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hra_Artificer_Prodigy.jpg  

 

多明納里亞是一個爭端不止的地方。數千年來,神明們目睹了難以計量的紛爭和動亂不斷的困擾著多明納里亞。通常這些動亂都是因某個人或最起碼是因某個生命體引起的。約格莫夫是最著名的也是最臭名昭著的一位。卡洛娜則緊隨其後。凱雷維克,林杜,Johan, Nicol Bolas——多明納里亞的惡棍名人堂從來就不缺乏多種多樣的角色。但是對於多明納里亞的大部分地方來說,兄弟之戰是最早的一次大規模對抗。兄弟之戰永遠地改變了多明納里亞,並不斷的影響著它。其矛盾的核心便是多明納里亞「最初的」侵略者:毀滅者米斯拉。


25102B50888F4337A6318FA6241695C2.jpg  

就像大多數多明納里亞的惡人一樣,米斯拉並非自始至終便是如此。米斯拉是一個富有的貴族家庭的小兒子。米斯拉與他的哥哥克撒展現出了過強的競爭稟性。克撒更聰明,總是通過他的智巧給父母帶來驚喜。米斯拉更伶俐,對是「母親的最愛」這一點相當自信,總是按自己的喜好來擺弄東西。即便如此,兄弟倆還是享受著無憂無慮的生活直至其母親的去世。深受喪妻之痛的打擊,米斯拉的父親決定與另一個貴族家庭再婚——更 多的是出於為他的兒子們的幸福考慮而非為他自己的個人需求。結婚不久之後,米斯拉的父親便染重病。在臨死之前,米斯拉的父親將兩個孩子託付給托卡西雅管 教。托卡西雅是他年輕時頗為尊敬的一位考古學家。克撒和米斯拉在托卡西雅的營地定居,該營地位於隸屬於法拉吉版圖的沙漠。米斯拉將再也無法返回他的故鄉阿 基夫,儘管他的名字將在未來的許多年裡響徹這個國家。


  米斯拉發現通過托卡西雅的學校可以體驗許多新鮮的經歷。學校的主要任務是挖掘索蘭帝國遺留的古代遺蹟。這些神器相當有用,總是被阿 基夫的貴族們所嚮往得到。托卡西雅的營地曾充當這些貴族與更富侵略性的法拉吉國之間的協調人。後者將阿基夫人對他們的領地的侵犯視為一種對其家園和宗教信 仰的侵略。法拉吉將古索蘭視為約束邪惡的神明的後裔。


  當兄弟倆長大一些後,他們在營地中找到了各自不同的新的生活方式。米斯拉總是對法拉吉的事物特別感興趣,並研習他們的傳奇、語言和 文化。克撒則走了另一條路。他最托卡西雅的神器的興趣開始於因古代遺蹟的而產生長期困擾,探索如何利用它們和發掘年代久遠的機器的新用途。其中一種機器將 阿基夫王國短暫的餘年中為其交通運輸業帶來革命性的變化。


  在米斯拉的生日那天,營地成功的修復了一艘撲翼機——一種會引起阿基夫皇室極大興趣的古索蘭的飛行器。在機器的首次試飛中,兄弟倆發現在沙漠深處有一系列古索蘭的圖案。這些圖案展現了多明納里亞智慧生命的多樣性——人類、精靈、矮人、牛頭人和貓勇士。經過進一步考察,克撒得出了一個更驚人的發現。這些圖案周圍的線實際上構建了一個幾何模型,指示著一個索蘭聚集地的中心。兄弟倆自願伴隨托卡西雅乘坐撲翼機前往這座古老的城市。


