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地:多明納里亞,泰瑞西亞大陸

出生年代:3210-3235 AR(阿基夫歷)

死亡時間:4205 AR

生命型態:人類

EC31CA616FF54DC5ABB5F43F0D8BE8E5.jpg  

傑拉爾德.卡帕軒,旅法師克撒。多明納里亞擁有這些無庸置疑地永遠改變歷史面貌的英雄們。但是多明納里亞的拯救者們有時會隱藏在幕後,決定性地改變了歷史的進程卻從未身處血戰的中心或參與驚天動地的決鬥。巴林,就是其中之一。


  巴林以巴林那羅之名出生於Kjeldran統治泰瑞西亞的早期。早年的他並未展現出任何魔法天賦,並滿足於為抄寫工會作一名卑微的職員。但當他的工會被推舉整理Kjeldran最偉大的魔法師Pharon的最後幾年生命的遺言,記錄著Pharon無盡的智慧與魔法的才藝後,他的人生就改變了。事實總不是像看上去這麼簡單,抄寫工會不過是企圖佔有Pharon近乎全能的力量的Kjeldran法師們的一顆棋子。特別是,被稱為「全數抹煞」的那個咒語,傳言它深藏在Pharon的內心深處。而這個古代兄弟之戰中克撒毀滅亞苟斯的咒語一旦落入壞人手中,必然會成為毀滅世界的工具。深知這一點的Pharon在彌留之際,相信巴林那羅必定會在魔法的造詣上超過他,於是就將他最強大的魔法秘密託付給了巴林那羅,其中就包括了那個咒語「全數抹煞」。驚奇與迷惑於老魔法師動機的巴林那羅,還是靜靜地接受了他的餽贈,並在他死後不久悄然離開了Kjeld。。但在離開城邦之前,巴林那羅還要在抄寫工會留下自己的名字以示卸任,在他還沒寫完他的名字時,手中的筆居然沒水了,於是他改名為巴林。就在那一天,巴林那羅離開了Kjeld,而巴林踏出了他千年征程的第一步.


  Knowledge is no more expensive than ignorance, and at least as satisfying


80D78DA33D5A42F7A24549F2D1F60316.jpg  


  在泰瑞西亞一處與世隔絕的廢墟之中,巴林毫不費力地汲取著魔法的藝術。通過他與魔法的親和力,巴林設法延長了數個世紀的壽命直到漫長的 冰雪時代的結束。隨著他技藝的日益精進,他漸漸引起了多元宇宙中最強大也最危險的人物之一的注意:旅法師克撒。這個身負神話般過去的人,同時也正是導致多 明納里亞冰雪時代的禍首。真實的克撒出現在巴林面前,講述的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克撒使巴林相信了他的恐懼,他那與之戰鬥了將近三千年的多明納里亞的夙敵。 比起克撒和米斯拉,這些機械的怪物更應該為兄弟之戰負責。時至今日,他們仍然籌劃著消滅多明納里亞所有的生命。克撒告訴巴林他們是非瑞克西亞人,正是一直 以來困擾著巴林和其他所有的多明納里亞人的夢魘。旅法師承認巴林擁有無比的力量,將是多明納里亞保衛戰中一筆巨大的財富。旅法師告訴巴林他的計劃,一所致 力於魔法的學院,它將聚集全世界最睿智的頭腦,形成一股阻止非瑞克西亞入侵的力量。驚異於這一切的巴林同意幫助克撒,成為了他的左右手。當時他並不知道, 這份忠誠的代價究竟有多高。


  接下來的數十年裡,巴林在邊緣小島陶拉里亞建設著學院。他不知疲倦的工作迅速為學院帶來了來自全世界的精英。特別有兩個學生:賽費 拉的泰菲力和西瓦女孩珠拉,人們都認為無論是什麼研究,只要他們投入時間,必然會成為其中的專家。但是巴林須臾未曾忘記克撒的目標。克撒不滿足於僅僅作為 神秘的捐助"Malzra"--他也知道一旦公佈他的身份,學生們會轉而反對他,他的計劃涉及到建造一部能夠將活人帶回8000年前古索藍帝國的時間機器,在那裡,他將警告索藍人不要過度依賴機械,從根本上阻止非瑞克西亞人的掌權。


  「All we could lose, we did. All we could keep, we do. And both are shrouded by mists.」


44BFB2D1EF8340B39FE49F85DB2FD37B.jpg  


克撒計劃的第一步是創造一個能經受時間旅行重壓的有感知的神器。這個被標為「探測器一號」的 魔像能夠持續進化並能完成克撒預設的任務。這一成功借助了取自珊珈的心,她曾伴隨克撒行走無數的世界。這個魔像的創造及其人一樣的行為證明了是克撒最值得 一提的成功之一,但是他的心智卻如同孩子一般。巴林和克撒一致認為最好的解決辦法是讓他與學院的學生們交流,使他成為一個更全面的個體。此時的巴林為克撒 對這個魔像的輕視十分不安,在他眼裡,克撒認為這個魔像僅僅是他製作的另一件無生命的神器,而不是一個迫切渴望父母關愛的活生生的孩子。


