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6-17_160548.jpg

 

(追殺比爾,Kill Bill)是鬼才導演昆汀․塔倫提諾在台灣知名度大提昇的一部系列片,雖然昆汀․塔倫提諾自己表示(追殺比爾)是他比較商業化的作品,但這部上下兩集的作品,的確讓更多人看到從(霸道橫行,Reservoir Dogs,1992)和(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1994)開始便展露頭角的昆汀風格,藝術境界高超的導演都有自己的一套,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有(麥可曼迷,Michael Mann),(馬丁․史柯西斯迷,Martin Scorsese),(米夏埃耳․韓內克迷, Michael Haneke),就是沒有(麥可貝迷,Michael Benjamin Bay)(但是我相信台灣有很多神經病,所以台灣應該有),而昆汀迷更是為數眾多,其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昆汀本身天賦異稟又與眾不同的特殊藝術風格,不過真的要有一定影齡才可以看出其中的奧妙,數年前還是個臭小子的我,第一次看了(追殺比爾),那個時候只覺得很刺激,很有趣,並沒有留下太多印象,直到稍稍有點從臭小子變成普通的小子之後,才想到(追殺比爾)的過人之處。最近又把這部下上集的名作拿出來看,似乎看到很多當年看不到的東西,值得再三品味跟鑑賞,而老實說,昆汀的片子真的是讓我很難整理一個精析的架構,他的片子看似凌亂,但卻環環相扣,處處充滿伏筆和玄機,他用他獨特的方式側寫人物,人物出場時間不長,而且常常死得莫名其妙,而他別有用心的美術風格更是難用筆墨形容,但你看得夠多就懂得欣賞,人物對話處處充滿機鋒,即使只是出來跑龍套的兔崽子也可以講出一些看似廢話但卻很有趣的對白,而看似老套,最後卻閃閃發亮的劇本,都是很不好整理出架構的,寫昆汀․塔倫提諾的作品,也算是一種挑戰。

 

2010-06-17_160146.jpg


(追殺比爾)的劇本架構看起來真的很老套,就是一個復仇的故事,致命毒蛇殺手組織(Deadly Viper Assassination Squad)的成員之一的女殺手(代號;黑響尾蛇 Black Mamba),在婚禮上遭遇所屬組織的老大比爾(Bill)帶著之前一起共事的四個殺手一起大開殺戒,但黑響尾蛇卻死裡逃生,沉睡了四年,而她醒來後,第一件是就是殺光當年大開殺戒的首領外加前任四個同事,每個人統統都要血債血還。看似熟悉的劇本,但其實很值得玩味,這樣的劇情雖然老套,但是仔細看卻可以發現似乎遺漏了很多東西沒交待,光是人物背景和每個人的新仇舊恨,就可以說得非常精彩,第一,老大為什麼會把旗下殺手婚禮血洗一番,第二,女主角憑什麼本事殺光全部的人,第三,這五個人又是什麼背景,什麼個性。光是這樣就可以把故事講得很精彩了,而(決鬥)這兩個字更是本作品最強調的原因,決鬥有很多種,西部牛仔拔槍決鬥,赤手空拳決鬥,拿槍枝決鬥,拿刀劍決鬥,而黑響尾蛇是單刀直入,咱們一對一憑真功夫和刀劍決鬥吧!這邊衍生出一個很有趣的對比,黑響尾蛇是個妙齡女子,手持利刃和人一對一決鬥本是港式武俠和日本武士類的男人對決,一個妙齡女子拿著利刃和人廝殺就是一個很鮮明的對比,另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不拿槍,槍械是方便的工具,不需要短兵相接,或是飛天遁地,只要扣下扳機就好,但這樣多不酷,既然是決鬥的對象又是同門師兄弟和老大,比個誰高誰低是除了復仇之外的另一個重點,因此拳拳到肉,刀刀見血式的一對一決鬥,成了貫穿本片的主軸,而隨著黑響尾蛇決鬥的對象一個接一個,導演就慢慢拋出一個又一個短暫的故事拼圖,讓觀眾把整個致命毒蛇組織六人眾,以及黑響尾蛇和比爾之間恩怨情仇的拼圖拚個完整,這個拼圖的過程既有趣,又充滿驚喜,以及令人回味無窮的橋段,說我的第一部昆汀․塔倫提諾電影,就是從(追殺比爾)開始。

 

2010-06-17_155954.jpg

黑響尾蛇(Uma Thurman飾)是片中的主軸人物,以她的報仇和心酸血淚史為中心繞著轉,她有過去,有現在,也有即將進行的未來,一開始我們可以看到組織老大比爾拿著槍抵著她,然後說了一堆似是而非的自言自語,而比爾把子彈打進黑響尾蛇的腦袋裡,她說了一句幾乎完全破了全片懸疑要素的話:(你知道我懷的小孩是你的嗎?),一反常態,昆汀一開始就把底牌洩光了,那這樣還有什麼好期待的呢?當然有,昆汀不刻意搞懸疑,一句話就讓觀眾知道比爾和黑響尾蛇的關係。黑響尾蛇死裡逃生以後,她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復仇,她的復仇很特別,她不拿槍,只用刀劍,不搞人海戰術,只用單刀直入,但槍械在作品中,是有出現,但作用只是組織成員用來執行任務所用,但黑響尾蛇的復仇方式是白刃見真章,她喜歡一對一正面對決,一反(暗殺,assassination)這個代表的意義,這是個很有趣的對比,一個平常重視隱匿和秘密行動的殺手,要復仇的時候,居然大辣辣現身說:(你給我滾出來),猜測是要製造一種分個高下的死鬥,因為本作品十分強調角色們的(武功)這種東方武術的要素,就如同很多東方動作片,每個人都身懷絕技,可以以一擋十,如果黑響尾蛇復仇還搞暗殺,豈不是浪費武功高強這個要素,而我們也可以看到當比爾和旗下殺手闖進教堂大屠殺的時候,他們是手持槍械的,象徵一種以多凌弱的符號,而看到後面,我們也可以知道這是比爾的(復仇),而很意外地,我們可以發現身懷絕技的黑響尾蛇居然會敗下槍械之下,於是槍械這個東西在本片的象徵是一種陰險小人的象徵,所以黑響尾蛇一反比爾的方式,她用自己方式,自己武功去決鬥,以強調她和其他的人的不同,她要技壓群雄,於是(秀武功)式的決鬥就成了本片十分著重的要素,於是我們的黑響尾蛇可以飛天遁地,精通奇門遁甲和輕功,還拿著一把武士刀闖江湖,這種復仇模式,讓我們想到好萊塢復仇電影相異的風格,是東方電影的風格,好萊塢復仇動作片強調智慧和權謀,大量使用槍械,對峙往往在一瞬間,東方復仇片強調武術高低,老大手下的精英們個個拳腳厲害,每一次肉搏都可以打得天昏地暗,身受重傷一樣可以繼續打,繼續飛,用東方電影的風格好萊塢式的劇本,於是就便成一個很有趣的反差效果。


