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61984_1279252521w.jpg  

(部分資料譯自The Planes of Planechase內容有大量增修刪補 作者Argentum)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 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在此篇文章中您可以領略到以下美景

 

(依照字母表排序.前為地名,後為時空名)

 

30.阿吉瑞姆,拉尼卡
31.伊捷蒸汽迷宮,拉尼卡
32.地底詭境,拉尼卡
33.大競技場,塞哥維亞
34.薩拉聖域,薩拉的國度
35.黑鴉地,暗影荒原
36.艾羅蘭原野,仙達拉爾
37.晦暗莊園,烏爾格薩
38.無盡風暴,瓦拉
39.納爾島,燎原之火
40.姆拉撒,贊迪卡
41.塔澤姆,贊迪卡



阿吉瑞姆,拉尼卡

5961984_1279247769d.jpg  


Art by Todd Lockwood

 

阿吉瑞姆,拉尼卡不散之魂聚集的處所,俗稱魂魅城區。在此的幽魂繼續著他們的日常生活,彷彿除了生命已逝,其他一切事物與生者並無區別。


往來的旅法師或許會被這裡的奇特景象吸引,因為不僅死去的寵物們不會腐朽而轉換成為幽魂依舊與你親密無間,更令人驚訝的是十會盟的各種法律、條例也在此適用,阻止著此地的爭鬥與衝突。



伊捷蒸汽迷宮,拉尼卡

5961984_1279248085.jpg  

Art by Franz Vohwinkel

 

伊捷公會在拉尼卡扮演著許多不同的角色---神秘的實驗者、不顧後果的領法師與工程師、元素召喚事故的解決者等等,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是拉尼卡基礎設施的運作者。伊捷公會擁有拉尼卡城區之下的蒸汽地道網絡,用以輸送他們所需的建築材料或不穩定能源。


蒸汽地道中的機械能加強魔力效應,使其與地表之上的效果迥然不同。你會發現自己的法術變得更加有效更加威力無窮,但是別高興的太早,其他來此的旅法師也會得到同樣的增益,而他們的目標,可能正是你。



地底詭境,拉尼卡

5961984_1279247800b.jpg  


Art by Stephan Martiniere

 

拉尼卡的地底世界並非完全掌握於伊捷公會掌中。諸如日離大道、遺忘小徑、詭異縱橫的下水道以及暗影教徒們的集會所,這些地方都隱藏著更加不為人知的奧妙。


拉尼卡由秘密奠基,而這些秘密的天然居所,正是在地底詭境。


飄飄穿行於地底詭境,聆聽著神魔的絮絮低語,希望你真的能腦力激盪頓悟迷題。



大競技場,塞哥維亞

5961984_1279247792d.jpg  


Art by Steve Argyle

 

塞哥維亞,在腦中狂搜亂尋,一定能想起關於它的一星半點。嗯嗯,你們或許會想到西班牙,想到古羅馬高架引水橋(Acueducto),作為資深的旅法師,恭喜你反穿越了


其實我們今天首先要追尋的是來自魔法風雲會傳承系列的古老回憶----塞哥維安.利維坦


「又一隻利維坦!你真確定的能用魚鉤捉住,或用釣線纏住牠的舌頭嗎?」~聖經,約伯書  41:1      

                                                                                               


利維坦在《聖經》中以巨型海怪的形象屢次出現,它是七宗罪之一「嫉妒」的代言惡魔。在剛上市的M2011系列中,我們見到了這一家族的最新成員暴潮海怪 這位晚生11/11的身材恰如其分的體現了其種族的龐大體格,然而作為登場已久的前輩,傳承中的這位居然只有3/3的渺小身材,甚至只比灰棕熊略大一些,這不能不使人百思不得其解。