  「You have no mother. You have no father, either. You have a pair of creators, but that is not the same. Neither of us knows how to comfort and protect you. If you need too much nurturing, we may even consider you defective. Perhaps it is because you were designed to be a tool, a weapon-not a person. Perhaps it is because we have not expected to have to save you. We were hoping you would save us.」


  沒過幾天,探測器一號終於對自己存在的理由產生了興趣,他利用時間機器回到了幾天之前目睹了自己的出生。回到現實,他馬上變得沮喪而消沉,因為他知道了自己的確僅僅是另一件神器而非獨一無二的一個生命。巴林擔心探測器會變的不穩定,決定把他交給他最有前途的學生之一珠拉照料。


  巴林告訴克撒,認為克撒對待魔像的方式是錯誤的。他認為克撒太過於信任學院裡那些調皮搗蛋的學生,尤其是賽費拉的泰菲力。泰菲力的 惡作劇一向被看作學院的傳奇,如今他又有了一個毫無自衛能力的巨人作為捉弄的對象。克撒則認為如果泰菲力的確能夠設法傷害或弱化這個探測器,那就證明了這 個魔像不能勝任他主人的任務,是一個失敗。巴林為克撒對魔像的毫無人情很是震驚,他認為這個甚至能感受到克撒的蔑視的魔像是克撒最偉大的作品。但他的所有 疑慮在拜訪珠拉住處之後全部煙消云散了。那個年輕的西瓦女孩正在和這個魔像結下深厚的友誼。珠拉甚至還為魔像起了一個合適的名字:卡恩--索藍語中的「力量」。 巴林和克撒繼續他們時間旅行的實驗,卻毫無進展。卡恩只能回到幾個星期之前,並且擾亂的時間流對學院的學者和學生都造成了破壞性的影響。疾病流行,空間錯 位,但克撒仍然堅持學院不惜一切代價從根本上阻止非瑞克西亞人的入侵。巴林注意到了珠拉掛在卡恩身上的掛墜,並催促克撒檢驗它。檢驗結果令克撒也為之吃 驚,這種金屬源於索藍,並且在珠拉家鄉之外從未被發現過。


  幾週後,陶拉里亞又出了一個小事故。叛逆的泰菲力在傍晚設法溜出了學院。克撒發誓他感到非瑞克西亞人已經潛入了陶拉里亞,泰菲力則 成了懷疑的對象。珠拉為他辯白,說服克撒和巴林泰菲力溜出去只是為了捉一隻稀有的鳥來贏得她的歡心。克撒和巴林心存疑慮,但都認為泰菲力還沒有直接威脅。


  「Time flows like a river. In Tolaria, we practice the art of building dams.」  


  僅僅幾天後,陶拉里亞就永久地被時間裂縫分割得四分五裂了。巴林對此毫無頭緒直到克撒揭開了真相。他們曾派遣卡恩去阻止非瑞克西亞 對學院的一次入侵。雖然克撒和巴林誰也不記得這件事情,但的確是他們或他們其中一個把卡恩送回過去以變幾乎確定的非瑞克西亞的勝利。但是,小島無法承受如 此巨量的空間扭曲並幾乎因此而爆炸。克撒,巴林和卡恩設法定位彼此的位置,但總共只救起少量學生和學者。島的情況更糟,陶拉里亞在時間上再也不是一個統一 的整體了,而是分成了無數時間流速彼此不同的區域。在某個地方「一天」僅僅只有幾秒種,而在另一些區域,災難才剛剛發生不久。克撒宣稱還要回來,但他自己也知道,這片島嶼已經不在他的能力之內了。  


  巴林,"Malzra",卡恩在克撒的新基地--一艘叫做「新陶拉里亞」的巨船上繼續研究但毫無進展,直到克撒發誓重返陶拉里亞,去彌補他引發的災難造成的後果。


  巴林的學生開始探索島嶼,但陶拉里亞的光復是一件漫長而艱苦的工作。島上無數的時間激流非常危險,因為其中蘊涵的時間扭曲能夠在幾分之一秒內分解掉一個人。上島第一天,就有一個學生不顧克撒的警告而死於非命。即便如此,巴林他們還是欣喜地發現學院唯一活著的學生--珠拉。


