傑拉爾德用自己的戰鬥技藝訓練了一支精英守衛隊,而其他的船員們則在行動之前好好得 休息以恢復他們的體力,瓦拉司則去照看他的「父親」。很快,所有的事情都會改變。



不久後,傑拉爾德、坦格爾斯以及西賽帶領著一些卡特藍士兵及傭兵離開了瑪凱迪亞城。而在這段時間裡,船上的地精侍童斯奎在凱壬地精中的影響力日漸升高,成 為他們與高權階級交涉的最高發言人。則瓦拉司則仍然過著自己的生活。最後傑拉爾德與他的同伴回到了瑪凱迪亞,但卻沒有了歡迎他們的旗幟。船員們與船上的醫 生都被帶上鏈銬給拖了回來。這裡面只有一件事物令瓦拉司感興趣,那就是他們重新奪回了晴空號。所有船員,包括瓦拉司在內,很快就被抓起來並決定近期處死。 很顯然,當卡特藍傭兵殘暴地屠殺柯.爾林人時,傑拉爾德命令攻擊那些兇殘的卡特藍人,但卻再次遇到了逮捕。瓦拉司自己不會有什麼危險,但他想看著這些人出 臭。不過在斯奎及時的介入下,他很快的就通過調解救出了船員們並殺死了卡特藍傭兵的指揮官西克利克。



在這一次變動之後,船員們被獲准於執政官見面。他們希望執政官允許他們離開城市前去與薩帕佐的領主商議,以得到薩帕佐的國寶動力基質。這個動力基質也是遠 古遺產中的一部份,正如同隱藏在深邃林某處的瑞莫斯之骨一樣。瓦拉司驚訝於在瑪凱迪亞這樣一個偏避的不毛之地居然會有這種強大的神器。這一次,執政官與他 的凱壬追隨者們這次沒有犯低級的錯誤,於是便讓西賽、歐琳與哈娜離開了城市前往薩帕佐。傑拉爾德、坦格爾斯和卡恩依舊被關押著。塔卡塔繼續照顧她的父親, 一切很快就會發生改變。



在大家仍然被關在瑪凱迪亞城的時候,瓦拉司慢慢用恨意毒害他們的心靈,用烈酒蠶食他們的肉體。並誘惑船員們用酒來發洩對坦格爾斯與傑拉爾德的憤恨。瓦拉司便這樣開始逐漸離間晴空號的船員們。



此時,瓦拉司認為沒有必要再保密。利用一股可怕的力量,瓦拉司操縱執政官的凱壬追隨者們殺死了他。然後瓦拉司還原為自己的本來面貌,幾個月來首次擺脫了塔 卡拉的假像。瓦拉司乾淨利落的割斷了史塔克的喉嚨,這個讓他假惺惺照顧了幾個月的傢伙——瓦拉司曾殺死過自己的父親,而現在他也殺死了自己的老師。很快, 他還要殺死自己的義弟。



瓦拉司派遣間諜從薩帕佐領主那裡偷走了動力基質。同時他推測西賽她們在幾天內就會回來,但這不會妨礙他得到所有的遠古遺產並成為全宇宙的統治者。但瓦拉司 卻被無法激活的動力基質所困擾,它需要瑞莫斯之骨來進行操控。這時,瑪凱迪亞城遇到了柯·爾林族人以及幫助他們的薩帕佐人與晴空號船員的攻擊。船員們設法 救出了他們的三個核心成員。而獲救的傑拉爾德也不願意再去相信塔卡拉,他與西賽和坦格爾斯將晴空號的一部分船員組成小隊深入到深邃林之中。同時,歐琳與柯 ·爾林的領袖柯·曼諾則在瑪凱迪亞城外聚集了所有兵力,準備對這個大陸上象徵著壓迫的城市發動最終攻擊。而哈娜、卡恩與斯奎則呆在瑪凱迪亞城,收集信息並 等候著他們同伴的歸來。瓦拉司不會這麼輕易的失敗,瑞斯的大魔將如同一隻豺狼般死跟著傑拉爾德的小隊。而雖然心裡不太樂意,但傑拉爾德還是讓變成塔卡拉的 瓦拉司加入了他的隊伍。



當傑拉爾德到達深邃林時,瓦拉司謊稱是瑞莫桑殺手殺害了他的「父親」。而在一場與不死生物群落的戰鬥之後,傑拉爾德與同伴們來到了龍型引擎瑞莫斯所在的古 代廢墟之中。大家英勇的與瑞莫斯古墓中的樹靈守護者作戰,最終讓他們理解了傑拉爾德。然後,這位英雄被瑞莫斯的靈魂附體,並讓大家瞭解到瑞莫斯的真正來歷 ——原來它竟是被旅法師克撒所改造過的一台龍型引擎。在說服了瑞莫斯後,大家獲准拿它的頭骨去裝備在晴空號之上。就在大家為回到瑪凱迪亞城作最後準備時, 瓦拉司的影子離開了隊伍,大魔將帶著瑞莫斯之骨逃走了。



瓦拉司回到瑪凱迪亞城後,很快就發現了卡恩與哈娜的藏身之處。偽裝的塔卡位在這兩人面前表露了自己的身份,化妝舞會結束了,現在是瓦拉司站在他們的面前。瓦拉司抓住哈娜與卡恩,並以斯奎的性命相威脅強迫他們將瑞莫斯之骨裝入晴空號的新裝備動力基質之中。