  到達那神聖的洞窟(不久之後,它被克撒命名為喀羅斯)之後,三人小組受到了一位可怖的沙漠駐民的襲擊。撲翼機遭受了一隻洛克巨鳥的 攻擊。這只莽撞的野獸認為這個神器對它的巢穴構成了威脅。藉由克撒的智慧,兄弟倆和他們的導師得以擺脫巨鳥的獵殺。在附近的一個洞窟的遮蔽之下,三人小組 進入了一個壯觀的古索蘭聚集地。進一步探索洞窟之後,他們最終來到了Hall of Tagsin,一個中央有巨大時空門的龐大房間。與這些新發現同樣令人震驚的 是一塊古老的閃爍著光芒的能量石,兄弟倆的注意力更多地被這個無疑是控制著傳送門的東西所吸引。不顧哥哥的反對,米斯拉觸摸了那神奇的石頭,導致了水晶石 一分為二。儘管兄弟倆都拒絕承認各自在毀壞能量石的過程中應付的責任,但此事件對這個世界的影響之深遠超出了任何多明那裡亞人的理解。雖然兩兄弟都並非出 於惡意,但他們在無意之間為多明那裡亞打開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地獄之門,其恐怖程度是任何古代故事作者都無法想像的。


  米斯拉被托卡西雅從昏迷中喚醒。老婦人大喊著警告兄弟倆,他們的擾亂啟動了古老的陷阱。兄弟倆眼中充滿了恐懼,因為一小隊索蘭守衛 正固執的向他們這些入侵者襲來。克撒試圖利用半塊能量石放射出的能量來摧毀那些生物,但卻使得它們變得更為強大。三人小組疲於奔命,直至米斯拉嘗試使用落 到他手裡的那半塊能量石。奇怪的是,米斯拉的石頭在那些殺人機器上產生了截然相反的效果。索蘭的神器們放慢了追擊的步伐,就像是被米斯拉的石頭的能量削弱 了一樣。


  又一次的,克撒的智慧將洛克鳥和追殺來的機器同時解決了。不幸的是,那一天的噩夢遠沒有如此輕易地結束。克撒向弟弟索要另一半能量 石以試圖修復這古老的遺物。米斯拉堅決的拒絕了這一提議,這挑起了兄弟倆之間的一場小衝突,米斯拉因此受了傷。儘管克撒很快便對自己的行為感到後悔,但是 兩兄弟開始了前所未有的爭吵。只有托卡西雅能夠預感到這一天所揭開的恐怖序幕。從光榮的喀洛斯發掘日開始,克撒和米斯拉兩兄弟之間便產生了無法控制的仇 恨。這股仇恨將在某一天席捲整個泰瑞西亞,整個多明納里亞,直至整個多元宇宙。


  克撒,米斯拉和托卡西雅在沉默中回到了營地。幾天之後,米斯拉決定將他的東西從長久以來他與哥哥共享的屋子中搬出去。兩位年輕人開 始不惜任何代價來避開對方,特別是營地的歡慶活動。一旦有爭論發生,兄弟倆都會竭盡所能去貶低對方的觀點。克撒的冷酷行徑的事例之一便是他為兩半能量石的 命名。克撒的那一半被命名為強能石,因為它似乎能增強任何靠近它的神器。而米斯拉的那一半成了弱能石,在克撒的眼中,與自己的睿智相比,它是那麼的蒼白無力。


  在一個美麗的夜晚,托卡西雅的挖掘工發現米斯拉在夜深人靜時潛入了克撒的居所。營地被粗魯的言詞和暴力的舉動吵醒,這引來了托卡西 雅的干涉。可是,就在托卡西雅進入房間的時候,一股巨大的能量從克撒那邊爆發出來。米斯拉勉強逃過一劫,但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長久以來的朋友和良師因他 的可恨的哥哥的無能而死去。米斯拉逃離了營地,在隸屬於法拉吉版圖的沙漠中遊蕩了幾日。最後,他被凶蠻的蘇瓦迪(Suwwardi)部落發現並被當作奴隸抓了起來。


  如此看來米斯拉的命運似乎是有定論了。米斯拉將作為一名賤民(rakiq),一名卑微的奴隸,在炎熱的沙地上工作,就此了卻他不幸的一生。但是,哎呀,多明納里亞的變數不失時機的提攜了米斯拉,把他從如此卑微的地位引上了一條專制之路。米斯拉被哈扎(Hajar)發現了,他曾在托卡西雅的營地工作,並在那裡與米斯拉結成了長久的友誼。哈扎十分同情他的朋友並盡力說服蘇瓦迪的族長提拔米斯拉。在那位族長看到了米斯拉身上隱藏的學者氣質後,這個年輕人被安排成為族長淘氣的兒子的私人教師。