  這些年來,珠拉一直生活在陶拉里亞。此時活生生站在巴林面前的是一個畸變的環境鍛造出的更強壯,更睿智的女人。但是,這畸變的環境依舊沒有改變。珠拉加入了Malzra的探險隊伍,但即便是她也沒想到會發現接下來的奇蹟和恐怖。巴林發現自從災難發生後,陶拉里亞已經成為另一個文明的居住地,還延續了幾世代之久。困在其他時間域裡的學生們都先後目睹了這件事的發生,特別是如今如同雕像般佇立的惡作劇大師--泰菲力,拋開這些,陶拉里亞如今可以當之無愧地被稱做天堂,一處無論是降雨還是日光都放大了近百倍的地方。那處被珠拉命名為「安格伍德」(天使林)的地方更是巴林窮其一生也未曾見過的奇景。如果說安格伍德是陶拉里亞光的集中,那麼巨人之頂就是暗的總和。非瑞克西亞侵略者們身陷這片慢 時區中,陶拉里亞的每一刻,就是他們的一小時,這讓這些怪物們用著整個世紀的時間來準備將來的侵略。巴林意識到這的確是一個冷酷的反諷,就是在克撒竭力探 索從根本上阻止非瑞克西亞侵略的方法的同時,他一手創造了另一族意圖摧毀他的作品的非瑞克西亞人,更給了他們無數的時間來準備。在這一片黑暗的某處,曾騙 取珠拉友誼的非瑞克西亞眠者靜靜等待著,他已經成為另一個約格莫夫,伺機啜飲克撒的鮮血。


  巴林和他的學生立刻投入的重建陶拉里亞大學院的工作,同時它也是紀念那些奉獻出自己生命的人。克撒本人 親自監督泰菲力的紀念碑的建造,他擁有非凡的才能,但已無法施展了。一年年過去,新的學院也逐漸建成。克撒馬上就著手建造類似他兄弟之戰中的戰爭機器。他 認為巨人之頂中的隱患必須即刻清除,因為其中的非瑞克西亞人已經在嘗試突破時間域的方法。這一次襲擊最終以克撒的全面失敗而告終,並且為克里克(Kerrick)提供了更強大的屠殺工具。珠拉也在這場戰鬥中幾乎送命,更多的學生在臨時搭建的醫務室裡昏迷不醒。


  歷史的迷霧籠罩了這幾年。利用慢時水,巴林和其他一些人大大延長了他們的生命。進一步的研究揭示慢時水甚至可以成為一種保證物質不 朽的來源。克撒開始製造獵鷹引擎,它們比克撒在兄弟之戰中用過的更為致命。但無論怎樣,悲觀的情緒依然瀰漫在學院之中。珠拉絲毫沒有恢復的徵兆,她最好的 朋友卡恩無時無刻不在陪伴著她,最終他沉默地守侯終於令這位年輕的基圖人甦醒。充滿著活力的珠拉堅信她已經揭開時間流動的謎底。她的計算完美無暇,只在幾 天之後,那個如同數十年前一樣年輕任性的泰菲力就回到了他們中間。


  在這段歡樂的時光中,巴林在幕後繼續著克撒時間旅行試驗。巴林時常地運用他的魔法技能去試著接觸更為強大的生物,試圖找到一個能向 他揭示如何衝破時間禁錮的神。就是在這樣的尋找中,巴林不智地將一個魅影帶到了陶拉里亞。由於這個魅影一心想回到自己的世界,使得巴林和另一個學生遭到它 的襲擊。學生被殘忍地殺死,而巴林最後借助了克撒的力量才得以戰勝了它。大約是在這個時候,巴林隱約意識到了為拯救這個世界,他,或者是其他人所要付出的代價。


  大約十年後,克撒的獵鷹引擎大軍完成,他認為是再一次將非瑞克西亞人逐出陶拉里亞的時機了。這一次他幾乎成功了,但是克里克(Kerrick)的軍隊還是領先了一步。他的眠者破壞了克撒的戰爭機械,把旅法師本人也拖到了克里克(Kerrick)的巢中。巴林和其他的學生束手無策,但卡恩用他足以承受時間破壞的銀質軀體進行了一次賭博,上千隻獵鷹引擎試圖救出克撒,克撒本人也毫無保留地使用他無以倫比的力量反擊。最終,就在克撒用完了他所有的法術後,卡恩艱難地將他從廝殺中解救出來,克里克(Kerrick)最終擁有了遠超克撒的戰爭武器。


  克撒終於按捺不住了。他告訴他的學生們他的真實身份,並再一次宣誓要將非瑞克西亞趕出去。但是要想製造一件足以對抗源源不斷從巨人 之頂湧出的非瑞克西亞人,他只得走遍多明納里亞尋找那些能夠阻止它們世界性入侵的神器。這些克撒遠古遺產的雛形,不光能夠拯救陶拉里亞,還要能有助於整個 多明納里亞免受災難。克撒在珠拉的家鄉,沸騰的西瓦開始他的尋找,留下巴林負責陶拉里亞的日常事務,以及保護數千名的學者和學生。