原來答案正在此時空的與眾不同之處。塞哥維亞是一個袖珍的時空,其大小只有普通時空的百分之一,因此其間生存的巨大海怪的體型也不過如同多明納里亞的大像一般了。


且看這座競技場裡,小小的塞哥維亞人正在進行著一場野蠻的競賽,他們駕駛著戰車,互相傾碾擠壓,不幸者甚至就此喪命,其驚險激烈的程度,原不亞於其他時空的 同類比賽。喏,別光顧著出神,注意你的尺寸,旅法師,讓自己變的如同他們一般大,免得驚擾到了這些小小的生命。



薩拉聖域,薩拉的國度

5961984_12792481127.jpg  

 Art by Rob Alexander


「從空無的核心中誕生了這美善,純淨,且願望成真的地方。」 ~萬物之歌,第三節


(萬物之歌是整個撒拉國度中最為重要的一本著作。萬物之歌進述並歌頌了整個空間的歷史,從它的創生一直到其作者不再看到它為止。)


薩拉的國度,與非瑞克西亞截然相反的天堂,它是一個相當古老的空間,其創生甚至早於索藍帝國的淪亡。據說其創造者—旅法師撒拉曾遇到過一場大災難,可能就在她的故鄉世界中。在見證了那場污穢的毀滅與破壞之後,她離開了那個自然空間以創造一個聖域,一個永遠不會發生那種悲劇的地方。


所有創造撒拉國度的最高界標與概念就是極致的美麗。每一棵樹、每一個岩石以每一朵云彩都將被創造得盡善盡美。而其中最完美的是那永恆的曙光,它象徵著新的 誕生與黎明。同時,它還意味著這個世界沒有改變,所以不用再去害怕可能會失去什麼東西。撒拉的藝術、辯論、自由以及和平理念創造了這個空間裡的每一個空間 與每一個方面。


 下一步,撒拉在她的世界中定居。雖然不知道在她國度之中的人類是被引入的還是被創造的,但可以確定的是被創造出來的便是撒拉的天使們。這些有翼的生物是撒拉理念的完美體現。


然後撒拉從事於教化她的人民。每當有一個孩子出生,撒拉將親自對這個孩子進行教化,並安置其進入看護區域,與其同輩一起生活。就這樣永世不斷的持續下去,整個國度看起來似乎永遠不會受到任何的玷汙。


然而旅法師克撒的闖入卻最終改變了微妙的平衡,他的旅伴,非瑞克西亞眠者珊迦無意間釋放出的天生黑色法術力污染了這個空間,更糟糕的是,追殺克撒而來的非瑞克西亞部隊加劇了這一切。

眼見時空將毀,撒拉只得帶領信眾另覓良所。而不願離開的大天使蕾荻安更受到主人離棄家園與愛將損傷(包括了被非瑞克西亞俘獲的著名天使撒琳妮婭女士)的雙重打擊,再加上黑色法術力的潛移默化與非瑞克西亞密探的教唆,她陷入了極致的狂妄與瘋狂,試圖挽救時空於將傾,卻將矛頭指向了無辜的人民(非瑞克西亞不敵天使部隊撤退時在平民中安插了許多密探)與旅法師克撒。


蕾荻安在與克撒的激鬥中得勝,卻無意將被挖出的克撒雙眼合併而自取滅亡。


最終,晴空號拯救了大部分殘餘的天使與居民,時空崩毀之際其白色法術力被克撒轉換為能源輸入於飛船之中。然而令人遺憾的是,這多元時空之中的極致純美,也就此幻滅。



黑鴉地,暗影荒原

5961984_1279247761j.jpg  

Art by Omar Rayyan


毛骨悚然,這肯定是你進入黑鴉地的感覺。這片迷霧籠罩著的充滿敵對與惡毒氣氛的森林卻奇怪的讓人隱隱想起了洛溫的美好光景。這裡同樣流竄著波尬鬼怪,不過他們的「惡作劇」不再是盜取兔腳羊的韁繩或是黑莓餡餅,而是嬰兒和手指。同樣有樹妖,不過它們不再和藹可親而變得嗜殺成性。還有在洛溫奉行共同社會又合作無間的潔英,處於暗影荒原的同類卻表現出了遺世獨立與互相猜忌。而驕傲而浮華的洛溫妖精,在暗影荒原則變得謙卑而有英雄色彩,成為了這黑暗醜惡世界中唯一的美麗與光明的尋求者與保護者。