  在多番努力之後,米斯拉與族長的兒子建立起了幾近友好的關係。但是,米斯拉不僅僅滿足於他的新生活。米斯拉向族長的兒子講述了一些 神奇的阿基夫傳說,甚至是一些不太古老的故事。米斯拉信任這位少年夥伴,並告訴了他在米斯拉被蘇瓦迪奴役時被奪走得那半塊兒能量石,弱能石的價值。


  一天晚上,米斯拉正在經歷一個場惡夢,夢中的金屬會說話,植物滴著爍油,就在這時,他被一陣可怕的叫聲驚醒,這聲音來自一個傳說中 的怪物。一隻馬法瓦,法拉吉的龍,突然從地下鑽了出來並開始攻擊蘇瓦迪人。開始米斯拉只是呆立著,隨後他便被一個可怕的玄機給嚇壞了。那隻馬法瓦並非血肉 之軀。它是一台神器,栩栩如生,而且很熟悉。米斯拉被從一個有關機械地獄的夢境中驚醒,並注視著他眼前的這個來自那個國度的邪惡居民。蘇瓦迪 人奔走著去保護族長,但在這個野獸的力量前顯得無濟於事。族長本人在抵抗中被殺,哈扎被迫去向他的朋友米斯拉尋求幫助。米斯拉偷偷地潛入蘇瓦迪的金庫,最 終發現弱能石正在靜靜的吟唱和等待它的主人。當弱能石重信回到米斯拉的手中時,龍型引擎開始了異常的表現。米斯拉平靜的與這隻怪物交流,並發現龍型引擎拜 倒在了他的腳下。年輕的族長立即將米斯拉從拉齊克提升到拉齊(raki),一位為法拉吉人民服務的最高等級的法術師。


  這些長著腳的引擎看起來怎麼會比那些長輪子的同類更像活的?很簡單,它們是被生出來的,不是被造出來的。」

  在短短的幾天中,米斯拉經歷了從奴隸到教師再到大臣的變化。他的下次轉變甚至更令人驚奇。有了龍型引擎的力量輔佐,蘇瓦迪開始了對周圍部落的征服。沒有什麼能阻止年輕的族長和他的馬法瓦的力量。托馬庫城,長久以來被當作是遊牧民族法拉吉的「都城」, 最早宣誓效忠蘇瓦迪。當沙漠中的大部分地方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下後,年輕的族長又將自己的視線放到了沿海城市在剛城上。但是,在剛人似乎對龍型引擎的攻擊準 備得相當充分。米斯拉的怪獸在城市中前進了僅僅半英里便停止了回應。族長的怒火如戈壁一般炙熱,但是沒有東西能說服龍引擎開始攻擊。如果想攻陷在剛,那麼 一定要尋求別的手段。


D319D9E7370446DDBB625614293BA090.jpg  

米斯拉的契機因一名名叫阿士諾的有著火紅色頭髮的殘忍女人而出現。阿士諾向米斯拉展示了自己發明的神器武器,一把能導致其目標神經麻 木的法杖。即使軍隊已全副武裝,馬法瓦也不能攻擊在剛城,不過,阿士諾的防禦只是被動防守。阿士諾向米斯拉承認法杖的作用只能持續有限的時間,不久之後龍 引擎就會恢復並開始摧毀城市。阿士諾是受在剛政府的委託來為投降蘇瓦迪軍隊的在剛居民爭取居住地的。這些知識給米斯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更重要的是他對這 個女人對神器的酷愛和他們控制平民的方式大為驚訝。米斯拉答應阿士諾保護投降者,但有個附加條件:阿士諾必須作為米斯拉忠實的學徒並永遠服務於他。


  慢慢地,法拉吉成為了一個由族長和拉齊統治的統一民族。隨著法拉吉的侵略的延續,沿海國家阿基夫、寇利斯和佑天都對此重視起來。三國邀請法拉吉出席寇林達,在那兒各國可以與沙漠人民就領土問題達成和平協議。在米斯拉的要求下,族長勉強答應了這個奇怪的提議。