  「You cannot possibly know the toll your alliances will exact from you, Urza.」  


  這時的巴林無時無刻不在為戰爭的恐懼擔憂。為了保護學院,巴林擔任了克撒神器軍隊的將軍,指揮這他們進攻和防禦天天進犯的非瑞克西亞怪物。克撒只是為偶爾會為補充物資回到陶拉里亞。他設法和蜥蜴般類人生物--凡爾西諾一族結盟,在西瓦,凡爾西諾和鬼怪一直在為控制索藍遺棄的動力石工廠爭戰。克撒把卡恩,珠拉和泰菲力都調到了他身邊,留下巴林一個人保衛他們的家園。


  克撒轉告巴林他將不久去亞維馬雅這座有自我意識的森林去勸說森林加入他的聯盟,為整個多明納里亞而戰。 巴林繼續在陶拉里亞作戰直到徹底灰心喪氣。他開始懷疑亞維馬雅一定是消滅了克撒,因為旅法師再也沒有回來過。在陶拉里亞已經不能堅持住幾個月的時候,巴林 使用了克撒數百年前給他的裝置召喚克撒,但卻沒有回音。隨著陶拉里亞一天天被蠶食,巴林開始徹底絕望了。


  最後,巴林的祈禱還是得到了克撒的回應,他帶著一支由凡爾西諾,鬼怪的部隊回到了陶拉里亞。此外,他還帶來了兩條西瓦龍,格利達裡 迦和她的孩子萊米達裡迦。鼓起鬥志的巴林的部隊以一種和學院氣氛炯異的瘋狂戰鬥著。最後,借助亞維馬雅的化身,瑪洛術士穆塔尼的幫助,克撒終於迎來了勝利 的那一天。非瑞克西亞人不再威脅陶拉里亞,克撒也鞏固了對抗非瑞克西亞的聯盟。但是,克撒的勝利還是最終摻入了苦澀,殺掉了克里克(Kerrick)之後,克撒得知非瑞克西亞開始進攻千年前他經過的撒拉之境那片和平而安詳的土地了。克撒認為他有責任回去,巴林則覺得克撒終於會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了。但事實是,如果他知道真相,他決然不會離開陶拉里亞。


  克撒的遠古遺產逐漸以一艘飛船的形式成型。由於是用亞維馬雅的晴苗構成,她被命名為晴空號。取自亞維馬雅的木材,西瓦的鋼鐵和克撒的天才,她將成為多明納里亞聯軍的旗幟,即便是在雛形的現在,就已經顯露出她的光芒。


  隨著晴空號漸漸的成長,巴林得以享受短暫的休息。老法師終於可以從事自從學院被毀後一直想做的教學工作。泰菲力的工作離學院越來越 遠,經常是在解決家鄉賽費拉的爭端。珠拉和卡恩繼續在西瓦依靠法術力鑽探機努力地製作遠古遺產。而克撒更是沒有休息,他幾次前往撒拉之境意圖尋找出一條溫 和的對非瑞克西亞的入侵的解決之道。但是歷史證明,無論克撒走到哪裡,就會把戰爭帶到哪裡。此時的撒拉之境已經處於專制的大天使蕾荻安的統治之下。非瑞克 西亞的進攻日加頻繁,撒拉之境一片片淪喪,同時蕾荻安對克撒提出的轉移的建議充耳不聞,並譴責克撒對撒拉之境造成了破壞,認定克撒是她的終生宿敵。


  克撒告之巴林撒拉之境必將最終塌陷,其中的能量將散失。克撒認為應當拯救撒拉人,還應把撒拉之境全部轉化為能量,加強作為晴空號動 力來源的那塊索藍動力石。巴林同意了克撒的計劃,開始制訂拯救行動的戰略計劃。作為前哨,克撒繼續前往撒拉之境,儘可能多地帶回難民們。同時也終於發現了 問題的根源。在神聖的淨化儀式上使用的靈魂的火炬正強化著蕾荻安的子民,卻是為非瑞克西亞所利用。而且蕾荻安的戰略參謀Gorig本身就是個眠者。撒拉離開之後已經變得瘋狂的蕾荻安,認定成千上萬的撒拉人都是非瑞克西亞人,殘忍地將他們一一處死。


  由來自西瓦和陶拉里亞以及數千的神器組成的克撒的大軍,開始行動了。晴空號在吸收撒拉之境的能量之後擔負著轉移難民的任務,巴林帶領大部分神器生物作為先頭部隊,他騎著萊米達裡迦,與Gorig戰鬥,永遠地阻止了這個撒拉人繼續墮落下去。


  隨著戰爭不斷升級,克撒被蕾荻安俘獲。最終克撒消滅了蕾荻安,離開撒拉的庇護所。在他使用了一個強大的咒語之後,撒拉之境塌陷了,其能量永遠地增強了晴空號中心的索藍晶體。晴空號載著千名難民在爆炸僅僅幾秒前成功脫險。


