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_expansion_darksteel_expansionLogo_en.jpg  

遠離了多明納里亞,廣闊世界遙遠的一隅存在著一個完全由金屬組成的星球~秘羅地。銳草原野的金黃草桿在風中響著和諧的樂聲,巨大的畸型圓石磁浮在鏽紅色山峰的周圍。另一方面,一片由銀色液體化成的大海宛如起著漣漪的鏡子一般,映照著天空。地平線上,秘羅地的四個太陽-白、藍、紅、黑,四色球體以奇特的軌道空虛的升沒著。高聳盤錯的鉻銅林樹木間,暗碧族妖精戮力的在這怪異的環境下興盛著。尋日者格莉莎,妖精族中最棒的獵人,或許同時也是最老練的戰士,和她的人民居於樹頂,躲開掠食者攻擊網,並捕食於其下。但當夷平者來臨時,他們的防禦頓時瓦解,不計其數的妖精被這些醜惡的殘殺機械屠戮致死,格莉莎勉強的逃脫,意識模糊的掛在受損的夷平者爪上,離開了銅鉻林。


泰幾朗的巨魔們曾試著警告格莉莎以保護她,他們告知她怪物將會為她而來,而她,特別是她,必須活下來。而他們是如何知道何物將會到來?又是誰,為了什麼而將夷平者送來殺她?這些疑問領著她展開了探索秘羅地的長遠旅程,而這秘密將大的完全超乎她的想像。


「世界…是…空心的。」這是泰幾朗巨魔長老牆斯,被判徒擊潰時,臨終前託付給格莉莎的秘密。在智識的武裝下,格莉莎一路打進維多肯首都博識都,並潛入悉諾議會神聖的殿堂,知識之池,這裡存在著某個空隙~一道隧道,裡面充盈著藍色的魔力~引領著進入祕羅地內層之路。在那裡,有著一種以構生菌構成的巨大怪塔,向著這兒由無垠純淨法力組成的太陽矗立而生。正當格莉莎從維多肯追殺者們手中逃脫之時,她發現了深藏於這星球的另一個秘密:蒙納坷是真實的存在,而他正不疾不徐的等著這位妖精鬥士的到來,在這段期間,他還為自己這個偉大的神器師建了個紀念品:玄鐵之眼,一個能讓他真正成為祕羅地全知之人的裝置。

秘羅地人物


蒙納坷:蒙納坷憶起那脈完美,他曾是那麼的完美~雖然不如他的創造者那麼卓越,但仍是完美至極。接著,那似乎是在千年之前,他的完美出了岔子,他的眼睛開始變得滑軟,接著是臉,他有了血肉之軀。是他的構造出了問題?還是他因不明的力量而產生了衰變?蒙納坷拚命的尋找答案,更因此而瘋狂。他開始食用漿液~一種由光蛾製成的智能擴充液~越吃越多,後來,隨著洞察力的成長,他的身體也成了能容納更多這東西的模樣,他創造了一個巨大的漿液槽來當作身體,為了配合這身體,更製作了巨大的金屬足肢來支撐,就這樣,蒙納坷原本單薄的身子,成了閃耀的金屬與活生生肉體的結合。自蒙納坷開始推行他的計畫起,已過了好幾個世紀。他將有生命的生物帶入他的世界並加以污染,以求他們能及時的將祕羅地復原成完美的金屬化。蒙納坷認為,他若能成為他的創造者那樣的旅法師的話,必能撇開他無知與苦痛的煩惱了。或許他的其中一個「實驗品」有著促成的火種,而或許他能親自去取得。


鬼怪修補匠,史羅巴:鬼怪們對大熔爐庫度沙有著自己的稱呼,他們稱它作「鋼鐵聖母」,這兒是他們最神聖的地方,他們會將族內的死者投入它的熔鐵之河,並利用這裡的金屬鍛造武器以及「原型機」。有一天,藍色的太陽~他們謂之末日之眼的東西~通過了鋼鐵聖母的上空,令他們開始懼怕,因為他們認為,一旦末日之眼通過頭上,那世界末日就不遠了。史羅巴一生所經歷過最不幸的事便是,他正巧出生在這天。由於末日之眼伴隨著他一同來到,令他成了不潔的存在~他被逐出了居住之地庫度沙,並棄置於奧悉達山脈的邊際等死。史羅巴為了證明自己是有史以來最聰明的鬼怪而在秘羅地四處漫遊,後來在喀勒克部族中找到了自己的棲身之所,喀勒克族是一群不尊重鋼鐵聖母而被放逐的鬼怪。史羅巴在裡頭負責的是,在奧悉達表層之下的生鏽迷宮中,找到一個能避開夷平者,以及同是鬼怪的敵人的處所。史羅巴在一架停擺的夷平者身上發現了格莉莎,並細心的照顧而救活了她,雖然妖精與鬼怪總處不太來,但同處逆境之下的他們,卻更加的相知相惜。