既相似又相反,原來陷於無止盡的黑暗中的暗影荒原正是如同永夏天堂的洛溫的對立面,它的過去與未來。這一切的變化都要歸功於居住於艾蘭卓幽谷的仙靈女王歐娜


 在某段時間,洛溫曾有著「平衡」的年度數季。而歐娜想要對此世界更有控制力與影響。她從自己的幽谷編織出以無數的強大咒語所構成的法術羅網,使得自己在洛 溫得到更多力量。但隨著歐娜施在這時空的結界變得更加複雜,此世界也失去了平衡。在這場將洛溫轉化為暗影荒原的極光降臨後,此時空居民的本性,物件,以及 地點都開始分離;終究成為化身博士般的分裂存在。只有一個種族毫無改變:仙靈與他們的家園艾藍卓幽谷。仙兒是此轉化時空的支點,因為極光的創造者正是他們 的女王歐娜。


但歐娜不願失去自己對洛溫的控制,反而創造出更多強大的幻法,試圖使時空穩定下來。而她終究達成了目標。洛溫的波動狀態成為漫長、明亮、溫暖的夏日,以及 漫長、幽微、詭異的秋日兩種時段的交替。不過此時空所付出的代價卻也非常巨大。首先,每個時段會維持近乎三個世紀。再者,在每次從洛溫轉化為暗影荒原狀態 時,此時空的居民會失去自己過往存在的所有記憶。



艾羅蘭原野,仙達拉爾

5961984_1279247780k.jpg  


Art by Darrell Riche


仙達拉爾時空在多元宇宙中並沒有一個固定的坐標,它漂游於恆盲(譯註:恆盲--對連接時空的空隙一種近乎詩意的稱呼。它是一個混亂的,挑戰邏輯的,充滿了 乙太的准存在。只有旅法師能在那裡生存,並且僅僅是有限的時間。不具旅法師火種的凡人會馬上被那裡的生猛的熵和限制不住的法力灼滅。)之中。此時空富含法 術力,野花盛開,植物恣肆生長的艾羅蘭原野正是旅法師們所垂涎的地方。


艾羅蘭原野看似天真爛漫,卻也對這些貪婪之徒有所防範。暗藏其中的魔法刺藤能迅速纏緊一個不懷好意的施法者,讓它喪命當場。



晦暗莊園,烏爾格薩

5961984_1279248093s.jpg  

 Art by Pete Venters


烏爾格薩,「家園」。辛格氏男爵在他的幽深古堡裡嚴密控制著晦暗莊園的一切。


這片時空曾經為兩個對立旅法師組織之間的戰爭所摧殘。在旅法師拉維,也就是後來的辛格氏祖母(譯註:旅法師拉維在敲響天啟鐘後躲藏並困於一座花崗岩螺旋塔裡,其間失去記憶而轉向瘋狂,她只是由於傳授了辛格氏男爵許多黑色魔法而被後者奉為祖母,實際並無血緣關係。)敲響天啟鐘,天啟鐘如同同兆一般的巨大破壞力終結了這場戰爭。


 隨後旅法師撒拉和菲羅(撒拉的丈夫)旅行至此並決定守護烏爾格薩。菲羅的密友,牛頭旅法山度爾由於愛上了克里斯緹娜而遭到泰瑟的嫉恨,泰瑟追趕山度爾來到 烏爾格薩,惹惱了菲羅並被其殺死(隨後由烏爾格薩的安納巴牛頭薩滿一族復活)。菲羅隨後施放了一道強力的魔法屏障(菲羅的禁咒)以抵禦外敵入侵。不過隨著他在一次實驗以外中喪命,屏障隨之消弱,而撒拉也因傷心不已離開了這個時空。