  後來幾年,時光在平靜中流走。泰菲力證明了自己的能力遠勝於巴林最初所猜想,超凡入聖,成為了一名旅法師,保護著賽費拉,無論是內 部紛爭,還是外來的入侵。珠拉離開學院,獨立在西瓦法術力鑽探機工作。卡恩變得更加睿智,不斷進化著自己,並逐漸在克撒的工作中不可或缺。巴林滿意於單純 地教學,也時常地為和平與聯盟四處旅行。克撒穿梭於多明納里亞各處,為遠古遺產尋找新的靈感。這一時期,陶拉里亞大學院進入了它的鼎盛時期。巴林知道,這 種平靜並不會長久,風暴即將來臨,多明納里亞將被極大地撼動。他也相信,這風暴必將來自非瑞克西亞。但他不知道的是,風暴的中心又將是克撒。


  在這暴風雨來臨前的一段平靜時間裡,巴林幫助克撒進行了他最古怪的一項實驗。克撒創造了一條龍,對這個 擁有如此力量和技藝的旅法師而言,這並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但是,這條龍與召喚來的龍還是有所不同,他是活生生的,有感知的,甚至意識的到自己的存在的生 物。克撒創造這個生物只是為了搞懂非瑞克西亞人是如何用人工的手段從無到有地創造生命的。不幸的是,這條龍越來越憎恨克撒對他的控制,後來欺騙克撒使他擺 脫了旅法師的控制。當然克撒並沒有真正被騙過去,他告訴巴林這是為了更一步接近弄清楚約格莫夫的原始設計。


  一天晚上,巴林剛從一次遠行回來,他得知了一個驚人的秘密。他原以為克撒的遠古遺產已經以晴空號的出生而完成了,可旅法師卻承認這 還不是關鍵。他認為如果一旦他出了變故,多明納里亞聯軍必將群龍無首。這是克撒不願扮演的角色,也是沒有人在多明納里亞最需要的時刻能夠當好這個領袖的能 力。克撒將「血脈」--這個早在發現陶拉里 亞數世紀前就開始的計劃告訴了巴林。通過操縱多明納里亞的種族,克撒希望有一日能碰巧地創造出一個聰明而博學的人,一個能夠克服約格莫夫種種阻礙的人,一 個智力遠勝非瑞克西亞人的人。巴林為這一事實大為震驚,克撒竟在永久地改造人民以圖戰勝他最大的敵人。雖然克撒的動機是正確的,巴林還是認為不論什麼人, 或是旅法師也好,都不應該去橫加干涉一個種族,這是一個基本的倫理問題。儘管他極力反對,他還是不情願地同意在陶拉里亞繼續這一試驗。


  巴林和其他一些高階學者和法師為血脈計劃付出了無數心血。特別是一個阿基夫法師Gatha,體現了他卓越的貢獻,雖然Gatha的策略殘忍,克撒和巴林還是驚奇地看到這個阿基夫人的成效。也是在這個時候,巴林和蕾安,學院將來的教務長,有了浪漫的密切接觸。不顧兩者年齡的巨大差距,巴林和蕾安深深相戀了。巴林覺得,在陶拉里亞這個數秒能成為數十年的地方,年齡沒有多大意義。於是他們終成眷屬。


  時間在不變的工作中度過。如今已是成功的法師和學者的Gatha,開始將血脈計劃引向了另人擔憂的方向。應巴林的要求,克撒介入了這一事件並命令Gatha停止一切公然違背計劃草案和指導的行為。巴林更加擔心這個阿基夫人,卻被克撒看作是出於成見。卡恩此時開始展露由於時間引起的令人困擾的副作用。他無法忘卻不好的記憶,大部分是由於珠拉的離島回到西瓦。


  不久,巴林被人告之一個吃驚的發現,就在血脈計劃的構成之中。Timein,一位頗有成就的學者,使巴林覺察到計劃細節中的一處缺陷。克撒經常利用陶拉里亞慢時區(此處疑為快時區)來縮短幾代的成長。但是,Timein發現脫離了時間的正常流動會使生物失去與土地的聯繫。他們必須在正常時間下與土地相連,否則他們可能會被毒害,畸形,最終死亡。巴林擔心克撒的計劃注定要以失敗告終。


  還沒來得及和克撒商量這件事,一件不尋常的手術發生了,克撒將珊珈的心從卡恩身體中取出,改變了卡恩,讓他只能記憶四十年內的事情。克撒希望這樣會使卡恩不在沉浸於絕望,可事實上,這令他更為孤僻而消沉。不久,巴林震驚地發現Gatha在一次晴空號例行前往阿基夫時偷乘上去,逃離了學院。