裡世界:在維多肯族的追趕下,格莉莎,史羅巴,以及遠古的鋼鐵魔像霸西一行人衝進了知識之池的巨大隧道,他們發現秘羅地真的是空心的,而且內部的世界與表界有著大大的不同,一個由純淨法力聚成的球體懸浮在裡世界中心的半空中,作用宛如太陽一般,地表則佈滿了一成不變的銀,但似乎曾被某些東西破壞過。點綴於這貧瘠地表的的是構生菌架成的巨莖~這些真菌般的結構直直的向著魔力的核心生長,頂端則散雜成類似有機體的格柵網。它們的來源與用途覆滿了神秘,就連蒙納坷自己都不知道這些塔是哪來的。構生菌的附近,就只有神器生物遊走著,像是秘耳跟一些怪東西,致命的東西。秘羅地內部只有一個地方與其他的景物不同:一座閃耀的高塔,有著高聳入天的奇特塔峰。格莉莎一行人很快便會發現,這兒是萬象殿,蒙納坷的碉堡與瞭望塔。在這裡,他能神奇的佔測表界,並策劃著秘羅地生物的行動,而他也在此等了拜訪者好一段時間了。


玄鐵介紹

格莉莎:尋日者格莉莎知道其他的妖精對她懷有猜忌,因為她身上的金屬幾乎是純黑的,比起普通的銅質,反而更像是黑鋼。這對她的歧視在一場暗碧族妖精放棄記憶的儀式過後,使她變的更像個敵人,但所有人仍然承認她是鉻銅林中最頂尖的獵人。當她在銅質迷宮中追蹤博銳獸及熔滓亞龍時,她的族人也只能努力的跟上她的腳步。但格莉莎在意著更大的事,她知道除了鉻銅林之外還有著廣大的世界,而她同時也強烈的感覺到秘羅地失序事物的詭異之處。近來,她甚至看到另一片森林的景象,一片以她從未想像過的材質組成的森林。這景象代表著什麼意義?而泰幾朗的巨魔族又為何在她接近時以獨特的語言相互細語著?



霸西:在格莉莎和鬼怪史羅巴在蔓非沼澤找到霸西以前,他已在那鏽蝕了幾千幾百年了。這古老的鋼鐵魔像彷彿是老舊故事中的太古魔像,但他卻對自己的過去,以及靜伏於黑暗中的原因一無所知,因此他開始試著去揭視自己的秘密,隨著格莉莎一同在這星球上跋涉,也願意以自己的「性命保護」那些令他復甦的恩人。



傳說之樹─泰幾朗:鉻銅林中,佇立著一棵旋刻著無數巨魔符文的巨木,那就是泰幾朗,神秘古老的巨魔族家鄉。泰幾朗的符文記載著這世界的完整歷史,但除了巨魔族之外,沒人能譯釋那些奇特的刻痕。巨魔們會選擇一個最強的妖精來幫他們守護此樹,回報則是以巨魔的奇異守衛與祭禮魔法協助鉻銅林對付入侵者。但巨魔們知道這次暗碧族已無法辦到,因為某種巨大的力量已朝著鉻銅林而來了,只為了獵殺某個獵手。



博識都-悉諾議會宅邸:只要身處水銀海的岸邊,皆可在海平面上見到博識都城上的巨大圓體。博識都乃是維多肯王朝的所在地,他們是有著超凡的技術的兩棲法師與神器師一族,維多肯只崇敬於智識,而這同時也是他們的語言與貨幣。這圓形的都市裡,維多肯議會統治著住有紐若克人的水銀螺旋。 而在博識都的深遂核心中,有著維多肯族議會的神聖殿堂:知識之池。悉諾議長傑努斯便是在此探查著這世界及它的創造者,同時也正策劃著他的偉大計畫。