picx_fken4026669713.jpg


昆汀之所以不同於好萊塢大多數影片的風格,有一部分是出於他對東方電影和漫畫文化的熱愛,所以(Chapter)這個概念在片中大量被使用,甚至是使用得淋漓盡致,每一個Chapter都可以說是獨立的,這一點在他的電影是一個很獨特的指標,他精通並喜歡各種類型電影的手法和風格,於是在(追殺比爾)上下集中,總共分為八個章節,可以說是每進入一個章節,我們就像在一部新類型的影片一般,看著劇中人物進入另一種層次的表現。昆汀作品中的人物沒有深沈的內心戲,但卻個性鮮明,字句機鋒,幾句話,幾個動作就可以描述一個人大致的性格和行事,而出場人物眾多,整部作品看起來比較像是個大格局的舞台戲,而不是強調人物互動和心靈層次的,裡頭人物來來去去,令人目不轉睛,於是昆汀的作品,我們可以放大格局來看,而不是縮小去解析,他的重點擺在龐大的舞台互動,而不是單獨的人物側寫,人物是構成作品拼圖的要素,許許多多的拼圖構成八個精彩的Chapter,以下就按照章節來寫(追殺比爾 Vol.1)的章節:

 

2010-06-17_160115.jpg

致命毒蛇暗殺組織,Deadly Viper Assassination Squad

新娘(Uma Thurman飾),外號:黑響尾蛇(Black Mamba)
石井御蓮(Lucy Liu飾),O-Ren Ishii,外號:百步蛇(Cottonmouth)
Vernita Green(Vivica A. Fox飾),外號:銅頭蛇(Copperhead)
Budd(Michael Madsen飾),外號:小響尾蛇(Sidewinder)
Elle Driver(Daryl Hannah飾),加州山毒蛇(California Mountain Snake)
Bill(David Carradine飾),弄蛇人(Snake Charmer)


片頭:

一開始滿血傷痕跟鮮血的黑響尾蛇驚恐的喘息著,畫面是黑白處理,鏡頭照著某人的腳步往前走進的腳步聲,老實說這段畫面如果用彩色處理,還不那麼有味道,黑白鮮明的畫面顯示了這橋段是過去式,還帶著黑色電影的攝影手法,聞聲不見人,聲音的主人都藏在鏡頭後面,硬是不讓觀眾看到。當比爾說了一段讓觀眾聽了一頭霧水的話,最後說了一句很關鍵的話:(其實此刻受罪的是我),黑響尾蛇也回了一句:(比爾,其實我懷的是你的孩子),整段畫面不超過三十秒,於是我們可以知道幾件事,一,比爾和黑響尾蛇過去有過類似性關係,二,比爾是出於百般不願而下手,三,黑響尾蛇有比爾的孩子。接著就是黑響尾蛇像睡美人般躺在黑暗中,穿插著飾角的演員們和主要劇組人員,搭配(my baby shot me, bang, bang)的背景音樂,我們可以猜到這是一起情殺,於是片頭不到一分鐘,我們就對比爾和黑響尾蛇的關係有了初步瞭解。這段實在是很嗆,黑色的處理色調搭配白色的暈光,聞聲不見人的拍法,以及在(我懷的是你的孩子)之後,突然開槍,剛開始就很大辣辣嚇死觀眾。

 

2010-06-17_160132.jpg


第一章:五人之中的第二人((2))

