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處

 

Golgari_Signet.jpg

這兩個顏色有何共通之處?

這兩個顏色的不同之處在哪?這個公會的內部衝突為何?

這個公會在乎什麼事物?他們的終極目標為何?公會用什麼手段去達成這些目的?

這個公會鄙視什麼?什麼事情能阻擋公會運作?

這兩個顏色的最大優勢為何?最大弱點為何?

為我茁壯

無法駕馭的瘟疫橫流

這兩個顏色有何共通之處?

上週我們檢視了兩個同盟會的配對組合,這週我們則來看看第一對在拉尼卡環境出現的敵對色組合會是什麼樣子。要結合兩個敵對色的價值觀在一起,有些許的難度和挑戰。而配對敵對色的關鍵就是分析出這個敵對顏色的衝突之處,因為這兩個顏色在價值關有著非常特別的衝突之處。就拿綠色和黑色來說(喂~這是葛加理週耶!),他們衝突之處立基在一個非常基本的點上,就是生命和死亡的衝突。

綠色著重在成長。他們想要讓自然的生命力量更上一層樓。綠色希望每件事物都能自然茁壯和興旺。反過來說,黑色並想讓事物自然成長茁壯,黑色信徒關心的是把事物毀滅的力量。黑色專注在個人利益,尋求能夠把擋在眼前事物清除的力量。為了能達到黑色要的目的,黑色非常渴望能夠得到任何能夠回應他渴望力量的事物,即是手握令人畏懼,膽寒~死亡和衰敗的能量。

兩個敵對色如何能在彼此追求的事物都不同的情況下找到一點共通之處呢?首先,就如我在上個段落說過的,這兩個顏色都都在尋求的根本目標是一樣。就其兩者本身來說,這兩個顏色都非常欣賞且喜歡生命的循環,而且這兩個顏色是在運用這個循環最徹底,得利最多的兩個顏色。舉個其中的例子來說,綠色和黑色皆非常熟悉墳場的運作力量,並從中獲得優勢和利益,他們也運作他們和墳場的親密關係,來製造循環機制,並以對抗他們敵人的威脅。

其次,這兩個顏色都對死亡的威脅擁有抗性,都禁得起死亡力量的摧殘。這也是為何我們可以在這兩個顏色之中發現再生的特質。此外,這兩個顏色也最容易在時間的粹煉中逐漸茁壯自己,最好例子就是+1/+1指示物的機制,沒有任何一對同盟色能運作+1/+1指示物到和綠色和黑色一樣熟練,這也是他們展示自己在不利力量中運用負面的能量來茁壯自己的最佳範例。

你將會看到我們如此檢驗這兩個敵對色的配對,有趣的是~兩個明顯不同且看似彼此阻礙的兩個顏色,會用如此相似的手法合作運行。

這兩個顏色的不同之處在哪?這個公會的內部衝突為何?


如果同盟色因同質性而出眾,那敵對就因差異性而閃亮。綠色和黑色因為他們本身的性質不同而導致目標上的互相衝突。綠色期望建設,黑色則寄望毀滅,綠色象徵共生,黑色則代表寄生。綠色的動機是全體而廣泛的,黑色的動機則是完全的自私自利。綠色希望保持現狀,黑色則渴望把全世界改變成他們想要的樣子。

上次我提到白綠雖然共有同樣的目標,但他們達成的手段卻不盡相同。黑和綠色並不由達成目標的手段來做區隔,不同之處卻是很簡單可以看出:就是他們的目標本來就不同。黑和綠色為了該行動該是為了逛大群體或是該為了個人而爭執不休,想要讓生命強盛但出發點卻是為了讓自己得到更大的利益。

黑色和綠色的衝突點在於他們各自想要不同的事物。這兩色使用同一途徑卻要達成兩種不同的目標,事實上,正是這種強烈的慾望讓這兩色能夠在各自不同目標之下卻能彼此同盟。

這個公會在乎什麼事物?他們的終極目標為何?公會用什麼手段去達成這些目的?