大熔爐庫度沙:在鬼怪的傳說中,「鋼鐵聖母"庫度沙孕育了秘羅地。熔鐵不斷的從奧悉達山脈中央的塔狀基座流出,而鬼怪們全都荒謬的相信自己庫度沙之火的產物,對鬼怪而言,大熔爐宛如教堂一般,他們將死者投入熔鐵池中,熔鐵便會改造他們的身體,再製成鬼怪形態的「原型機械"。很久以前,一個稀有的精明鬼怪喀勒克斷言聖潔的鋼鐵聖母之說乃憑空捏造之言,並大膽的探入庫度沙深處,並在那發現了鬼怪被迫抹除的知識。但最後喀勒克因被控妖言惑眾而死,他的跟隨者也全因此被逐出繁殖地庫度沙。



初始獅穴塔吉納:當獅族在銳草原野上建立起王權之時,塔吉納是當時最大的獅穴,因此,首任獅王達肯與聖團在這閃耀的城市建起首都。在城市的基座之中,有座明光洞窟,傳說中,洞窟中有著一群高僧及修道士集中信念控制著白日每天的升落。而現任獅王,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金獅王洛夏正操控著領導權。近來,獅族的預知者烏珊提極為憂慮,她感覺到銳草原野外,有著某個傢伙即將改變他們的命運─某個如她所知,足以終結這世界的人。



細語黯窖伊沙:蔓非沼荒地,充斥著濘族與無盡瘴氣之地,中心之處矗立著一座巨大煙囪~細語黯窖,一座被遺忘已久的人類軍閥要塞。在它周圍有著無數的濘族徘徊食腐,並等待著下一道指令,只要還有人有意識發下命令的話。指令向來都來自於蓋司,黯窖現下的擁有者與統治者。就像所有進入莫銳可探險的人一樣,他受到這些類不死族的部隊所能給他的力量所誘惑,蓋司相信他的黑暗魔法能將腐屍的詛咒隔開,讓他免於轉變為魔物,而只有時間能夠證實事實是否真如他所想那般完美。


格麗莎的天命

感覺到了核心的不穩定,蒙納珂知道那綠色的曙光即將到來了。但儘管他對於秘羅地幾近全知,仍然沒有預知到僅有一位女妖精能將最後的曙光引出。格麗莎亦然,她也因此認為一切的希望都消失了。在蒙納珂揮個手之後,可怕的卡爾札聖者便轉而追殺格麗莎和她的朋友們。霸西獻出了他的「生命」,使得格麗莎與史羅巴得以逃脫,而後,他們兩個逃入了鉻銅林,而格麗莎也想到了對付無敵聖者的最佳處所。卡爾札殘暴的追尋著她們,最後也到達了鉻銅林,不過就連泰幾朗的巨魔們也無法阻止它;聖者將他們視為玻璃玩具一般的擊潰。格麗莎站上會流瀉出綠色法力的祖園,將她的「綠火」召

喚出來,那是她學來,能將純淨綠色法力轉化的魔法,她編織出了一道咒語欲束縛聖者,但一點用都沒有。卡爾札毫無退卻的將鬼怪史羅巴扔擲在地,抓起了格麗莎,準備回到蒙納珂那兒。格麗莎想著她的朋友,以及這一路徒勞無功的追尋,憤怒與哀傷翻攪著,怒氣挾著從未有過的綠火爆發,魔法的能量環繞著她,一路竄下卡爾札,穿透祖園,格麗莎彷彿成了有生命的導線,使得秘羅地膨脹的核心終於噴發出純淨綠色法力組成的巨雷,她也尋得了她的天命。在格麗莎恢復知覺之後,卡爾札神器,以及其召喚出來的聖者都消失了,皆毀於毫未琢工的法力奔流。祖園則變成了一個新的裂罅,其周圍的樹木全被夷平,地面上,藤蔓蔓延四周,百花盛開~不過不再是金屬,而是新生的有機生命,天空中,初生的綠日正生氣勃勃的閃爍著。