這個章節,一開始一定讓觀眾看得有點霧煞煞,黑響尾蛇怎麼沒死,開著一輛烤漆很搶眼的黃色貨車出現,走到某戶看起來像是有小朋友的住宅,慢慢地按下電鈴,出來應門的是個非裔美國人,黑響尾蛇一和她碰面,馬上浮現當年的畫面,原來眼前這位非裔美國人也是當年參與血案的前任同門(銅頭蛇),兩個人心照不宣,當場打了起來,(追殺比爾)一開始就給觀眾一個驚喜,兩個看起來很平凡的女人,實際上身手卻是如此不凡,本作品的動作武打也是一大賣點,兩個人身手都一樣敏捷又致命,摔桌子,摔牆壁,抄起傢伙就可以打得淋漓盡致,兩個女人可以比武比成得成這樣,也真是一種奇觀,正當打得難分難捨的時候,一輛校車在門口放下一位小朋友,銅頭蛇對黑響尾蛇擺出懇求的表情,(尊嚴)在此又起了作用,於是兩個殺手在小朋友進門前,就馬上收起武器,對著銅頭蛇的女兒擺出親切的笑臉,這一幕實在拍得快,狠,準,尤其小朋友進門的時候,兩人幾乎同時收起刀,擺出親切的表情,一氣乎成真的看得讓人很過癮。而導演特地在黑響尾蛇自我介紹的時候,把她的名字消音,更增加一種耐人尋味的神秘感,因為這個章節是五人之中的第二人,很多劇情拼圖尚未出現,昆汀把這段劇情移到第一章,別有用意,打算給看個觀眾措手不及,所以黑響尾蛇的本名先保留起來。而接著兩個女殺手轉移陣地到廚房,開始嚼起舌根話當年,大家可以發現本作品非常有東方江湖的色彩,而把古代江湖上的恩仇廝殺移到現代,就成了一個很讓人印象深刻的主題,銅頭蛇和黑響尾蛇的對話也是如此,不外乎(如果我想要殺光你全家),(午夜時分在某個地點決鬥),(我已經金盆洗手了),等等很古代江湖的色彩,於這場對話最後在銅頭蛇從巧克力穀片包裝盒的一發冷槍,迫使黑響尾蛇當場擲出飛刀,讓銅頭蛇當場斃命,而前面黑響尾蛇配合銅頭蛇在女兒面前維持尊嚴,就可以看出黑響尾蛇其實並不想連累無辜的人,但此時鏡頭一轉那位小朋友就在旁編目賭母親被殺的那一刻,你來我往之間的場面調度只能說是精彩,黑響尾蛇臨走之際,還不忘留下(以後長大還想報仇,我會等你)之類很江湖的話術,而從屋子裡走到車子旁邊,還搭上千葉真一配音的一段很妙的話:(身為武士,在打鬥的時候,要心無雜念,一心只能想著:怎樣才能克敵制勝,拋開七情六慾和憐憫之心,擋你者死,就算是上帝或是釋家牟尼也是一樣,這便是武術精隨中深藏的真理),這麼東方武術哲學的話,配上西方臉孔的妙齡女子黑響尾蛇,還真是一個怪異的組合,但看起來卻是非常鮮明的主題,也可以看出黑響尾蛇正在要做的事:(報仇血恨),之後拿出那本必殺五人名單的筆記本也很趣味,像是小朋友會做的事情,用這麼喜趣的方式來包裝殺戮,也是本作品值得一看之處。

 

2010-06-17_160100.jpg


第二章:血濺五步的新娘(The blood-splaterred  BRIDE)

此章是回到黑響尾蛇四年前的命案現場開始,主要是描述黑響尾蛇如何再起的過程。一開始鏡頭先照著四年半前的命案現場,我們可以看到當年現場的色調變成彩色,似乎變成現在式的描述模式,配上德州風格的鄉村搖滾,現場看起來很有特殊風味,接著一位戴著墨鏡,頭戴牛仔帽(很有德州風味)的先生駕著一輛車駛進現場,我們可以看到他的車窗前放著一堆不同深淺顏色的墨鏡,而當他下車之後,我們知道他是警長,而那排墨鏡看似很像在嘲諷這類的警長,老是要戴著墨鏡,打賭這種人一定有整打的墨鏡,很有趣的一幕。而警長進入現場後,開始化身老警匪電影裡面的幹練警長,什麼屁都沒看到清楚(鏡頭故意沒對著警長的視線拍)就開始說一定是怎樣怎樣,這段真的頗有趣,像是在嘲諷類型電影的不合理,警長用眼睛看就知道現場發生過什麼事,不過最後說錯一件事,看似斃命的黑響尾蛇下意識吐了口血到警長身上,前面還說得頭頭是道,最後出了這個糗,實在是很精心的安排。接著黑響尾蛇就入院安養,只是一直在昏迷狀態,而一位獨眼龍女士吹著口哨進入醫院,一看就知道是要來取黑響尾蛇性命的,之後換上護士服(但看起來真假,最好有這種獨眼龍護士,一看就知道是特別設計),之後進入黑響尾蛇的房間,接著打上加州山毒蛇 Elle Driver,正當加州山毒蛇一邊講著她和黑響尾蛇之間的恩怨情仇,要把致命毒藥打進黑響尾蛇的點滴裡,突然一通電話打來,接起電話,原來是Bill,叫她收手,理由很有趣:(我們不能趁人之危),好老式江湖味的藉口(至此鏡頭一直沒拍到Bill的長相)。而有趣是鏡頭一轉,一隻蚊子在釘黑響尾蛇,接著她蛇突然驚醒,而正當她正在回想慘不忍睹的往事,最厲害的是她看指紋就可以看出過了幾年,顯示她功力多高強(這招不知道是從哪邊看來的),而哀痛自己失子的痛楚之時(子彈上膛發射那段很清楚描寫到將死之人感受到死前的分分秒秒),一位男性護理人員Buck(Michael Bowen飾)帶了個彪形大漢來看黑響尾蛇,一聽他們的對話,原來這名護理人員一直讓人進來跟昏迷的病人打砲賺錢,從他們超爆笑的對話,也可以知道一件事:(黑響尾蛇吐口水是直覺反應),表示她之前還存留殺手直覺,不過這段對話都聽到她耳朵裡,當然可想而知,當那位彪形大漢準備上的時候,突然鏡頭一黑,傳來一聲尖叫,驚心動魄地咬那一下真會要人命,接著鏡頭一轉,那大漢已斃命,即使身體尚虛弱,仍有著殺手本領,接著我們可以看到黑響尾蛇因為沉睡四年,四肢已經退化,所以她只能在地上用爬的,看得叫人膽顫心驚,Buck接著一進房間看到大漢的血泊班班的屍體和空的病床,馬上吃了一驚,早就潛伏在一旁黑響尾蛇馬上揮舞剛從大漢身上拿到的小刀砍斷他的腳筋,再拖到房門口用房門撞頭拷問,這招真狠,雖然Buck是無辜之人,不過因為剛剛的惡行,加上之前Buck似乎早就上了昏迷的黑響尾蛇無數次,最後還是送他上了西天。而正踏上復仇之路的黑響尾蛇,抄了Buck的車鑰匙(狠容易辨別的一輛車),再換上護理人員的制服,搭著輪椅慢慢前進到停車場,當她上了Buck的一邊,想辦法活動已經久沒活動的腳,一邊回想往事,而最容易找到的往日同門就是百步蛇~石井御蓮。