辛格氏男爵,撒拉和菲羅在烏爾格薩的勁敵,一位對黑色魔法和恐懼瞭如指掌的吸血鬼大師也由此得以掌握了對烏爾格薩的控制權。


辛格氏城堡地下有一座矮人城市的廢墟,廢墟深處連接著一個另一個未知的空間──菲羅在過世前猜測烏爾格薩的大量法力都通過這個傳送門輸入到了那個世界。



無盡風暴,瓦拉(譯註:地名Immersturm是德語複合詞,Immer意為「Always」,Sturm意為「Strom」)

5961984_1279248134h.jpg  

 Art by Raymond Swanland

 
無盡風暴是一場在風暴肆虐的瓦拉時空中進行的一場無止盡的混戰。參戰者們攜著有如雷霆的憤怒相互衝殺,來而復往,前仆後繼。刀劍的撞擊聲鏘鏘而鳴,伴隨著衝鋒的吶喊與死亡的哀號一起混入滾滾的天雷之中,直叫人聽的心驚膽寒。


更讓人驚奇的是,從其他時空來的生物與召喚獸也不由的受到此時空鬥士之魂的感染,變得嗜血而狂暴。



納爾島,燎原之火

5961984_1279248565l.jpg  


 Art by Mark Zug


我們已經在預知將來系列中見到了暴虐的納爾島主,統治這片浮游於熔岩海上的黃銅都市的魔神君王本人,現在,我們將一睹其所在時空的真容。


燎原之火,溫柔之風的鄰居時空,正如其名,熔岩滾滾野火縱橫,還有各類無情的魔神與巨靈巡遊其間,據說燎原之火與多明納里亞時空的博卡登有著許多相通的時空門,然而此時空中的魔神與巨靈均不准許前往,以免惹惱博卡登深淵中的惡龍。


燎原之火少有旅法師造訪,正因其了無生機且危險重重。對這些時空旅行的常客而言,或許此時空唯一能帶來的樂趣,便是誘引仇家至此,觀賞他如何享受納爾島主的無情凌虐。

 


姆拉撒贊迪卡

5961984_12792481038.jpg  

Art by Jung Park

 
姆拉撒是贊迪卡的七塊大洲之一。以賈迪樹樹林、縱橫交錯的深谷與陡峭的山壁聞名。


這裡由高聳的懸崖環繞,葡萄藤等植物依附於山壁,上至絕頂,下至幽邃,和著谷底隱隱冒出的熔岩火光,紅綠相映,蔚為壯觀。(類似死火山島)


克卒
的道路進入姆拉撒最為簡易,然而這位山崖暴君可不是什麼樂善好施的角色,經由此道,乖乖留下性命,或是買路錢。


「警告那些不付過路費就爬上山崖者:往下的路很長。」  ~山崖暴君克卒

 

 

塔澤姆,贊迪卡

5961984_12792481230.jpg  

塔澤姆,贊迪卡的七塊大洲之一,也是這個時空的完美縮影。漂浮在天空的巨大晶石遮擋住了這裡的陽光。若有似無的光亮,曲折的河流與變幻不已的樹從,構成了人魚的完美家園。


如果說旅法師是一群飛蛾,那麼贊迪卡就是耀眼而猛烈的火光。


贊迪卡大地流動著其他時空罕見的「原始」法術力與四處散落著巨大而神秘的晶石。它們是某個古老文明的遺物,這奇異文明擁有強大得無法想像的神秘力量,足以停止重力,翻動大地,甚至改變這時空的生命來達成自己的目標。


贊迪卡的獨特法術力,以及晶石,還有此地狂野的環境,共同造成了謎樣的地勢與突然而至的狂暴改變。大地似乎是活生生的,而其地表與植群似乎因痛苦而扭曲, 造成了地殼的混沌,極端的氣候,以及突發的破壞。然而旅法師們卻蜂擁而至,試圖馴服這個狂野時空的能量。或許這就是旅法師的浪漫,致命而瘋狂。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