儘管蒙那珂無法預言綠日誕生的時機,但他能等上幾十年來準備,並迎接它的到來,一如對待其他事物的態度一樣,蒙那珂很有耐心,他儘可能的大幅部署著他的計畫及密探,他也試著設計全新的金屬構件~一種能夠利用五個太陽能量的機械。這些生物利用魔力的能量來召喚,或是製造出它們,隨著被製造出來時,各種法力的花費多寡提升,它們的金屬軀殼就愈加強韌。自從秘羅地開始有了第五個太陽的環繞後,蒙納珂也將他的構思轉為實物,製造這種怪物不但吸取了新太陽的能量,也同時在他固有的僕人中,有了創新。秘羅地表層的居民很快的便適應了這些東西,特別是悉諾議會的維多肯族,相較於這星球上的其他種族,他們對蒙納珂的計畫較為瞭解。他們不斷的發明著神器魔法:諸如武器、儀器、陷阱與守衛一類,其間,蒙納珂移駕至毀壞的哨站中,並規劃出了一個新的陰謀以將那個女妖精帶來,在與復仇心相比之下,他另有更感興趣的的事~一個能將他從秘羅地管理者的角色超脫出

來,並淨化他厭惡的血肉之軀的計畫。在鋼鐵化的轉換後,他將能如同格麗莎一般的導引核心之力。



受挫的獅群


就像完全忘卻了新日的誕生與其帶來的預兆一般,濘族變本加厲的推進了爍光荒野與銳草原野,獅族以及他們的盟友歐瑞克人英勇而有技巧的迎敵,但濘族擁有壓倒性的人數,使得他們開始退卻,更糟的是,獅族與歐瑞克的戰士們開始在虛無的空中逝去,毫不留痕跡的自他們的戰友眼中消失。

獅族部落的領導者,金獅王洛夏知道他的子民需要指引,但年輕的獅王更加的明白一件事,除非有奇蹟發生,否則他們必然會敗下陣來。由於他自己已被濘族的爪擊潰了數次,傷勢嚴重,只好撤退接受治療師的醫治,也因此,他帶有猶豫的將部族的指揮權交給了他的親族Yshkar。不久之後,格麗莎與洛夏重逢,並告訴他有關於蒙納珂的那些令人震驚的真相,也包括了靈魂羅網的消息,那是蒙納珂用來將生命帶到數百年前秘羅地的聖物。知道這些消息後,洛夏找到了新的目標,也許他的傷勢已重得無法將刀揮向濘族的脖子,但他也許可以協助格麗莎完成更大的目標~一個能將所有人從秘羅地,這儼如鍍金的牢籠拯救出來的目標,他加入了格麗莎與她的朋友們,一同前往蔓非沼核心找尋受到奴役的鬼怪史羅巴,順道去會會蔓非沼的新暴君。
戰事之臨


五色曙光介紹


存在於塔吉納基部的明光洞窟,那獅族最為崇敬的巢穴,守著一個古老的秘密。就算那老邁的獅族高僧曾知道隱藏在洞窟由來背後的事實,他們也早就遺忘了。現在這個洞窟是獅族最為崇敬的處所,而它的秘密更是被它的神聖所守護了。高僧們並不知道由洞窟散發出的潔白光芒與法力其實是來自一道罅口~一道位於秘羅地地表的裂口,直竄到內裡世界,至蒙納珂之處所。秘羅地的另外四個罅口也同樣的擁有這個秘密:位於維多肯之城,博識都的知識之池;深藏在蔓非沼內部的細語黯窖;庫度沙的燃燒之腹,大熔爐;以及位於鉻銅林原先祖園靜處之地的悶燃之坑。每個腔隙都是由於秘羅地內部核心的法力迸發時,其彎曲的軌道在這星球的金屬外殼炸出的隧道。巨大的法力球體現在高高的掛在頭上,順應著秘羅地特殊的象限物理學運行著。它們是「太陽」,而現在更是出現了第五個~一個綠色的太陽。自上次閃耀的弧線劃過天空至今已過了數百年。但每有一個新的太陽出現,秘羅地核心都會
使其達到一個自然的平衡。秘羅地,這個黯淡的星球,一個在數千年前,由魔像旅法師所造出的原始而精細的世界,終於要傾向多重宇宙中的典範了。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