 

2010-06-17_160306.jpg


第三章:石井御蓮的背景(The Orgin of O-Ren)

這段我覺得是本片最精彩的片段之一,昆汀特別委託日本的動畫製作小組(不好意思,我暫時沒特別去看片頭顯示到是哪間,有時間我再仔細看一下)來製作石井御蓮這段風味十足的動畫短片,美中日三種血統都有的石井御蓮經過這個片段,讓觀眾更期待她的出場,這段動畫日本動畫味十足,美術風格精緻,加上昆汀特別指導和參與製作過程,整個短片充滿昆汀的奇想和日式復仇浪漫。的石井御蓮的父親是駐日美軍,母親是中國人,因此有三種文化背景,而一開始便是年幼的石井御蓮躲在床底下,外面是父親和黑道組織搏鬥,母親則被挾持,身為美軍的父親一開始驍勇善戰,拳拳到肉,出拳剛猛,看得讓人印象深刻,最後不幸死在刺客刀下,不得不提的是這裡的暴力充滿了昆汀風格的誇飾手法,看起來格外有魄力,而當父親倒地和石井御蓮四目相接,真是震撼人心的場面調度,之後刺客再補上致命那刀讓人看了真是血脈賁張,石井御蓮的震撼表情和想叫又不敢叫出聲那段真是有夠讓人心碎,而之後黑道老大把母親一把丟到床上,一刀刺穿床墊插到石井御蓮的頭旁,又是震撼人心的一幕,臨走之前,身手俐落的刺客踢那個煙蒂也是充滿一種特殊的美感風格,石井御蓮在熊熊火光中懷著復仇大志,仇恨的種子開始萌芽,不過是否有觀眾注意到這段和黑響尾蛇的復仇很相似,而在之後她們倆對峙的時候,加上之後黑響尾蛇在Vol.2結尾的告白,其實可以看到黑響尾蛇和石井御蓮真是一體兩面,而她們兩人對決的橋段也是整部片最戲劇性的對決,兩個身負復仇之志的女人,在看過石井御蓮的背景之後,看完Vol.2的觀眾,對黑響尾蛇的復仇之後的發展是不是有些想像空間呢?。長大的之後,石井御蓮,武功成長速度非快,上了國中馬上就抓到到仇家老大戀童的癖好,找到機會摸上床刺殺當年殺全家的仇人,而那副兇狠又冷血的眼睛說著:(看著我的眼睛,看著我的嘴巴,我長得像不像被你殺死的某人?)的狠勁也叫人印象深刻,而聞風而來的保鑣,衝進門開了數槍,卻只命中老大的屍體,身手矯健的石井御蓮早就躲在床上持槍襲擊兩個保鑣,這裡狠罕見的出現槍械,但為什麼殺老大不用槍,猜想也是東方江湖味的浪費,所謂(手刃仇家)這句話就是這意思,而之後,鏡頭再一次化為床底下的視野,只是這一次石井御蓮不是獵物,而是獵人。之後的石井御蓮加入比爾的組織,成為世界一流的殺手,接著示範一幕她拘殺目標的橋段(熟悉美國漫畫的觀眾,看到從被子彈打穿的腦袋往外看,應該會想到Geof Darrow的作畫),再一次槍械再次出現,可以這樣猜想,殺手們進行骯髒任務是不擇手段的,但當武功各自高強的殺手們要一決高下的時候,還是憑真功夫對決最能比出高下,這裡顯示出東方江湖電影的思維,槍械是投機取巧的武器,刀劍才是真材實料的比高下,這個思維在Vol.2 裡面有了更深的印證。而回到黑響尾蛇在Buck車內的現場,黑響尾蛇僅用了十三個小時,就把退化的四肢搞定,之後搭機前往日本沖繩。

 

2010-06-17_160431.jpg


第四章:來自沖繩的男人(The MAN From OKINAWA )