  到達寇林達之後,米斯拉成了族長的發言人。族長要求將蘇瓦迪嶺歸還法拉吉治下。這片土地長期以來被佑天王國控制但實際上是屬於法拉 吉人民的。與此聲明對沿海諸國的震驚相比,米斯拉自己受到的震撼來的大得多。在那兒,站在佑天貴族中間的正是克撒。克撒也因發現米斯拉成為法拉吉的代表而 大為震驚,兄弟倆決定找個單獨的時間好好談談過去。


  往事一直都繞著我們啊。唯一的問題就是我們要不要去挖出來罷了。」


  米斯拉最終相信他的哥哥會誠懇地彌補過去的創傷,但是他的信任似乎是用錯了地方。在和談進行過程中,佑天的領主冷淡的拒絕了族長的鑽石,以一個孩子般的挑釁羞辱了法拉吉人民和他們的統治者。一場衝突立即被跳起,結果導致了領主的死亡。米斯拉和他的人民受到了克撒的撲翼機大軍投來的鬼怪炸彈的野蠻攻擊。米斯拉的忠實的龍引擎只夠保護法拉吉撤退。當沙漠人民奔走逃竄時,米斯拉發誓永遠將視他哥哥的話為一個充滿敵意的兄長的謊言。


在得到族長的許可之後,米斯拉和阿士諾帶著龍引擎深入沙漠,再次探尋位於喀洛斯的索蘭帝國之核心。再一次的,在那個曾經存放強能石和弱 能石的房間,米斯拉得以更近的研究那扇神秘的時空門。在阿士諾的幫助下,米斯拉發現這扇時空門是通向一個他長久以來夢到的卻不敢於面對的世界。進入大門之 後,米斯拉和阿士諾發現他們置身於一個炎熱、瀰漫著令人窒息的煙霧的原始叢林。米斯拉很長時間來都夢見過這個奇怪的新世界,但現在他發現自己處在一個與任 何夢境都大為不同的現實世界。在他的身邊都是些長相奇怪的機械植物。在遠處,一個巨大的充滿爍油的湖泊似乎為這個世界的所有居民都提供了一個可以安家的庇 護所。龍引擎們從湖中冒出,有一些比那個幾乎令法拉吉為之顫慄十年的龍引擎還大得多。儘管大吃了一驚,這些龍引擎在得到兄弟的暗示之後還是立即將米斯拉視 為他們無可爭議的主人。這樣一個奇怪的世界,充滿了難以想像的奇蹟,也只能作為人類難以理解的邪惡存在的家。米斯拉為這個恐怖而神奇的世界起了個名字。這 是一個只在夢中出現的名字,但卻是會永遠困擾多名納里亞的夢魘。在那一天,米斯拉進入了非瑞克西亞。在那一天,非瑞克西亞進入了米斯拉。


  我夢到那陣風了,黑色好大的風。風在我旁邊繞來繞去,它跟我說話,而且它還有好可怕的秘密。它說要告訴我。」


  米斯拉的沉思很快被一個只會出現在孩子的想像中的可怖面容打散。一個半怪獸半機器的惡魔,突然從機械樹叢中冒了出來並開始追趕他 們。米斯拉和阿士諾躲避著這個噁心而可怕的篾笑著的惡魔,勉強從時空門逃回了他們的正常的世界。在米斯拉的要求下,兩人立即回到了沙漠的太陽下。在那兒他 們發現了一小隊從那個恐怖世界來的龍型引擎,它們將效忠於米斯拉,法拉吉的拉齊。


  進一步的和平談判終於到來,這次僅限於法拉吉和佑天。在和平的偽裝之下,米斯拉將找尋他長久以來所渴望的報復他可恨的哥哥的時機。 和談進行地意想不到的順利。由於領主的去世,克撒的妻子凱拉成為了全佑天的女王。顯然,凱拉比他衝動的父親來的理智的多,而且還有著神明賜予的非凡的美 貌。米斯拉在萼城受到了遠超過敵對國高級外交官的待遇。他被歡迎成為克撒的家庭的一員,沒有問題,沒有條件。米斯拉發現他正處在實現他強烈的復仇慾望的最合適的位置。


