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gic_expansion_odyssey_expansionLogo_en.gif  

非瑞克西亞的侵略結束了,被蹂躪過後的多明納里亞重新拾起了往日的和平。在遙遠且獨立的歐塔利亞大陸,每一天都是一場適者生存的爭鬥,一個邪惡的組織─柯幫,他們開發「衰弱"魔法並控制了這塊大陸大部分的財富。另一方面,一個由沙漠中的遊牧民族和鳥族戰士─「艾文"一族組成的祕教教團正試著粉碎柯幫。


在環繞著歐塔利亞的海洋中,如同章魚一般的生物─「鱆人"正在準備他們征服陸地的大計畫,而堅韌且致命的克洛薩森林在經歷了非瑞克西亞的侵擾後又增加了更多的敵意來對付外來者。在克洛薩森林的西南方的帕笛可山區,野蠻人和矮人族仍然在持續他們多年來沒什麼策略的領土之戰。艱困的每一天不斷的交替著,歐塔利亞成了用來娛樂的死鬥坑,在每次的戰鬥中,只有一個戰士可以贏得勝利及名譽,並得到許多的財富。卡馬爾,一個來自帕笛可野蠻人部落的戰士,他決定去參加生死格鬥,並得到榮譽,他是一個可以將火焰魔法操縱的很好的勇猛戰士,卡馬爾離開了他的妹妹及族人去死鬥坑創造自己的名號,而他在那裡發現的事物將會改變他,以及整個歐塔利亞,永遠的改變。


映奇寶珠:

這個神奇的球體呼喚著所有見過它的人,並實現操縱者的夢想,低聲的對它說出你的要求,它會依操縱者的渴望將它的能量轉換,並改變它的型態,有人猜想它是一個遠古的旅法師帶來的,但這只是猜測,根本沒有人真正知道這個水晶球是誰創造的或是從哪兒來的,甚至連對這個的球體的描述也不一致,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映奇寶珠有著一段腥風血雨的歷史,並且會有更多人死於想要操縱它的慾望。


奧德賽人物:


柯幫教父:他的年齡不詳,而他的本名已隨著時間消失了,教父以計謀與力量掌管著柯幫並握有最大的權利,他是一個有可怕能力的魔法師,看起來大概五六十歲,但柯幫的資深成員都知道教父必定更老。或許柯幫的流言是真的:教父有個秘密,就是他可以從活人的身上吸取靈魂來滋養自己,還有人說他的背後有更多的邪惡力量在支持著他,而他對於這些流言的回應向來都只是冷冷的一笑。


布蕾德:一些稱為懼像召喚師的柯幫死鬥戰士研發一種新的黑暗魔法,他們到達自己的心靈深處,將他們心中最深的恐懼取出,在現實中實體化,布蕾德是這行業中的佼佼者之一,懼像召喚師的行徑趨近於瘋狂,布
蕾德也不例外。他們後來大多都因精神錯亂而不能再戰,但布蕾德是老練的,她含糊的不去理會自己的精神錯亂,但在她的傻笑下總是潛藏著尖刃,以及她那不正常的心。


熙藤:熙藤,克洛薩半人馬對外的密使,他是一個戰士也是一個牧師,他在戰鬥及思考中學習如何變得更強,他敬重且深愛著樹林,但並未戰到殘酷而無仁慈心的地步。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半人馬像熙藤這樣去參加柯幫死鬥坑之戰,但他並非為了獎金或榮耀而戰,他是將死鬥坑視為一個訓練場,在那裡他可以與整個歐塔利亞的戰士一戰,並從他們身上學到一些東西用以保護克洛薩森林,令其不受外界侵擾。


匹雅娜:北方教團的領導者,匹雅娜受到遊牧人及艾文一族的敬重,她是個智者,是個完全信守教團信條的資深士兵,她同時也是一個強大的遊牧人酋長唯一的女兒,她在大戰役後的前幾年庇護著面對困難的民眾,但她似乎太過於相信且願意盲目的跟隨教義並對它付出忠誠。


柯塔:雖然柯塔中尉確實是能幹且忠誠的,但他的艾文族人和其他的教團士兵還是懷疑他的能力,因為柯塔的熱血在參加死鬥坑時常引他忘了本分,而且當他的同伴尋求他的幫助要去除掉柯幫的財源-死鬥坑時,他都不予理會,他認為在死鬥坑中獲勝是最容易宣揚教團的卓越的方法,但這有爭議性的方法已經不只一次的引起艾文族士兵內部的爭執了。


阿博申:在歐塔利亞的水面下,鱆皇阿博申統治著一切,這種像章魚般的生物有著極神奇的力量,他們的勢力延伸到歐塔利亞周圍的所有海域。現在傲慢自大的阿博申對那些「低等的呼吸者」感到厭煩了,他密謀以洪水淹沒整個大陸,把它一起劃入他水之帝國的版圖,而有一個另外有自己陰謀,來自遠方的人魚-拉誇塔正在幫阿博申把他的計謀推上軌道。

 

絕境人物


崔納:一個出身於柯幫創造的這殘酷世界,彬彬有禮的男人,在懼像召喚師之中 ,他算是擁有非常稀有的的獨特才能,柯幫當然發現了這點,並決心要好好的利用他,他很快的就學會了召喚邪惡且強力的怪物,並成為死鬥戰士中最耀眼的星宿, 但他也如同他的親人與他真正的朋友卡馬爾一樣,很快的便受到柯幫的掌控,不幸的,即使是擁有最明智的人也無法長久的控制映奇寶珠,崔納亦不例外。