這個橋段就是從日本沖繩開始,但佈景僅是在一間小店內。剛開始,我們可以看到黑響尾蛇一身輕裝坐進一間賣壽司的小店,好客的老闆也和黑響尾蛇串門子起來,從他們串門子的過程,我們可以熟悉幾件事情:一,老闆會說流利的英語,二黑響尾蛇也會一點日語,三,而且她對老闆有一定熟悉程度,而我們可以看到這間店似乎沒什麼客人,是間沒人會去的店,為什麼黑響尾蛇要挑上這間店,應該有觀眾猜得出來其中關聯,在進行老闆和夥計一連串詼諧的吐嘈後,黑響尾蛇才說出她的真正目的尋找鑄刀名匠:八取大師(千葉真一飾),而看到老闆用突然變嚴肅的表情問:(你找八取大師何事?),我們也可以猜到老闆就是八取大師,又是一個非常東方江湖風格的橋段,隱身於市的退休名人,通常東方江湖電影出現這種人都是什麼過去來頭響亮的人物,在(追殺比爾)裡頭是以打造武士刀聞名的八取大師。而之後的上了樓,八取大師和黑響尾蛇之間的對談,想當然爾,可以猜到八取大師一定會說:(我已經退休不幹啦!),而當他身為日本人對著身為美國人的黑響尾蛇說著(你喜歡武士刀),(我喜歡棒球),一球丟過去,黑響尾蛇揮動剛拿起來鑑賞的收藏刀劍,把球劈成兩半,突然其然又精彩的一幕。當八取大師問到為何需要他親自出馬打造刀劍,黑響尾蛇只說了:(仇家對象是你以前的學生),八取大師馬上猜到是誰,在充滿灰塵的窗戶上寫上Bill,也給了觀眾在八取大師和Bill之間往事的遐想空間,接著默默答應了鑄刀之事:(打造武士刀要一個月,你就先住這裡吧!),接著黑響尾蛇做了一個狠有趣的動作,用衣袖把Bill的字樣擦掉,還擦得一乾二淨,從這個場面調度就可以看到黑響尾蛇多恨Bill啊!而鑄刀完成之時,我們狠有趣地看到之前在耍寶的夥計,一本正經地坐在八取大師旁邊,很認真地在進行授刀儀式,這段充滿濃濃日本風的授刀儀式很值得一看,千葉真一那個嚴肅認真的緩緩檢視刀身和感嘆破戒的樣子實在很投入,尤其是放刀抹衣袖的場面實在很值得看,覺得找千葉真一來演八取大師真是神來一筆,最後免不了要說一下:(這是我的最高傑作),又是一個似曾相識的風格,每個重出江湖的鑄神兵工匠都會這樣講,最酷的還是那句:(如果你在途中遇到上帝,連上帝也會被割傷),而很有趣的地方還有~當一個日本人打造神兵般的武士刀送給美國人,這幕看起來錯置顛倒的安排,也是很妙的構想,這種看起來突兀又有趣的點子,也只有昆汀想得到,而授刀完畢,說罷~(金髮的武士,去吧!),加上那個風味十足的配樂,更是映景。

 

2010-06-17_160254.jpg  


第五章:青葉屋的生死決戰(Showdown of House of  Blue Leaves)

這個章節是Vol.1的重頭戲,光是這章就佔了Vol.1一半的長度,昆汀可說是把(追殺比爾)壓軸擺在這裡,連Vol.2都沒有可以比美第五章的裡面拋射的風格和精心雕琢的每個畫面,和看得讓人目炫神謎的場面調度,昆汀在和黑響尾蛇有類似特質的石井御蓮上特別耗費了不少功夫打造,石井御蓮成了東京黑道的大姊大首領,身邊帶著GoGo(栗山千明飾)和Johnny Mo(劉家輝飾,應該沒人不知道奪命書生吧,可惜這次沒有武林中最惡毒的面目全非腳),以及穿著星際迷航記(Star Terk)反派服裝的女秘書Sofie(Julie Dreyfus飾),率領著東京最強大的暴力集團Crazy 88幫眾在東京稱霸。介紹石井御蓮及其幫眾那橋段上,導演順便為我們展示石井御蓮的強勢以及GoGo不容小覷之處,先是那個插入不插入的橋段,我覺得這邊應該是有日語上的偕音笑點存在,所以不多加討論,不過那個插入及反插入的確是個不錯的對比,而在石井御蓮的慶功宴上,各方老大眾集忙著討好新任老大,這時有位不識相的角頭開口質疑石井御蓮的血統問題,這時鏡頭一轉,那位角頭立刻人頭落地,眾人馬上嚇傻,石井御蓮接著說了一段先聲奪人的威嚇宣言,而什麼叫(斬首示眾),這個橋段就是個完美的典範。

 

2010-06-17_160317.jpg   


接著我們的黑響尾蛇馬上搭機前往東京,配上小喇叭高低起降的爵士配樂,一方面是黑響尾蛇在飛機上的鏡頭,注意到了嗎?黑響尾蛇是帶著刀上飛機俯瞰東京市區,雖然匪夷所思,不過這邊又是另一個東方江湖元素:刀不離身,一方面是石井御蓮以大姊大的姿態搭車,旁邊護送的小弟個個配刀騎著重機車,前車後車各兩台加上左右各一車,搭上配樂和東京夜景,拍得真是超級拉風又有味道。接著黑響尾蛇換上黃色緊身運動服帥氣地騎相同顏色的著機車奔馳在東京街頭,尾隨著Sofie的座車,當黑響尾蛇看到Sofie,畫面一轉,音樂一放,浮現當年大屠殺的場景,原來Sofie當時也在場,,而那個等下會派上用場的鈴聲也在這裡出現,Sofie這時再也不無辜了,看起來志得意滿的Sofie,還不知道等下就要大難臨頭(這邊可以看到Julie Dreyfus是精通日語的,日語說得好流利)。之後進入青葉屋,音樂一轉,換上日本風味十足的節奏電子,石井御蓮加上其身後的部下和隨從,派頭整個很有氣勢,從遠處特寫拍過去,我覺得這段可以說是我看過拍黑幫老大派頭拍得最稱頭的一段了。之後進入青葉屋大廳,熟悉的一幕又來了,老闆忙著陪笑臉招呼黑幫老大入座,堆滿笑臉迎人,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青葉屋的室內設計十足像香港古裝武俠片的客棧,那門樑,那樓梯,那扶手,那大廳,以及大廳內的人聲和擺飾,很值得細心觀賞,導演和劇組似乎為了待會的大決戰在佈景方面鋪陳了很久,打造了一個既有日本式風格又有港式武俠格局的舞台來讓大家在這一起廝殺。樓下的伴奏樂團像極了在以往在客棧中獻唱的藝伎,而這裡的配樂直接引用自現場,營造一種大戰在即氛圍,在一旁吧檯喝個飲料的黑響尾蛇虎視耽耽地望著石井御蓮一行人浩浩蕩蕩入包廂,之後包廂內的石井御蓮一行人正在玩著日本電影和日劇常可以看到日本人很喜歡的吐嘈玩樂,這時候又來了一個很有趣的要素叫做(殺氣),石井御蓮隱約感覺到有(殺氣),射了支苦無(忍者飛鏢)出去,命GoGo出去探探風頭,GoGo匕首一抽便出了門,GoGo出去當然沒看到,而鏡頭往上一拍,我們的黑響尾蛇正用壁虎功黏在天花板上,底下的GoGo和樂團的音樂形成一種歡愉中帶緊張的氣氛,GoGo進門,黑響尾蛇輕輕地跳下樓,我們可以看到她連鞋子都是同色系的Asics品牌,這時樂團換了曲子,象徵風格的轉換,知道突襲無用的黑響尾蛇便轉身下樓轉換策略,經過人來人往的包廂,她進入廁所埋伏,這時候鏡頭往外一帶,看到老闆娘和老闆兩人熟悉的身影,正在上演似曾相識的一幕,客棧老闆接待黑幫幫眾,不管多無禮的要求都要甘之如飴,否則腦袋就搬家了,所以只能在背後幹礁,這幕似乎常在港式武俠電影看到,而那位身穿黃衣的老闆,被Crazy 88幫眾嘲笑是Charile Brown(看過Snoopy吧),仔細看真的有夠像,都是一臉倒楣樣,而在Vol.2的演員名單短片中,他的角色名稱真的打上Chariile Brown,令人會心一笑的一幕。之後Sofie進廁所,響起熟悉的手機鈴聲,埋伏的黑響尾蛇便知道外頭是誰,終於讓他等到了,這邊要解釋一下為什麼有人說鈴聲四年都不換,這邊的手機鈴聲是種象徵,象徵一種不變的習慣,在類型電影中我們常常可以看到類似角色都有著類似的象徵習慣讓人辨識,比如發生某種聲音的動作,或是口頭禪等等,而這裡使用的是手機鈴聲。打開門看到的是Sofie的黑響尾蛇,這時響起了熟悉的音樂,戰火一觸即發,嘲諷完Charile Brown之後,馬上聽到黑響尾蛇超高分貝的音量:(石井御蓮!咱們還有舊帳未算!),開山見明式下戰帖這個要素更是東方武士的精神,不過通常如預期都會先對上一群老大的部下。