  有傳言傳到陶拉里亞說,Gatha在凱爾頓野蠻人國度裡繼續他瘋狂的基因改造。巴林堅持克撒應採取行動,克撒卻允許Gatha繼續下去。他認為有時打破常規是改進血脈計劃的缺陷與不足所必須的。巴林為克撒倫理道德的淪喪而吃驚,旅法師同意讓Gatha暗中操縱凱爾頓領主們,讓他們成為了多明納里亞頻繁的威脅。克撒也無視巴林關於土地親和的擔憂。幾百名和巴林同樣懷有這種擔心的法師和學者離開陶拉里亞建立了獨立的學院。Timein在得知克撒的反應之後立即解職,擔任他們的校長。


  幾世紀後,巴林發現非瑞克西亞開始大肆進攻凱爾頓。認定凱爾頓再某種程度上和旅法師克撒有關,非瑞克西亞人殺掉了Gatha,也終結了凱爾頓的皇權。從此這個國家就成了只認錢財的傭兵國度。但克撒對此仍然無動於衷。不經意間,巴林驚恐地發現,陶拉里亞的學生和教師們也在血脈計劃之內。克撒就像他在賓納里亞,傑姆拉,烏爾博格乃至全世界作的一樣,在學院拿著學生作試驗。更恐懼的是,連他和蕾安的結合也是克撒龐大計劃的一部分,巴林象克撒手中的齒輪一樣被安在他的鐘錶裡,關於此事巴林對妻子只言不提。


  時間一久,克撒給巴林、蕾安和其他學者的工作越來越少。巴林注意到克撒將陶拉里亞的資源轉移到散佈於多明納里亞的各處秘密地點。巴林當然知道克撒的用意,非瑞克西亞的入侵指日可待,很快地,陶拉里亞也將不在克撒的計劃之中了。巴林對此幾乎有些欣喜--噩夢很快就要結束,並且他終於可以不在克撒的介入下教授魔法的藝術了。


  最終陶拉里亞幾乎空了,除了大量渴望精進魔法的學生,但克撒不再影響他們了。巴林和蕾安過著簡單的生活,教授著年輕的學生,欣喜若 狂地發現自己即將成為父親。克撒每年至少來此停留一次,但只是為了慣例工作。但巴林在克撒的計劃中的角色還遠遠沒有結束,他不久即將知道瘋狂的旅法師奔波 幾世紀來的後果。


  有一段時間,克撒和學院毫無聯繫。巴林和蕾安盡享天倫之樂的同時,麻煩仍然存在。哈娜如她父母般博學,但興趣卻在巴林認為毫不適宜 並危險的神器方面。哈娜帶著極大的熱情學習著神器的知識,並且強烈希望能被准許去新阿基夫學習。巴林設法讓哈娜對魔法產生興趣,認為哈娜對神器的執著是克 撒血脈計劃的原本設計。哈娜卻十分倔強以至於孤身一人離開了小島前往阿基夫。


  巴林和蕾安為女兒的離開難過而憤怒。巴林只得等待十年之久才能再見到他的女兒。當哈娜回到陶拉里亞後,又登上了晴空號。那時晴空號 被給予一個傑姆拉家族以防非瑞克西亞人意識到她的重要性。此時的船長已經被非瑞克西亞人的爪牙,瑞斯的統治者瓦拉斯所綁架。陪著她冒險的,是傑拉爾德.卡帕軒,血脈計劃的最終產物,克撒未來的繼承人。雖然傑拉爾德對自己的身世毫不知情,巴林仍然樂意在任何事上幫助他。哈娜希望巴林能成為晴空號船員中一員,幫助他們時空轉移到瑞斯。可是巴林仍有許多責任在身無法加入。但是,老法師派出了他最有希望的年輕法師爾泰幫助他們。


  克撒一次偶爾的來訪,讓巴林前往傑姆拉東北部瞭解凱爾頓日趨升級的緊張局勢。巴林幾乎是愉悅地接受了,因為這樣能使他擺脫學院枯燥的生活。在那裡,他重逢了泰菲力,如今泰菲力在傑姆拉已經是舉足輕重的人物了。泰菲力向巴林展示了Kipamu聯盟用於抵抗凱爾頓入侵者的技術。在一場簡短的戰鬥後,巴林同意盡其能地幫助他們。


  巴林在當地的一處空軍基地駐紮下來,正是在那裡,他結識了當地的法師阿列克謝(Alexi),她的飛船不久前被凱爾頓戰艦擊落。發誓為她的船員報仇,阿列克謝(Alexi)願意為聯盟貢獻她的一切力量對抗共同的敵人。同巴林一起,他們設法收復了一度為凱爾頓人佔據的補給庫。