在瓦拉司的幾乎就要完之時,柯·爾林人、力夏拉人、瑞莫桑人以及薩帕佐人開始如火如荼的攻擊瑪凱迪亞城。傑拉爾德與同伴們通過一系列被遺忘的洞穴抵達瑪凱 迪亞城之下的地下停機棚。在那裡,他們見到了瓦拉司的私人艦隊,在那成百上千的非瑞克西亞飛船中,就算最小的也比掠奪者號要大上一圈。當傑拉爾德他們正準 備開始攻擊時,一系列劇烈的爆炸震動了停機棚。非瑞克西亞飛船就這樣在災難中被毀滅。傑拉爾德與西賽想試圖回到晴空號上,卻被瓦拉司的軍隊與非瑞克西亞奴 僕捕獲。傑拉爾德的死亡,只應該屬於一個人。瓦拉司與傑拉爾德展開了一場驚天動地的戰鬥,而傑拉爾德利用瓦拉司在孩童時期就缺乏的戰術佔據了上風。之後, 當晴空號利用新裝備的非瑞克西亞射線炮攻陷了洞穴後,傑拉爾德與船員們拋開了瓦拉司爬回了他們的飛船之上。不過,瓦拉司沒有死,只要仇恨仍然緊握著他的心 靈,他就永遠不會真正的死去。



瓦拉司乘上他那巨大的旗艦變節者號與非瑞克西亞的船員們開始離開被毀滅的停機棚。雖然傑拉爾德卻想辦法消滅了非瑞克西亞飛船中的一部分,但是卻沒有能夠對 大侵攻的進行道路產生什麼致命的影響。晴空號與變節者號在瑪凱迪亞城的上空展開空戰,而變節者號則漸漸取得了上風。不過,晴空號使用了特攻戰術,完全的摧 毀了變節者號。當飛船開始爆炸時,毫無選擇的瓦拉司只有離開瑪凱迪亞並逃回瑞斯。



不過,瑞斯的事物已經不再是他們所見過的那樣了。瓦拉司回到瑞斯的荒地之上,並意圖拿回自己的王座,開始正式指揮非瑞克西亞的大侵攻。但在回程的路上瓦拉司開始產生了懷疑,原來在瓦拉司離職這段時間,非瑞克西亞的核心集團為了挑選下一任的大魔將而開展了一場競爭。而有望的獲勝者是寇維克斯,那個瓦拉司曾見過於貓戰士米麗戰鬥的烏爾博格貴族。而另一個挑戰者則是年輕的法師爾泰,他則是在晴空號脫逃時被拋棄。瓦拉司大怒不已,但他仍然在精心計劃。他有著一張令 自己贏得比賽的王牌:達克黜人格利文指揮官。



瓦拉司將自己變成一名寇族遊牧民,並改名為法拉赫。法拉赫走入天帷森林,來到艾拉達力,幾個月前掀起叛變的叛軍首領的營地。法拉赫對艾拉達力洩露出掠奪者 號在追隨晴空號進入遠古非瑞克西亞傳送門時已經被完全毀滅的事實。但是艾拉達力卻拒絕了這個進攻的好機會。不過他卻立刻制定了一個潛入天羅城塞的計劃。一 切都按照瓦拉司的計劃進行著。



接下來法拉赫通知了格利文他的所在,而格利文此時正在加緊修復掠奪者號。當大魔將對格利文顯現出自己的真面目後,格利文便開始著手為瓦拉司的回歸作準備。



最終,加冕儀式的那天到來了。正在寇維克斯準備接過王寇成為瑞斯的第七任大魔將、僅次於無形者的存在之時,格利文大步走入房間,宣佈仍然還有一個候選人存 在。法拉赫隨意的走入這曾是他君主之室的房間中央,嘲笑著那些曾無比忌諱他名字的士兵們。在大家驚恐的注視下,法拉赫解除了偽裝恢復到瓦司拉的相貌。然後,站在周圍的士兵一個接一個的跪倒在他腳下。



從非瑞克西亞來到瑞斯的大將貝爾蓓,見此情況便設置了一場挑戰賽。瓦拉斯與寇維克斯將為了王座而戰鬥到底,勝者便會成為瑞斯的下一任統治者。在兩個人的戰鬥中,瓦拉司快速的壓制了想成為大魔將的對方。然而,瓦拉司卻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膝蓋竟然會突然彎曲,使得寇維克斯給予了他決定性的一擊。就這樣,瓦拉司 變成了一名階下囚。



瓦拉司呆在自己的拷問室中,煩躁的思考著自己所失去的東西。他失去了傑拉爾德、失去了自己的王座、失去了登神的機會。瓦拉司身上的非瑞克西亞部分也被拆除,只剩下自己十幾年都沒有見過的那具病態的傑拉姆人身軀。而在法師爾泰的驅使下,一個生物在他的體內注射了毒藥或是別的什麼。但他並沒有關心,現在什麼事都沒有所謂了。瓦拉司失去了所有的一切。當他那被無形者的牧師們所設計的身體開始一片片裂開時,瓦拉司,不,現在是瓦爾,他凝視著多明綱尼亞的星空—— 他終於死去了,瓦爾回到了自己的家鄉……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