2010-06-17_160521.jpg

 

2010-06-17_160204.jpg 

 

2010-06-17_160009.jpg

 

2010-06-17_160025.jpg


這時候音樂一轉,Crazy 88幫眾紛紛很帥氣地踏出包廂,石井御蓮和黑響尾蛇四目相接,往日恩怨浮上心頭,兩人心照不宣,接著黑響尾蛇把Sofie的手臂一砍,Sofie在地上叫得跟殺豬一樣,血一樣像噴泉一樣噴不停,青葉屋的客人馬上如武俠中的客棧橋段般鳥獸散光光,這段拍得很趣味,刻意把鳥獸散的場面拍得很特寫,頗有向類型電影致敬的味道,而黑響尾蛇和鳥獸散的群眾呈反方向前進的鏡頭,分別從上,中,下三個位置拍攝,拍得帥氣挺拔,襯托出她的傲姿和決心,搭上那個音樂,實在很夠味,而Sofie還在叫......(石井御蓮叫Charile Brown先閃人那段也很有趣)。接下來當然石井御蓮先要派手下先上~(宰了那個賤人),三個小嘍囉虛張聲勢地殺向黑響尾蛇,果然兩三下就被解決,接著一男兩女的幫眾再上,還是一樣慘遭淘汰,之後黑響尾蛇語出:(還有癟三讓我殺嗎?)這邊又是一個捉弄類型電影的橋段,通常類型電影(不論中西)常常派出如滔滔江水般的路人小嘍囉讓主角宰殺,藉此襯托主角威能以及讓觀眾血脈噴張一下,即使(追殺比爾)也要搞這套,但導演還是不忘藉黑響尾蛇之口自我解嘲一下,聽到這句一定讓很多觀眾會心一笑。而穿著女高中生制服的GoGo要上場了,這次她換了一把有鏈迦頭的長鎖鏈,GoGo這個角色似乎讓很多討論紛紛,先是可愛的女子高中生跟男人一樣舞刀弄槍,耍兇耍狠嗆狠話,形成一個狠奇妙的反差畫面,而由於日本女子制服的高中文化,我不太熟悉,就不多做解析評論了。GoGo在本作品被設定為狠角色,剛開始黑響尾蛇對上真是佔盡上風,鏈迦頭和長鎖鏈把拿著武士刀的黑響尾蛇打得招架不住,不過一個女子高中生拿著鏈枷和拿著武士刀的金髮女子打成這樣,也真是一種奇觀,兩個人飛來彈去配的音效也是神來一筆,最後果然很昆汀風格地,GoGo在把黑響尾蛇的武士刀打飛之後,用九節鞭鎖住黑響尾蛇的脖子,而黑響尾蛇剛好抄起旁邊的桌子斷棍(上面有鐵釘那種),往GoGo頭一砸,GoGo馬上七孔流血嘴角一歪,眼角一斜,馬上斃命(我總覺得那個七孔流血有點故意,呵呵),如此高手,居然死在這種癟三招數,真的很昆汀風格。接下來這段狠棒,黑響尾蛇持起被打落的武士刀,石井御蓮拔出匕首插在扶手上,兩人互相注視著,此時鏡頭外傳來陣陣機車的引擎車,慢慢只聞鏡頭外的人聲靠近,卻不見人影,只用聲音就可以讓人感到十面埋伏的氣氛,營造得十分巧妙,石井御蓮這時又說了一句很嘲諷的話;(你該不會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吧?),黑響尾蛇:(你知道嗎? 剛才差一點~我真的以為就這麼簡單),像是在說給被差點導演唬弄過去的觀眾聽,小嘍囉大屠殺才正要開始呢,前面都是小菜,這裡才正要上主菜。