  接下來的幾個星期裡,他們一直在為消滅凱爾頓偵察船而努力。巴林聯合阿列克謝(Alexi)的 力量,減緩著凱爾頓人踏上聯盟的土地。但無論怎樣,事實一次次證明,如果沒有泰菲力的幫助,聯盟將虛弱不堪。巴林此時知道了即使是一個旅法師,也是分身乏 術,不得不尋求別人的幫助。這一週裡。蕾安也自陶拉里亞趕到,帶來了數十個學生和許多神器。巴林高興地接受了他們的幫助,但是為克撒為這麼重要的一場戰役 僅僅派來了如此之少的援兵而不解。在泰菲力表達了同樣的感受之後,蕾安解釋說其他地方也需要陶拉里亞的防禦工具迎對非瑞克西亞的的入侵。


  Kipamu連盟為克撒如此忽視,困境之中的泰菲力轉而尋求他人的幫助。藉著一位在幾十年前海市蜃樓之站中的老友Jolreal的幫助,泰菲力得到了增援。蕾安和Jolrael帶上幾個學生出發了,希望能在真正的戰爭開始之前給巴林帶去重要的情報。


256A5C5A26E3475095F228BAEC002F8C.jpg  

巴林將他的部隊轉移到阿森納城--聯盟的戰略要地,凱爾頓進攻的下一個目標。巴林遇到了聯盟中部軍的最高指揮官--雄獅馬基塔。馬基塔描述了聯盟緊缺神器生物的迫切情況,巴林祈禱著它們會足夠用。但後來馬基塔告訴他的事實使他大吃一驚--這座城市實際上沒有任何能戰鬥的力量。一旦那些機器失敗,城市必然會陷落。


  「It startles me how alive one feels on the edge of death.」


  在戰爭的最後那天,聯盟的神器生物,和陶拉里亞的機械,成功地阻止了凱爾頓接近阿森納的城牆。馬基塔奮勇當先,極大地激起了聯盟軍 的士氣。在巴林幫助下,馬基塔消除了凱爾頓對中部的的威脅。隨後不久,侵略者們全線撤退了。看穿了凱爾頓人逃跑後重組的企圖,巴林命令聯盟軍出城追擊。


  隨著聯盟軍穿過傑姆拉森林繼續著無盡的追擊時,蕾安的恐懼化為了現實。瘟疫在當地肆虐,整片森林化做平地。更令蕾安擔心的是她助手的發現--造成瘟疫的細菌半是生物半是機械,非瑞克西亞在這場預言之戰扮演的角色還有待於發現。最終巴林追上了逃跑的凱爾頓軍隊,阿列克謝(Alexi)在空中發動攻擊摧毀了大量凱爾頓陸艦。然後的戰場上就是一片混亂,每個嗜血的凱爾頓人都為生存而戰。戰爭的形勢又起了變化,身懷憐憫之心的聯盟軍在凱爾頓人面前遭受了頑強抵抗。就在這形勢不能再壞的時候,巴林看到了令他悲憤的一幕--蕾安死在一個怪獸般的人腳下。


  巴林的怒火瞬間吞噬了格立爾(Greel)。然後把注意力轉向凱爾頓人,消 滅了成百上千的士兵。甚至當他數量巨大的法術用完之後,還用一把劍殺入敵陣。即便如此,凱爾頓人仍開始佔據上風。就在無望的一刻,泰菲力及時趕到,一擊幾 乎消滅了戰場上的所有凱爾頓人。痛苦疲憊的巴林在一輛傾倒的馬車邊休息,在那裡,他發現了Latulla,凱爾頓入侵的領袖,被壓在車下。認為巴林僅僅是個奴隸,Latulla命令他將自己救出來。巴林一句話也沒有多說,斬下了Latulla的首級,畫上了凱爾頓進攻的句點。巴林為相伴他近千年的蕾安深陷痛苦之中,處死了所有凱爾頓戰俘。


  巴林回到陶拉里亞,如同變了一個人。他至今才意識到效忠旅法師克撒的真正代價。當他回到那裡時,克撒又給了他新的任務。非瑞克西亞的大侵攻終於開始了,克撒說全多明納里亞都要依靠巴林的才智與力量,巴林疲倦地答應了。


  多明納里亞的審判日到來了。巴林伴隨克撒前往賓納里亞,晴空號在那裡成功地關上了瑞斯通往此處的傳送門。他們兩人用魔法破壞了最後 一個。之後,克撒留下巴林和數千撒拉人和仿索藍人負責賓納里亞的防衛。但那是場注定失敗的戰鬥。無論巴林和晴空號怎麼努力,賓納里亞仍舊陷落於非瑞克西亞 人手中,成為戰爭的第一個犧牲品。  