  在一支傳統的法拉吉舞蹈之後,米斯拉發現凱拉深受其魅力的吸引。顯然,克撒不是個很好的丈夫,而出了對凱拉的悲痛進行安慰以外,米 斯拉不需要做任何其他的工作。米斯拉向凱拉許諾法拉吉不再渴望控制蘇瓦迪嶺。該國可以為了一件易如反掌的小事停止一切敵對行動。如果克薩肯交出強能石,法 拉吉將與佑天結盟直至多明納里亞的末日。在深夜,凱拉偷走了強能石並將它送給了米斯拉。作為回報,米斯拉準備給予凱拉她那顆孤獨的心所渴望得到的東西。與 大多數故事所流行的一樣,克撒選擇在這個關鍵時刻打斷了一切。克撒攻擊了米斯拉,搶回了強能石並迫使弟弟逃出了城堡。


  但是米斯拉的軍隊並沒有在夜裡沉睡。在詐敗的偽裝之下,米斯拉帶領法拉吉人進入了他們沙漠家鄉的近郊。米斯拉離開了他的主力部隊, 佈置了一個陷阱,克撒太過自信了,必然會忽略它。不久米斯拉便收到了情報,克撒駕乘著他的可惡的撲翼機尾隨米斯拉的軍隊而來,並落入了巨大的攻擊引擎的陷 阱,這大大減慢了克撒追擊的步伐。一天之後米斯拉返回了佑天,伴隨他的是為這一刻而佈置的軍隊。一天之內,曾經不可一世的萼城遭遇了劫掠和毀滅。儘管米斯 拉的軍隊沒能控制佑天的中心,但他們徹底終結了這個驕傲的國度在未來的威脅。更重要的是,米斯拉完全摧毀了克撒的軍事基礎、家庭和聲望。儘管阿士諾顯然是 在戰鬥中被俘,但是米斯拉贏得了重大的勝利。更重要的是,年輕的族長遭受了襲擊,以一種悲慘的、可預見的方式結束了自己的生命。現在沒有其他族長了,米斯 拉在法拉吉全國的請求下接管了皇位。他非常樂意這麼做。


一年之後,米斯拉成為了法拉吉無可爭議的統治者。佑天現在不過是一片瓦礫。克撒深入了阿基夫的腹地,無疑是在策劃他的復仇。米斯拉的 副手阿士諾被毫髮無傷的送了回來。一個較低檔次的獨裁者會感到他的生命目標已經達到了。可米斯拉並不滿足。在遠方,克撒為他的弟弟的墮落謀劃著。米斯拉不 會滿足,直到克撒的頭顱被裝飾成他的腳凳。


  他從來不躲的。他一定在計劃。在搞陰謀。我相信他一定還跟佑天人有聯絡,那些反抗暴動一定都是他的安排。他在等一個最好的時機。等我們疲弱。趁我們不備。就……」


  由於米斯拉的所有的傑出的計劃相繼落空,這位法拉吉的族長不惜嘗試任何東西去獲取對他的可恨的哥哥的進一步付酬。達到這一目的的方 法之一便是不被關注的阿士諾。阿士諾開始研究一種恐怖的模式,本質上就是熔合生命和非生命。可能是受在非瑞克西亞的那次經歷的啟發,阿士諾開始熔合人類和 機器,製造一支不會思考,只聽從米斯拉的意志的奴隸大軍。


  在軍中擁有了一群殭屍般的怪物之後,阿士諾發動了對寇利斯的攻擊。在佑天被擊敗之後,寇利斯成為了阿基夫貴族的諸侯國。阿士諾將讓 他們為忠於米斯拉恨之入骨的哥哥而付出生命的代價。米斯拉的副手進入了寇利斯境內卻不得不在數星期之後打著徹底的失敗返回。阿士諾堅持認為米斯拉的有生命 的部下不會願意聽從一個女人的指揮,特別是一個能製造如此恐怖的女人。軍隊中有這樣爭議,阿士諾的部隊當然會被一支由米斯拉憎恨的哥哥所製造的機械防禦者 輕鬆擊敗。米斯拉巴阿士諾派去了小國沙林斯,實際上是把他的最好的助手最大限度的貶職了。米斯拉開始明白想要贏得這場戰爭,這場兄弟之戰,他必須這麼做以 得到一套全新的工具。