 

picx_fken4026669705.jpg

 

2010-06-17_160511.jpg


接著Johnny Mo(注意到了嗎?他從進青葉屋開始就不在現場)帶著Crazy 88幫眾從四面八方(殺入的角度也很奇妙,什麼地方都可以跑出人)一同殺進大廳,一股肅殺之氣瀰漫著大廳,大屠殺正要開始。接下來剛開始換黑響尾蛇表演,一揮一砍都架式十足,Crazy 88幫眾的手腳都紛紛離家出走,Johhny Mo拿的是有雙套管的刃器,只有他可以跟黑響尾蛇打得比較久,其他幫眾真像是讓觀眾欣賞武打場面的沙包,只見黑響尾蛇一閃身,一橫劈,馬上砍倒三人,下馬盤旋一斬馬上砍斷數人小腿,而噴出來的血一樣有著先前就有著,此時畫面轉為黑白(聽說這段在日本上映時是彩色的),像是切換風格般,此時進入老港式武打電影的境界般,一個打二~三個的神乎其技的境界,各種死法,各種招數,劈,砍,點,旋,收,放,轉樣樣具備,宛如讓觀眾欣賞一場宮本武藏大戰七十人的日本古裝電影,此起彼落的慘叫聲,刀劍互碰產生的金屬摩擦聲,砸壞家具的各種重擊聲,血灑當場的噴灑聲,不但是聽覺也是視覺上的洗禮。而當黑響尾蛇飛上二樓走廊,Johhny Mo也跟著飛上去和黑響尾蛇展開廝殺,這時候音樂一放,濃濃日本古裝劇的音樂飄出來,兩人在二人廝殺起來,刀劍互動,金鳴劍響,從剛剛的一人對多人,瞬間轉換為單挑決鬥的風格,類型的切換,讓人目不暇己,而黑響尾蛇撐著竹竿跳向地面,一面砍走旁邊的幫眾,一面把竹竿彈回去打中Johnny Mo的頭,而為什麼青葉屋會有竹竿?因為這也是典型港式武俠片中客棧被具備的道具,而落地之後,黑響尾蛇一番身,剛好是曲子的終段,單挑決鬥的風格在此告一段落,而廝殺一陣子後,Johnny Mo再次衝下樓和黑響尾蛇再次纏鬥起來,這次雖然一刀刺穿Jonnhy Mo的肚皮,但是刀子卻拔不出來,只好抓著Johhny Mo把旁邊幫眾趕開,音樂一轉,轉為主角陷入危機的日劇古裝風格音樂,這下黑響尾蛇怎麼做呢?真是夠帥氣,她一腳把Johhny Mo踢開,轉為雙手持刀,音樂再度切換,轉換成輕快愉悅的曲風,我們主角逆轉情勢,二刀流劍客現身,要開始愉快的無情大屠殺了,只見黑響尾蛇兩手持刀,一翻一轉就瞬間砍倒數人,搭配愉快的音樂,就像是農夫收割作物一樣輕鬆愉快,而這時候黑響尾蛇翻身上二樓的空包廂,Crazy 88的幫眾連忙爬上樓梯追進去,這時候鏡頭突然轉為彩色,而老闆娘把燈光一切(又是個神來一筆的動作),鏡頭突然轉為投影,隔著格子紙糊拉門的投影,看到黑響尾蛇上演另一種日式古裝的類型:投影中的刀劍輪舞,就算沒看過類型電影,看到此幕這種切換地如此流暢迅速的場面調度一定也大呼過癮,而最後老闆娘再度把燈光一開,場面瞬間再度亮了起來,而最後餘下的那名發抖的幫眾,正顫抖的身體向黑響尾蛇示弱,只見刀光一閃,砍砍砍砍砍,一連把幫眾的刀一段一段地砍落,最後當觀眾以為下一個就是他的頭,但導演就是不想這麼做,黑響尾蛇抓起那名幫眾,用武士刀刀背當棍子,當場打起幫眾屁股:(這就是加入暴力集團胡搞瞎搞的下場,回家找媽媽吧),那名幫眾連忙哭哭啼啼地跑下樓梯,又是令人錯愕又宛爾的一幕。而Johnny Mo此時再度襲來,兩人在二樓走廊的扶手上打了起來,三把刀輪舞碰撞,兩人在扶手上,再度纏鬥起來,音樂再次切換,轉為類似戲曲般的鑼鼓奏樂,好像在看台灣的歌仔戲,最後Johhny Mo終於戰敗,被砍落到一樓的水池中。而此時大戰告一段落,黑響尾蛇站在二樓扶手上對著一樓哀鴻遍野的慘狀,說著:(還保住小命,識相的趕快滾,但是被砍斷的四肢要留下,因為它們全是我的!)對黑響尾蛇,雖然這些是無辜之人,不過一旦對上代價可以一定要付的,顯示英雌雖然豪氣,但也絕不寬容的氣魄,這段話想必讓觀眾印象深刻。

 