拉誇塔:在不久前的某一天,拉誇塔出現在鱆人的地盤上,並答應鱆皇阿博申將會提供幫助以對付那些」呼吸者」們,自此之後,他便在鱆人政府中取得了發言與處 理事情的權利。由於擁有強力的心計魔法與在陸地上行走的能力,他能夠脅迫及竄改以將他的陰謀推上軌-他的計畫第一步便是取得統治權,但他心中有個更大的終 點:映奇寶珠。而他的這個目標卻常常令他在計畫中分心,但他將會得到他想要的,他總是如此。


菈宛:鱆人的心思如同陰鬱的水,只有最有智慧且攻於心計的人才能操控他們,菈菀便是這些少數人的其中之一。她為了政治上的取得而與阿博申聯姻,並在距帝都 尚遠的地方得到了個皇宮,但她利用這些在帝都中取得了一角的威望與忠誠,她的長期計畫是取得她丈夫的皇位,但由於阿博申過早的死亡,她的機會比她預期的來 的早了點,而現在與她的雄心野望對立的只有拉誇塔一個。


鐵若:在柯塔與匹雅娜的死亡以及北方據點的失守之後,鐵若少校,柯塔最為信任的副手,挑起了領導權。而在這些悲劇發生之前,他就是個對教團的理想抱有滿腹 熱誠的傢伙,現在他取得了司令權,他的熱誠卻因此而轉為盲目的狂熱,由於柯幫對他們的據點進行攻擊與侵犯的挑釁,他決心要一舉消滅這教團的敵人,現在唯一 的問題便是-教團的同胞能否在他這聖戰中存活下來。


巴鐸:在帕笛可山區間居住的矮人們向來無法欣然的接受事物的改變,而在他們頂尖戰士中的其中一員基於這原因而受到挫敗,所以好久以前,巴鐸離開了他的同胞 並加入了一群可以傾聽並分享他的意見的群體:野蠻人。和他們相處,巴鐸找到了他長久以來尋覓的東西:被認同感與對戰鬥的熱愛。他訓練了許多的野蠻人戰士並 使他們的技巧增長,而在一個難得且古老的儀式上,他創造了一個真正令人感到榮耀的野蠻人。雖然他在這些年來是不計其數的年輕野蠻人的良師益友,但第一個接 納他的野蠻人則是最有天賦的卡馬爾,也是他最推心置腹的人。

 

神譴人物:


映奇寶珠:在造成教團北方據點,鱆人帝國首都,和柯幫之城的滅亡後,寶珠仍在繼續的移動中。它落入了卡馬爾的手中,而他將它嵌在他的劍柄上,使的這把劍的 威力躍升了十倍之多。這晶球會與它的擁有者互相調和,映奇寶珠將它的能力建築在它擁有者的靈魂和慾望上並發揮出來。但不論它的擁有者是否廉直,映奇寶珠的 力量都會轉化他,而這神器放大了卡馬爾天生的兇猛性格,讓他變的魯莽,沒有思想,而且有嗜殺的慾望。它的咒禍還會再繼續殘害其他的人嗎?


潔絲卡:潔絲卡和她的哥哥卡馬爾很像,但在同一個時間下,他們開始變得不同了。他們都有熾焰般的性情,在戰場上都戰無不勝,但潔絲卡在靈魂方面比較高尚, 且較細心,也更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在他們的雙親皆亡之後,巴鐸將這兩個小野蠻人養大,並培養他們的魔法與戰鬥技巧。在他的協助下,潔絲卡逐漸變的堅強且獨 立,甚至能夠與任何一個野蠻人戰士匹敵。雖然卡馬爾總是極力的呵護著他的妹妹,但現在該是潔絲卡保護她的哥哥不受到映奇寶珠的腐化的時候了。


巴鐸:巴鐸是個幾乎被卡馬爾和潔絲卡視為父親的人,在他們的生命中,巴鐸成了他們的良師益友以及教練,雖然他們的種族不同,他們仍像是一家人。縱使矮人能 比普通的人類多活上許多年,但終究不是永遠,特別是像巴鐸這種戰士。而他也不否認這一點,於是他期望著能夠在時機來臨時光榮的戰死沙場,這天生的老戰士最 後如了他的願,但不幸的是,他生命的結束卻是他夢魘的開始。


伊夏:在柯塔與鐵若相繼而去之後,伊夏指揮官不情願的升到了北方教團的頂點。和她的先輩一樣,她是個嚴峻且賢明的指揮;不同的是,她並不會受到野心和狂熱 的迷惑。然而不論她是否是個慎慮的領袖,教團的鋒芒都已近消逝,許多精良的士兵都在鐵若那場錯誤的戰役中消失了。而當伊夏自拉誇塔那得知那個極可能是教團 據點毀滅的禍首的野蠻人-卡馬爾,現在得到了映奇寶珠,她知道她除了採取行動外已別無選擇,教團是否會在這一次的聖戰中被擊倒呢?抑或是被投以信任的拉誇 塔?

蘇律司:蘇律司,螳人中最年長也最睿智的一個,而他也是克洛薩森林的靈魂,傳說中他是冰雪時代中樹林的正統遺族。蘇律司以克洛薩森林為家已過了數個世紀,而在啟示錄降臨在世間之時,他也努力不懈的守護著這片森林。在森林核心的優越點上,他能夠感覺到任何的事,包括海潮的起落在內,而最近,他察覺到有個連他也無法防止的禍害即將到來。他察覺到的正是映奇寶珠。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