巴林和克撒的第二次會面是在賽費拉綠色平原上。賽費拉常年的守護者泰菲力,高興於巴林的相助,對克撒卻十分冷淡。預言之戰只讓泰菲力明白一件事就是,無論多明納里亞被誰拯救, 也絕不會是經旅法師克撒之手,因此拒絕了他原導師保護賽費拉,而是要求他們一起關掉非瑞克西亞的時空通道。通道一毀滅,他就施用了一個強大的咒語,看上去 毀滅了整個賽費拉。但事實上發生的是泰菲力將整個傑姆拉東北部移入了他自己的位面。克撒對此十分憤怒,他認為泰菲力更應該運用他的才能為世界而戰並非逃跑 藏的遠遠的。無視克撒的反對泰菲力離開了他先前的兩位主人。


  克撒和巴林重回陶拉里亞,那裡所有的資源都已消耗殆盡,只有兩個人。阿格內特和塞迪亞斯,設計為完美的戰爭機器和睿智的戰略家的兩 個仿索藍人。雖然巴林再一次向克撒表達了他對克撒如此對待有感知的生命的憂慮。克撒仍是像他一貫的那樣忽略了這位老友的勸告。阿格內特和塞迪亞斯被派遣到 第一波入侵中最重要的戰場上--喀洛斯。


  克撒和巴林的下一站是同樣遭襲的西瓦法術力鑽探機。在兩位法師,還有西瓦巨龍之王萊米達裡迦的幫助下,西瓦頂住了非瑞克西亞人的攻 擊。巴林堅持他們去祝賀珠拉,畢竟鑽探機因她而得到改進。見過珠拉之後,巴林震驚地發現泰菲力正將西瓦也帶離多明納里亞,就像他移走賽費拉一樣。任克撒再 怎麼憤怒,法術已經開始生效了。達裡迦和巨龍們選擇留下來保衛多明納里亞,法術力鑽探機生產動力石的活動部分,也仍將在克撒的掌握之下。克撒和巴林都不滿 於泰菲力和珠拉拋棄了家鄉,沒有為之而戰。


  巴林受命來到凱爾頓,去保護那些殺害他妻子的兇手們。巴林努力贏得了凱爾頓的信任,而在他內心,他也知道,凱爾頓也必將失守。克撒 命令巴林率軍前去腐臭沼澤的烏爾博格。因為一旦非瑞克西亞人佔領了那裡就將擁有取之不盡的黑魔法力。巴林埋怨克撒毫不猶豫地就放棄了凱爾頓,不情願地說服 凱爾頓人航向烏爾博格。即使有不少賓納里亞流亡者和應文德格里斯大王命令而來的黑豹勇士加入巴林的凱爾頓軍隊,他還是預感烏爾博格很快就會是下一個失陷的 國度。


  「Benalia is lost. Zhalfir and Shiv are gone. Now Keld is falling too. I thought I could forget Rayne in the war but not when war screams—『Loss! Loss! Loss!』」


612A64B58C83484F83A39AC9E3C2A2B1.jpg  


   巴林的擔憂成真了。僅僅在幾個星期裡,烏爾博格的大部分就在約格莫夫的爪牙手中了,巴林離開了崗位來到喀洛斯,懇求克撒派出援兵。克撒坦白在 此時已經沒有增援力量了,也就是說,烏爾博格的陷落無可避免。巴林接受了這一事實,要求見見他闊別許久的女兒哈娜。用永遠毫無感情的冰冷聲調,克撒告之巴 林他的女兒已經死了,死於吞噬上千萬人的非瑞克西亞瘟疫。巴林雙目圓睜,世界瞬間在他眼前徹底崩潰。他再也不讓自己信任克撒,不讓自己以最親愛的妻女為代 價去保護那些他並不怎麼關心的人們。


「Your work was alway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Of course I wasn't there when my daughter died. I wasn't there when she lived. You stole her away from me, and that'snot the worst of it-I let you steal her from me! I have spent my life fighting battles I did not believe in because I believed in you. I fought for things I did not love and let what I loved slip away-first my wife, and then my daughter, and now myself. I'm done. I'm taking Hanna back to Tolaria. I'm fighting for my home and her home and my wife's grave. I'm finally going to fight a battle I believe in-I'm going to fight a final battle I believe in.」


DC81516ECA314244849927275E7706FB.jpg  


巴林最後一次離開克撒,用他的魔法找到女兒的屍身返回了陶拉里亞。在那裡,他發現他的家園正被非瑞克西亞人蹂躪,許多學生和學者都慘遭殺害。懷抱女兒冰冷的屍體,巴林釋放了那他立誓終身不用的法術--全數抹煞,那個克撒在亞苟斯使用的咒語,那個Pharon交給巴林那羅的第一個咒語。


  「All my life I have fought these monsters. Today I finish that fight.」


992817D48A3A4704AD8408E9217B93E3.jpg  


島上所有的非瑞克西亞人都被融毀,巴林的軀體躺在他妻子一側,手中緊握著女兒的手,背後是他畢生奉獻的陶拉里亞大學院在一片熊熊火焰中燃燒著。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