  米斯拉開始尋找一個古老的崇拜機械的宗教兄弟會——基克斯兄弟會。在這個兄弟會中他找到了大量的他過去從未想過的主意。這個兄弟會也在阿基夫和泰瑞西亞城的教堂中充當著忠實的間諜。正當米斯拉的政治影響力與日俱增時,新一輪的大事發生了。


  克撒的首席神器師,裘瑞林的達硌士,正好在米斯拉的國土上被俘。米斯拉立即將這位克撒的老朋友而且熟知所有克撒的計劃的囚犯交給阿士諾拷問。幾星期之後,米斯拉自己卻成了可惡的背叛的對象。在審訊的偽裝下,阿士諾為達硌士提供了逃跑的機會。米斯拉的忠實的基克斯牧師提供了所有必要的 證據以使米斯拉相信他長久以來忠實的助手現在成了一位可憎的敵人。米斯拉永久的放逐了阿士諾,並發誓如果再次見到阿士諾就格殺勿論。


  米斯拉的下一個目標是泰瑞西亞城的象牙塔。這位萼城的屠夫在就聽說過泰瑞西亞有著豐富的知識,這些知識可以轉變成他的優勢,成為對 付他的哥哥的武器。經過了大量的努力,米斯拉的軍隊終於突破了象牙塔堅不可摧的城牆並奪走了塔內的知識。不過這些知識對於米斯拉來說簡直就像騙子的嘲弄。 泰瑞西亞睿智而強大的賢者們將他們的時間浪費在長年收集有關被當成魔法的迷信現象的知識上。這些賢者們相信通過利用大地的記憶,他們能做到任何事情。人可 以飛起來,從手掌中釋放火球,並前往未知的國度,而僅僅是通過愚蠢的咒語和羊羔的血。


  隨著健康狀況的惡化,資源的枯竭,得力助手也成了叛徒,米斯拉的心靈日益不安。出於對他們的「心愛的朋友的」健 康的擔憂,基克斯牧師們私下向米斯拉展示了他們長久以來保守的秘密。基克斯人像米斯拉解釋道,他們相信人體是一部機器,而且,與機器一樣,人體也可以通過 進行改造從而變得更純粹、更神聖、更致命。別無選擇的米斯拉就這樣不偏不倚的落入了等待已久的基克斯兄弟會的魔掌中。米斯拉經歷了令人震驚的變化。他的肉 體育記協熔接。從外表上看,他一下子年輕了數十歲,他的健康也有了立竿見影的改觀。他的力量變的超凡脫俗;他的憤怒比他的工作站中的烈火還炙熱。米斯拉期 待著與哥哥的下一次公然對決。機會將因一塊兒新發現的大陸亞格斯而出現。據說,亞格斯充滿了這場不斷升級的戰爭雙方都熱切渴望的資源。在這個島嶼上,米斯 拉將與他的哥哥最後一次相遇。


  如果你無法抓住他們,那就砍倒擋住他們的樹木。逼他們與我們戰鬥。」


在決戰打響前的幾天,米斯拉以前的學徒和副手,不被關注的阿士諾,在亞格斯的海岸上拜見了他。阿士諾乞求米斯拉的原諒並承諾如果米斯拉歡迎她 的歸來,將會得到極其重要的東西。這位火紅色頭髮的騙子向米斯拉提供了一個從泰瑞西亞廢墟中打撈出來的令人難以置信的遺蹟的訊息。很少有人知道這個被稱作 同兆的遺蹟的存在,它能結束這場戰爭並永久鞏固米斯拉對泰瑞西亞的統治。米斯拉的憤怒被純粹的驚訝所取代。站在他的面前的是他過去的副官,她的名字至今仍 在死亡的慟哭中被驚恐的呼喚著,而就是她,現在居然建議米斯拉忘掉他的神器戰士,轉而讓他的勝利依賴於魔法缽。米斯拉被徹底的逗樂了,以至於他解除了阿士 諾的驅逐令,儘管他絲毫沒把她的話放在心上。