所以這個公會的最終目標是什麼?為了瞭解這件事,我們先來看一下兩個顏色各自的最終目標是什麼。黑色希望事物都照著他們自私的慾望運行,綠色則渴望成長,綠色希望萬物都能不受干擾,阻礙,順利地成長茁壯。那麼該如何合併這兩個目標呢?我們擷取黑色對於力量和綠色看法的部份。黑色瞭解許多綠色對於自然的觀點,如果你希望自然事物能夠成功照著它們的方式成長,你必須仔細選擇你的培育方式。

自然界最強悍的力量就是最無情之處,即使是雜草,真菌,瘟疫。如果自然反過來面對與它對抗的力量,它不需要優雅或是精細即可摧毀敵人。為了勝利,自然必須卸下表面溫和的面具,變得殘酷,從武器庫中拿出最致命的武器。此外,自然也必須牢牢住掌握最原始的力量:死亡。自然可以輕易地展開殺戮,不需要害怕,擁抱它。

而黑色和綠色最終瞭解到自然的秘密武器即是它對傷害的回覆力。如果你瞭解到死亡只是偉大藍圖的一角,那就真的沒有任何東西可以阻止你達成目標。當然,有些事物能夠暫時阻止你,但結合了生長和死亡的力量,你就可以開始建造你無人可擋的大軍碾碎眼前的敵人。

而最終,黑色和綠色同時擁抱綠色對成長茁壯的渴望以及黑色不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熱情。黑色和綠色變得不畏懼自然界中最黑暗殘酷的力量。結合了自身再生再成長的力量出發,黑色和綠色便擁有一隻生生不息,不獲凱旋,絕不停止的龐大軍隊。


這個公會鄙視什麼?什麼事情能阻擋公會運作?

為了瞭解這組敵對色鄙視什麼,我們需要先來看看這組顏色的各自兩個敵對顏色,然後來看看他們各自的敵對色有什麼共通之處?黑色的另一個敵對色是白色,然而綠色另一個敵對顏色是藍色。白色和藍色有什麼共通之處嗎?他們都具有對秩序和圖謀的強烈情感和慾望。白色和藍色尋求嚴格的法律和規則來控制世界,但黑色和綠色可不會讓他們如此妄為,葛加理可不希望有任何外來的力量打亂自然的秩序運行,不~只有葛加理自己可以駕馭自然的原初之力。

黑色和綠色痛恨任何有限制或壓抑自然運作念頭的人,因為如此,黑色和綠色會從他們充滿死亡力量武器庫中拿出惡毒又致命的武器來攻擊文明世界,他們會徹底搗毀任何讓他們感覺受到壓制的秩序形式,黑色和綠色並不會對威脅坐以待斃,他們會起身攻擊,緩慢而致命地一步一步侵蝕他們的敵人,直到腐爛殆盡。


這兩個顏色的最大優勢為何?最大弱點為何?


黑色和綠色最大的優勢就是他們擴散的力量幾乎無法阻止,他們的敵人根本無法徹底壓制他們的勢力。當然,今天你可以摧毀他們一部分的力量,但很快的其他的部份總是會馬上補上被摧毀的位置繼續運作。就像雜草和病毒一樣,春風吹又生,黑色和綠色總是在尋找新的方式擴散其勢力,以及盡其所能地適應各種環境。

葛加理最大的弱點就是他們缺乏對力量的控制力。因為黑色和綠色本身力量的特質,讓葛加理要對其擴散的力量進行幕後操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瘟疫本身就像是擁有自己生命的脫疆猛獸般四處橫流,無法控制。這代表葛加理經常無法精確達成每次設定的目標,而當然,每次只能達到約略達成部份目標。但缺乏精確的控制能力讓葛加理註定無法像其他同盟色擁有精密的技巧和手腕。