2010-06-17_160042.jpg 

   2010-06-17_160443.jpg


之後輪到大姊大們的單挑時間,擁有類似特質的兩位頂尖女殺手終於要一決高下,石井御蓮也手持一把武士刀久後,兩位女武士正式對峙上了,場景移到充滿濃濃決鬥風味的日式庭院,搭配小橋流水,和.....飄雪的雪景(怎麼會突然開始下雪!,哈哈),雪景和飄雪是日本古裝劇最常使用的要素,一方面是增加肅殺的氣氛,一方面是幕府末年的櫻田門暗殺事件被後世傳頌到變成一種史詩要素(下個大雪的天氣,武士互相拔刀決鬥可謂一種壯烈的美感),兩個同門舊識先話個家常,石井御蓮先詢問黑響尾蛇的配刀是哪裡來的,當她聽到跟看到是八取大師鑄造的,不禁不以為然,互相吐嘈削弱對方氣勢一下,而庭院中的驚鹿(感謝CQ.1提供)(是透過槓桿原理運動,利用儲存一定量的流水使竹筒兩端的平衡轉移,然後竹筒的一段敲擊石頭發出聲音,用來驚擾落入庭院的鳥雀用),在本作品中,由於完全不使用音樂,驚鹿的水聲和敲擊石頭的聲響則為肅殺氣氛帶來一種畫龍點睛的效果,石井御蓮脫下木屐,音樂切換誅死決戰前的以快節奏響板開頭,接著搭配空心吉他營造的氣氛的西部牛仔風格配樂,接著行了個禮,慢慢從刀鞘抽出武士刀,接著兩名女武士便展開唯美的誅死決鬥,一開始石井御蓮手持刀本體和刀鞘,像是持兩刃和黑響尾蛇對峙,過了數招便丟棄刀鞘,改為雙手持刀,石井御蓮的收招動作緩慢卻,出招卻又快如脫兔,頗有大將之風和優美典雅之姿(肯定是有高招的武術指導和演練過數次),剛開始黑響尾蛇顯得節節敗退,剛剛兇猛的氣勢不再,當黑響尾蛇中招倒地,音樂驟然而止,石井御蓮嘲諷了對手一番,不過黑響尾蛇不認真地站起來回敬了一刀,石井御蓮收起剛剛揶揄的表情開始尊重起對手,氣氛凝重而僵持,配上驚鹿的水流和敲擊聲,讓氣氛充滿了沈重的低氣壓,這裡的場面轉折和風格收放就在一瞬間,下一個鏡頭,兩人轉為肅穆的神情再度開始過招,而下一次分出勝負只在幾秒後,毫不脫離帶水,充滿展現武士生死一線間的(瞬殺)奧妙,被砍掉一半頭部的石井御蓮,最後還不忘留下讚頌對手的遺言:(真不愧是八取大師的武士刀),而這時飄起日本演歌的歌曲,搭配戰勝的黑響尾蛇,一步一步在染血的雪地當中走著,天空飄著細雪,蹣跚地走過石井御蓮的屍身,完美呈現武士過招勝利的美感。


最後一幕,則是被砍斷一隻手的Sofie,被黑響尾蛇丟入後行李箱,載至某個讓觀眾以為是河邊的地方,這時候黑響尾蛇把Sofie從後行李箱抓出來,拋下斜坡,當我們以為是某種地方的時候,鏡頭慢慢一帶,原來是醫院急診室門口。這時候鏡頭一轉,Sofie人已經在急診室內,而Bill一樣不露臉只拍到Sofie的臉和Bill的手,Sofie一臉悲苦說著她背叛了Bill,Bill則很體貼說著他只是感到很痛心,說黑響尾蛇居然這樣對待Sofie,而鏡頭再度切換,回到Sofie還在行李箱,面對戴著同色系的黑響尾蛇的質問:(如果不回答我的問題,就一次砍下你身體的一部分,保證你悔不當初,另一條手臂給我!),而我們最後看到的Sofie是雙腳仍健在,但是我們無從猜測Sofie到底另外一隻手還在不在,而我們可以知道的是黑響尾蛇留Sofie活口是因為要她活著告訴Bill,她正在進行復仇的有多麼無情,決心有多麼堅強,而最後很酷地在飛機上一一寫下必殺五人名單的黑響尾蛇,再度搭上千葉真一的口白:(報仇這條路絕對不可能是直線,而是像一座森林,在森林裡很快就會迷路,忘了自己是從哪裡進來),而最後出現的Budd和Elle說得那番話似乎在為Vol.2做預告,Budd:(那個女人順理成章要報仇,而我們理所當然要死),Elle:(她必須嚥下自己的最後一口氣),以及Bill的最大預告:(她知道自己的女兒還活著嗎?)

 

2010-06-17_164424.jpg     2010-06-17_164443.jpg


昆汀․塔倫提諾在(追殺比爾)再次展現他與別人不同的強烈風格和獨道的敘事手法,他不但把一個看似老套的復仇故事,用導演的匠刀重新分割和塑型,再用他獨門的美學品味一一上色,雕琢細節,拆解成數個看似獨立,卻又環環相扣的章節拼圖,每一個章節都代表我們的黑響尾蛇進入了另一個不同的電影類型,而再配上他自己十分喜歡的各種原聲帶配樂,搭配在作品中,那些聽似熟悉卻在作品中顯得閃閃發亮的配樂,正是他熱愛電影文化的證據之一,而展現在作品中的各種類型電影的風格詮釋,也是他把喜歡類型電影的證明,他用自己獨特的拍攝手法和風格雕琢,把這些類型風格打造得讓觀眾看似熟悉,卻又看得耳目一新。而根據昆汀․塔倫提諾自己表示,他本來計畫先製作(惡棍特工,Inglourious Basterds),而(追殺比爾)的計畫是情勢所逼的情況下先行製作的,而即使(追殺比爾)根據他自己表示,是他比較商業化的作品,但他在(追殺比爾)卻也下了很大的苦心,而我們可以感受到的是昆汀․塔倫提諾對電影的喜愛,他的作品中,我們都可以感受濃濃的對類型電影致敬之意,以及像如數家珍般把他喜愛的各種偏門或熱門類型電影,或風格,或場面調度,或道具,或配樂一一用他的方式,他的風格(玩弄)一番後,把精彩的成品獻給觀眾。(追殺比爾Vol.1 )著重的是精彩的場面調度和武俠風格玩弄,而在(追殺比爾 Vol.2)我們又可以看到另一個不同的昆汀․塔倫提諾展現不一樣的風格表演。Vol.2 待續.........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