B254AC2E103E424BAB663C55C6816786.jpg  


最終,米斯拉勝利的日子到來了。克撒無窮的機械生物與米斯拉自己的機械大軍相遇了。這種場面自索蘭時代之後就在也沒出現過。但是,就在 大戰即將拉開序幕的時候,一個令兄弟倆兒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米斯拉的軍隊轉而自相殘殺,而克撒的也是如此。撲翼機攻擊復仇者。變節者攻擊戰爭機器。 戰鬥陷入了一片混亂,任何戰爭的混亂程度與之相比都是小巫見大巫。但是對於米斯拉來說,沒有任何東西能轉移他的視線,他的目標就是與他那永遠的恨對決。


  哈,老哥。你看起來真慘。你那些機器簡直把你的生命吸乾了。那是你的錯,跟你做 的其它錯事一樣大錯特錯。你讓你自己衰老得太快啦。我們該好好談這最後一次呢,還是我現在就殺了你?你以為能量都從這裡發出來?是你還在貪圖我的石頭啊, 老哥。給你,拿去吧!老哥,你根本不懂真正的力量。你從來都不用為自己的性命奮鬥。只要待在你的小世界裡,跟機器和算數為伍,你的天下就太平了。現在看看 你,走錯了路。落得孤獨老死的下場。放心吧,我會接收你的土地人民跟一切發明,我會讓他們服從我的!」


748A7CAC7FE047E88C0E7994FBA90DE5.jpg  


  在一片混亂的戰事中,米斯拉與克撒終於開始了面對面的決鬥。克撒驚異於米斯拉的變化,完全被能使米斯拉變得如此強壯的東西嚇呆了,與之相比,他變得如此脆弱。米斯拉與他的哥 哥展開了一場短暫的決鬥,米斯拉迅速佔據了上風。就在米斯拉的神符即將插入克撒的喉嚨時,一件遠遠超出米斯拉的預期的事情發生了。一道火焰突然從克撒的強 能石中衝了出來,炸裂了米斯拉的肉體,機械和電線叢中顯露了出來。克撒只能疑惑的看著他的弟弟為了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而走到如此地步。米斯拉安全的返回了 自己的營地,並準備對他的哥哥展開新一輪的攻勢。米斯拉將自己與他的最初的龍引擎銲接在了一起,變得比他自己所意識到的更接近於基克斯人的理念。就在米斯 拉龍衝向山丘準備一舉踩扁他的哥哥時,不可思議的轉折發生了。克撒手持阿士諾的同兆而立,無數炫目的光芒從這個古老的遺蹟中央洶湧而出。霎時間,亞格斯被 全數抹殺。同時也結束了毀滅者米斯拉的生命。


  果真如此嗎?四千多年後,當克撒在黑魁首約格莫夫的吩咐下凝視著非瑞克西亞的第七層地獄時,這位旅法時遇到了一個非常奇異的景象。 米斯拉躺在那裡,在這麼多年中,他因未能在兄弟之戰中替約格莫夫奪取多明納里亞而一直活在無止境的折磨之中。米斯拉乞求克撒將他從這永恆的處罰中解救出 來,可是,這是的克撒已完全沉迷於對約格莫夫的效忠。這個真的是米斯拉還是另一個被約格莫夫扭曲的現實碎片?沒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無論米斯拉是死 於亞格斯災難,還是活在第七層地獄的折磨之中,故事都不會更改。米斯拉事實上只不過是約格莫夫的另一個無知的僕人,一個不顧一切獻身於為非瑞克西亞在多明 納里亞世界贏取一塊兒立足之地的僕人。

C728BB0D2BE04A5EA05330E53D6B8F94.jpg  

哥哥,救救我。抓住我的手。帶我離開這地方!我們可以一同逃離這地獄。帶我去一個芳草覆蓋的,微風輕拂的地方,這樣我可以安靜的死去。帶我離開。他會同意的。他對我說過。帶我走,哥哥。哥哥!求求你!如果你還有任何人性,帶我走!回來!救救我,哥哥!」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