為我茁壯

在每篇關於同盟色價值觀的專欄中,我計畫花一個段落來解釋一些在拉尼卡各個公會的同盟色中某些被誤解的觀念。對黑色和綠色而言,我會解釋一下(成長)這個概念在瑟雷尼亞和葛加理之間各自不同的運作方式。對白色和綠色而言,(成長)是一種展現團體全面力量的形式,(成長)能增強某個生物種族的力量基礎。而(成長)對黑色和綠色而言,是關乎個人利益的,葛加理的(成長)是讓單一生物隨著時間逐漸獲得更大的力量。

就技術上來說,最簡單的辨別方式,就是瑟雷尼亞在運用衍生物方面非常強悍且熟練,然而葛加理則專注在+1/+1衍生物的操弄。瑟雷尼亞的成長概念是著重整個團體,重視的是廣度,而葛加理的成長概念則關心單一生物,在意的是深度。瑟雷尼亞建立擁有各個種族的龐大部隊,葛加理則創造擁有巨大力量的怪物(請見葛加理墓地巨魔),因此,就這個例子而言,這就是為什麼葛加理沒有以生命換得生物的法術(並不表示這不是好法術,我保證你們以後一定看得到)。葛加理並不會像瑟雷尼亞用各個種族組成的大軍輾碎敵人,而會用讓同樣的生物一次又一次成長茁壯,一次又一次攻擊敵人。就像白色和綠色那樣,成長茁壯的過程雖是緩慢,但當茁壯到某個程度時,葛加理就會用某些惡毒又致命的力量來終結眼前敵人。

無法駕馭的瘟疫橫流

毒藤女(出自蝙蝠俠):
這是蝙蝠俠中的一個反派,她是支持生態保護的恐怖份子並堅信人類對自然界是有害的。因為如此,她運用自然的力量來對人類反擊,她最喜歡使用的武器是毒(但她本身對會讓別人中毒的毒液反疫)。她的貪婪動機比其他反派稍微少了一點,但是她的動機仍然是出於本身自私的慾望,對她而言,如果你破壞自然,那麼她就不會忘記要用自然的力量回報你,大部分是用她自己的方式來了結你。

猛毒(出自蜘蛛人):
這是蜘蛛人中的一個反派。他是一種外星寄生生物體,會寄生在人類宿主身上,而宿主和外星生命體都很討厭蜘蛛人。猛毒展示出天生地猛烈獸性,並且使用許多非常野性化的道具。同時,他也非常地自我中心,且特別痛恨他的死敵,蜘蛛人。猛毒雖然非常邪惡,但他也具有彈性,非常殘酷同時也固執。不管蜘蛛人對他施加什麼,猛毒都會近乎喪神想要摧毀蜘蛛人。猛毒代表的是是自然向破滅之力墮落的力量。

未來總動員中的反派:(內有劇情提要,如果你沒看過這部片,先看到這就好,然後馬上去看,這部真的非常好看,看完再回來讀這篇文章,因為我很討厭洩漏劇情)好了,每個在讀這個段落的讀者應該都看過電影了吧?很好,那我們可以繼續了。這部片的反派因為某個邪惡的目的企圖讓全世界感染惡毒致命的瘟疫。他的目的從來沒有明白在影片中說明過,但至少我猜得出來,他的動機是具有某種意義的。他這麼做並不是因為復仇,而是為了某些神聖的使命。我想他堅信他這麼做是絕對必要的,瘟疫有擴散施放的必要,如果我猜得沒錯,這點就非常地符合黑色和綠色的精神。

激進的環境保護份子:
我想談的是那些對殺害動物或破壞自然環境份子展開追殺的激進份子。我也屬於這種團體,因為我想證明並非每個黑色和綠色的團體都是徹底的反派份子。然而,我覺得這種團體有點被帶入錯誤的方向行動(我從來沒有為了防止殺戮而殺戮),他們的目的很明顯是保護大自然,而不是為了獲得力量(就他們的用心和動機而言,這很明顯是綠色運用黑色的手法達成目的,而不是黑色用綠色的手法實現野心)。

Aero 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